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99章 【无心琉璃】(下)

第1499章 【无心琉璃】(下)

  “月婵,无心到底在给我准备什么礼物?”

  云无心刚跑开不久,云澈就马上凑到楚月婵身前,按捺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楚月婵看他一眼:“你会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emmm……”云澈只好不再问,但依旧心痒难耐。

  “你在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状况如何了?”楚月婵问道:“你自始至终都没有细致言明,显然不想我们担心……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某个很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吧。”

  “嗯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而且一定要比你们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大。”云澈点头,然后又微笑起来:“不过不用担心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也不会伤害到我,更不会影响到这个星球。”

  “哦?”楚月婵美眸微疑。

  “你一定想象不到,我们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小小星球,在这个庞大世界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多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所以完全不必担心。如果能得到一个相对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那么……”云澈面露期望:“时机成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就可以带无心,带你们去神界游玩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无心那么喜欢冰云仙宫,一定会分外喜爱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不出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再有一个月,就会有结果了。”

  “既如此,你为何在这个时间忽然回来?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大事。”云澈转目看向远方:“再有十三天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十寿辰了。”

  “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十寿辰,我被困于太古玄舟,非但没能在侧,反而让他承受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悲痛。这一次,我无论如何,也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,亲自筹备这件事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……”楚月婵轻轻颔首。

  萧烈,他虽非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祖父,但云澈身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知道他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……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养育之恩。

  “刚才那个名为千叶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她……”楚月婵眉头微动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实在太过可怕,那种窒息与心悸感,直到现在都没有淡去。

  “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当初和你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千叶影儿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什么!?”楚月婵明显一惊。当年,云澈和她描述时,说过她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当初差一点点,就将他送入了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境。

  “你放心,因为一些原因,她被我种了奴印,从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变成了最听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云澈笑着安慰道。刚说出“千叶影儿”之名时,楚月婵明显受到了惊吓……因为她现在在云无心身边。

  “奴……印?”楚月婵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讶,但她可绝非迂腐心软之人,雪颜随之冷下:“这种违逆人道的【逆天邪神】魂印,用在她身上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再适合不过。”

  这时,楚月婵忽然想到了什么,眸光稍变,看着他幽幽说道:“你……没碰过她吧?”

  “没有没有!”云澈马上摇头,满脸纯正真诚,底气十足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绝对没有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看着云澈竟并无心虚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楚月婵反而有些意外:“这似乎并不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。”

  “啊哈哈,”云澈向前,展臂抱住楚月婵娇软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:“我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仙女,又怎么会屑于去碰一个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女魔头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开始早早准备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十寿宴。他知道萧烈不喜功利和喧闹,因而虽极为重视此事,但并未大张旗鼓,更未广发请贴,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筹备,却事必躬亲,且极尽细致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他为萧烈办寿宴。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稍稍回报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养育之恩。

  白天和萧云瞎忙活,晚上则会将立马暴露荒淫无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本色,夜夜笙歌,没有一天安分。他自己也早已有所察觉,很大可能,是【逆天邪神】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血脉有关。

  大概吧……

  他不让千叶影儿跟在身边,估计很大一个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被她偷窥以及暴露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本性”……毕竟,千叶影儿跟在他身边这些天,他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实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很!

  他却不知道,云无心和千叶影儿之间,每天都会发生很多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对话。

  云无心:“千叶阿姨,你为什么总是【逆天邪神】称爹爹为‘主人’啊?好奇怪。”

  千叶影儿:“因为我被主人种下了奴印,必须在千年之间绝对忠诚于他。”

  云无心:“奴印?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听上来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不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千叶阿姨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其实……其实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愿意叫爹爹主人?”

  千叶影儿:“能让我被种下奴印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主人实力所致,与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愿意无关。”

  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云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话,她都会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“这么说,在神界那个地方,爹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”云无心眼眸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亮。

  “嗯,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很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或许可以称得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千叶影儿回答。

  “嘻嘻嘻嘻……”云无心听的【逆天邪神】莫名开心,心目中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形象忽然间又变得更加高大神秘起来,她合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期待憧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说,爹爹会喜欢我给他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吗?”

  “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没有迟疑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过于注重情感羁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小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他都会万般喜欢,何况倾注了小主人这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和情感。”

  “嗯!娘和师父也这么说!”云无心看着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面罩,道:“千叶阿姨,我想看看你长得什么样子,可以吗?”

  “主人有命,没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我不可以将面罩取下。”千叶影儿道。

  “就一下,就一下啦,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好奇。”

  “我不可以违背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。”

  “……小气。”云无心有些失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扁了扁唇,然后又道:“那……爹爹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很厉害,你比爹爹还要厉害吗?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道。

  “哇!”云无心一声惊呼:“可不可以给我看看你有多厉害!”

  “我无法做到。”千叶影儿道。

  “啊?为什么?”

  “这个星球过于脆弱,我若施全力,必定毁之。”千叶影儿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直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云无心:“???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这样子,就完全做好了。”

  云无心双手很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合拢在一起,指缝间透着些许彩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光,映照着她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星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。

  手中之物,可以说倾注了她这段时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这辈子第一次如此用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一个礼物。

  “明天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太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寿辰,爹爹很重视这件事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送给爹爹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寿辰之后再给呢?”云无心开始纠结起来。

  她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道:“迟则易生变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早些为好。”

  千叶影儿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度冷醒谨慎之人,难有感性之言,更不会刻意哄女孩开心。不过这些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处,云无心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听习惯了,她想了想,道:“嗯!你说得对!前几次爹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走掉,万一又……那我们现在就去找爹爹。”

  千叶影儿微一点头,手指一点,带起云无心,眼前场景瞬间切换。

  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对她来说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如薄纸一般,只一瞬间,便带云无心出现在了云澈面前。

  感受到气息,云澈转身,刚要开口,云无心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双手捧起:“爹爹!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!”

  “哦?”刚要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顿时咽了回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官在已持续了十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期待感中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舒开:“已经做好啦?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期待了好久了……嗯?”

  随着云无心手掌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开,三抹色彩不一,但都格外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光映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之中。

  云无心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三枚龙眼大小,呈不同形状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,它们颜色不同,稍显剔透,亦闪耀着很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莹光,似三种颜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琉璃玉石。

  而云澈一眼就看出,这三枚琉璃玉石,其实,是【逆天邪神】三枚琉音石。

  琉音石,一类可以用来刻印和释放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,它在各个位面都普遍存在,珍贵程度上比最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都要低得多……毕竟玄影石可同时刻印影像声音,而琉音石只能刻印声音。

  而且在很多时候,它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制作传音石或传音玉过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副产物。

  在蓝极星这个位面,人们常见的【逆天邪神】琉音石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灰黑色,且并无玄光。而云无心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枚,却分别呈现淡金、水蓝、赤红三种色彩,而且光泽分外纯净。

  在神界,彩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琉音石随处可见,扔在地上都不会有玄者多看几眼。但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,由于元素位面和活跃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在蓝极星,彩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琉音石极其罕见,而且只会出现在元素极其活跃的【逆天邪神】极端环境。

  如火山、深海、荒漠……

  而这三颗彩色琉音石不但大小相近,且色泽都极为纯净,显然,云无心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亲身去了一个又一个极端环境,找寻了很久很久……

  “好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琉音石。”云澈微笑,他伸出手,从云无心手中轻轻接过,捧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心。

  三枚琉音石用一缕青黑莹润的【逆天邪神】丝线穿在一起,串成了一个很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项链。手指触摸到丝线时,云澈就明白了什么,用手指将“丝线”轻轻带起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?”

  “对啊!”云无心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长度刚刚好!我在里面注入了好多凤凰神力,只要爹爹不故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肯定不会断掉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哈哈,我怎么可能舍得把它弄断。”云澈笑着道。

  “这个先不重要啦。”云无心向前一小步,眸中星光闪闪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期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快听我给爹爹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很重要哦!”

  “好。”云澈微笑点头,手指碰触在中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枚琉音石上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琉音石,呈现着一个还算标准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形,上面残留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痕迹,证明着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无心亲手小心翼翼塑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形状,随着他指尖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琉音石中传来云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

  “爹爹,无心想你啦。”

  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娇软甜糯,又带着她最纯真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意,不要说云澈,就连站在一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胸腔中都涌起一瞬融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提醒爹爹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个有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不可以总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外面乱跑,要经常回来哦!”云无心弯着眉梢,但语气却满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。

  “好……”云澈嘴唇数次嗡动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向无心保证,解决这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,我会天天陪在无心身边。”

  “嘻嘻,爹爹说话一定要算数!”云无心目光一转:“还有其他两枚,也都很重要!”

  云澈把手指触碰向左边那颗琉音石,这枚琉音石呈淡蓝色,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三角体,带着一种刻意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尖锐感:

  “爹爹,不可以做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!”

  这一次,里面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之音分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严肃!

  云澈笑道:“这一颗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提醒我要保护好自己,对吗?”

  “哼,爹爹知道就好。”云无心鼻尖和唇瓣同时微微翘起:“娘亲、师父她们都说,爹爹总是【逆天邪神】愿意逞英雄,做一些很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,有好多次差点连命都丢掉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以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都不管!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爹爹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让女儿失去爹爹的【逆天邪神】爹爹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最可恶的【逆天邪神】爹爹!所以!!以后爹爹绝对~~绝对~~绝对~~不可以再做任何有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!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都不行!!”

  “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说成是【逆天邪神】胆小鬼,也不可以!”

  “好……好。”云澈手捂胸口,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答应无心,以后无论在 哪里,都会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自己,不做任何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落在第三枚琉音石上。

  这枚琉音石呈赤红色,内蕴着相当浓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气息,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熔岩之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寻到。让云澈惊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形状,很不规则,换个角度看……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攥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拳头?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拳头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对啊!”云无心点头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拳头!这个可难做了,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好久才塑成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形状,还差一点点把它弄坏了!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很重要哦!”

  嗯……拳头……

  云澈颇有些好奇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洞,手指轻轻一点。

  “爹爹!不可以沾花惹草!”

  云澈:( ̄w ̄;)

  “嘻嘻嘻嘻!”云无心眼眸半眯,贼贼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这个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个人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哦。娘亲,还有师父都没有反对!”

  “连‘沾花惹草’这种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词都教给你,你娘也该打屁股!”云澈一幅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“娘亲还让我告诉爹爹,以后在外面偷偷和其他阿姨做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时,千万小心不可以碰到这颗琉音石哦。”

  “~!@#¥%……”云澈手抚额头: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!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仙女啊!竟然也学坏了……

  “咦?”云无心眨了眨眼睛:“爹爹!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好奇怪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喜欢这个礼物吗?”

  云澈摇头,微笑起来:“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这一生收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,怎么可能不喜欢。”

  说完,他拿起这一串琉音石,很认真,很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戴在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上。

  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见闻和层面,琉音石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物,但,这三枚琉音石,却承载着女儿那无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念与心意。

  “我会永远戴着它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样,无论在哪里,我都可以每天听到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”

  他向前,手臂张开,将女儿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抱在怀中,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,手臂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。

  “啊……”云无心一声轻吟:“爹爹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快。”

  “嗯。”云澈闭上眼睛,脸上露出他这一生最温和,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:“无心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谢谢你。”

  “啊呀啊呀,”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字,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无心有些不好意思起来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而已啦,爹爹不用说这么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

  “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谢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,更要谢谢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心让我成为这个世上最幸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”

  “唉?”云无心一怔。

  “无心,我希望你记得。”云澈在她耳边轻轻道:“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,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,只要你永远快乐安好,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上最幸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……嗯!”云无心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她悄悄反手抱住了父亲,螓首依偎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。

  千叶影儿目光转过,这一眼,竟怔看了很久很久……待她终于将目光移开时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晃过一抹她自己都莫名和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茫与凄伤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