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92章 邪婴茉莉

第1492章 邪婴茉莉

  这个世界上,知晓他身上有另一个逆世天书残片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他和萧泠汐……以及读取过他记忆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灵。

  但,从冰凰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和讲述来看,显然连她,都并不知道逆世天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。

  另外,从萧泠汐解读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诀来看,神秘黑玉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逆世天书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部分。

  逆世天书……始祖神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,若能将之修成,当真可以逆世吗?

  这些念想在云澈脑中混乱而过,但很快又被他抛开。

  天毒珠依然在极力释放着净化气息,但始终,都没有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和气息。

  “影奴,有一个问题,我一直很好奇,你当初,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知晓我和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以及我身上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传承?”等待之中,云澈开口问道。

  千叶影儿回答:“从天杀星神哪里探知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对天狼星神亲口所言。”

  云澈眉头大皱:“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,在神界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双,你怎么可能探听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”

  千叶影儿平静道:“她当时见你出现,心绪大乱。另外,我与主人一样可以匿影,因而离到极近,灵觉穿过了她布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隔音结界,她都并无察觉。”

  “匿影?你可以匿影?”云澈心中微惊。

  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世上修成匿影者,唯有他自己而已……师尊或许亦有可能做到,但从未在他面前表露过。

  他从未听说过世上还存在其他可以匿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玄技,甚至想过这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凰一脉“断月拂影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独有神技。

  而在所有关于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之中,也从未提到过她可以匿影!

  在云澈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中,未见千叶影儿有什么动作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面罩闪过一抹不可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光,曼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轻转,随之快速淡化,身体转过一圈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之间,便已消失无踪,再无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痕迹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半息之后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又瞬间浮现,保持着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站在那里。

  “此为我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身法玄技‘鸿光梵影’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太祖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九十万年,唯一修至匿影极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千叶影儿徐徐说道:“因而,主人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第一个可以匿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二个。”

  云澈久久无言。

  他隐隐感觉到,自己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之外,第一个知道她有匿影之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梵帝太祖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九十万年历史,唯一一个修成“匿影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悟性,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无比。

  同时她也隐藏的【逆天邪神】极深,从未将此暴露过。如此,这些年间,不知有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大佬被千叶影儿近侧而不自知。

  更不知道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还潜藏着多少不为任何人所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和底牌。

  “……我再问你,大概九年前,你们梵帝神帝忽然围杀木灵一族,逼死木灵族长夫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禾菱:“……”

  千叶影儿没有马上回答,似乎在思索什么,须臾道:“我并不明白主人所言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?”

  “不知。”千叶影儿毫无犹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若当真涉及木灵王族,或许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梵王,或者梵帝神使私下所为。”

  云澈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确信这件事和千叶影儿应该并无关系,否则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她参与,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禾菱和禾霖根本没有逃脱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“既然如此,”云澈沉声道:“下次回去梵帝神界时,你必须把这件事查清!我要准确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那个人……那些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领命。

  “主人,现在不必太急于此事。”禾菱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天毒之力刚刚用尽,恢复到足够,尚需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你想要自己报仇,对吗?”云澈道。

  “嗯……”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却透着让人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坚决。

  “放心吧,”云澈轻声安慰:“一定会有那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时间缓慢流转,一天过去,千叶影儿不知无声灭杀了多少稍稍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凶兽,却依然没有等到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。

  “主人,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来吗?”禾菱问道。

  “一定会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她一定就在附近,一定感觉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看着前方,又一次说着。

  两天过去……

  三天过去……

  云澈一直停留在这处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峰顶,从未离开过半步,天毒珠也一直释放着碧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之芒。

  但,三天过去,他依旧没有等来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。

  “主人,还要继续等下去吗?”禾菱弱弱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低着头,没有回答,这些天一直无果的【逆天邪神】等待,让他在安静之中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到了一些什么。

  终于,他站起身来,看着前方,双手缓缓攥紧,然后忽然发出竭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道:“茉莉!我知道你就这里,我知道你已经来了,你出来!你快出来!!”

  “……?”千叶影儿侧目,她并未察觉到任何人靠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“主人?”禾菱也轻咦出声。

  “我还活着,你也还活着,”云澈微微抬头,用力喊道:“我不但保住了命,而且不用再像当年一样步步惊心,就连我们当年最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,如今,都已被我种下奴印,你为什么反而在故意避着我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这个世上,没有人能够找到你,除了我。因为我知道,你一定能感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而我,也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到你现在一定就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。无论你变成了什么,你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……这一点,永远都不会变!”

  “如果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在和我捉迷藏,这么久,也该够了。如果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恼我明明活着,却过了这么久才来找你,那么,请你出来,想怎么惩罚我都好……”

  荒寂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出很远很远……却没有得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回音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闭上了眼睛,他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,然后忽然道:“影奴,你退到五十里之外,过会,这里无论发生了什么,你都不可以靠近……记得,封闭听觉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领命而去。

  睁开眼睛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已微微黯然了几分,他不再呐喊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自语着:“茉莉,当年我殒命之前,你和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永生永世不会忘记。”

  “现在我完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,你却要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遥远。”

  “难道,只有我死了……你才愿意见我吗……”

  轻念之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抬起,然后忽然玄气暴起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。

  轰——

  如山岳撞击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都为之轻微震荡,这一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无比狠绝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猛然下陷,一道血箭狂喷而出,瞳孔都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涣散。

  “啊!主人!!”禾菱惊喊出声,直骇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:“你……你在做什么?”

  云澈身体曲下,嘴角溢血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从心口移开,变得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再一次在掌心凝聚,而且比刚才还要猛烈决绝,他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茉莉,如果,一定要在死亡边缘……你才肯见我……那我甘愿……再死一次!!”

  声音落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再一次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心口轰下。

  “主人不要!”

  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声响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……但,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爆鸣声却没有随之响起。

  一只苍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从虚空中伸出,捏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上,卸去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定格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也定格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。

  她一身如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衣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爱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。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却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赤色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比黑夜还要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色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曾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生命中最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,但却失去了那危险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化作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深渊……

  她失去了明艳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长发与眼瞳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对云澈而言,早已熟悉到了每一寸骨髓,每一滴血液。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碰触在一起,时间仿佛刹那停止,无法思考,无法言语,她似乎想要冷漠,但她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却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……

  终于,她捏在云澈手指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开始轻微退却,却在下一瞬间,便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手抓住,然后将她拉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,将她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。

  “茉莉……”云澈用尽全身力量抱住她,几乎恨不能将她揉进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,心脏的【逆天邪神】狂跳,血液的【逆天邪神】翻腾,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颠荡……最终,都归为那唯有茉莉才能给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心与满足感:“我终于……找到你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茉莉娇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轻微颤栗,可怕让整个神界蒙上厚重阴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却在此刻失去了所有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唇瓣间想要发出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却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却成为低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呜咽:“你……这个……大白痴……”

  云澈笑了起来,就连口中猩咸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,都让他有些陶醉:“已经好多年没有听你骂我白痴,感觉人生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残缺了一样。”

  茉莉:“……”

  “尤其那几年,我以为已经永远失去你了。后来知道你还活着……现在终于又找到了你,这种失而复得,世上,已经没有比这更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。”云澈在她耳边轻轻说道。

  “……”茉莉闭上眼睛,许久……她忽然伸手,将云澈挣脱,推开,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只手却被云澈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在手中,她两次后撤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挣脱。

  她转过身去,面对荒芜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白世界,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既然已经如愿见到我,那么也该回去了。”

  云澈没有惊讶,没有怔然,牢牢握紧掌心轻攥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,道:“还记得三年前,你对我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吗?”

  “……”茉莉微微咬唇。

  “你说,若有来生,无论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魔,是【逆天邪神】草是【逆天邪神】兽,你都一定会找到我……现在,我就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你为什么却想要逃离?”

  “……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轻动,好一会儿,终于发出冰冷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因为,我已经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。现在站在你面前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!”

  “不,”云澈看着她,轻轻说道:“其实,我知道原因。茉莉,你变了,从很早之前,你就变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却一直没有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到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