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98章 【无心琉璃】(上)

第1498章 【无心琉璃】(上)

  离开绝云深渊,云澈向天玄大陆飞去,速度不快,眉头紧锁,似乎心事重重。

  千叶影儿保持着均匀距离跟在后面,灵觉扫动着这个在她认知中格外低等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“主人,你在想什么?”禾菱关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云澈目光回神,道:“这几次接触,你觉得劫天魔帝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”

  禾菱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想了一会儿,回答道:“第一次见到她时,我很害怕,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害怕。但,通过主人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几次相近,我反而再也不觉得害怕,反而……因为她,也因为主人,改变了以往对‘魔’和‘黑暗玄力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”

  “而且,我觉得她很……很孤独,一种说不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孤独。而且每一次见到她,这种感觉都会更加强烈。”

  “……原来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个人这么觉得。”云澈神色复杂:“这个世上,有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穷尽一生都在追求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利、地位和力量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高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”

  “而劫天魔帝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无人可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远远凌驾于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她可以号令、驱使任何生灵,可以任意做什么想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只要存在便可随手而得,可以决定任何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存亡,甚至,可以轻易改变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、法则、格局。”

  “这种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和权利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至尊龙皇,哪怕十个龙皇,都不可能拥有。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倾尽一生追求更高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尊强者,他们也断不敢奢望如此。”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拥有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她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,却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。看不到怒恨,看不到俯瞰万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傲凌,更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号令、驱使、索取,亦感觉不到喜怒哀乐,甚至,从未公开,也不许有限知道真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向世人公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

  “不仅如此,她对邪婴万劫轮,对始祖神决,竟都毫无兴致。”云澈晃了晃头:“难解啊……”

  “劫天魔帝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无比久远,她这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经历,也非当世任何生灵可比。所以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和所思所想,我们难以理解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禾菱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就如……她陪在神曦身边好几年,却从来无法真正明白她在想什么,尤其无法理解她对云澈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云澈想了想,点头道:“嗯,你说得对。我唯一可以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与你相同。她很孤独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我们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孤独。”

  “她让我一个月之后再去找她,然后会告诉我‘答案’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眉沉下,目中闪过异芒:“我有种感觉,她一个月后告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答案’,很可能,会直接决定混沌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!”

  …………

  回到天玄大陆,云澈灵觉一扫……云无心果然又在冰云仙宫。

  直接来到冰云仙宫,云无心并没有在修炼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跟着楚月婵学习写字,她学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,白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如在纸卷上轻灵起舞,力度不轻不重,字迹分外娟秀,且毫无稚嫩感。

  云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最初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打扰,到了后面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和精神都不自觉沉浸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字迹之中,不愿移开。

  又写完了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篇,抬眸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成果,她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心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刚要向母亲讨要夸奖,却一眼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,正微笑看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“爹爹!”云无心眼眸一亮,娇呼一声就飞扑了过去。楚月婵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时才发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仙躯轻转:“你回来了。”

  她看到了云澈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衣女子,美眸顿时一凝。

  千叶影儿身上毫无玄气释放,但,那种在神界层面都威凌万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气场,带给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超越她认知无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压迫感。

  “哈哈,”云澈把女儿一把抱起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十四岁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无心身躯纤长了很多,身高都已稍稍越过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已无法像几年前那样直接单臂抄在胸前,让他有一种怪怪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憾感,口中也脱口道:“才半个多月不见,怎么好像又长高了?”

  不知不觉,再有两年就到了嫁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。夏倾月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刚满十六岁那年嫁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时间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残酷啊……

  云无心在他身上嬉笑扑腾了好一会儿,注意力忽然转向安静立于那里,身姿好到连懵懂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无心都觉得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像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身上:“爹爹,这位姐姐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呀?该不会……”

  “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随从!”云澈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打断她即将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然后用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、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看向楚月婵。

  楚月婵:“……”

  “随从?”云无心明显有些怀疑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奇奇怪怪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?而且这位姐姐为什么带着面罩呢?不过,这个面罩好漂亮。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长得不好看,所以要把脸遮起来啊。”云澈面不红心不跳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脸颊稍稍别过去一点,似乎很不喜欢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评价。

  “咦?”云无心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千叶影儿好一会儿,面罩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半张容颜,每一寸都如美玉雕琢,精致、完美到了让人无法不惊叹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,她小声道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看起来应该很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”

  “嗯,其实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在别人眼睛里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不过比起你娘亲来,要差很远很远很远,所以在爹爹眼睛里当然就属于比较难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哪一种了。”云澈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楚月婵一眼,然后把整张面孔都别了过去。

  “唔。”云无心好像懂了。

  “影……”话刚出口,云澈忽然意识到“影奴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在女儿面前似乎并不合适提及,迅速改口:“千叶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今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在她身边时,要不惜一切护好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全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应声。

  “千……叶?”云无心轻念一声:“好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”

  “不说她啦。”云澈身体微微俯下,笑着道:“无心,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!”

  “唉?”云无心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喜和好奇,反而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狐疑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:“爹爹这一次居然没有忘记?”

  云澈眼角抽搐了一下,郁闷道:“上一次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意外突然回来,绝对没有忘。我答应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一定每一件都会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嘻嘻嘻嘻,”女孩月眉一弯,嫣然而笑,伸出白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:“礼物礼物!”

  云无心眉宇之间,尽是【逆天邪神】再也无法遮掩,强烈到满溢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与期待。

  云澈身前光芒一闪,手中已多了一件浅白丝衣,上面流溢着纯净而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光,似轻烟,又似月芒。

  “哇!好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裳。”云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被顷刻吸引。

  “它呢,叫‘月寰神衣’,来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。”云澈将它放在云无心手中,微笑道:“不但好看,而且可以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你,将它穿在身上,这个星球上,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你。”

  月寰神衣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所有,而且珍贵无比,在月神界至少要月神使这等层面才有入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……

  云澈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寝宫中随手顺来……还不止一件,夏倾月找他要了几次,他都厚着脸皮不还,最终只好无奈作罢。

  “哇!”云无心一声娇叹,将月寰神衣捧在手中,只感轻若无物,一种分外神秘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也在悄然间笼罩全身:“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裳,不过,如果娘亲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定会更加好看。”

  “放心啦,你娘亲也有。”云澈手掌再次伸出,掌心多了一枚莹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,玉石小巧玲珑,却释放着比月寰神衣更加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:“还有这个!”

  那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让千叶影儿目光转过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心短暂停留。

  恒影石?千叶影儿心中轻念。

  她自然知道恒影石的【逆天邪神】稀少与珍贵。

  “这个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云无心将玉石拿起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奇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玄影石。”

  “哎?玄影石?”云无心明显一讶。

  “嗯,不过,它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,”云澈微笑着解释道:“它所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,可以永久存在,永远不需要担心消失或崩坏。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有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以后你想留下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,一辈子,任何时候都可以随时看到它。”

  “因而,它有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叫恒影石。”

  云澈关于恒影石的【逆天邪神】描述,让性情极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都稍有动容。

  “哇!”云无心显然对“永恒刻印”这个概念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明了,但依然为之发出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,她很细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玩了好一会儿,闪烁着星眸问道:“那……这个要怎么用呢?”

  “呃……因为是【逆天邪神】送给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,我并没有过多试探,不过我想使用方法应该和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相似。”云澈想了想道。

  “我试一下。”云无心拿起恒影石,朝向云澈,玄气注入,很快,恒影石上闪过一抹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光。

  云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探入恒影石,然后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爹爹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永远永远都不会消失吗?”

  “嗯!”云澈很肯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

  “那我要把娘亲,把师父,把爷爷奶奶……好多人,好多地方都刻印下来。”云无心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喊着,她握着恒影石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在这时忽然一滞,脸上露出了有些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

  “嗯?怎么了?”云澈问道。

  沉入恒影石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灵觉连忙收回,双手也不知为何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到身后,云无心笑吟吟道:“我很喜欢这个礼物,谢谢爹爹!”

  “嗯,你喜欢就好。”

  云无心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模样,总会让他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欣然满足……同时心中也想着总该找个方式感谢沐妃雪。

  “不过,我给爹爹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做完。”云无心有些小忐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爹爹可以再等一段时间吗?”

  上一次归来时,楚月婵就告诉他云无心正在给他准备一个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,为之还亲自跑了天玄大陆与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地方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肯告诉他那个礼物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。

  “好。”云澈微笑回答。

  “那爹爹,你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完成了没有?”云无心问。

  “还没有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这一次,爹爹会什么时候离开?”

  “嗯……大概半个月之后吧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半个月……”云无心轻吟一声,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想了一会儿,然后目光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爹爹这次离开前,我一定会把礼物做完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唔!我现在就去!爹爹不可以偷看!”

  “好,绝对不偷看。”云澈笑着道。

  说完,云无心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急急的【逆天邪神】跑开,刚离开没多远,又忽然转过身来,小脸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严肃:“爹爹!今天晚上不可以去其他地方,只可以陪娘亲!就连师父都不可以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女儿自然总会偏向亲生母亲,云澈摇头而笑,向千叶影儿道:“这段时间,你不用跟着我,去护着无心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话,你都必须听从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应声,转瞬跟随云无心而去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