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89章 千叶真颜

第1489章 千叶真颜

  “你……给她种了奴印?”沐玄音终于出声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唯一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虽然这句话本身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荒谬、最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“嗯,嘿嘿。”云澈不无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,周围那扭曲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在千叶影儿被他种下奴印这种事面前都显得毫不夸张:“师尊真聪明。”

  话一出口,他猛一激灵,连忙纠正:“弟子……弟子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师尊睿智。”

  有梵帝神女为奴,却依旧对她如此之“畏”,沐玄音冰眸中掠过一抹异样,心绪也在这时总算平静了下来: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倾月带你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云澈有几斤几两,她最为清楚。她绝不相信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凭己力能做到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老老实实道:“师尊若想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弟子会详细禀告。”

  沐玄音转过身去,道:“已经无事,全部退下吧。”

  “啊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沐玄音这一声命令,众人足足反应了好久才连忙回应,他们虽然总算回魂,但心中之震骇依然如万丈惊涛,退开时目光不断扫向云澈和梵帝神女,心肝脾肺肾无不颤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。

  千叶影儿,多少神界英杰连看一眼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奢望,连南域第一神帝苦求多年都未能染半指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居然……甘为云澈之奴!?

  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……不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传开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,任何生灵这辈子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不可思议,最难以置信,最丧心病狂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龙后神女,传闻占据当世六分风华,世间最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女子!龙后为龙皇之妻,而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宿,在世人眼中纵不及龙皇,也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谁能想到,竟会归属云澈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之奴!

  纵然抛开救世神子等一些列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殊荣,单凭他得到神女这一点,便让云澈在很多意义上成为世人眼中足以和龙皇并称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。

  可想而知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想象,那些贪恋、爱慕、垂涎梵帝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神子神帝们在知道这个消息后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嫉恨发疯癫狂。

  “影奴,起来吧。”云澈淡淡道,却没有让她跟过来:“你守在这里,没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哪里都不许去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、面容都带着天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凛与傲然,让人连直视都不能,更不敢临近。但回答之音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分外乖巧。

  回到圣殿,云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详细的【逆天邪神】向沐玄音讲述了算计千叶梵天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过。

  他在这个世上最信任,最不会隐瞒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沐玄音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之一。

  尤其他在夏倾月那里知晓沐玄音四年前冒着吟雪界被牵连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风险去救他逃出生天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以言表。

  云澈讲述之中,沐玄音没有打断,也没有说话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眸光有过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幻……尤其夏倾月竟那么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猜到云澈可以驾驭黑暗玄力时。

  “东域第一神帝和东域第一神女,这两个堪称东神域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竟如此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她玩弄于股掌。”沐玄音沉眉低语:“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琉璃之心,当真如此惊人……”

  “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大,”想了想,云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大到让我都有些害怕。”

  “她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害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你又有什么好害怕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就如今次,她承担着所有风险,好处却全给了你。”

  沐玄音似有感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该庆幸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。”

  云澈:“呃……”

  “虽然,此举必引举世惊然,但对你而言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”沐玄音缓缓说道:“这个世界,没有比奴印更完美,更让人放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,何况千叶影儿实力堪比神帝,还有宙天神帝为证。有她护你,任谁都可以放心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。”

  虽然云澈有着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,但,劫天魔帝不可能时时刻刻护着他,若有人不顾后果想要害他,很多人都可以轻易得手。

  但现在云澈身边有个被种下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,那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想不放心都难。

  “如今,你有梵帝神女为奴,有宙天、月神相护,就算没有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,这东神域,你都已经可以横着走了。”沐玄音轻哼一声道,难以辨别她说这番话时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。

  “还有师尊啊。”云澈马上道:“师尊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大,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神……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冰眸微晃,从云澈那直视着她,不愿避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中,她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他似已知道了四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沐玄音背过身去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,我再说一次,我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传弟子,只有沐妃雪一人,你早已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没有回应。

  沐玄音眸光复杂……或许连她自己迷茫未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复杂,她轻喘一声,道:“你该去办正事了。劫天魔帝那边,关系着整个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就算只为自己,也要尽全力而为之。”

  “弟子明白。”云澈应道:“不过在那之前,弟子想先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沐玄音:“?”

  “太初神境。”云澈胸口起伏,轻轻说道:“我想……我一定,要把她找回来。”

  沐玄音微微闭目,须臾,她没有阻止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从魔帝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开始,这个世界,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以魔为主宰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还未昭告天下而已。”

  沐玄音这句话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实,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知晓劫天魔帝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在事实。

  “那么,以往不能为世所容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或许就有了为世所容,或者不得不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这对她而言,对你而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契机。你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该去找回她。”

  沐玄音所言,和夏倾月几乎完全相同。

  云澈抬头,呆呆看着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夏倾月会不排斥黑暗玄力以及邪婴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她出身下界,没有神界那种根深蒂固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而沐玄音……她包容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,如今,竟又主动让他去寻回为世人所惊惧不容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。

  “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你而身化邪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会愿意为了你毫无保留。你若能找回她,身边再多一个她那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哪怕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依然不为世若容,你也会成为这个世上最不可招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”

  “你要去,现在便去吧。”

  太初神境对云澈而言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度危险之地,但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之间却无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,因为他有着梵帝神女相护。

  而梵帝神女是【逆天邪神】传闻中最为熟悉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她进出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次数,比东域诸神帝都要多。

  …………

  混沌空间,遁月仙宫疾飞向混沌中心,虽非全速,但绝对足以让大部分神主都望尘莫及。

  要入太初神境,神君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底限……没错!在神界雄霸一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,在太初神境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门槛,就连神王进入,都和纯粹找死无异。

  云澈此番进入,不为历练和机遇,只为找到茉莉。

  在从夏倾月那里得知她一定就在太初神境后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天都无法等下去。

  茉莉,我原本以为已经永远失去你。而你还活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这辈子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音,什么祸世邪婴……只要你还活着,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毫不重要。

 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身上有凤凰神灵赐予的【逆天邪神】涅槃之炎,所以,你也一定知道我其实还活着……但这几年,你却没有去找我,甚至没有再在世人面前出现过。

  我知道为什么……

  这个世界上,还有谁能比我更了解你。

  这一次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再让你逃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茫茫空间在快速后退,太初神境越来越近。遁月仙宫之中,千叶影儿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他身边,飘舞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发轻抚着她妖娆如魔的【逆天邪神】臀腰曲线。

  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第一次和千叶影儿独处,但,那种源自她血脉和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气场,依旧让他不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肝颤。

  神女主人这个角色,他搞不好还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来适应。

  “影奴,”云澈忽然出声,相当刚硬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口吻:“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罩摘下来!”

 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,似乎也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见过了。

  千叶影儿从很多年前开始便一直以面罩遮颜,只会露出唇瓣下巴和小半张玉颜。之所以如此,传闻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惹来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,也有传闻,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觉得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不配为男人所睹。

  无论何种缘由,至少在世人认知中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容颜上唯一能和神曦齐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。

  每次面对神曦,云澈都有一种深坠梦中仙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。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种美到虚幻,美到让人觉得不配为尘世所有,连梦境都不配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除非亲眼所见,否则绝对绝对不可能相信一个女子可以美到那般程度……

  见过神曦之容,任何人都不会惊疑当世至尊龙皇为何可以迷恋她到那般程度。

  云澈每次将她压在身下时,都会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狂……甚至每次都会有一种万死都无憾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神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般“可怕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如她这般尘世之外,梦境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千叶影儿当真可以与她相较吗?

  说实话,云澈相当的【逆天邪神】怀疑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轻轻应声,手臂抬起,玉指轻触,顿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面罩无声落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

  她已很久没有示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,完完整整,且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呈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。

  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无声,因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、心跳,甚至血液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动,都在一刹那间,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滞了。

  将遁月空间照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芒无声暗淡了下去,直至再无人感知到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云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,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如中了诅咒,全身上下一动不动,瞳眸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定格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缕视线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丝灵魂,都在被一股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吸引着,然后坠向无穷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……

  时间,仿佛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止。

  砰!

  遁月仙宫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撞到了一块陨石,传来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轰裂声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微缩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别开,双目死死闭合,口中粗重喘息,胸口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无比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伏……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经历了几天几夜的【逆天邪神】殊死恶战。

  “把面罩戴上。”云澈喘着粗气道:“没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任何时候都不许拿下来!”

  ————

  【在去围观下(>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