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83章 千叶为奴(中)

第1483章 千叶为奴(中)

  对给云澈种下过梵魂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来说,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只轻不重……若她为云澈之奴,将少一个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之人,多一个拼死守护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……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两个理由,将曾经绝不会容忍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……直接说服!

  “梵帝神女,看来,你并不拒绝此事,且似乎早知如此。”宙天神帝道,神态、语态,都和先前有了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“呵,”千叶影儿冷笑:“我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么!”

  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已经决定……”

  “不必废话!”千叶影儿冷冷打断宙天神帝:“我今天既然来了,便知道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结果,你做好见证就可,不要横加置喙和多管闲事!”

  虽然面对宙天神帝,千叶影儿也不会给什么好脸,甚至向来不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秉公正道,但见证者,她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同样唯有宙天神帝。

  唯有宙天神帝为证,她才能真正放心夏倾月和云澈不会“违约”。

  “好……”宙天神帝也不着怒,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叹,道:“虽然老朽厌斥奴印,但……此番便做一个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见证者吧。”

  至少,他从未想过,自己有一天,竟会见证“奴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施予,而且双方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不说凡人,纵然神主神帝,也做梦都无法想到,如今,却就这么呈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。

  “先谢过宙天神帝。”夏倾月向宙天神帝微微一礼,然后目光直刺千叶影儿:“你可以说摹灸嫣煨吧瘛裤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条件’了,可要千万想清楚了再说。不过你不要忘了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应允,主动权在我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说了算。”

  “哼!”千叶影儿冷冷一哼,她毕竟非常人,面对对大多数人而言比死亡还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奴印,她却呈现着近乎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:“第一,种下奴印之后,你们须在五个时辰之内,解除我父王和众梵王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剧毒!”

  “好。”夏倾月直接应允。

  云澈嘴角抽了抽……再有差不多三四个时辰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就会快速消失,五个时辰嘛……

  “第二,不得伤我性命和玄力。”

  “千叶影儿,你不必把任何人都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和你一样卑劣不堪。”夏倾月嘲讽道:“本王既说过不会伤你性命和玄力,便一定会做到。毕竟,你接下来几千年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最忠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奴仆,他还要靠你护着呢,岂会舍得下令让你自毙或自废。”

  “我只相信宙天神帝!”千叶影儿寒声道。

  “唉,”宙天神帝低叹一声,道:“月神帝,云澈,奴印期间,不得让梵帝神女自毙或自废,除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外力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,否则,需保证奴印结束时她性命和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好……如此,你们可有异议?”

  “多谢宙天神帝。”夏倾月道:“本王答应。”

  “第三,不得让我做任何残害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千叶影儿冷言强调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底线。”

  “好。”夏倾月依旧直接答应,连一丝犹豫都没有:“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主动招惹,那就另当别论了,千叶影儿,这你总不会也要算进去吧?”

  “哼!”千叶影儿继续道:“第四……”

  “第四?”夏倾月忽然出言截断,漠然道:“所谓事不过三,本王已遂你之愿,请来宙天神帝为证,又完整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要求,你居然还不知足?你该不会已经忘了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在求谁!”

  不过,没等千叶影儿回应,夏倾月又忽然话音一转,语态变得轻缓:“也罢。你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名鼎鼎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第一神女,举世最傲慢高贵,让所有男人敬畏垂涎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。本王便也多允你一个条件……你说吧。”

  千叶影儿没有反讽,目光在这时终于转向云澈,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带着难抑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:“不得让任何人,污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这一次,她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应允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一声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,忽然变得讥讽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如在看一个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痴:“本王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没看出来,那个让人又畏又惧,让本王曾经濒临死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原来竟也会天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发笑。”

  千叶影儿:“……”

  “本王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保证,云澈不会让其他男人或女人污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但他自己……本王是【逆天邪神】否答应,又有何区别?男人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物,你千叶影儿不会不知道,我可以控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行为,但能控的【逆天邪神】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兽性么?”

  云澈:⊙﹏⊙∥

  (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倾月说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?我们成婚十几年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碰都没碰过你……你说这些不亏心吗!不亏心吗!!)

  “更不要说,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无人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女,多少人为博你一眼连命都可以不要,就连那南神域第一神帝都恨不能跪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裙下。你让一个可以对你为所欲为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面对你三千年却无动无衷?千叶影儿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给本王说笑话吗!”

  “???”云澈目瞪口呆:不对啊 !节奏不对啊!身份上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,而千叶影儿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恨之人,按理说,她应该严令我绝不能碰她,怎么反倒……

  有阴谋!?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她在折辱千叶影儿?

  “好……很好。”

  千叶影儿唇瓣勾起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,她话刚出口,便被夏倾月打断:“千叶影儿,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不可能实现,你提这个听似正经,实则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本王拒绝,从而让本王不好再拒绝你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一个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个要求吧?”

  “你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聪明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厌恶。”千叶影儿声音骤冷。

  “呵,多谢褒奖。只可惜,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,你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都没机会和本王如此说话了。”夏倾月美眸稍眯,长睫如雾:“说吧,让本王好好听听你最后一个要求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可别无聊到让本王失望!”

  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千叶影儿也断然无法把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和当年那个在太初神境娇冷无助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联系到一起,完完全全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相同皮囊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。

  虽然,造就如今局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因素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、黑暗与光明玄力、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,以及千叶影儿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,但将这些因素完美牵融到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。

  今日两人面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交锋,她也始终都被压在下风……到了此刻,甚至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窒息感。

  从迷茫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成为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,千叶影儿要占七成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!

  千叶影儿缓缓说出了最后一个条件:“两千年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线!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缓慢而刚硬,似在警告着夏倾月,不会给她任何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地。

  两千年,比之夏倾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千年缩短了三成还要多。

  以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寿元足以达到五万年左右,三千年,占据了她人生半成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岁月。意味着她有半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要为云澈之奴。

  但,对千叶影儿这等人物而言,最不可接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非时间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人之奴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辱!

  每多一天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耻辱!

  但这一劫,她已注定无法逃过。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唯有云澈能解……当年她给云澈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生死印,非但未能将他逼入绝境,反而让她今日陷入了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动。

  事已至此,后悔已晚。她最后所能争取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时间。

  别说缩减千年,哪怕缩减百年十年都好。

  她本以为,夏倾月闻言定会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拒绝,然后互相争锋,“讨价还价”,但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再一次完全出乎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。

  她笑了起来,毫无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笑 ……千叶影儿顿时有了一种感觉:夏倾月早就想到她会提出这个要求。

  夏倾月唇瓣轻启,说出了让宙天神帝都为之惊愕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:“一千年。”

  千叶影儿金眉骤蹙。

  “云澈,”她稍稍侧颜:“一千年,足够了吗?”

  云澈明白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微微点头:“嗯,足够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颜上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抹比冷漠还要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:“千叶影儿,你也听到了。你想把时限缩短一千年,本王答应,并再附送你一千年,如此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  “呵,呵呵……”千叶影儿冷笑出声:“夏倾月,你玩弄心机的【逆天邪神】本领,可要比那废物月无涯高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多了。”

  “本王就权当是【逆天邪神】夸奖了。”夏倾月丝毫不怒。

  “好,一千年……一千年……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穿过面罩,扫过云澈……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连带八大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云澈为奴一千年,对千叶影儿而言,这么多年以来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为他人而牺牲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般残酷,几乎无人可以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牺牲。

  若没有发生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她自己也绝不相信,自己竟可以做到如此地步。

  就如夏倾月对云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,当一个人极度绝情利己时,那么,那唯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亲情之系,反而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绝不能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谁会想到,谁会相信,千叶影儿这等在世人眼中高居天阙,一生追求玄道至境,对其他一切,尤其情感淡漠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女,竟会为了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……甘为他人之奴。

  至少,云澈没有想到,宙天神帝没有想到——而一直认为自己颇为了解梵帝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远比云澈震惊不知多少倍。

  “五个时辰内为意外中毒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和八梵王解毒、不主动伤你性命和玄力,不主动让你做伤害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时间从三千年缩减为一千年。”

  夏倾月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将这些说出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,本王已全部答应,有宙天神帝为证,你也不必担心本王或云澈反悔。当然……你现在反悔,也完全来得及。毕竟,区区一个神帝和八个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又怎及你梵帝神女一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呢。”

  “哼,你不必用这幼稚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激我。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一点点攥紧,比世上最绮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娇花还要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在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抖:“夏倾月,云澈……给我好好记住你们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好好记住……今天!”

  “当然,如此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淡忘了,岂不可惜。”夏倾月似笑非笑。

  千叶影儿微微闭目,胸口起伏,唇瓣间溢出无比缓慢,无比凄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开……始……吧!”

  她当然不可能迫不及待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不容拖延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