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90章 无之深渊

第1490章 无之深渊

  太初神境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第二次进入太初神境,第一次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千叶影儿逼入,这一次亦有千叶影儿在侧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角色,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没有了上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险境和急迫,云澈可以静心观察这个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和第一次到来时相同,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那种忽然踏入远古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晰。

  眼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无论天空、大地、远山,都如灰烬所涂成,空气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透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与苍寂感。

  云澈站在原地,环顾四周,感觉自己彻底迷了方向。

  夏倾月上次告诉过他,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初始之地,从混沌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进来这里,都会落入这片初始之地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太初神境最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通往混沌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,亦在这片初始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方,和入口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白漩涡。

  “主人,”千叶影儿道:“太初神境有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凶兽和恶灵,主人若要探索,千万不可离开影奴身边,更不可过于深入。”

  以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深入,都要万般小心。而以云澈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踏入边缘,都会格外危险。

  “哼,我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历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漠然道,他目视四周:“帮我找一个不会有外人打扰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之地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为寻找机遇和追求玄道极致,千叶影儿进出过太多次太初神境,尤其对初始区域格外熟悉。她带起云澈,掠过片片灰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小半个时辰后,落在了一个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峰顶。

  峰顶直耸入云,而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薄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灰烬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。

  立于峰顶,看着周围没有边际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白世界,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枯寂感袭向全身。但他并无心去欣赏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景和感受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抬起了左手,掌心,闪耀起天毒珠碧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之芒。

  茉莉,你一定感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到……一定会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“主人,你要做什么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,传来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禾菱,”云澈轻轻道:“尽最大程度,把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气息释放出去……越远越好。”

  “啊?”禾菱不解。

  “当年,她和我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一直居于天毒珠之中。那个时候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源遗失,没有毒力而只有净化之力。而那八年,她无时无刻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沉浸在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气息中,所以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对于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气息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熟悉和敏感……哪怕只有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一缕,她也一定感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到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禾菱道:“虽然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,但曾从神曦主人那里听过,太初神境极其庞大,从来没有人能到达边缘,有可能比混沌世界还要大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气息,再怎么也不可能延伸到这么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”

  “不,”云澈微微而笑:“她离我,一定并不远。”

  “主人为什么这样认为?”禾菱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问。

  “因为我了解她。”云澈目光微朦:“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人人恐惧,无论在星神界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外,她都无人敢近,更从不愿与人相近。但我知道,她其实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怕孤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禾菱:“……”

  “太初神境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太过荒寂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她不会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所以,她不会愿意太过深入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默然观察着那些在边缘区域历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既可以稍解孤独,亦可以知道一些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关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”

  那个阴煞绝情,又承载了邪婴魔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居然会害怕孤独?或许,接触过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会觉得这句话可笑至极。但云澈,却说得那般肯定。

  “嗯,我会努力将净化气息释放到最大。”感受着云澈有些混乱和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,禾菱柔柔说道:“我相信,她一定感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到……就算感受不到净化气息,也一定能够感受到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意。”

  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张开,掌心之上,缓缓具现出了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,随着,它释放出了至今为止最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之芒,远远看去,便如一枚碧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在空中闪耀。

  云澈在地上盘坐而下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无法平息。

  曾经以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永别,如今却有了再见之期,或许很快就可以再见到她……当这种感觉近在咫尺时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缕气息都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着。

  茉莉……我还活着,你也还活着,我一定要找到你,请你……也一定要找到我!

  时间在静寂中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流过,灰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多了一颗经久不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碧绿星辰。

  天毒珠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气息无疑很容易引来凶兽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人,断然不敢如此,但有千叶影儿在,他丝毫无须担心。

  他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,依旧属于边缘地带,绝无千叶影儿无法对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。千叶影儿何等实力,那些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出现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范围时,还未临近,便已被她直接抹杀……云澈这边连一丝灰尘都没被溅起过。

  金影一晃,又一次将危险直接灭杀于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回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这时,安静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忽然开口:“影奴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星神溪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你害死?”

  千叶影儿回答:“天狼溪苏非影奴所害,但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影奴而死。”

  如今,千叶影儿面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问话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说谎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让云澈微微皱眉,肃然道:“那天狼溪苏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?和我详细说一遍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讲述道:“当年,影奴一次深入太初神境,无意在【无之深渊】的【逆天邪神】边境发现了一个潜藏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境……”

  “无之深渊?”云澈打断她: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地方?”

  千叶影儿解释道:“无之深渊,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境,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混沌世界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它蔓延万万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将一切【归无】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。在很多记载之中,将其假想为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”

  “将一切……归无?”云澈皱了皱眉。

  “无之深渊不见其深度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蒙着一层永恒的【逆天邪神】灰雾,而一旦坠入其中,一切都会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无论生灵、死灵,包括灵魂与打入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乃至灵觉与光线。”

  “影奴数次到过无之深渊,以影奴之力,哪怕将玄气全力轰出,一旦碰触到无之深渊,便会一瞬间完全消失,连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都不会遗留。”

  “强如神君神主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坠入其中,其躯、其魂、其力、其息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化作虚无。”

  “对于无之深渊,一些上古典籍中多有记载,但无人能诠释其存在。而不但现世凡灵,在上古时代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神魔之躯和神魔之力,碰触‘无之深渊’,同样会瞬间归于虚无。”

  “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云澈低念一声。大千世界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奇不有,居然还存在将一切瞬间归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归无……

  无……

  嗡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一震,脑海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,一片轰乱。

  万…物…始…于…无……

  亦…终…于…无……

  轰乱之中,似乎响起一个无比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手,按在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上……过了好一会儿,心海才终于平息了下来。

  “主人,你怎么了?”意识清醒,随之传来禾菱无比担心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没事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像忽然悟到了什么。”云澈一边说着,眉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蹙起。

  刚才……我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悟到了什么。

  但为什么却又忽然消散无踪,完全想不起来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……

  “说下去,天狼溪苏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缓了缓思绪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继续讲述:“影奴在无之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边境无意发现一个深藏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境,进入秘境后,影奴找到了一枚记忆碎片,方知那个秘境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古时代,诛天神帝末厄临终前所留,用来留藏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逆世天书残片。”

  “……!?”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:“你说……逆世天书!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”千叶影儿继续道:“末厄寿终正寝前,本欲将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逆世天书残片置入无之深渊,以防后世因争夺而生乱,但最终念及它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所留之物,终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选择将其归无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藏于他亲自开辟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境之中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(末厄……逆世天书残片……始祖神所留!?)

  等等……为什么这一切,和金乌魂灵与冰凰魂灵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始祖神决”那么契合?

  “诛天神帝亲自开辟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境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神都无可能察觉,但由于年代久远,加之或许受到了无之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,出现了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崩乱,才为影奴所觉。影奴在其中,亦找到了记忆碎片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逆世天书’残片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周围有着结界相隔,虽已过去了无数年,结界之力大为消散,依然非影奴一人之力所能破除,因而,影奴便求助于天狼溪苏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会求助他?”云澈沉眉道:“你们梵帝神界有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神梵王,你却要……求助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星神?”

  “因为他足够强大,”千叶影儿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更因……那个结界太过危险,强行破开,会有重创甚至亡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亡一星神,与亡一梵王,自要选择前者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还有一重要原因,”虽然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数次变化,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神情依旧平淡,显然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她从不觉得自己做错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确、再正常不过选择:“他会为影奴保密,不会泄露影奴在其中拿到了什么。”

  云澈嘴角抽搐,微微咬牙道:“之后呢?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