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88章 吟雪神女

第1488章 吟雪神女

  恒影石虽本质上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,但单单那过于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便证明着它绝非凡物。沐妃雪说它数量稀少,且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远古而无法在现世生成,绝无任何虚假。

  感受了好一会儿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云澈便很慎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将其收起。

  他没有探知恒影石内部,也忽略了一个细节……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,沐妃雪在将恒影石给他时,并没有将其中可能已经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抹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。

  沐妃雪虽然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还他救命之恩,但在云澈心里却又留下了一件心事……如此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又该拿什么还礼呢?

  这类事情,果然最烧心了。

  这时,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忽然传来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波动,安寂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域也在这时遥遥传来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响。

  云澈和沐妃雪同时警觉,而就在这时,一阵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爆声传来……虽然极远,但却带着一股大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,让云澈和沐妃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吃一惊。

  “有人强闯冰凰界!”云澈眉头猛沉……在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下,王界都对吟雪界客客气气,上位星界恨不能跪舔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竟胆敢强闯!?

  而且,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……

  等等!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这时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蓝影一晃,现出一个冰冷而又梦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“师尊。”云澈和沐妃雪同时急唤出声,显然,她已被第一时间惊动。

  沐玄音看着远方,冰眉骤沉,唇间轻吟出两个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字眼:“千……叶!”

  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,无疑证明来者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!这让云澈心中无法不惊讶……他在月神界时,向千叶影儿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指令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她给千叶梵天送完“天毒丹”,处理完“后事”后赶来吟雪界找他,但没想到她居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快!

  他对千叶影儿下完指令后,很快便从月神界飞回吟雪界。他这才刚到不久,千叶影儿竟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步到来!

  绝非云澈太慢,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,再慢又能慢到哪里去?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速度着实太过恐怖,当初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凭自身玄力生生追及了遁月仙宫,加之云澈给她下达命令时随口带上了“马上”二字,千叶影儿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全程全速。

  因而快到了让云澈着实措手不及。

  “师尊,”云澈连忙起身道:“你不用担心,她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哼!”沐玄音寒声刺骨:“如今之局,连梵天神帝都要以礼来访,她竟还敢硬闯!我倒要看看她待如何!”

  “云澈,你乖乖留在这里,在我确认状况之前,不得离开半步!妃雪,看着他!”

  “师尊她……”

  云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再快,又怎比得上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,他急急出口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便已消失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。

  云澈顿时一阵头皮发麻,再也顾不得其他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直冲殿外,沐妃雪想阻拦他也完全不及。

  冰凰界外,气氛冰冷而压抑,每一片雪花都死死定格在了空中,隐隐颤栗。

  沐涣之和沐冰云在前,一众冰凰宫主和长老几乎全部出动,而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释放着恐怖威压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身影。

  这段时间以来,无数大佬争相拜访吟雪界,更有神帝亲临,他们无尽震惊之余,逐渐都开始有些麻木。

  但,面对忽然降临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他们每一个人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头皮发麻,手脚冰凉。

  千叶影儿伸出手来,掌心朝向视线中挡在她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贱民……没错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,只配“贱民”二字。

  奴印只会为她增加一个“绝对服从云澈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但不会更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更不会改变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认知。而若非她知晓这些人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主人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同门,她连与他们短暂对峙的【逆天邪神】耐心都不会有。

  “全部滚开!”

  短短四个字,如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谕,而她掌心微闪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所有人心脏骤停,有数个冰凰宫主甚至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数步,全身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抖。

  “神女……殿下。”沐涣之用尽可能和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道:“我等已禀告宗主殿下莅临,还请稍候片刻。”

  千叶影儿金眉微沉,掌心一抹金芒刺入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深处:“如此误我寻找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罪无可赦!”

  嗡!!

  一声闷响,金芒漫天,众长老、宫主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连惊叫声都来不及发出,便已如被亿钧轰身,全部横飞而起。

  他们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界,亦破开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口。

  以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、实力和行事风格,杀一众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根本连眨眼都不会。但此次,这些被一瞬震飞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和冰凰宫主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远远震开,并无一人死,连受伤都格外轻微。

  绝非她仁慈,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同门。

  以往,她做什么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利己为先。而现在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会首先思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利益。

  千叶影儿刚要进入冰凰界,一抹蓝影迎面而至,带着一股封结天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,将她生生逼退,随之,刚刚破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缺口也瞬间封闭。

  “沐……玄……音!”

  眼前骤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身影让她低吟出声,金眸一阵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幻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虽然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尊,但耽误了我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你也担待不起!滚开!”

  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眉梢剧动了一下。

  “主人”这两个字从梵帝神女口中说出,任谁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反应,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听错了。

  沐玄音神识扫了一番四周,发现众人明明受到攻击,却无一人受伤,她心中诧异之余,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也少了几分杀意:“梵帝神女,连你父亲来此,都要客套七分,你今日硬闯我冰凰界,意欲何为!”

  “哼,为主人之命,别说闯你一个小小冰凰界,纵将你这吟雪界尽灭又如何!?”

  沐玄音:“……?”

  对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而言,回云澈身边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要务,她这般耐心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:“给我滚开!!”

  千叶影儿手掌轻推,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一推,却如万星天坠,那骇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让众长老宫主齐齐色变,远远惊吼:“宗主小心!”

  沐玄音毫无惧色,同样手掌伸出,一抹冰芒如极地霞光,瞬间漫地弥空,刹那改变了整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……但就在这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眉骤然一凝。

  她感知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而且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手一滞,手势猛变,强行转守为攻,欲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完全压回……而这时,后方遥遥传来云澈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声:“影奴住手!!”

  突如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,任何人听来都莫名奇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千叶影儿全身一僵,拼着自伤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将即将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神神力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回。

  与此同时,沐玄音仓促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力直中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千叶影儿一声轻吟,被震退数十丈,脸上闪过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白,随之恢复正常。

  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自然不可能轻易受伤。但强行收力,又被沐玄音击中,她全身气血出现了短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,数个喘息才总算压下。

  “师尊,你没受伤吧?”云澈快步向前,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,察知到沐玄音完好无损,才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看他一眼,眼眸深处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诧。

  云澈又随之转头,灵觉快速扫视周围:“各位长老。宫主,可有人受伤?”

  沐冰云急道:“我们无碍。云澈,你马上退开!这里太过危险。”

  云澈摇头,来不及解释什么,目转千叶影儿,脸色沉下,厉声吼道:“影奴!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门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允许你在此放肆动手!”

  千叶影儿才刚刚平复气血,骤听此言,面现惊惶:“影奴一时寻主人心切,才……”

  随之,她意识到不该和主人辩解,迅速单膝跪地,垂首道:“影奴知错,请主人责罚。”

  啪嗒!

  周围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域,传来大片眼珠子和下巴狠狠砸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他们看着怒目而向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跪地垂首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听着他们口中所唤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影奴”和“主人”……每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双目外凸,嘴巴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张大到能塞进好几个云澈,犹如大白天见了鬼。

  “~@#¥%……”沐玄音看着云澈,又看向跪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转首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无比缓慢和僵硬。

  “影奴,你给我听着,”云澈厉声道:“冰凰神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门,没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你不得在这里有任何造次!不能对任何师门长辈不敬!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规矩,你也必须老老实实遵守,不得有任何逾越触犯,听懂了吗!”

  一边说着,他心里还有些后怕。以千叶影儿那可怕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若她稍稍没拿好分寸,这里不知要有多少人葬生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影奴谨遵主人之命。”千叶影儿依然跪地俯首,不敢起身。

  云澈转身道:“师尊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疏忽,未能及时告知此事。应该……应该没事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目光转回,默然看着他,许久没有说话。

  啪!

  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中,传来一声无比响亮的【逆天邪神】耳光声。

  沐涣之摸着被自己一巴掌抽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脸,感受着火辣辣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痛,反而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懵逼。

  这……这这……这这这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!???

  梵帝神女……云澈……竟竟竟竟然……

  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!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,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第一神女!连诸王界都不敢招惹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人物……竟在云澈面前屈膝,还喊他“主人”!?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在做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已经疯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世界都疯了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