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76章 毒发
  “如何?”玄舟返程,夏倾月问道。

  “大功告成。”云澈轻舒一口气:“三个时辰后,就会彻底毒发。邪婴魔气千叶梵天自己不敢轻易碰触,所以在那之前,没有什么大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应该发现不了匿于魔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“不过……”虽然无惊无险,但云澈依旧有着挥之不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怕之感:“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若非你有劫天魔帝为靠山,我也绝不敢如此。”夏倾月平静道:“明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时候,大概就会有结果了。若成最好,若败……我自会承担后果。”

  “毒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失败了,我会和你共同承担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貌似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管好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吧。”夏倾月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完全无视:“魔神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想出办法了吗?”

  云澈摇头:“完全没有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红儿和幽儿,但……

  “面对魔帝、魔神那个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现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实在太过卑微无力。”夏倾月声音放轻:“你不必给自己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,也无需逼迫自己一定要成功。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钦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主,也没有义务一定要成为救世主。”

  云澈微笑:“嗯,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道谢,让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转过,一片复杂。

  “对了,你归来之后,应该还没有去龙神界看望神曦前辈吧?”夏倾月语气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恩人,又给了你光明玄力。若无神曦前辈,今日之局也不可能实现。”

  “嗯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去过。”云澈背倚墙壁,脸上微带异色:“短时间内也不会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为何?因为她在闭关吗?”夏倾月眸光转回。

  云澈摇头,神态有些不自然:“虽然不知道她那边发生了什么,但她肯定没有在闭关。”

  “哦?”夏倾月似乎来了兴趣:“龙后神曦闭关一事,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孔口所言,在龙神界那边也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你为何会如此认为?”

  “因为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她……咳咳咳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,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很特殊,不需要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闭关。另外,身处龙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地,能随时‘打扰’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龙皇。而她若想要长时间不被打扰,会直接封闭轮回禁地,基本不会提前告知龙皇,龙皇看到了就自会主动离开,就算告知了龙皇,以她极其淡薄,不愿和俗世有任何沾染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,也不会允许他弄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龙神界,以及外界都知道这件事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“另外,她和龙皇之间,其实一直保持着外人肯定不会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界限,加上一个更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不到万不得已,她绝不会想要借用、亏欠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东西,哪怕一丝一毫。所以……她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长久闭关,也绝对不会借助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再铸一个封锁结界。”

  夏倾月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。

  “所以那日在吟雪界,宙天神帝告知我神曦闭关一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就很疑惑,后来到了宙天界遇到龙皇,他看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和对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都相当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呃,也没什么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生生止住。

  “你在轮回禁地,应该只有短短一年时间,竟可如此了解神曦前辈?”夏倾月似有深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要了解一个女人,哪有那么容易。”云澈撇了撇嘴,意有所指:“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基本习性和原则。”

  “我现在只能专注于劫渊前辈那边,暂时无法分心。去龙神界找她之前,我觉得有必要多了解一些事,否则可能会……嗯……”

  “为何如此小心踌躇,似乎还有些遮掩?”夏倾月美眸微闪异芒:“莫非,你在龙神界有什么不太好为人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处?”

  “没有没有没有!”云澈迅速摇头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事情,我会自己解决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他和神曦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太过禁忌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沐玄音,也绝不敢让她们知道一星半点。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缜密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,云澈怕自己再说下去又会冷不丁被她察觉到什么,强行岔开话题:“话说,我一直想问……你脖子上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东西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目光一定,却没有回答。

  云澈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岔开话题随口一问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让他一下子来了兴致,身体前倾:“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东西?以前从来不见你戴这类东西,这个居然还贴身戴着,搞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都没有拿下来……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男人送的【逆天邪神】吧!”

  “幼稚!”夏倾月哧声,手指在雪颈一拂,直接将那枚一直挂在颈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圆镜取下:“想看便看吧。”

  云澈伸手拿过,看了一眼,疑惑道:“貌似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很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铜镜,你为什么会戴着这个?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母亲留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遗物。”夏倾月道:“里面刻印着我父亲,以及元霸和我幼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,我娘离开我父亲时……偷偷带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件东西。”

  云澈已从沐玄音那里知道了月无涯与月无垢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他脸上神情微僵,手中铜镜也沉重了数分,连动作都变得小心翼翼:“原来如此……那我可以打开看吗?”

  “随意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云澈伸手,用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将铜镜错开,镜面之下,刻印着一张长约三寸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,玄影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年龄三十岁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一双年龄只有三四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幼年男女。

  云澈一眼看出,那个男子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弘义,相比之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淡雅如水,玄影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微笑灿然,意气风发。

  女孩粉雕玉琢,年龄幼小,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美态初成。

  男孩比女孩小上些许,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【逆天邪神】体态。明明只有三岁,却几乎都能用“健壮”来形容。

  “倾月,原来你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这么可爱。”云澈笑着说道,幼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早已模糊,而之后,直到十六岁成婚,他都极少见到夏倾月。所以,虽然同在一城,且从小便有着婚约,十六岁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云澈都并无很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。

  “而元霸嘛……看来不止长大之后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你们两个站在一起也完全不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对姐弟啊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云澈抬起头来,道:“你母亲一直偷偷留着这个铜镜,说明……”

  “好了,不要说了。”夏倾月将他即将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打断:“我不想听。”

  云澈不再说下去,目光垂下,刚要合上铜镜,忽然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跳。

  铜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……夏弘义毫无变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身型消瘦,一脸稚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幼年男孩。

  只剩这两个人影,没有了幼年就壮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,更没有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。

  他眉头骤沉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晃头,随着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微恍惚,目光再次凝聚之下,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已恢复正常,是【逆天邪神】青年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弘义,幼年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和夏倾月。

  方才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错觉。

  “怎么了?”云澈神色变动,又忽然晃头,夏倾月疑声道。

  “呃,没事没事。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消耗过度,刚才有点意识恍惚。”

  云澈说着,将铜镜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合上,交还给夏倾月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,身份上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岳母,但我一直都未能拜会。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大遗憾。希望她可以在另一个世界无忧无伤。”

  夏倾月拿过铜镜,重新佩戴于雪颈之上……这几年,从未离身过。

  …………

  梵帝神界。

  夏倾月离开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明显意有所指,但却着实给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种下了一根毒刺,且想要将其忽视、淡忘都不能。

  在身缠邪婴魔气后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再中弑神绝殇毒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发生某种足以诛杀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?没有人知道,因为现世从未发生过,而这种未知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让人生惧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更何况,天毒珠之毒与邪婴魔力异变所产生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万劫无生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亘古至今,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字。

  所以,哪怕千叶梵天明知道夏倾月此举很可能别有用心,却依旧牢牢记住了她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,且为之长久心神不宁……却不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已被种下了一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。

  当天毒珠重新拥有了毒灵,不仅意味着它毒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快速恢复,它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天毒,也有了生命和意识。

  而生命和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操控者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禾菱,以及云澈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全部被无声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入千叶梵天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魔气之中,并让它们三个时辰后发作……既说三个时辰,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时辰!

  三个时辰后,云澈和夏倾月还尚未到达月神界,在神殿中静坐冥思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忽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剧颤,陡然睁开了眼睛,气息一片大乱。

  神殿之前,守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九梵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心中骤跳。他已不知多少年未感到过千叶梵天如此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变动,迅速道:“神帝,怎么了?”

  他话音刚落,千叶梵天身体再晃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扑,身上暴起一团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烟雾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在转眼之间蒙上了一层黑煞,一股锥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冷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再大殿中蔓延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第九梵王脸色骤变:“魔气发作?云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个时辰前才净化过么,怎么会……”

  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魔气发作,而且看上去竟被先前任何一次都要猛烈!

  话未说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瞳孔陡然收缩……黑气之后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竟又忽然炸开一团幽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异芒。

  而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也在这时变得无比痛苦与狰狞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天毒之力全部爆发,那一刹那,如有一头幽绿魔神忽然觉醒,并带动那头沉寂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神无比狂躁的【逆天邪神】醒来。

  “毒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毒!呃啊!”

  到了神帝这个层次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万邪不侵,万毒不惧。但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恶鬼一般,他一声无比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叫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下子瘫跪在地,全身瑟缩颤抖,许久都无法站起。

  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混乱到了让第九梵王难以置信……那疯狂运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之力,无法压下身上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,更无法压下那诡异,却触目寒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碧绿光华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