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82章 千叶为奴(上)

第1482章 千叶为奴(上)

  夏倾月此言一出,惊得玄阵中屏息以待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个趔趄,殿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怜月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娇躯一晃,美眸瞪大。

  奴……奴印!?

  给梵帝神女……种奴印!?

  奴印,毫无疑问,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为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印记之一。一个人一旦被种下奴印,将会对施印者从此言听计从,对其任何命令,都不会生出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忤逆,哪怕让其去死,也会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自断其命,不会有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抗拒,更不会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叛。

  哪怕施印者死了,被种下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依然会继承其志,效忠至死!

  换言之,被种下奴印者,将成为施印者最忠诚的【逆天邪神】奴仆!且几乎不可能靠外力解除!

  也正因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,哪怕在下界,奴印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严格禁止的【逆天邪神】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国之帝,一宗之主,也断不能对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仆施加奴印。

  云澈很早就知道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但亲眼见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唯有一次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重掌政权后,以灭其家世,遗臭万代为威胁,对那些曾经反叛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主与王族郡王全部种下了残酷奴印。

  而他们在那之后,也无不成为了小妖后最忠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忠狗!谁人敢说她半字坏话,或者半句忤逆,都恨不能扑上去用牙齿将其撕碎。

  而如此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印记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难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,到了神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层次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成就神魂境之后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……或者说根本不可能成功!

  哪怕一个神道玄者濒死、昏迷,只要稍有精神抗拒,纵然神主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,也绝无可能在其心魂中种下奴印。

  想要成功种下奴印,唯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方敛起所有精神抗拒,甚至主动配合。

  而……给梵帝神女种下奴印……

  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东神域,整个神界最可笑、最荒谬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,而且透着不容置疑的【逆天邪神】决绝!

  千叶影儿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之女,是【逆天邪神】共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一任梵天神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第一神女!让她被下奴印,让她成为一人之奴,而且长达三千年之久……这种事,怎么可能发生和实现,连想都不可能有人想过!

  云澈惊了,怜月惊了,但……千叶影儿那精致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却并无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,反而露出了一抹似凄凉,似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果然……夏倾月,你也想不出什么别的【逆天邪神】花样了!”

  “以你当年对本王与云澈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恶行,如今还个奴印,还附带救你父王和八大梵王,神女殿下,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赚大了。”夏倾月美眸星光迷蒙:“你有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吗?”

  面罩之下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眸一点点眯起,然后缓缓点头:“好……”

  从千叶影儿唇间溢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个字,让云澈眼睛瞪大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和耳朵……殿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怜月亦转过身来,悄颜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难以置信之色。

  “我知道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结果,既然来了,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认命。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语速很慢,神态平静,唯有胸脯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伏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:“我可以答应……暂为云澈之奴,但……这一切,必须有宙天神帝为证!”

  “我可以答应暂为云澈之奴”这句话从千叶影儿口中说话,让云澈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了。

  这种任何人听来都会觉得荒谬绝伦,没有任何可能实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千叶影儿她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?

  而夏倾月……从一开始就确信她会答应!?

  w……t……f???

  这几年,夏倾月对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渗透了解程度,根本要远远超出她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描述!

  或许,除了她自己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夏倾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了解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而契机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深至骨髓的【逆天邪神】恨!

  “如你所愿。”夏倾月转目:“怜月,去请宙天神帝来此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怜月迅速领命而去。

  千叶影儿眉梢微动,冷冷道:“往返宙天神界,最快也要十个时辰!宙天神帝诸事繁忙,更难有闲暇!你最好确信这期间我父王无恙,否则……”

  “神女殿下,你似乎想太多了。”夏倾月淡淡而语,声音刚落,怜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归来。

  身侧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磅礴如海,千叶影儿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千叶影儿蓦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看向那个缓步走入,目光幽深,神色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……

  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!

  云澈:(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倾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贵客’……倾月原来早就料到千叶影儿会要求让宙天神帝为证,所以早已将他请至月神界!)

  夏倾月转身,稍稍一礼:“宙天神帝,此番事态特殊,本王疏于招待,还望勿要见怪。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缓缓抬眸,双齿微咬:“好一个夏倾月!”

  “这个世上,再无比宙天神帝更适合的【逆天邪神】见证者,所以本王早早便请宙天神帝到我月神界为客。如此,神女殿下可还有其他要求?”

  “唉,”宙天神帝幽幽一叹:“月神帝,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请老朽来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不错。”夏倾月颔首,他听出了宙天神帝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与责备,但毫无惶恐之态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沉声道:“本王与神女殿下刚才之言,宙天神帝已通过传音玄阵全部知悉,奴印一事,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与神女殿下已经商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还请宙天神帝作为见证,本王感激不尽。”

  千叶影儿:“……”

  “胡闹,简直胡闹!”宙天神帝摇头,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带着微怒,虽同为神帝,但他绝对有资格以长辈之姿训斥:“月神帝,你与神女之怨,老朽虽并不全知,但亦有所察。但,无论你们之间有何等仇怨,也断不可报以‘奴印’这等禁忌异端!”

  “这等残酷之印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凡灵亦不能触,何况神帝神女!”

  以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他如此反应再正常不过。奴印实在太过残酷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天地不容,泯灭人性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!宙天神帝岂会容许!

  夏倾月非但未怯,反而冷言反问:“那么,本王请教宙天神帝,奴印与梵魂求死印,哪个更为残酷?哪个更不可接受与饶恕?”

  宙天神帝刚要回答,忽然微一皱眉,似有所觉:“月神帝此言何意?”

  夏倾月缓缓而语:“当年云澈被逼入龙神界,无法归来,连宙天神境都未能进入,宙天神帝应该有所察知这与梵帝神界有关,但,宙天神帝可知,当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被千叶影儿……亲手种下了梵魂求死印!”

  此言一出,宙天神帝怔了一怔,随之面色骤变:“你说什么!?”

  “哼!”千叶影儿目光侧过,一声冷哼。

  “云澈当年会去龙神界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逃往那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得不去。因为除了施印者,世上能解梵魂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龙后神曦。”夏倾月美眸幽寒,气势隐隐反压震惊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:“梵魂求死印何等残酷,何等可怕,宙天神帝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知晓!”

  “而在神界,公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魂印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奴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!”

  宙天神帝瞳眸剧荡,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目看向千叶影儿:“你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云澈施过梵魂求死印!?”

  千叶影儿毫无回应。

  “混账!!”脾性最为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在这一刻盛怒难抑,脸上闪过一抹赤红:“你……怎可如此!”

  “当年,千叶影儿因某种原因,早早知晓了云澈身负邪神传承,她将本王与云澈逼入绝境,为逼云澈吐出身上之秘,献出邪神传承,她给云澈种下了梵魂求死印……”

  “且不说身中此印,将深陷无底炼狱,恨不能万死以解脱……云澈身上所负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之力意味着什么,宙天神帝现在已清清楚楚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我与云澈命大为人所救,兼之云澈与龙后神曦有缘,得她青睐解除了梵魂求死印,云澈早已不堪折磨而死,那么,劫天魔帝归世后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?如今,我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还在世,神界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还存在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未知!”

  宙天神帝面色再变。

  “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之无愧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,而千叶影儿,她不但为了一己私欲,为云澈种下了远比奴印要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还险些酿成灭世大祸!如今,本王以‘奴印’报之,可有半点过分!?”

  宙天神帝一时难言,最初对“奴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与怒意,已数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转为对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!

  不能容忍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,自然更不能容忍梵魂求死印。

  万万不能容忍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它曾被千叶影儿种在云澈……这个他寄予所有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身上!

  夏倾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当年若非得神曦解除梵魂求死印,云澈必已不堪折磨而死……相当于抹杀了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希望!

  想到那个结果,宙天神帝一时全身泛冷,瞬出冷汗。

  就算没有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默认,宙天神帝也不会怀疑此事。因为他知道千叶影儿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提前知晓了云澈拥有邪神传承,绝对做得出来!

  “再者……”夏倾月继续道:“让千叶影儿暂为云澈之奴,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该付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合理代价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保护,让这个世上少了一个最有可能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多了一个极力保护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而这个曾经险些害死他,今后必须保护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有着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相信宙天神帝定然无比清楚。”

  “如今混沌将危,能阻止魔神祸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希望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就算没有魔神祸世,若他不慎为人,或其他外力所害,劫天魔帝会作何反应可想而知。所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安危,关系着全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千叶影儿相护,那么,一个被种下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比诸神帝亲自守护都要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安心。”

  “宙天神帝不如此认为吗?”

  “……”宙天神帝久久沉默,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变了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奴印极度排斥、厌恶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游离在云澈和千叶影儿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竟越来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转为……意动之色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