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95章 彩脂异化

第1495章 彩脂异化

  “茉莉,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万劫轮?”云澈终于问到这个问题。

  茉莉曲着白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腿,如个慵懒的【逆天邪神】猫儿伏在云澈胸口,幽幽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弑月魔窟。”

  她已无法归去星神界,世上也再无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处……不,应该说在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处。

  “弑月魔窟?”云澈面色一讶,关于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快速涌上心来,随之他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逐渐化为了然,低语道:“当年,被解开封印,重获自由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万劫轮,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弑月魔君为载体……”

  “怪不得,怪不得弑月魔君竟然能存活到那个时候,怪不得邪神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封印,而没有将他灭杀。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让当年缠绕在弑月魔君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迷雾全部散开。在远古时代,弑月魔君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邪婴万劫轮所劫持,成为生命载体,所以,神魔尽灭,他却活了下来。邪神发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却无法杀了他……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已和邪婴万劫轮相连。

  而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耗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万劫轮,邪神也不可能毁灭,只能选择将他和邪婴万劫轮一起封印。

  直到在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中,邪婴万劫轮连劫持弑月魔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都完全失去……封印之地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弑月魔窟之中,余下了存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弑月魔君——曾经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永夜魔族之王,以及沉寂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万劫轮。

  邪婴万劫轮,那个伴随着“灭世之轮”之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魔轮,居然一直都存在于蓝极星之上。

  加上天毒珠、轮回镜……

  七大玄天至宝,竟然有三件存在于蓝极星!

  一个神界基本无人知晓,哪怕路过都懒得多看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星球之上!

  “当年,弑月魔君死后所遗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块黑玉,你还记得吗?”茉莉问道。

  云澈点头:“我现在就带在身上。莫非,你已经知道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了?”

  “那块黑玉,其实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古始祖神所留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始祖神决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部残片。”茉莉说完,却发现云澈并无太过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:“看来,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“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才知道不久。”云澈道,在到来神界之前,他从萧泠汐那里,知道了其中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部莫名其妙的【逆天邪神】逆世天书,而就在两天前,他才从千叶影儿那里知道逆世天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。

  “我还知道,在远古时代,三份始祖神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片,其一在诛天神帝末厄那里,另一在劫天魔帝手中,还有一个……居然会在弑月魔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里,有些不可思议。”

  “不,”茉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那块黑玉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弑月魔君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他在当年,是【逆天邪神】永夜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,但还不够资格碰触始祖神决。那块黑玉,其实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邪婴之物。”

  “呃?”云澈一愣。

  “根据记载,三个始祖神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片,一份在魔族,两份在神族,但其实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份在魔族,一份在神族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来没有人知晓第一份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何处。实则,第一份始祖神决,从一开始,就在邪婴那里。”

  “它之所以会落在弑月魔君身上,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劫持他后,在力竭之时落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但弑月魔君应该从不知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物,更不可能解读。而就连邪婴,虽知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碎片,却也从无法将之解读。”

  “邪婴,也无法解读?”云澈眉头微微一动。

  “始祖神决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太初神文刻印,除了继承始祖神记忆碎片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和创世神,任何生灵都不可能解读。”茉莉道。

  “……除了创世神和魔帝之外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任何可能?”云澈有些恍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……竟连邪婴,这种隐隐凌驾于创世神和魔帝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竟也无法解读始祖神决?

  “嗯。”茉莉简单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她察觉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,稍稍抬眸:“你为何会有如此一问?”

  “其实……”云澈目光微怔,随之又摇了摇头:“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茉莉没有追问,道:“那块黑玉,在你身上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用之物,但你可以将它交给劫天魔帝。如果劫天魔帝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愿亏欠人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那么,她定会因此,再欠你一个巨大人情。”

  当年,劫渊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末厄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所引才中了暗算,显然对始祖神决有着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。

  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云澈点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打算这么做。

  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两部始祖神决,加上劫渊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部,将会就此……混沌史上第一归于完整。

  所以,这两部意外到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,让云澈面对劫渊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心暴增……因为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劝解劫天魔帝管束归世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筹码,甚至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筹码。

  在这时,云澈忽然想到了星绝空交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轮盘,他刚要取出,心中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放弃了这个念想。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要再给茉莉增添心灵负担,她现在,也一定不想听到任何关于星绝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“我听说,彩脂也在太初神境之中,且这几年都没有离开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”云澈问道:“你会经常去见她吗?”

  “……”茉莉呼吸停滞,好一会儿后才幽声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经常去看她,但她从来没有见过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和云澈所想一模一样。

  “当年,我强行让你们两人结合。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我死后,她能记得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而不至于心无归处,彻底落入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,没想到,我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幼稚了。”

  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态变化,比茉莉所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坏结果都要坏了不知多少倍。就连她,也远远低估了人性丑恶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……毕竟,她在云澈和彩脂面前再怎么装老成,也终究只有二十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。

  她本想着牺牲自己拯救彩脂后,彩脂还有云澈,云澈还有彩脂。但结果却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们两人一起被亲生父亲,被同宗同源的【逆天邪神】众星神暗算献祭,最终云澈死,茉莉化为邪婴,而经历、承受、目睹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彩脂,她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之大,没有任何人可以想象。

  本就因生母、姨母、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死而心缠灰暗,濒临深渊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这一次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,坠向了深渊……

  “她在太初神境很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而且越来越深。”茉莉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几年,她不知面对了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凶兽,每天,都会受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伤……以前,她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严诫之下,从不手染鲜血夺人生命,而现在,她面对血雨和命陨时,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让我心惊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神力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也快到了不可思议。我每次找到她,哪怕只相隔一两个月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都会和上一次截然不同。”

  “哥哥曾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星神,但彩脂天狼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速度,竟要超过哥哥至少……十倍。”

  彩脂与天狼神力那无比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契合度和成长速度,没有让茉莉欣然,唯有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。

  “我们一起去找她吧。”云澈道:“让她看到我还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,也让她看到你丝毫没有被影响心智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记挂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,她一定就会……”

  “不,”茉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拒绝:“她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非你所能靠近。而且……有几次,我感觉到她察觉到了我,但她没有呼喊,没有寻我,每次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远离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云澈眉头大皱。

  “等她想要见到我们,想要离开这里时,她会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在那之前,不要打扰和逼迫她。”茉莉闭上眼睛,声音轻渺幽寒。

  …………

  同一时间,太初神境,未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处。

  嘀嗒。

  一滴微凉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滴落在了一张精灵般雪莹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嫩颜上,少女睁开了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蜷缩在枯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小身躯坐起,抬首看向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。

  “下雨了……”她轻轻自语,半睁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依然带着睡梦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蒙。

  一阵凉风吹过,带起她七彩的【逆天邪神】裙裳,如一只翩然舞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彩蝶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十里、百里、万里、万万里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白,她成为了这个灰白世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色彩。

  但这抹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,却渲染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孤寂。

  轰!轰!轰!轰!

  地动山摇,一只万丈巨兽从地下钻出,扑向了这个明明无比卑怜小巧,却释放着让它不安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彩衣女孩。

  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呈灰白色,与世界完美相融,躯体如灰岩铺成,那一声咆哮,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毁灭星辰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威势。

  少女没有惊慌,眼眸依旧迷蒙,一瞬间,她彩蝶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掠过一抹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彩影。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

  她小巧白嫩,如冰雪所凝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碰触在了万丈巨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却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爆开一道比它躯体还要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万丈狼影。

  嘶嚓!!!

  如有一道苍蓝雷光划过上空,刹那间,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忽然四分五裂,炸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裂痕一直延伸到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,苍穹的【逆天邪神】边际……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,比之神界还要坚韧不知多少倍。

  万丈巨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声停止,闪耀的【逆天邪神】狼影之中,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之下,它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定格在了空中,然后猛然炸开,爆开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碎屑……和一片比最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雨还要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血雨。

  哗——

  血雨浇淋,染透了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彩衣,一股刺鼻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腥臭气息在空间疯狂弥漫。她站在疯狂淋落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雨中心,没有躲避,没有遮挡,她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手儿,看着又一次变成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如嵌星辰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骇人。

  “还不够……还不够……”她轻轻念着。

  血色暴雨终于停歇,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传来大量惊惶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凶兽之音……这些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存在,人人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凶兽,却对这个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产生了从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

  “姐姐……等着我……”她轻轻低念,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梦中之音:“那些欺负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我会把他们……全部杀光……全部杀光……全部……”

  “全……部……”

  低念声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缓缓垂下,瞳眸之中,闪过一抹幽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抹象征天狼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却少了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绮丽璀璨,多了一分无比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暗。

  象征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暗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