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77章 梵帝绝境(上)

第1477章 梵帝绝境(上)

  天毒珠之毒触碰到邪婴魔气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会发生异变?

  没有人知道。

  因“万劫无生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夏倾月猜测或许会有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。即使没有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谋划也有很大可能成功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会,那自然更好!

  而答案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会!

  天毒珠与邪婴万劫轮在远古时代同属魔族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极端负面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。而这两种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负面能力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将会互相刺激和增幅。

  虽然,千叶梵天体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残剩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魔气,虽然灌入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勉强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些微天毒,但在天毒于邪婴魔气中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便如无数枚火焰流星飞坠入了已沉寂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。

  若单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魔气发作或天毒爆发,以千叶梵天之能,或许还能勉强镇定抵御,但当两者同时爆发……这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帝,第一次如此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自己正在坠向无比痛苦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。

  大殿之中金影一晃,千叶影儿如鬼魅般现身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让她眉头微拧,沉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毒……神帝大人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毒!”第九梵王急声道。

  “毒?不可能!”千叶影儿道:“这个世界上,不可能有什么毒能让父王如此!”

  话音落下,她向前一步……但马上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又忽如触电般后移,脸上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骇色。

  毒息……从千叶梵天身上,她感受到了一股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息。这股毒息无比可怕,可怕到让她几乎不敢相信,比她当年亲自感知碰触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魔毒“弑神绝殇”都要可怕不知多少倍。

  “天毒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!”

  瑟缩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抬起头来,一张脸呈现着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绿色,而这短短数息之间,他全身上下都被冷汗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打湿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之力在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运转,所在空间都因他在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。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第一神帝之力,在邪婴魔气和天毒之力面前,便如水拂磐石,可以抗拒和压制……却无法消弭一丝一毫!

  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机只要稍稍松懈,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恶魔便会立刻全面爆发。

  即使如此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和心魂依旧清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他用颤栗沙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嘶吼道:“借玄力入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……在我体内下毒……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夏倾月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目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呃啊啊!”

  这个世上,极少有什么能让千叶梵天这等存在发出如此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叫,但他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完全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在被炼狱酷刑折磨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。每一个瞬间,脸色、躯体都在发生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汗珠如暴雨般从他身上淋落。

  玄气入体,可直摧内腑。因而只会允许最信任之人或毫无威胁之人如此。对千叶梵天来说,云澈显然属于毫无威胁之人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哪怕凝聚所有玄气直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腑,也别想对他造成什么实质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。

  更何况,就算他真要做什么手脚,千叶梵天定能第一时间察觉。

  但,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将剧毒灌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……一丝一毫都没有!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极度痛苦之下,最为震骇不解之事。

  “天……毒……珠!?”第九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连续骤变。云澈身怀天毒珠之事,从魔帝归世那天开始便悄然传开。身为玄天至宝之一,世人皆知它有着极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和净化之力。但……先不论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会有多可怕,他同样无法理解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做到悄无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在梵天神帝体内下毒。

  千叶影儿目光紧凝,一声低念:“好一个暗度陈仓……夏倾月,我倒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看了你!”

  夏倾月第一次到来,只字未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“鸿蒙生死印”之上。

  而净化这件事,就此被他们当成了幌子,没有对此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戒心,就连注意力也自始至终都不在其上。

  她和千叶梵天此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惊醒……幌子,竟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!

  很显然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!而他们父女……竟被他们给耍了!

  千叶影儿雪手伸出,金芒微闪,顿时,空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息被快速压下。这让她暗舒一口气,向前道:“看来, 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也并非不可压制。父王,你状况如何?”

  “不……”千叶梵天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摇头:“虽可勉强压制,但……根本无法化解……”

  噗!!

  千叶梵天忽然全身剧晃,猛吐大一口气黑血……顿时,一股刺鼻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腥臭气息在殿中极速蔓延。

  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,不会让梵天、宙天两大神帝数年都痛苦无策,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以神帝之力可轻易化解,但无论邪婴魔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玄天至宝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邪之力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个千叶梵天,也不可能将之真正化解。

  猛吐一口黑血之后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非但没有半分好转,反而蒙上了一层更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……分明多了一抹暗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幽绿色

  千叶影儿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惊,迅速喊道:“第九,速传音所有在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王!”

  数息之后,七道气息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飞往梵天神殿。

  来不及过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,很快,所有在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王,一共八个人,呈环状围坐在了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强横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王之力在同一时间运转、连结、凝聚,共同压制向千叶梵天体内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和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气。

  每一个梵王,都有着震荡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而八个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融合,便如八道金色蛟龙涌入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再加上千叶梵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之力,这股压制力量之强,绝非常人所能想象。

  这股力量,足以在短时间内泯灭世间一切毒邪之力……没有人会怀疑。

  千叶梵天身中邪婴魔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也经常借助梵神、梵王之力来进行压制。

  但……

  一个神帝,八个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,魔气和毒息果不其然被快速压制,一点点变得薄弱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当毒息和魔气被完全禁锢,他们以为应该会暂时沉寂时,毒息和魔气却忽如两头被彻底激怒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,猛然反扑……

  天毒毒息顺着八道梵王玄气,如攀索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,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侵入八大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之中……

  八道碧绿妖光在八大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爆开,他们同时睁开了眼睛,全身在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剧毒与痛苦中颤栗扭曲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月神界,神帝寝宫。

  再回月神界,云澈变得沉默了很多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净化时消耗过大,他一直在闭目养神,许久都没有开口。

  “主人,你好像一直都心神不宁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担心什么吗?”禾菱柔声问道。

  云澈回答道:“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遇到了一件很难解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。”

  以往,难解之事,他都会习惯性的【逆天邪神】问茉莉。现在陪伴在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禾菱,但禾菱与茉莉不同,至少到现在为止,他对于禾菱,还没有对茉莉那般已深入潜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依赖。

  “难解之事?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不出该如何应对魔神归世吗?”禾菱又问。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件事。”云澈睁开眼睛,这里一片安静,只有他一人,并无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:“最近做了几次怪梦,梦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很荒诞。荒诞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境,本该转眼即忘,但我却记得无比清晰。包括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副画面,每一句话。”

  “会记得梦境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。”禾菱轻轻道:“主人为何会如此在意呢?”

  “我先前并没有太过在意。”云澈微吐一口气:“但在之前返回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途中,我却莫名窥见了梦境中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画面。”

  “这种状况连续出现,我实在有些难以说服自己一切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幻和错觉……而那些东西又偏偏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与认知相悖,根本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对我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诡异触动……”云澈晃了晃头。

  根本不可能为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梦境和视觉恍惚之间,但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烙印在心魂,挥之不去。这种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极为诡异莫名,云澈以往从未有过。

  禾菱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云里雾里,无法感同身受。但她能感觉到云澈心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宁。她想了想,道:“主人,你之前好像并未有过这类的【逆天邪神】烦扰,这种事情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【逆天邪神】呢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手点下巴,缓缓道:“禾菱,你问了一个好问题。”

  “唉?”

  云澈没有再说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沉寂了下去。

  对啊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【逆天邪神】?契机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

  寝宫之外,夏倾月立于殿顶,身沐月光,美眸漠然,无人知道她在想着什么,而她保持这个动作,已经整整数个时辰。

  这时,她身前月芒一闪,现出一个少女身影。

  少女身上气息微乱,稍带喘息,夏倾月眼眸侧过,轻语道:“看来已经有结果了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怜月恭敬道:“梵帝神界那边传来消息,梵天神帝身中剧毒,且邪婴魔气与剧毒同时爆发。之后八位梵王聚集,欲为梵天神帝压制魔气和剧毒,却全遭剧毒侵体。”

  “哦?”夏倾月目光一闪:“居然还有意外之喜。”

  听着怜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夏倾月内心绝无表面上那般平静。八大梵王为千叶梵天共压毒力,她毫无意外。但,她绝未想到,这八大梵王竟也全部中毒!

  天毒之力……不经身体接触,竟可直接顺着玄气逆向侵体!?

  难怪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诸神诸魔,竟无一人能逃过“万劫无生”!

  “梵帝神界现已闭界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难近核心区域,但足以看得出,梵天神帝还有八大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极为不好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,你退下吧。对了……”夏倾月眸光幽然,声音也陡然寒下:“若有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到来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梵王,也强硬驱之……千叶影儿除外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怜月无声离开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剧烈起伏了一下,然后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吐了一口气。

  千叶梵天毒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邪婴魔气也同时暴动,随之连八个梵王都同时中毒。

  如此一来,面对无论如何都无法驱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之力,还有她提醒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异变”,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帝和八个梵王为之葬灭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

  在这种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之下,刚失三梵神,又遭南溟神帝落井下石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死撑超过二十个时辰吗?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