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80章 千叶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

第1480章 千叶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

  梵帝神界,神女殿。

  一个瘦小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老者曲身立于千叶影儿身前,发出晦涩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小姐,不知唤老奴来有何吩咐?”

  “古伯,”以往,千叶影儿与古烛说话时,或者背对于他,或者侧对于他,今日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面而对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半个仆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半个恩师,在这个世上,父王之外,你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为亲近和信赖之人。”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让古烛气息稍动:“看来,小姐今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大事要交代。小姐请说,老奴之命,纵然万死,亦不过小姐一言。”

  千叶影儿伸手,指间伴随着一阵轻鸣和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。

  过于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让古烛仰首:“梵魂铃?”

  “神帝,竟已将梵魂铃赐予小姐……呵呵,太好了,恭喜小姐提早完成毕生之愿。”古烛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里带着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和欣然。

  但,千叶影儿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古烛幽谭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老目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跳。

  千叶影儿纤指一弹,那梵魂铃顿时从她手中离开,飞向了古烛。

  古烛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一晃,非但没有去碰触,反而一瞬间闪至数十丈之外,让这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神器就这么砸落在地,发出震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吟。

  “小姐,你这……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让古烛震惊之余,无法理解。

  千叶影儿没有去收回坠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铃,反而转过目光,淡淡道:“古伯,我便将这梵魂铃交给你了,劳烦你在三个时辰后将它交还给父王……记得,一定要在三个时辰后。这期间,不要被任何人知道它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”

  “这……万万不可!”古烛摇头,没有靠近一步:“梵魂铃只可在历届梵天神帝之手,岂可为外人所触!”

  “我如此做,自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”千叶影儿道:“古伯你并无梵神之力,无法使用梵魂铃,而且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为信赖之人。换个有些讽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你身上一直有着父王当年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不可能忤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我根本无需担心什么。”

  “另外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命令!”

  空气长久凝固,终于,古烛轻叹一声,终是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灰袍之下伸出一只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一股无形玄气将梵魂铃带起,封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随身空间之中……而自始至终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与之碰触半分。

  “小姐,老奴可否知晓缘由?”古烛问道。以往,千叶影儿不说,他绝不会多问。

  “你很快就会知道。”千叶影儿没有解释什么,手掌再次一推:“这些梵帝秘典,还有父王当年赐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器,你暂替我保管好,在我重新取回之前,不得有半分损伤。”

  古烛无言,全部收起。

  “这枚,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父王赐予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【空幻石】,也暂存你这里。”

  而这一次,古烛却没有接过,道:“小姐,无论你准备去做什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胜过一切。以小姐之能,天下无可惧之事。但,若无空幻石在身,老奴心中难安。”

  “……也罢。”千叶影儿微微一想,又将空幻石收回,然后,又拿出了一块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板。

  这块石板形状还算平整,但毫无气息可言,连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石都算不上,似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再普通不过得凡石,上面均匀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布着一些大小不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孔洞。

  她默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许久一言不发……一块毫无灵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石,被拿在东域第一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这幅画面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违和。

  “这份‘残片’,小姐也要放在老奴这里吗?”古烛道。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一阵变幻,最终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将这块石板收起,没有留给古烛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也在这时发生了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声音变得格外冰寒:“古伯,做好准备,我需要你‘囚禁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分记忆。”

  “这……无论何种缘由,都绝对不可!”古烛缓缓摇头:“此举稍有不慎,会重损小姐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还有可能导致那部分记忆永远消失。”

  “我意已决,不必多言。”千叶影儿不但对他人狠绝,对自己同样如此:“我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要好好听着,好好记住,不许遗漏和淡忘任何一个字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月神界,神帝寝殿。

  云澈一直都在静默苦思,他最近要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实在太多。不知过了多久,殿门终于打开,夏倾月脚步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入,站在了云澈身前,顿时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寂的【逆天邪神】寝殿如浮起一轮皎月,每个角落都熠熠生辉。

  云澈睁开眼睛,伸了个懒腰,不满的【逆天邪神】嘟囔道:“你这半天干嘛去了!就算抛开夫君这个身份,还我还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客啊!居然就直接将我扔在这里不管不顾!”

  夏倾月斜他一眼,道:“你这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瑶月相陪么?有瑶月这等美人在侧,你居然会觉得无趣?而且似乎……你并没有对她下手?这好像并不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。”

  “呵呵呵……”云澈龇牙而笑:“她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!我能对她下什么手!”

  “月神你就不敢吗?”夏倾月似笑非笑:“这世上,还有你不敢碰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?”

  夏倾月似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口刺他一句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澈不由得有些心虚,他撇嘴道:“你现在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,再说瑶月小妹妹还在,你说话可不要失了神帝威仪!"

  瑶月:“???”

  “话说,你到底在做什么?梵帝神界那边有消息没?可不要白忙活一场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刚刚接待了一个贵客。”夏倾月似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贵客?”以夏倾月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能让她说出“贵客”二字的【逆天邪神】,世上寥寥无几。

  “你很快便会见到。”夏倾月侧过身去:“至于梵帝神界那边,进行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当顺利,而且要比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结果还要顺利。看来我……包括你自己在内,都低估了天毒珠毒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”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云澈算了算毒发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微微皱眉:“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目前只能‘存活’二十个时辰,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十六个时辰了。”

  “不必着急,毕竟慌乱、恐惧、犹豫、溃心、抉择……以及从梵帝神界赶过来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夏倾月美眸轻微眯了眯:“不过这个时间,应该也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看来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有信心啊。”云澈看着她:“如果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准备如何借此报复千叶?”

  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夏倾月面色漠然,虽似已胜券在握,但看不出丝毫喜色:“此番,我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借你之力。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,邪婴魔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干涉,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,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你。所以,‘事成’之时,我会同时给予你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处。”

  “不用急着拒绝。”打断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口,夏倾月悠悠道:“我确信,你一定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很!”

  云澈想了想,随意道:“算了,随你便吧,反正你现在性子忽然变得这么强硬,估计我就算不想要也拒绝不了。比起这个,我更希望你告诉我另外一件事?”

  “哦?”

  “她……在哪里?”云澈面色稍沉,声音变得有些轻渺:“别人无法知道。但你……应该会知道一些吧?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知道他问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在他询问之时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中,夏倾月看到了太多在先前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,就连话语中,也带着些许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颤音。

  让云澈万般失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夏倾月轻轻摇了摇头。

  “她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。”夏倾月道:“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逃逸和隐匿能力,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双,如今又有了邪婴之力,只要她不主动暴露,这世上,没有人能找得到她。”

  云澈轻轻吐了一口气。

  “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,可以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唯有一点……太初神境!”

  提及这“四个字”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眉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沉了一下,当年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里,她和云澈被千叶影儿逼入死境,若非天杀和天狼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天而降,她和云澈都不可能还有今时今日: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出现过她痕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虽然有段时间怀疑过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刻意营造的【逆天邪神】假象。但这些年针对邪婴所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最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都指向太初神境。”

  “同时,那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适合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

  “太初神境。”云澈轻念一声,随之道: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她这些年,都再未出现过?”

  “对。”夏倾月道:“以她当年所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力量,她若想要祸世,神界早已大乱。和邪婴交手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义父当年离去前曾说过,邪婴之力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,也绝非对手,需倾一方神域之力方可灭之。而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倾三方神域之力也并不夸张。”

  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当年之后,她就再未出现过,着实让人意外。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之力恢复太慢,又或者……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?”

  “太初神境……太初神境……”似乎没有在听夏倾月说着什么,云澈连番低念,随之目光逐渐凝实:“好……在离开这里之后,我便再去一趟太初神境!”

  “天真!”夏倾月冷淡道:“且不说以你之力,去往那里与送死无异。太初神境之庞大,绝非你所能想象。据传,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比整个混沌还要庞大,将其视为另一个混沌世界亦无不可!”

  “如此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三方神域都束手无策,你如何能寻到她?”

  “我可以!”出乎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,听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云澈非但没有失望,目光反而愈加坚定:“别人找不到,但我……一定可以!”

  夏倾月看他一眼,若有所思,随之轻语道:“看来,你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妙。若你当真能找到她,对你而言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好事。相比于我为你找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,她……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在这个世界上,最大,最可靠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。”

  “毕竟,魔帝之力虽可为你所依,却不可为你所控。而她,却可以为你付诸一切!”

  “另外,魔帝临世,魔神将归,这对本为万灵所不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她而言,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契机。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格外平静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无比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陈述着一件事,感觉不到任何情绪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和情感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。

  云澈看着她,皱了皱眉,忽然道:“你……不恨她?”

  “恨她?”夏倾月反问:“我为何要恨她?”

  “她毕竟杀了月无涯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义父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恩重如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云澈神情复杂。

  夏倾月明眸如星,淡淡而语:“当年,义父他错认为我母亲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星神界所害,愤怒失智之下,逼死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母,也将她逼成了天杀星神。她为母复仇,天经地义!我义父死在她手上,也算死得其所,仇怨两清,我又凭何去恨她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立于那里,久久无言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,我有些过于理性?”她忽然问。

  “不……”云澈摇头:“你理智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有些可怕。”

  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评价,夏倾月付之冷淡一笑:“我再说一次。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!”

  这时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月芒一闪,一个蓝衣少女盈盈拜下:“主人,梵帝神女求见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