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74章 千叶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

第1474章 千叶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

  人格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?

  千叶影儿这种极尽阴毒绝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会有这种破绽?

  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千叶梵天在千叶影儿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分量很重?”云澈问道。

  生父在女儿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分量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很重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他人都不可替代与比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但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!云澈说出这句话时,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难以置信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重!”夏倾月道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应该有所耳闻,千叶影儿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室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所生,但其实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母,那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妃子,当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是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太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母。”

  云澈:“??”(梵帝太子?怎么好像没听过这个称号?)

  “千叶影儿出生之后,在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便展露出了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和更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野心。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野心,一部分是【逆天邪神】环境所致,另一部分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妃。”

  “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有着两千妃嫔,加之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生存法则,普通妃嫔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可想而知。千叶影儿幼时与母妃相依为命,为了让母妃在梵帝神界拥有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和话语权,她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,为争夺资源和机遇,更展露出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机与阴狠,再加上她本就极其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天赋……自然而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速度惊动了梵帝神界,也惊动了千叶梵天。”

  “那个时候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并不像现在这般为己之利不惜一切。相反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她有一半……或者说一大半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母亲而活。”

  “此后,千叶影儿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得到了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妃地位也自然一天高过一天。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却并没有因此而怠惰,相反,因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,她得到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机遇和资源,本就极其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速度竟变得更加惊人……之后,千叶梵天甚至在梵帝神界下了一道密令。”

  “让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不得在外透露或谈论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夏倾月目光微转:“你可知,这个密令意味着什么?”

  “既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保护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寄予了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厚望。”云澈答道。

  “不错。这个密令一下,梵帝神界都嗅到了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而最为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太子,另外……还有当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后!而那个时候,梵帝神界中已有传言,梵天神帝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示将倾力培养千叶影儿,将来,也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让她继承神帝之位。那么,梵帝太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说不定很快会被废除,梵帝神后也很可能会被同步废除,改由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妃为后。”

  “之后……就在那道密令发布的【逆天邪神】短短四天后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妃死了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千叶影儿也遭遇了暗袭。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那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君境后期,且有着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戒心防备,身上还一直佩戴着千叶梵天亲赐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器,因而无恙躲过……但她没能护好母亲,也或者,那时还稚嫩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并没有完全看清人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和生存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。”

  “在梵帝神界之内居然也敢下手。”云澈晃了晃头:“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果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疯子。”

  “【虽然没有找到明确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据或痕迹】,但所有人心知肚明,冒着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也不惜下此毒手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后和太子。”

  “据说,那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崩溃欲绝……你领教过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阴狠可怕,一定很难想象她会为了一个人崩溃欲绝,但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。也或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场变故,造就了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。”

  “而当天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怒传遍整个梵帝神界,他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他亲手,处死了神后和太子!”

  “什么!?”云澈大吃一惊。

  当天……亲手……处死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子!

  “并宣布将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从梵帝祖籍中永远抹去,以后也再不许任何人提及。并追封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妃为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。”

  “竟然……还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云澈低念一声。

  “现在,你明白了吗?”夏倾月道。

  云澈微微点头:“母亲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生命中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,一大半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母亲。母亲为人所害,而父亲,用最狠辣残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为她报了仇,并给了她母亲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与安慰,那么,她对于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份亲情与依赖,毫无疑问会部分,也可能全部转嫁到千叶梵天身上……还会多出一份刻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。”

  “所以……”夏倾月微微侧目,似乎不想让云澈看到她眼瞳深处不断闪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光:“千叶梵天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人性中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亲情和温情。当她淡漠其他一切所有时,那么,这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亲情和温情,便会成为她最不能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

  “同时,也成了她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而这个破绽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第一神帝,世人就算全都知道,估计也不会有人认为它是【逆天邪神】破绽。但……破绽终归是【逆天邪神】破绽。”

  强如千叶梵天会是【逆天邪神】破绽?估计全天下,除了夏倾月,没有人会如此认为,反而会将这句话当成笑话。

  但她却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秘密……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格破绽……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特点……他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魔气……推测出云澈能驾驭黑暗玄力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毒力……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把这些整合到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!?

  “倾月,”云澈忽然道:“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?”

  夏倾月:“?”

  “我……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吗?”云澈看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“以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思虑迟疑,更没有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动荡,她平淡而语:“当年,我可以为了你叛离义父和月神界,可以为了求神曦前辈,献出我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。”

  “……现在呢?”

  夏倾月回眸,绝美而静幽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直直对视:“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没有破绽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而你,有无数个!”

  云澈站在那里,许久无言。

  夏倾月转过身去,缓步离开:“你便在次好好静心,想好到时候该怎么做。虽然此举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借你之力报复千叶影儿,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成功,于你而言亦有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处,毕竟,我身为月神帝,岂会白白借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和力量。”

  “对了,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忽然稍停,问了一个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:“你一共杀过多少人?”

  “……几百万个吧。”云澈回答。

  “那么,近三年呢?”夏倾月又问。

  云澈想了想,回答:“四个。”

  “果然啊,”夏倾月微微闭目:“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气,淡薄到了让我惊讶。为何?”

  “没有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几年,不太想让手上沾染太多血腥了。”云澈淡淡一笑:“我这么说,你肯定觉得好笑。不过,等你自己有了儿女之后,你就会明白了。”

  “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这几年在绯红劫难下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比我所有杀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还要多得多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此,这几年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态也变得越来越平和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我女儿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”

  夏倾月脚步轻移,一抹极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紫影无声远去,没有再说一个字。

  …………

  出了寝宫,夏倾月幽幽一声叹息,然后轻唤道:“怜月。”

  一个穿着海蓝月裳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之影出现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盈盈拜下。

  “你亲自去一趟宙天神界,邀请宙天神

  帝三日后务必来我月神界为客。记得告知他云澈在此,如此他定不会拒绝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怜月轻轻应声,身影随之消失在月芒之中。

  “希望可以成功。”夏倾月低念一声:“就算失败了,背依劫天魔帝,他也不会遭什么恶果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她螓首抬起,苍穹之上,皓月高临,它存在于浩瀚夜空,却从无人知晓它从何而生,又终将归于何处。

  …………

  南神域,一处无人敢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之地。

  这里,被称作邪神遗地,据记载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古时代邪神舍弃创世神之名后隐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茉莉取得邪神之灭之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只不过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这里一片荒芜,亦没有什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游荡着一群让人闻之生畏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玄兽。

  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劫渊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浮在那里。

  她已经在这里一天一夜,也整整一天一夜一动未动,就这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。

  她想要找到些什么,但,这里只余一片荒废与空无,连他存在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痕迹都没有留存一丝一毫。

  在知晓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遗地,又听闻天杀星神在这里找到某种邪神传承后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寸土地,都早已被千万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翻覆,又岂会还留下什么。

  终于,她收回了目光和灵觉,却没有回去陪伴幽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随便选了一个方向,直飞而去。

  她想试着找寻附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域有没有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痕迹。

  穿过荒原、丛林、河流……她看到了一座人类之城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座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城池却在遭受着忽降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。

  “寂幽林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怎么会……呃啊啊!”

  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东神域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玄兽动乱!?”

  “快走……快走!!”

  面对突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暴乱,毫无防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陷入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慌之中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在如惊骇骇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潮下显然格外无力……恐惧、惨叫、绝望,如瘟疫一般在全城快速蔓延着。

  “馨儿,快跑!快跑!!”

  一对夫妇一边带着只有十岁出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逃窜,一边拼死应对着不断追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逐渐已近力竭。

  轰隆!

  一声震响,这对夫妇挡住了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却没有完全阻下余波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如被飓风卷起,甩向了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,飞落向了远处一个巨大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爪下。

  空中响起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和那对夫妇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。

  这时,一道黑芒闪过,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出现在了女孩和玄兽之间,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一瞬化作了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烟尘,而小女孩已被她抓在手中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被她完全卸去,除了惊吓,毫发无伤。

  劫渊手臂一挥,将小女孩丢还给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,便要离开。

  接过自己毫发无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那对夫妇脸上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,他们看着劫渊,身体在瑟缩着中后退:“魔……魔人!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人!!”

  劫渊:“……”

  “爹爹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救了我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恩人!”小女孩惊吓未退,但这句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外清晰。

  “不!她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人!”女人护着女儿,一步步倒退,眼瞳里闪烁着惊恐……似乎还有仇恨:“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娘和你说过很多次的【逆天邪神】,世上最可怕,最脏脏,最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魔人!!”

  “快!快通知城主,这里不但有玄兽,还出现了魔人!!”

  “这些动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很可能……不!一定和这些魔人有关!快!快通知城主……还有大界王!决不能让魔人活着离开!”

  “……”劫渊闭上眼睛,消失在了那里,唯余一片不知何时才能停歇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喧嚣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