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79章 梵魂铃
  很快,离去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到来,刚踏入梵天神殿,那剧变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便让她金眉骤沉,而看到千叶梵天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明显顿了一下。

  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,威名震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第一神帝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面目全非,整张脸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幽绿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,全身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浮肿到了先前两倍大小,并不时浮起阵阵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。

  此刻,任何人,哪怕其他神帝见到他,也绝对认不出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。

  “父王。”千叶影儿来到他身前,一声低唤,再无其他言语。

  “跪下。”千叶梵天睁开眼睛,短短两字,威严依旧,却透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弱。

  短短十二个时辰,将一个神帝折磨至此……或许云澈自己也不曾想到,有了禾菱之后,如此微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便已如此可怕。

  当然,邪婴魔气是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依言跪下。

  千叶梵天长喘一口气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积蓄余力,数息之后,他已明显变形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伸出,手中,释放出一团无比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。

  一瞬间,将整个梵天神帝耀成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。

  “【梵魂铃】!”众梵王齐齐面色惊变,骇然出声。

  梵魂铃,梵帝神界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神物,只可入神帝之手!

  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神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通过梵魂铃来传承,近似于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轮盘和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皇琉璃。但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梵魂铃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传承神物,更可控所有梵神系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。

  在远古时代,梵天神族作为末厄麾下最强大、最好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族之一,最忌讳和不能容忍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违令和背叛!梵魂铃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此而生。梵魂铃在手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扼住了所有梵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,不但能决定核心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更能将传承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控制压制,甚至强行剥夺废之……

  因而,在梵帝神界,拥有梵魂铃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都有着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威!

  梵帝神界也从来无需担心梵神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忤逆与反叛。

  这一点,至少在东神域,绝非其他三王界可以做到。

  另外,梵魂铃也唯有继承梵神之力才可动用,哪怕不慎落入外人之手,也无需太过担心。

  因而,梵魂铃出现,众梵王心中惊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无不心生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。

  因为,它可以轻易压制、剥夺他们现在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神力……剥夺神力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剥夺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

  而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梵王,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过万年未曾见过梵魂铃。

  “影儿,接过梵魂铃!”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在发抖,但动作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刚硬,毫无踌躇迟疑:“从今日开始,你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帝!”

  千叶梵天字字如惊雷,众梵王无不大骇,就连那些身中天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王也都惊然起身。

  接过梵魂铃,哪怕不成神帝,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整个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捏在手中。但,千叶影儿却没有伸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冷道:“父王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太急了点。你就那么确定自己会死吗?你不会很确信夏倾月不敢让你死吗?”

  “呵呵,”千叶梵天淡淡而笑:“与此无关。你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一个梵天神帝,这一点,从很多年前便已注定!今时,不过稍稍提前而已。怎么?接过梵魂铃,成为新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,你便可掌控整个梵帝神界,你难道还要迟疑犹豫!?”

  千叶梵天话音刚落,一道金影晃过,梵魂铃已被千叶影儿抓在手中。

  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个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让所有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都如被重锤轰撞。

  梵魂铃的【逆天邪神】易主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味着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易主!

  拎起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铃,感受着它无尽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,千叶影儿金眸微眯,幽然而语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做梦都想拿到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岂有理由拒绝。哼,感谢父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全。”

  千叶梵天似乎很满意千叶影儿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脸上总算露出一抹欣然:“很好,你果然不会让我失望,不枉费我对你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和栽培……如此,我也可以彻底安心了。”

  “安心?”千叶影儿将梵魂铃直接收起,嘴角微勾:“你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太早了!传位神帝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不但要名正言顺,更不能弱了声势,否则,我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刚成神帝,便落了颜面。”

  千叶梵天:“……”

  “所以,要么你死了,我理所当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继位神帝;要么你活着,然后名正言顺的【逆天邪神】将神帝之位传给我,然后退为太上神帝。今日……就算了!我可寒酸不起!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梵天双目微眯,然后笑了起来:“好,很好。现在梵魂铃在你手中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切!至少在梵帝神界之中,无人再敢质疑忤逆你半字。但,有一点,你必须记住!”

  “无论我最终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是【逆天邪神】死,你都绝不可忘了今日之耻!”

  “哼!不必你说。”千叶影儿冷冷道。

  “另外,有一点你错了,大错特错!”千叶梵天嘶哑厉声:“若夏倾月最终认怯,与云澈将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化解。那么,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并非什么太上神帝,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你麾下一个可以任意驱使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神!我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王,不需要什么太上神帝,更不需要什么父亲,懂么!”

  “好!”千叶影儿微微仰头。

  “若夏倾月最终认怯,与云澈将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化解……”这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潜台词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:千叶梵天已自我确定,若夏倾月不主动来化解,他必死无疑。

  毒和魔气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自然最清楚自己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。

  “若我死……”千叶梵天缓缓闭目,声音低下:“将我和你娘……葬在一起。”

  这句话,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嘲讽:“呵,笑话!你也配!?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梵天面露痛苦,嘴唇颤抖,许久都无法再说一个字。

  不再看剧毒魔气同时缠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一眼,接过梵魂铃,已手掌梵帝神界核心命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冷然转身,在众梵王惊颤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就此离开,似已根本不在意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。

  “神帝,你……你到底……”第一梵天重重摇头,心中千般惊惧,万般不解。

  “不必多言!”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越来越嘶哑虚弱,但依旧刚硬到极点,毫无余地:“本王……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死……也绝对不能向月神界俯首……绝对不能!!”

  “神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我们岂能轻易向月神帝俯首。”第一梵王双拳紧攥,全身煞气翻腾:“但,事关神帝性命,我们也绝不能再这么干等下去!我这便带领众梵王亲赴月神界,并传音其他王界一起向月神界施压!若月神界不肯就范……便强攻之!逼她就范!”

  “呵,天真。”千叶梵天一声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“当年月无涯在时,月神界绝不敢触怒我们半分,她夏倾月为什么敢?这件事,我们皆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所为,但,所谓联合其他王界向月神界施压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……因为,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气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邪婴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天毒珠……这一切,和月神界有什么关系!?”

  “……”第一梵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呆。

  “我们强逼月神界,根本师出无名!而以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机,绝对会就此名正言顺的【逆天邪神】借助宙天神界之力反制……而且……”千叶梵天剧烈喘息:“我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!能解此毒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天毒珠,唯有云澈!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!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如此胆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依仗。”

  “而现在,云澈就在月神界!我们若敢强逼、强攻月神界,就此涉及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安危,你猜……劫天魔帝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会无动于衷!”

  第一梵王全身如被冰水浇淋,冷彻心扉,他怔立许久,刚刚涌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和煞气如潮水般溃散。他低下头,惨笑一声,无力道:“难道,我们就只余……俯首哀求一途了吗?”

  “俯首哀求?呵……”千叶梵天冰冷一笑:“不得……再提这四个字!”

  他话音落下,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顿时一片躁乱。他迅速凝神压制……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他双目闭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眼瞳深处,却闪过一抹无比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诡光。

  …………

  梵天城际,一片分外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林。

  一座青色石碑立于幽林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似乎被这里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木万灵所守护。

  一抹金影立于碑前,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她身上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卸去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冷与威寒,然后……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膝而下。

  她双手捧起,掌间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枚金芒灼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铃。她螓首低垂,声渺如烟:“娘……你看到了吗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梵魂铃,它现在就在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影儿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志向和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那个时候,你总是【逆天邪神】笑影儿痴傻……但现在,影儿已经将这一切实现……你一定看得到……对吗……”

  回答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缕缕轻风。

  “娘,你……为什么不回答我,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。你也……察觉到了吗?”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诉说着,双手将梵魂铃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拢起:“我一生,都在为得到它而努力,为之,我可以不惜一切。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为什么……现在将它拿在手中,我却一点都感觉不到喜悦……”

  “难道,我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,这些年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它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娘,你仙去之后,便被他追封为神后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。那个害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毒女人,他亲手杀了她,并剥夺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封号,就连名字和痕迹都被全部抹除……我曾经那么怨他,但,我却又再无法恨他怨他。”

  “这些年,他对我与其他所有儿女都不同……他说,无论我将来成就如何,哪怕沦为平庸,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王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王。因为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女……”

  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绝情之人,他也无数次教我要做个绝情之人,必要之时,连他也要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利用或舍弃。但,这么多年,他无论多么残酷狠倔,唯独对我,没有过一丝一毫……”

  “今日,更将这梵魂铃,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么给了我。”

  千叶影儿闭上眼睛,轻轻道:“娘,你告诉我,我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答案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……”

  “当年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你再不受任何低视欺凌,你离开之后,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,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……不辜负他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付出和期望……”

  “呵……呵呵……可笑……太可笑了……太可笑了…………”

  “这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她凄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笑着,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铃发出着刺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轻鸣。

  她跪在这里,许久一动不动,如无魂冰雕。

  半个时辰后,她才终于缓缓起身,目光转向西北方,发出低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喃:“夏倾月……你赢了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