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84章 千叶为奴(下)

第1484章 千叶为奴(下)

  “很好。”夏倾月淡淡点头。

  夏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复仇者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胜利者,但她毫无喜悦激动之态。

  千叶影儿即将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残酷,会让她为奴千年,更毁去一生尊严的【逆天邪神】奴印,但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常,感觉不到任何悲哀或愤怒。

  一直沉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近距离看着两人,已活了数万载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第一次如此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女人在很多时候,要远比男人还要可怕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尤其夏倾月,这个才继位三年,他也只见过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新帝,在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形象和层位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“宙天神帝,”夏倾月道:“在云澈为她种下奴印之时,还要劳烦你与本王一起,最大程度上压制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以防她忽然出手攻击云澈。”

  千叶影儿冷笑:“夏倾月,你也太小看我了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不配让本王信任!”夏倾月反讽道。

  “梵帝神女,你若当真决定如此,再不反悔,便依月神帝之言吧。”宙天神帝平静道。

  种下奴印时,两人必须近在咫尺,这个时候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稍生异念,一个瞬间便足以将云澈灭杀。他也绝不会容许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存在。

  “好……”千叶影儿不抗拒,也不愤怒,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抹凄冷笑意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笑夏倾月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笑自己:“来吧,一切如你们所愿!!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缓缓张开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完全敛下。

  她本就无路可退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,夏倾月也都答应,时间也从三千年变成一千年,已比她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好了太多。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似退让,实则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声断了她所有后退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。

  夏倾月身影一晃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立于千叶影儿身侧,手掌一伸,未碰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一抹紫芒释放,横压在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短暂停滞后,直侵入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生生压制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上。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抗拒。

  宙天神帝向前,站在千叶影儿另一侧,一道白芒覆下,同样压制在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上。两大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齐压玄脉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也别想忽然挣脱。

  “梵帝神女,虽然这一切皆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咎由自取,连老朽都无法同情,但,以你之性情,能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王做到如此地步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老朽刮目相看。”

  宙天神帝有些感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云澈,过来吧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云澈走出玄阵,脚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至,来到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与她正面相对。

  他七尺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长,比之千叶影儿只高出不到半指,而那股属于梵帝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灵压,让习惯于面对沐玄音和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都生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窒息与压迫感。

  “云澈……”千叶影儿发出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云澈本以为她要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辱下向他怒骂,却听她缓缓说道:“奴印偿还梵魂求死印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报还一报。不过……你最好小心你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女人。她对你好时,可以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我献你为奴,若有一天她要害你……你十条命都不够死!”

  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好,希望这些话,你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能记得足够清楚长久。”夏倾月淡淡而语,目视云澈:“开始吧。你总不会拒绝吧?”

  拒绝?除非云澈脑子被驴踢了!

  但,眼前之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之女,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,是【逆天邪神】与“神曦”其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第一神女!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机手段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无不立于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顶峰,而单单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姿容颜……让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溪苏甘愿为她赴死,让南域第一神帝都神魂颠倒。

  同时,千叶影儿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所有人生之中,给他留下最深恐惧,最重阴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个人,居然……将由他种下奴印,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千年之内,成为他一人之奴,对他言听计从,不会有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忤逆!

  若说不激动,那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不说云澈,世间任何一人面对此境,内心都会有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和不真实感……甚至会觉得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离奇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境,都不至于如此荒谬。

  云澈手臂伸出,没有说话……也几乎说不出话来,手掌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,置于千叶影儿额前,险险碰触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眼罩。

  他从未见过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。

  同时,他有些怀疑,这个世界上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容颜上能和神曦相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吗?

  “你还在迟疑什么?”

  夏倾月淡淡一句话,将云澈从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失神中唤回,他轻舒一口气,奴印快速结成,直侵入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深处。

  眼罩相隔,无法看到千叶影儿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动荡……但她形状色泽都娇美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一直都在轻微发颤,当云澈结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奴印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微晃,奴印瞬间崩散。

  “千叶影儿,”夏倾月幽幽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若要反悔,本王现在便可以放你回去给你父王收尸。”

  宙天神帝别过脸去,没有说话,心中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复杂。

  “不用你废话!”千叶影儿冷冷出声,双齿微咬……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眼睛。

  夏倾月用目光示意了一下云澈,云澈顿时手势稍变,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奴印快速结成,再侵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。

  这一次,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侵入没有受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阻隔……唯有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颈和小半张裸露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玉颜呈现着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栗……

  奴印入魂,然后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铭印在了千叶影儿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深处……除非云澈主动收回,或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完全摧毁,否则几乎没有解除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成……了……?

  感觉着自己结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奴印深深打入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那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联系无比之清晰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依然停留在半空,久久没有放下,目光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呈现着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怔然。

  因为这种不真实感,实在太过强烈。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放开,紫光消逝,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也同时收回,再无力量压制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……此刻,只要她想,稍稍点出一指,都会让近在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尸骨无存。

  但,夏倾月毫不担心,因为在奴印入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千叶影儿便成为了这世上最不可能伤害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相反,谁敢伤云澈一发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都会成为她不死不休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敌。

  “唉——”宙天神帝又是【逆天邪神】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叹,他竟然默许、见证、甚至助成了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施加,心中之复杂可想而知。

  “千叶影儿,还不赶紧拜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。”夏倾月似柔似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哼!”千叶影儿声音冷彻:“夏倾月,我还轮不到你来管教!”

  她目向云澈,一瞬间,面对夏倾月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与恨意全部消散,所有外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全部收敛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谨慎与惶恐……这一生只拜过,也发誓只会跪拜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屈膝拜下:

  “千叶影儿……拜见主人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依旧习惯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,但却没有了一丝一毫面对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傲威凌,无论夏倾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,都听出了一种近乎虔诚的【逆天邪神】恭敬。

  “……”看着恭敬跪在自己面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一阵恍惚。

  这个世上,有几人见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姿?

  她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发轻拂在地,折射着世上最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明光。那金甲之下美到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,无法以任何丹青描绘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以最卑微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跪俯在那里……在他出言之前,都不敢抬首起身。

  云澈并不知道,千叶影儿哪怕在千叶梵天面前,也最多只会短暂屈膝,而不会俯首俯身。

  “宙天神帝,这样一来,云澈身边便多了一个最忠诚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,少了一个最有可能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连带梵帝神界也不会再敢做什么对云澈不利之事,可谓一举数得。想必如此你老也可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多了。”夏倾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心中依旧复杂难名,但宙天神帝却也认同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胜过一切。”

  看了一眼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夏倾月劝慰道:“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忤逆人道之举,宙天神帝定心中难容,但此番为我双方皆愿,既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稍解往日仇怨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利而无一害之举,且宙天神帝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见证之人,并未参与其中分毫,因而无须过于介怀。”

  “呵呵,”宙天神帝淡淡一笑:“你放心,老朽虽然嫉恶,但非迂腐之人。既愿为见证,便不会再有他想。而且,你所言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无错,不论其他恩怨,单凭她曾给云澈种下过梵魂求死印,这般代价……可谓应当!”

  夏倾月不再说话,向宙天神帝浅浅一礼。

  …………

  同一时间,梵帝神界。

  在梵帝神界,古烛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极少有人知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更几乎无人知晓他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来历,只知他常伴神女之侧,神帝亦对他格外器重,在界中地位之高,不下于任何一个梵王。

  古烛身若幽魂,无声来到梵天神殿,未经通报,直接入内,又如幽魂般闪现在千叶梵天身前。

  “主人,老奴有事相报。”他发出着低沉、难听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全身缠绕着剧毒和魔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睁开眼睛,徐徐道:“你们全部退下。”

  众守护在侧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王微微愕然,但不敢多问,包括中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王在内,全部离开。

  一时之间,殿中只余千叶梵天与古烛二人。

  古烛伸出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老手,一道金芒闪过,他掌间现出梵魂铃,无比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呈到千叶梵天身前:“小姐托付,让老奴将圣铃交予主人。”

  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冰冷沉静,竟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讶异,口中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嗯”了一声,手指轻点,梵魂铃已回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消失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

  然后,他整个人归于平静,对于千叶影儿为何通过古烛交还梵魂铃,还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向,没有半个字的【逆天邪神】询问。

  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袍之下,古烛比枯树皮还要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脸无声动荡,从不会多言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在这时终于询问出声:“主人,你似乎早知小姐会将它交还?”

  “呵呵,”千叶梵天笑了起来,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但配合他在剧毒之下青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显得尤为森然可怖:“梵魂铃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夙愿和目标,我若不用这梵魂铃推她一把,她又怎么会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!”

  “……”古烛定在那里,许久无声,灰袍之下,那双亘古无波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正在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瑟缩着……好一会儿才缓缓平息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