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91章 天书残片

第1491章 天书残片

  “我与天狼溪苏共同破开了结界,并如愿拿到了逆世天书残片。由于他在前,结界破碎时遭受重创,在回到星神界不久便命绝。”千叶影儿道。

  这一点,云澈知道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恨极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:“那天狼溪苏死前,有没有告知他人你拿到了逆世天书?”

  “没有。”千叶影儿漠然回答。

  “!”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双手紧攥,看着千叶影儿那无比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肚子火气发不出来,只能在心中一阵狂骂:天狼溪苏你特么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白痴吗!!你只要稍微长点脑子,都该知道千叶影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利用你,甚至巴不得你死,你特么不但给她卖命,被害死了居然还替她保密!!

  什么天狼星神!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色迷心窍无可救药为了女人连命都不顾的【逆天邪神】渣渣!说不定死了都无怨无悔……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渣渣死就死了,但你知道你害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与彩脂多伤心吗!!

  云澈心中一阵痛骂,缓过气来后……忽然莫名觉得自己暗骂天狼溪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有些耳熟??

  呸!

  云澈猛一甩头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茉莉,为了师尊她们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也可以不顾命,但我不会蠢到为了一个明着利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而无悔卖命。

  但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,在这时映现出千叶影儿摘下面罩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……

  他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呼了一口气。

  神曦和千叶影儿,神界无人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龙后神女”。

  世间风华十分,龙后神女独占六分,天下共四分。

  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夸张之言,但,见到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,任谁都不会怀疑,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对当世男子而言是【逆天邪神】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幸运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。

  世人皆知神曦为龙后,但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之外,唯一知道真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身为龙族之帝,混沌至尊,他在明知神曦没有,也永远不可能倾心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下,却从不择后纳妃,哪怕没有子嗣,哪怕注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空无,也数十万年无悔无怨。

  相比于龙皇,天狼溪苏甘愿为千叶而死,却反而不再那么难以接受。

  或许,在天狼溪苏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被千叶利用,他反而甘之如饴,至少,千叶影儿主动向他求助,主动多看他几眼,至少在秘境之中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死亡为代价,至少有了那么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独处。

  神曦和千叶,他都有近距离,甚至负距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接触。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,美若仙幻。

  而千叶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,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第一个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深渊”。

  她会让人甘愿为她千死万死,哪怕扭曲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灵魂。

  云澈侧目看向她,也唯有她带着面罩时,他才敢与她直视:“影奴,你听着,你该明白茉莉最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。我找到她之后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要伤你,辱你,哪怕要杀你,你都不许躲逃,更不能还手,明白吗?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很平静,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命令,她一点都不惊讶和意外。

  她知晓云澈和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更知道茉莉有多恨她。

  “你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云澈忽然问道:“逆世天书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东西?”

  千叶影儿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道:“根据远古记载和上古传说,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源生灵为始祖神,因其身集中和连接混沌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生命气息,若其存在,混沌将永无可能衍生其他生灵,因而,始祖神陨己而化万生,消散前,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部分记忆留在八枚生命碎片上,而这八枚生命碎片分别落入混沌之南和混沌之北,孕育出了引领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创世神和引领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魔帝。”

  云澈皱了皱眉,这些,当年他在下界时,便听金乌魂灵讲述过,但他没有打断,默然听下去,心中,已经想到了那个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“始祖神在消散之前,留下了一部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诀。”

  “万灵因始祖神而始,世之玄道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所创。据传,始祖神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诀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源。但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其他太过强大,又或者不适合为世人所修,始祖神虽不忍将其毁去,但并未将其完整留传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分成了三份,分散于混沌空间。”

  “而这部来自始祖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神诀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世称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。”

  “这些我都知道。”云澈追问道:“这和我所问的【逆天邪神】逆世天书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关系?”

  千叶影儿解释道:“始祖神决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一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太初神文’所载,能看懂‘太初神文’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继承部分始祖神记忆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创世神与四魔帝,所以,始祖神决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实名字,除了创世神和魔帝,一直都无人知晓,在上古时代,应该同样也几乎无人知道。”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碰触到诛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碎片,才知道,原来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,其名为‘逆世天书’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定在那里,许久没有说话。

  始祖神决,云澈在到来神界之前,便从金乌魂灵那里知道了这个名字,始祖神决共分三份,在远古时代,有两份,分别在诛天神帝末厄和劫天魔帝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

  当初末厄放逐劫渊时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参阅彼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为由。

  显然,始祖神决的【逆天邪神】诱惑,连劫渊都无法抗拒……

  另外,云澈很确信,从远古到现在,绝对没有任何一人见过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……因为劫渊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部分,随着她被放逐到了混沌之外,在那之前,始祖神决从未完整过,在那之后,始祖神决便只余其二。

  如今劫渊归来,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份始祖神决,尚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依然在。

  而逆世天书……

  当年在弑月魔窟拼尽一切灭杀不知为何能残存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弑月魔君,留下了一枚神秘黑玉,那枚黑玉,连茉莉都不知为何物,任何气息探知其中都毫无反应,却因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而产生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应,并随之释放出一片浮于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铭文。

  而这些奇异铭文,萧泠汐明明从未见过,却可以毫无阻碍的【逆天邪神】解读。

  她所解读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逆世天书!

  怎么回事?

  那部我从弑月魔君身上偶然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逆世天书”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?

  云澈忽然抬头,问道:“影奴,你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逆世天书’,有没有破译出来?”

  千叶影儿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没有。刻印逆世天书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太初神文’,唯有四创世神和四魔帝识得,其他任何神魔都不可能看懂,遑论现世凡灵。”

  太初神文……只有魔帝和创世神能看懂……

  为什么泠汐却……

  更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说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文字,却一眼就能看懂。

  云澈眉头收紧,心魂一阵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。

  “我想尽一切办法,搜寻了各种古籍和大量研究古物的【逆天邪神】智者,也只勉强译出了‘九玄玲珑’四字,还因此稍稍走漏风声,引来一些我不愿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传言。”

  云澈深吸一口气,侧目道: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当年要对倾月下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道。

  “哼!毫无所解,也根本不可能看懂的【逆天邪神】铭文,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碎片,你却依然因此对倾月下手……你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疯子。”

  千叶影儿平淡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追求与人生信条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”

  云澈冷哼一声道:“你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逆世天书残片,现在在你父王那里吧?”

  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,如此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她在抱着觉悟前往月神界前,定会特意留给最信任之人……逆世天书,如果它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创世神、魔帝眼中都无比崇高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但,让他顿时懵逼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千叶影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不,那部逆世天书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片,我并没有将它交给任何人,现在就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双目瞠直了数息,一下子站起身来,伸手道:“给我看看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无论多么重要,多么禁忌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千叶影儿都不会抗命。在云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热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千叶影儿手臂伸出,掌心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形石板。

  这枚石板毫无灵气,看上去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石,形状也算方正,上面布满了一些大小相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孔洞……仅此而已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拿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逆世天书残片?”云澈有些难以相信。

  千叶影儿手掌一翻,一道金芒闪耀,一股极为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力无声灌入石板之中。

  霎时,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陡然闪耀起一抹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银色光华,这道银色光华只持续了刹那,便忽然爆开,然后溃散于无踪。

  而云澈在这时忽有所觉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随之视线久久定格。

  就在他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正上方,一大片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银色光华却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铺开,然后徐徐扩散、分离、扭曲,直至形成数百个大小近似,但各不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形状。

  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排排奇形文字!

  映着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,这些银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形文字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晰,目光落在上面,灰色苍穹便如消失了一般,视线之中,除了这些奇形文字,再无其他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。

  盯着这些奇形文字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定格了很久……很久。

  这些奇形文字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,和那块神秘黑玉映出文字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,几乎一模一样。

  虽然,这些奇形文字他一个都不认识。但相比神秘黑玉所映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文字,那种“同源”感分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晰强烈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所得的【逆天邪神】逆世天书残片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片!

  那么,那块神秘黑玉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片!?

  如果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千叶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末厄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片,劫渊身上有一残片,那么自己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三个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个残片!?

  始祖神决这般神物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物,为何会在弑月魔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?

  他在魔族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似乎很高,但断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。

  还有,他能逃过灭世之劫存活到现世,本就无比诡异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与此有关吗?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中闪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,而让他们无法释下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为什么泠汐可以看懂始祖神决!?

  “这个东西,我要了。”云澈伸手,将石板抓过,直接收起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毫无抗拒,然后建言道:“主人若想参阅,或可请教劫天魔帝。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唯一可看懂太初神文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云澈似笑非笑: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将它带在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”

  千叶影儿:“……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