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94章 赌约
  “告诉你!”邪婴似乎有些愤愤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些年,惧怕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族,就连那些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同样很怕很怕我!一直都用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将我封印!”

  云澈张了张口,下意识道:“怕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把你放出来之后,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把神族和魔族都给屠尽了。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应该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惩罚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似乎让邪婴愤怒了起来,在黑光之中张牙舞爪:“同为玄天至宝,所有人都憧憬和渴望得到始祖剑,而我,神族惧我,力量同源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族也惧我,将我封印了几百万年……几千万年……让我永远只能被囚禁在孤独、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牢笼之中,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重获自由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会不会生气,会不会想要惩罚他们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一时怔住。

  “而且,我惩罚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神族和魔族,没有伤害到凡灵,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灭世’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污蔑!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当年神族与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战,波及到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不知有多少凡灵葬生,多少种族灭绝,他们受到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惩罚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!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将他们毁灭,他们继续战下去,还不知会有多少无辜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丧生灭绝……为什么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成为了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恶人!可恶!”

  听着邪婴愤愤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云澈竟无言以对。

  “够了!”茉莉皱眉道:“给我回去!”

  邪婴却没有听话,继续喊道:“就算主人生气我也要说!那个时候封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一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那个叫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!她那么怕我,如果知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说不定又会将我和主人封印!也很有可能确定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对她已经没有任何威胁,会杀了主人,将我强行夺为己有。”

  “哼!这些曾经将我封印,贪婪又可恶的【逆天邪神】恶人,一定做得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无论哪一种可能,你都会因为主人而和劫天魔帝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茉莉彻底怒了:“给我滚回去!”

  “呜……”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戛然而止,一声轻呜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委屈道:“我……我听话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了,主人不要生气。”

  说完,黑光淡化,带着邪婴之音消失在那里。

  而它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重重撞击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。

  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它愤愤而言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灭世”缘由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它后面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可能”……

  “你担心我因为你,和劫天魔帝……决裂?”云澈有些发怔道。

  “决裂”二字,或许并不恰当,因为他根本没有与劫天魔帝“决裂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

  邪婴万劫轮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极大可能让劫渊也深为忌惮。若她要将之封印,那么,无疑会连同茉莉一起封印。

  若要将之夺取……茉莉显然不能主动摆脱邪婴万劫轮,否则早已如此选择。那么想要夺取,无疑需要先杀了她。

  无论哪一种……

  不!不会发生这种事的【逆天邪神】,绝对不会!

  “……你明白了更好。”茉莉道:“就如你刚才所言,劫天魔帝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主宰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靠山。背依于她,你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冕之王,哪怕给千叶影儿下了奴印,梵帝神界也不敢将你如何。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失了这个依仗,甚至得罪了这个依仗……自己想好后果!”

  “就算你坚持要任性,我也不会容许!”

  云澈短暂一想,道:“其实,我觉得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担心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当初在知道劫天魔帝即将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后,我曾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忐忑惊惧,但,真实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却和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不一样,非但不残忍暴凌,反而温和仁慈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难以置信。我还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出,她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贪婪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另外,因混沌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更,现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天至宝和远古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已完全不同。在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层面下,邪婴万劫轮再怎么恢复,也不可能再达到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,连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都应该不可能,自然也毫无可能对劫天魔帝造成什么威胁,所以,她没有理由一定要将其再次封印或夺取。”

  “更何况,它喊你主人,你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志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导,它自己想要再次作乱都不能。”

  茉莉:“……”

  “还有,有一件事,你听到后一定会吓一跳。”云澈道:“红儿,其实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”

  这句话,让茉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回首,惊讶失声:“你说什么!?”

  云澈没有马上解释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微笑起来:“所以啊,你不用担心我会和劫天魔帝‘决裂’之类。而且,因为我当年救了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她一直自认欠我一个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情。”

  “红儿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?”茉莉一声轻喃。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大量远古记忆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也丝毫不知道这件事。

  “另外,”云澈继续说道:“神界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其实也没有你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排斥和不容。比如说……你应该早已知道,倾月如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你当年杀了月无涯,我本以为她会很仇视你,但,相反,她鼓励我来找你,也希望我能找到你,更提醒我如今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被世人所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时机。”

  茉莉瞳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,漠然道:“她非神界出身,会如此想并不奇怪。”

  “我师尊也说了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云澈马上说道:“她说,你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愿意用所有力量保护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那宙天神帝呢?”茉莉忽然反问:“如今,他应该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最认可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但同时,宙天神界极专正道,最不能可能容邪婴存世,更不可能容其现于东神域!若知道你与邪婴为伍,那么……宙天神界对你,永远不可能再复先前。”

  “而以宙天神界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,宙天神界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远比你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重要!”

  云澈没有解释反驳,也没有说自己毫不在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道:“茉莉,我们来一个赌约好不好?”

  茉莉:“?”

  “如果,我能让劫天魔帝,和宙天神帝接受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你就跟我离开这里,然后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保护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茉莉唇瓣微张。

  “如果我暂时失败了,我不会逼你和我离开这里,直到我成功,或者有其他转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好不好?”

  茉莉回眸,对上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竟都没有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出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、焦躁或灰暗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与平和,以及,在默然告诉着她永远不可能放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坚决。

  这些年冷寂、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中,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融化与紊乱。心中明明有着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顾忌,但在此刻,却无法想起,更生不出一丝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。

  “好……”她看着云澈眼瞳中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倒影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如果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做到……我会和你离开这里,以后,你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。”

  她丝毫没有提及星神界,因为那里,已不配她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留恋和感伤。

  “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亲口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:“红儿、禾菱都可以作证,你现在都反悔都来不及了!”

  茉莉:“禾菱?啊……”

  茉莉一声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,已被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拉,再次跌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,被他牢牢抱紧,轻呼未毕,半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已被轻轻封住。

  浓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气息定格在鼻端。茉莉轻“嘤”一声,黑眸瞪大,大脑却一下子变成了空白……

  他们相遇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年,云澈曾用嘴为她渡血,但那次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绮念,此刻,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被云澈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吻住。

  茉莉身体变得僵硬,唇瓣上太过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触感让她心如鹿撞,足足僵了好一会儿,她才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挣脱,脸颊别过,喘着粗气道:“云澈……你……我……你别忘了……我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……”

  “早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了!”云澈轻笑一声,直接将她玲珑娇软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抱起,在她又一次措手不及间,重新重重吻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上,而且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碰触,变得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肆意和侵略。

  她被星神界所背弃献祭,被举世所不容……也好,这样,这就可以属于他,也永远只属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……

  茉莉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微弱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悄然闭合,细巧的【逆天邪神】脖子高高仰起,从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退缩,到无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涩回应着,娇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紧紧抱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身上悄然散开绮丽的【逆天邪神】酥粉色,甚至将万灵皆惧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魔气都无声驱散。

  ————

  梵帝神界。

  “主人,小姐随云澈去了太初神境,已经数日都没有出来。”

  古烛佝偻着腰站在千叶梵天身后,发出着沉闷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。”千叶梵天随口回应,似乎并不关心。

  刚中了暗算,尽失颜面,还逼得千叶影儿被种下奴印,换做任何人,都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暴跳愤怒到极点,但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和缓,仿佛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发生了一件不足为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事。

  “这几日,小姐被云澈种下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各大星界传开,连西、南两神域都几乎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人尽知。”古烛声音晦涩,但目光却格外复杂:“就连有宙天神帝为证之事,都完整传开,哎。”

  “哼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之事么。”千叶梵天淡淡冷哼:“夏倾月若不将此事推波助澜,本王反而会觉得奇怪!”

  呵……神姿凌世,无人能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竟成为云澈之奴!多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讽刺,多么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!

  恨极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处心积虑将千叶影儿逼到此境,怎么可能不将她尽情折辱,让全世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!

  “主人所中之毒已完全净化,其他八梵王也都确信全部无恙。如此,已无后患。”古烛道。

  “哦?”千叶梵天稍稍侧眸。

  “已经可以为小姐解开奴印了。”古烛徐徐说道:“小姐在修成‘梵魂求死印’时,梵魂便与真魂融合,她被施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奴印,会同时种于梵魂和真魂之上。以梵魂铃强行收回小姐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,奴印会失根自溃。”

  “真魂与梵魂完美相融,目前唯有主人和小姐修成,当世无人理解,包括月神帝和宙天神帝。且关于此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老奴也已为小姐‘囚禁’。”

  “虽然此举会让小姐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神神力尽废,但,以小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悟性,再次继承,要完全恢复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问题。”

  “不必着急。”千叶梵天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而笑。

  “……迟上一天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一天之辱。”古烛轻语。

  “刻印逆世天书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板,影儿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交给了你?”千叶梵天问道。

  古烛道:“如此重要之物,老奴岂有染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”

  “呵呵,”千叶梵天笑了一笑,目光闪过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诡光:“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场耻辱,但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机遇呢。”

  “……小姐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想通过云澈,解读逆世天书吗?”古烛晦涩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中似乎带着叹息。

  “逆世天书在影儿手中,永远不可能有参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这一点,她早已心知肚明。”千叶梵天道:“而现在,唯一一个能解读逆世天书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已经出现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。”

  “云澈从影儿身上得到逆世天书,知晓它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古始祖神决后,他一定会去找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因为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能抵挡始祖神决的【逆天邪神】诱惑……连创世神都不能,何况云澈。”

  “若一切顺利,云澈面对绝对忠诚,不需要有任何设防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儿……呵呵,影儿说不定会有所收获,哪怕只有丝缕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啊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不必多言。”古烛还想说什么,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打断:“该什么时候解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奴印,本王心中有数,你无须再提。”

  “……”古烛头颅垂下,不再言语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双老目变得格外浑浊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