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97章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

第1497章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

  “为何?”云澈问道:“难道前辈如今已对始祖神决毫无兴趣?”

  劫渊冷哼一声,淡漠道:“当年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这逆世天书,我遭末厄老狗暗算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对逆世天书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奇与贪念,我第一次违背了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诫,我连被他责怪……都再无机会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逆世天书,有一部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末厄老狗,看了会脏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,碰了会脏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!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留着吧!看都不要让我看到!”

  “……好吧。”云澈心情颇为复杂。

  他本以为,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能打动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没想到,她非但没有任何染指的【逆天邪神】**,言语之间反而充斥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厌弃。

  但话说回来,作为当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,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对她造成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,她还要什么始祖神决?而她和她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剧,始祖神决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诱因,她会如此反应……细细想来,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突兀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一来,他连唯一拿得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筹码”,都彻底无用了。

  “我不妨告诉你,”劫渊忽然道:“逆世天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弃了,但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弃在混沌之外。毕竟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始祖神而生,而那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,我岂能将之置于外混沌。”

  “你若有对这逆世天书有兴趣,”劫渊嘴角微动,似冷笑,又似嘲讽,无法描述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神情: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妨试着寻找一番。只不过,在外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白了一件事。”

  “这逆世天书,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源。始祖神将它留下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将它归无,也可能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后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考验。而就算能将之归于完整,且全部解读,这世上,也根本不可能有人将之修成!”

  “前辈为何如此认为?”云澈下意识道。

  “因为逆世天书所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名为‘虚无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存在,‘世间万物万灵皆是【逆天邪神】起于虚无,亦终将归于虚无’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从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逆世天书中悟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句神诀,但其中所蕴的【逆天邪神】虚无之理,我却无论如何,都无法碰触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除了真正生于‘虚无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,已再无可能有生灵真正碰触到‘虚无’法则,包括魔帝与创世神!集齐逆世天书又如何……呵,可笑当年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定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晚辈受教。另有一事,晚辈想要和前辈相商,还希望前辈可以成全。”

  “关于‘邪婴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吗?”劫渊淡淡道。

  云澈猛一抬头,目瞪口呆。

  “哼,你这几天,不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她在一起么。”

  “~!#¥%……”云澈全身汗毛竖起了大半,这劫天魔帝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偷窥狂吗!

  虽然眉角狂跳,但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澈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忐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一下子放了下来:“前辈既知‘邪婴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和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前辈并无封印邪婴之意?”

  “封印?为何?”劫渊反问:“邪婴如今如何,又与我何干?”

  这句话,听得云澈一愣,一时有些难以理解。

  不论其他神与魔,邪神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葬神来自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万劫无生”之下。

  “邪婴认主,这件事着实有趣,不过,一~切~都与我无关。”劫渊这句话,蕴含着此刻只有她自己明白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深意:“你无需再和我提及。”

  “另外,关于我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也不要再提,无论你想到什么自认为有趣有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、筹码或什么其他别的【逆天邪神】花样,都不要再和我提及,我一个字,都不想听。”

  云澈嘴唇微动,想要说什么,却听她声音沉下,幽幽道:“一个月后,你再来此地找我,我会告诉你答案。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无法拒绝,而从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中,他隐隐听出,她似乎有了什么决定。

  “唔……”幽冥花海之中,幽儿缓缓睁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四色瞳眸,朦朦胧胧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这边。

  劫渊侧眸,目光顿时变得如轻风一般柔和,她低声道:“把红儿喊出来,然后,你去陪幽儿说会话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在绝云崖下停留了一天,直到红儿彻底犯困,扑到云澈身上歪头就睡,云澈才终于被允许离开。

  云澈将红儿轻轻抱起,转移到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动作分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柔,眼眸中亦带着几分面对女儿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宠溺。

  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轻微变幻,忽然道:“我曾和你一样。”

  “哦?”云澈抬头,一脸莫名。

  “身为魔帝,我曾不知毁过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,哪怕抹去一个星球和存在,也从不会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但在有了女儿,成为人母之后,我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得仁慈,甚至开始不能接受自己杀生……因为我不愿用沾染鲜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去拥抱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”

  云澈怔住。

  “有了女儿,成为人母,会感觉世界比曾经美好了太多,人变得仁慈之后,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万灵,也都似乎变得仁慈良善。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杀心、戒心、果决,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淡去……”

  劫渊轻轻一声叹息:“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会被末厄如此轻易算计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之一……直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,这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人性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缺陷。”

  “而在外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年,我逐渐真正明白,以我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和立场,正因为有了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反而需要变得更加狠绝。用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去拥抱亲人,和让亲人染血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换做你,你会如何选择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在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气息下,你能在半个甲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成就此境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经历过大量鲜血和生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磨练。但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有着对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动追求,却没有了与之相配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和戾气,反而满心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‘救世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慈念……这对别人而言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好事,但你不同,你也该明白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。”

  “继承逆玄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注定成为世之王者。但王者不仅要让人敬,亦要让人畏。你需要有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克制自己心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软化。”

  “而,就我个人而言,我绝不愿意看到,继承他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变成和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一般良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云澈想了想,点头道:“嗯,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晚辈记下了。”

  “对了,”劫渊目光一斜,忽然道:“你收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女奴不错。”

  “呃?”云澈不知道劫渊为何会忽然提及千叶。

  “单论容貌,她倒是【逆天邪神】都堪比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谓‘神族第一圣仙’黎娑!哼。”

  一直无比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劫渊,在言及“神族第一圣仙黎娑”几个字时,分明带着咬牙切齿之音。

  看了一眼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云澈惴惴问道:“前辈……似乎和生命创世神黎娑有过恩怨?”

  劫渊别过脸去,重重一哼,冷冷道:“当年,逆玄曾年少愚钝,追求黎娑整整百万年!却始终被黎娑狠拒……最终溃心之下,游离魔族之界,才与我相遇!”

  “哼!什么神族第一圣仙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有眼无珠不知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蠢女人!逆玄哪一点配不上她!”

  “前辈……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深深低下头,面孔略微抽搐……果然,无论哪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这一点上,都完全一样!

  “可惜,红儿却偏偏又受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惠。”劫渊低念一声,转过身去:“你去吧……记住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个月后,再来此地找我,这期间,任何理由都不得来扰!”

  …………

  云澈离开,绝云崖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世界再次归于一片平静。

  自从劫渊到来后,那些曾经不断响彻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兽咆哮之音再未响起过,那些黑暗巨兽在劫渊那若有若无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气息下,无时不刻不在恐惧战栗。

  看着幽儿再次安然睡去,劫渊立于幽冥花海,那双让万灵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,却在这时覆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蒙与凄然。

  “逆玄……”她轻轻自语:“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,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习惯没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……”

  “我那么执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,那么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归来……最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从来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复仇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见到你,见到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……”

  “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、友人、敌人、仇人都已不在,混沌也已经变得无比陌生。但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却还安在,虽然,她从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逆劫’变成了红儿和幽儿,但至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被‘割裂’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缺失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红儿永远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快乐无忧,幽儿只要有人陪伴,就会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满足,而且,我也终于找到了让她归于完整,并永远有人相伴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。”

  “命运毁灭了一切,却留下了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我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该怨恨命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恩命运……”

  她闭上眼睛,如梦低喃:“逆玄,我知道你想要我做什么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原谅我,再一次违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,因为,我找到了一个……更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”

  她仰起头来,有着无数刻痕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却漾动着任何生灵看到都无法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:“逆玄,你等着我……为幽儿找好最合适她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宿,我终于……可以再见到你了……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