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78章 梵帝绝境(下)

第1478章 梵帝绝境(下)

  “嗄……嗄……呃唔……”

  梵天神殿中不断传来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,而这些痛苦之音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凡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与梵王!

  而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千叶梵天!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都缠绕着碧绿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光,其中以千叶梵天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重,碧光之外,更不时翻腾起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张面孔,也不断在黑绿和惨绿色之间变幻。

  八大梵王所中之毒自然远不及千叶梵天,但面色同样痛苦之极。

  而能将神帝和梵王折磨至此,这股天毒之可怕,可想而知。

  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王都已闻讯赶回,却无一人敢靠近他们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带着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惶恐不安。

  “这……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?”刚刚归界第一梵王面色黑煞,身为众梵王之首,面对如此局面,他也根本无法保持哪怕一个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说话时无论声音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手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微发抖。

  “集合神帝和我们八人之力,却无法将其化解半分……咳咳咳……”第九梵王才说了一句话,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微外泄便让他面色一下子痛苦了数倍:“反而顺着玄气,反侵我们之身,除了天毒珠……当世怎么可能有如此霸道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毒……咳咳咳咳咳咳……”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一点都不能化解?”第一梵王惊声道。

  “对……”其他中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王也都同时点头,几乎字字灰暗绝望:“完全……不能……”

  以梵王之身,梵王之力,却说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无疑每一个字都让人惊骇和难以置信。

  “除非……它能自己消散,否则……否则……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一辈子都在活在这剧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之下。”

  “呵,一辈子?”另一梵王惨笑道:“我们一旦力竭,这些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毒便会残噬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和生命,你我……又能支撑多久!”

  这句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一出,让本就痛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众梵王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惨变。

  “我们……也就罢了。”第三梵王道:“神帝……他所中之毒,十倍于我们,又引得魔气暴走,如此下去……”

  噗!!

  第三梵王话音未落,千叶梵天全身剧晃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大口鲜血喷出……血呈赤黑,微带幽绿。

  “神帝!!”

  第一梵王大惊,便要向前,却听千叶影儿一声呵斥:“不得靠近,你也想被天毒侵体吗!”

  第一梵王顿时定在那里,不知所措。

  “父王,你现在感觉如何?”唯一还算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千叶影儿。

  “呵,呵呵。”千叶梵天发出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毒珠……小到我都毫无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毒力,居然将我千叶梵天……逼到如此地步……”

  “还有……夏倾月离开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番话,我本以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我分心多虑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提醒我……天毒珠之毒和邪婴魔气碰触……将会让我……死无葬身之地……呵呵呵,哈哈哈哈哈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  一声大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引得千叶梵天口中血流狂涌,一股刺鼻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腥臭气息也快速蔓延在整个梵天神殿。

  “神帝,眼下该怎么办?要不要马上向宙天求助?”第一梵王强行镇定道。

  “宙天?呵,连父王都被逼至此境,宙天又能如何?宙天珠还能解毒不成!?”千叶影儿沉声道,金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道眸光,都带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寒。

  “那到底该如何?”

  “哼,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千叶影儿冷声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能将之化解的【逆天邪神】,自然也唯有天毒珠!夏倾月和云澈此举之意,你们还不明白吗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们,去求他们?”第一梵王双手紧攥。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,”千叶影儿声沉如渊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!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从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王和你们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!”

  当年她给云澈种下了梵魂求死印,将他逼入龙神界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险些害死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罪魁祸首。

  她当初差一点点就害死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,并让她一生命运惨变,当年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将夏倾月逼入了绝境……

  毫无疑问,无论夏倾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都对她恨之入骨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夏倾月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!

  她知道夏倾月继神帝之位后定会报复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竟会来得如此之快!如此卑劣!!

  她本还以为,夏倾月这种从不愿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正道人士”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有耐心,且不屑卑劣手段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

  “殿下!”第一梵王眉头骤沉:“难不成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去……”

  “不……可!”

  天毒和魔气同时缠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发出一声震怒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呵,他睁开眼睛,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却透着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沉:“我梵帝神界,我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岂可向月神界俯首!!”

  千叶影儿:“……”

  “毒和魔气虽然可怕,但我短时间内,还可支撑……这段时间,就未必找不到解决之法。”千叶梵天发出着这一生最艰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却依旧带着不容置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威仪:“就算找不到,她夏倾月……也会主动上门为我化解,她不敢让我死,她不敢!”

  “我若死了,她月神界,必将受到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报复与反扑。且‘无故’害死东域第一神帝,月神界在整个神界都将为万目所指。她……绝对不敢!”

  纵身临痛苦噩梦和深渊绝境,千叶梵天依旧清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

  千叶影儿微微闭目:“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月无涯。她非月神界出身,在月神界停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也不过区区十年,对月神界又岂会有太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归属感都堪称淡薄。她之所以继承神帝之位,承月无涯之志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次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向我复仇!”

  “所以,别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一定不敢,但她……或许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敢!”

  当年在太初神境,她给云澈种下梵魂求死印,又将夏倾月外衣撕烂时,夏倾月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还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她无法淡忘。

  “既为神帝,很多事便由不得她……因一人之怨,将整个月神界陷于危境?我确信……她不敢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赌博……她就算能赢,也不敢赢!!”

  连续开口说话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已变得更加骇人,眼瞳之中蒙上了越深越深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幽绿色。

  “对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赌博。”千叶影儿闭目低语:“而她赌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不敢赌!”

  “影儿!!”拼着魔气暴动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陡然厉了数倍:“你听着!记得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记牢我教过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件事!哪怕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死,你也绝不能做任何你不该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否则……你永远都不配再为我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!”

  “第一,你们给我看着她,直到我死,不许她踏出梵天城一步!”

  “神帝……”第一梵王向前一步,面色抽搐不宁。

  “呵,父王,你也太小看我了。”千叶影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淡笑:“我当年向你保证过,这一生除了父王,断不会向任何人俯首屈膝,万灵万物皆为刍狗,可用取之,不可用弃之,不可取废之!必要之时,父王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可舍弃和利用之物,我岂会因父王,而受那区区夏倾月之钳制。”

  “呵呵呵……”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总算稍稍缓和:“很好,你没有忘记就好!”

  “哼!夏倾月……云澈!”千叶影儿沉声低语:“你们当真以为,我会束手无策?纵成神帝,出身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下界贱民!我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所能想象!”

  “第一,你们守着父王。”千叶影儿转过身去,走向殿外。

  “殿下,你要?”

  “去见老祖!”千叶影儿寒声道:“怎么,要一起跟来吗?”

  千叶影儿口中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老祖”二字,让所有梵王躯体大震,第一梵王面露惶恐,随之又转为希冀,连忙道:“不,不敢。但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老祖肯出面,定有解决之法!”

  “哼!”

  一声冷哼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消失在殿中。

  但,她却并没有如她所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拜见“老祖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到了一片幽林之中,冷然看着前方,沉寂了许久许久。

  梵帝神界忽然闭界,核心梵天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陷入一片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。时间在安静中缓慢流转,一个时辰……三个时辰……六个时辰……

  一天过去。

  十二个时辰,对王界这等层面而言,有时不过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冥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瞬息。但,对千叶梵天而言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生最漫长,最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二个时辰。

  因为每一个瞬间,他都在陷入越深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邪婴魔气和天毒之毒……躯体和灵魂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双重噩梦!

  所有梵王全部聚于梵天神殿,但除了惶恐,他们无计可施。就连那些中毒远不及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八大梵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之状比之昨日也强烈了数倍,气息则变得格外微弱与混乱,躯体之上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呈现着不同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。

  连神帝和梵王之力都无法化解分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毒……这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噩梦,荒谬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!

  而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推移,恐惧也在他们心中疯狂堆积……千叶梵天断定夏倾月不敢将他逼入死境。但,整整一天过去,她没有出现,月神界更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。

  而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一直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恶化,再恶化……

  若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了……之后八大梵王也接连在无法化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下毙命,对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创,将大到根本无法想象!无法承受!

  第一梵王在殿中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踱步,身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汗淋淋。终于,他再无法按捺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步,沉声道:“神帝!不能再等下去了!殿下所言并非绝无可能!万一那月神帝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疯子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梵天神帝抬头冷目:“本王……岂可向她月神界俯首!她……绝对不敢!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万一……万一呢?”第一梵王道:“神帝之命胜过一切,哪怕丁点可能,也绝对不可!”

  千叶梵天五官急促扭曲,脸色阴沉如恶鬼般骇人:“谁敢去月神界……本王先杀了他!”

  “这……”第一梵王面露惊色,不知道千叶梵天为何对这关系自己性命以及梵帝神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如此执拗失智。

  “去……把影儿喊来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