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87章 恒影石
  月神界,神帝寝殿。

  云澈由瑾月相送,已在返回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途中。

  当初在宙天神界,夏倾月猜到了云澈可能身负黑暗玄力,后魔帝归世,云澈身负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也在同一时间暴露……从那时候起,报复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方法便在她心海中成型。

  在云澈回来后,她便直接将他带走。

  如今,一切皆如她之愿,那个无比强大,又无比阴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成为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之奴。

  只要她愿意且不计后果,这千年之中,她随时可以要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复仇雪恨。

  但显然,她并未打算如此做。

  虽然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她布局谋划,但无论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,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操控,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云澈。所以,此次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云澈报复了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梵魂求死印”之仇,兼为他找了一个极其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,而她自己,顶多是【逆天邪神】泄恨而已。

  寝宫之中,只余夏倾月一人。明明一切顺利,但不知为何,她却有些心神不宁。

  安静之中,她缓慢踱步,临近殿门之时,她忽然停步,短暂沉默后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来。

  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立于她刚刚踏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,高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刻痕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一双眼睛泛动着黑光,如能吞噬万物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尽黑夜。

  劫天魔帝!

  夏倾月缓缓俯身拜下:“月神界夏倾月,拜见魔帝前辈。”

  “……”劫渊面孔冷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让整个寝宫空间变得无比阴森沉寂,她看着身前女子,冷冷道:“假本尊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算计他人,如今见了本尊,你居然不怕?”

  劫渊何等灵觉,她感觉出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强忍强装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惧意,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。

  “最多不过一死,又有何可惧。”夏倾月轻轻说道。

  劫渊眼睛微眯,黑芒冷凝,云澈之外,她第一次对一个人类产生了兴趣:“九玄玲珑体和冰雪琉璃心同现一人之身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,在本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时代都从未出现过,在这个气息浑浊淡薄的【逆天邪神】现世,却出现在一个凡人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本尊都开了眼界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向着夏倾月,她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手臂,口中发出冰冷刺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虽然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神力让本尊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厌恶。但对你这个人……本尊现在很感兴趣!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黑芒骤闪,一团黑气从天而降,罩在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夏倾月顿时如坠冰狱,身躯在颤栗中挣扎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,却响起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想让灵魂受创,你就尽情挣扎吧!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缓下,然后认命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了眼睛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被一股黑暗气息快速扫过……但马上,这股直侵入她灵魂最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气息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凝,然后又一瞬间溃散无踪。

  “你……”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依旧停在半空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发生了剧变,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瞳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定格。

  “?”夏倾月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一步,急促喘息。

  她清楚劫天魔帝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读取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却不明白她为何会露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“夏倾月,”劫渊喊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:“你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尊这一生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,命运最悲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连经历过外混沌劫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本尊,都替你悲哀!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“更悲哀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在终于有所察觉之后,居然选择了顺从?”劫渊魔瞳中光芒更黯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抗拒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,夏倾月站直身体,低声道:“前辈在说什么?倾月无法听懂。”

  “呵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懂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懂?”劫渊淡笑一声:“不过拜你所赐,本尊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了一个不应该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……呵呵,命运这种东西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奇妙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奇妙啊。”

  夏倾月:“??”

  不应该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?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夏倾月完全茫然。

  劫渊转过身去,就在夏倾月以为她要离开时,却听到她发出一声意味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,声音也轻缓了下来:“你随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返回吟雪界,瑾月送云澈下了玄舟,看着眼前无尽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她一时怔住,久久没有瞬目。

  “瑾月,你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来吟雪界吧?”云澈笑眯眯道:“不如留下来多玩几天如何?反正倾月也没说要你多久后回去。”

  瑾月收回目光,柔柔摇头:“婢女谢公子好意,但长久不在主人身边,婢女会心中不安。”

  “婢女告辞……愿云公子万安。”

  瑾月有些留恋,却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,云澈心中颇有些吃味……才离开这么一会儿就心中不安,夏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调教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侍女?

  好在我身边有个仙儿,哼,不需要羡慕!

  想着百依百顺,娇俏可人,对他总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尽崇拜的【逆天邪神】凤仙儿,云澈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咧嘴笑了笑,虽然才离开蓝极星没多少天,但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万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回去。

  且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他往返蓝极星也不需要像以前那样谨慎到极点了。

  回到冰凰神宗,直入圣殿。

  殿中只有沐妃雪,没有看到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沐妃雪静坐殿中,如一朵傲然绽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莲,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窒息,又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刺骨。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归来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很淡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稍瞥了他一眼,便又将目光收回。

  “妃雪,”云澈看了眼周围,问道:“师尊呢?”

  “师尊在修炼,”沐妃雪道:“你要后日才能见到她。”

  “哦。”云澈应了一声,然后随意坐了下来,默默消化着这些天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一起涌上,让他脑中一时混乱一片,许久才稍稍平息。

  魔帝归世……

  身在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和彩脂……

  该如何面对化为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以及如何让她被世人所接受……

  神曦那边到底出了什么状况……总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知晓那个“秘密”了吧?但神曦若不主动说,龙皇没可能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还有眼下,该怎么向师尊解释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除了这些,还有另外一件似乎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

  到底该给无心准备什么礼物!

  她上次那深深失望失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再也不想看到了。

  而且那种对她失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比以往任何一次失信都要难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多……简直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犯了自己都无法饶恕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错。

  所以到底要送什么好呢……

  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玉、宝器或者神晶?

  但这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能买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也忒俗……

  空幻石?

  一边想着,云澈无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空幻石拿了出来,然后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收了回去……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保命之物,最适合送给无心,但这枚空幻石是【逆天邪神】彩脂给的【逆天邪神】,把它送给无心,彩脂知道了还不锤死他。

  送她一把武器?

  灵觉扫了一番天毒珠……那些珍奇的【逆天邪神】,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早就被红儿吃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光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但外观不适合女孩,而且也大都非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心可以驾驭。

  要不改天再去趟月神界,那边总该有一些奇妙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吧?

  或者从千叶影儿身上淘点什么?嗯……不现实!千叶影儿在去月神界之前,铁定把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好东西都留在了梵帝神界,很大可能连涉及禁忌秘密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都给“囚禁”了。

  沐妃雪虽然一直沉静无声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却不时悄然瞥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看着他时而皱眉,时而龇牙咧嘴,时而摇头晃脑,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怪异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深深纠结着什么。

  “你在想什么?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先于意识出口,纵想收回,都已来不及。

  云澈转目,回答道:“我之前重回这里时,向我女儿保证过回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一定给她带一件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。但,上次因劫天魔帝而提早回去,也把这件事给彻底忘了。”

  沐妃雪:“……”

  “这次再回去,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抓了抓头:“到底该送她什么好呢?”

  “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当父亲,实在想不出她这个年龄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会喜欢什么。”云澈纠结之中,忽然眼睛一亮,看着沐妃雪:“对了,妃雪,你对神界比我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?”

  沐妃雪玉颜微侧,不去正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道:“你听说过恒影石吗?”

  “恒影石?”云澈摇头:“没有。”

  “恒影石,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,可以用来刻印影像。”沐妃雪美眸中冰芒流转,清冷而语:“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寿命有限,最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,所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,最久也只可存在千年,除非在崩坏之前反复刻印,否则影像会在千年之后崩散。另外,即使在没有外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下,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也有少许忽然崩坏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导致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就此消散。”

  听着沐妃雪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,云澈若有所思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恒影石,从名字上看,难道可以实现永久刻印?”

  沐妃雪微微点头:“人每一天都在变,尤其她那个年龄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一旦成长,便再无法回去。你们父女关系如此之好,若能永远留下你与她每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……对她来说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很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意动,稍稍一想,眼睛顿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亮,问道:“那在哪里可以买到或找到这种恒影石?”

  “恒影石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远古之物,非现世所能凝成,所以,它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数量极少,难以找寻。”沐妃雪看他一眼。

  以恒影石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性,入手者也几乎不可能再将之转给他人,所以要拿到一枚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无比之难。云澈想了想:“那我去一趟天机界。”

  “不必。”沐妃雪道:“我这里,刚好就有一枚。”

  她玉手伸出,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圆润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莹白玉石,和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不同,它呈现着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白之色,并隐覆冰芒,又如沐妃雪手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肌一般莹润剔透。

  目光触及,云澈便感受到了一种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永恒”感,陌生、特殊,却又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着。

  云澈刚要发问,沐妃雪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玉指轻弹,顿时,一道莹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弧线划过,恒影石已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

  “送你了。”说完,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凝神闭目,似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了一件不足为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事。

  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触感,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还隐约带着沐妃雪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……云澈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垂目: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刻印永久影像的【逆天邪神】恒影石……

  “妃雪,恒影石既然那么珍贵,我怎能……”

  “它对我无用。”沐妃雪道:“你先前救过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回报。”

  云澈想了一想,将恒影石收起,微笑道:“好,那我就收下了。我相信无心她一定会很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沐妃雪没有回应,再次归于冷寂无声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获得重要道具:不会损坏的【逆天邪神】摄像机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