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96章 无用筹码

第1496章 无用筹码

  在太初神境中和茉莉相处了五天之后,云澈才终于恋恋不舍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

  这五天,云澈和茉莉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时时刻刻的【逆天邪神】粘在一起。

  他们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一直都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妙,不要说茉莉,连妻妾成群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都难以言明他对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特殊情感。

  即使在星神界那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处,那种微妙感也一直存在……而大半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茉莉还把他强行推给彩脂。

  如今,没有了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牵绊,被世界所孤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却反而可以再无顾忌,尽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依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如恋人,如亲人……怎样都好。

  以前,她曾无限鄙夷那些痴恋云澈,被他用各种“卑鄙无耻下流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”“哄骗到手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而现在,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知到,自己,居然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而且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之一。

  云澈和千叶影儿离开,茉莉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去,一直默默看了很久。

  云澈,当年我因你而唤醒邪婴,又因你,居然将那股可怕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与杀念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下……

  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里,已经重要到了如此程度……甚至远远胜过了我曾经视为人生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复仇之念。

  为她采摘婆罗花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为她抛弃一切远赴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为她纵然濒死也不愿意在封神台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为她以命相赴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

  虽然,自己化作了为世所惧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现状让她无尽欣然。

  东域四王界,月神界和宙天神界皆在云澈这边,星神界自顾不暇,梵帝神界中,最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成为他最忠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奴仆。

  他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还有一个高深莫测,极为护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尊。

  何况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平缓了劫天魔帝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,并为劫天魔帝所照拂,更与红儿生命相连。

  那些知道真相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都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贴近巴结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已再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那个在神界需步步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之人。

  这些,再结合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哪怕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人,在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,也将拥有极其之大,不弱于任何一个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权,只要劫天魔帝存在,除非被逼到只能同归于尽,否则也没有任何人敢触犯伤害他。

  他很有信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她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一定会为世所容……就算不能,只要劫天魔帝一句话,不容也得容。

  一切,似乎都在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发展,都已不再需要云澈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。

  “云澈,那个‘赌约’,你一定会胜的【逆天邪神】,对吗……”

  看着远方,茉莉轻轻而语,唇瓣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弯翘,眸光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梦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朦胧。

  ————

  “主人,我们现在去哪里?去找劫天魔帝吗?”离开太初神境,禾菱问道。

  魔神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逐渐临近,云澈在太初神境不愿离开,又耽搁了不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“嗯,回蓝极星,走吧!”

  唤出遁月仙宫,云澈拽过千叶影儿,向蓝极星极速归去。

  以往,云澈最惧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暴露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生身之地。因为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处太过引人注目,毫无疑问会引起神界对他生身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奇,会有可能将灾难引向那里。

  所以当年在神界被千叶影儿盯上后,他只能缩在轮回禁地,无法归去。

  而如今,世人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关注度更远胜当年,除非他永远不归去,否则无论他再怎么小心谨慎,也必有暴露之时。

  但好在,如今这个世上,已再没有比蓝极星更安全,更不怕被人觊觎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因为它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和劫天魔帝所创造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星球,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在这个世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眷恋,谁敢触犯蓝极星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掘坟墓。

  而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,还有所有生灵,都并不知道自己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何其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在无形间,正受到着这个世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庇佑。

  将来,哪怕魔神归世,灾难频起,无数星球、星界、星域崩毁,蓝极星也定会安然无恙。

  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将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源公开,毫无疑问,这个曾经无人所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下界星球,便会一夜之间翻身成为当世最神圣之地,万灵皆要仰望膜拜。

  遁月仙宫速度超绝,三日后,那个在浩瀚星海中都异常璀璨的【逆天邪神】蔚蓝星球出现在了视线之中。

  回到蓝极星,遁月仙宫落在了沧云大陆绝云崖之上。云澈让千叶影儿候在崖边,从绝云崖一跃而下,直至崖底。

  黑暗世界,幽冥花海。

  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灵魂残缺的【逆天邪神】缘故,幽儿大部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在睡眠之中。此时,她正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躺在幽冥花海之中,但和以往云澈每次到来时不同,她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蜷缩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很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侧躺在那里,睡得格外安稳。

  因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有劫渊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陪伴着她。

  感知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劫渊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一个瞬间来到云澈身前,手臂向后一抓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布下一个绝对隔音结界,不愿让沉睡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儿受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打扰。

  “你终于来了,”劫渊面无表情道: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比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晚了不少。不过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似乎已经找到了足够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或‘筹码’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云澈有些尴尬的【逆天邪神】笑笑,然后面色一整,直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身为当世之人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为私,晚辈都有义务如此……还请前辈愿意花些时间,听晚辈一言。”

  “你说吧,让我好好听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或筹码。”劫渊没有拒绝。

  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,云澈感觉到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似乎和上次隐有不同?

  云澈轻舒一口气,道:“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归世之后会发生什么,前辈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。晚辈深深理解前辈为什么会选择放任他们,更清楚当世凡灵没有任何向前辈,和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们提出要求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但,对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而言,发泄怨恨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们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待吗?”

  “……”劫渊毫无反应。

  “命运有时候很不公,很残酷,但亦有无比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比如说……前辈当年为命运所负,承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,但,前辈没有因劫难丧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安然归来,反而因这场劫难逃过了覆世之劫,神族和魔族尽灭,但你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却安然在世,这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对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补偿。”

  “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们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他们带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归来,但当年害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已不在世,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辜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将这些怨恨发泄在无辜凡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非但无法真正泄恨,反而会增加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罪孽,更加扭曲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让这个以后他们即将统领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变得祸乱四起,分崩离析。”

  “而若能抑住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,平缓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将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划分为百个他们分别统领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域,并互为竞争,如此,他们能找到余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和追求,甚至可能为万灵所仰所敬,享受远古时代都未能尊享的【逆天邪神】高位与荣耀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,或许可以借此,一点一点,最终彻底改变世人对‘魔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真正完成前辈和邪神当年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。”

  “而若能实现这些,比之单纯沦为被仇恨所驭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,无比对他们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世人,以及对前辈,都好上太多太多。”

  在云澈说到“彻底改变世人对‘魔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真正完成前辈和邪神当年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”时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微不可察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了动,其他时候依然毫无反应。

  “说完了?哼,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好。”劫渊言语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夸赞,但脸上毫无动容:“可惜,你似乎完全忘了我上次对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

  “晚辈没有忘记。”云澈平静道:“晚辈知道要抑住他们囤积了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极其之难。但,前辈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前辈,他们存活至今,并得以归世,所以,前辈并非绝无可能做到,也只有前辈能做到……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尝试。”

  声音一顿,云澈继续道:“晚辈自知没有向前辈提出这个要求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所以,只要前辈愿意尝试,晚辈……定会给予前辈报答,或者说,如前辈所言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筹码’。”

  “哦?”劫渊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来了兴趣:“什么筹码,说来听听。”

  “始祖神决!”云澈无比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劫渊侧眸,淡淡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你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一部?是【逆天邪神】末厄老狗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部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现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部?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淡到了让云澈吃惊,完全出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料。

  云澈脑中顿时闪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,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两部,都在晚辈手中!加上前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部,如此,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,便可以在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成就完整!”

  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……这几个字,放在远古时代,都足以引发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震荡,足以让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魔与神,包括创世神和魔帝都彻底癫狂。

  云澈本以为这句话定会对劫渊造成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动,毕竟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当年都求而不得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但,他说完这番话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竟毫无动容,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如一潭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水,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都没有。

  “以你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居然能连续找到两部,看来这逆世天书,与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缘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”劫渊无比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着始祖神决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:“既如此,你就好好留着把玩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别说索为己有,连拿过来翻阅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和兴趣都没有,云澈彻底愣住。

  “另外,”劫渊继续道:“我当年所得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份逆世天书,现在已经不在我身上了。”

  云澈眉头一跳,道:“难道,前辈已将它弃在了外混沌?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它弃掉了。”

  劫渊说这句时似笑非笑,而且语气格外淡漠,似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口提及了一个根本不足以让她入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微末小事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