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73章 “万劫无生”

第1473章 “万劫无生”

  “你上一次明知不可能毒死他,却依然会有对千叶梵天施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即使毒不死他,也一定能对他造成重创……对吗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震了一下。

  因千叶梵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度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因而那次在宙天界,云澈被千叶梵天邀请时,夏倾月随同一起。离开之后,他和夏倾月说了一些话,并没有说太多,夏倾月便忽然离开,而他与夏倾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随口而出,夏倾月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提,他估计都想不起来。

  但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随随便便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句话,夏倾月竟然能从中得到这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讯息……包括他拥有黑暗玄力,包括天毒毒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致程度……说不定还有更多。

  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?简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换了灵魂一样!

  云澈无法不感觉到心惊。

  而可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夏倾月在他面前,精神力居然都如此集中!?

  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忽然沉默,落在自己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隐约发生了变化,夏倾月稍稍侧眸:“我说错了?”

  “不,没有错。”云澈这才说道:“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虽然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有限,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极其之高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中了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,也只能硬抗,而不可能真正化解。所以,虽然毒不死千叶梵天,但在毒力自行消失之前,绝对足够让他喝上一壶。”

  夏倾月转身,伸出雪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皓腕没有任何饰物,根根玉指皆如初雪凝成:“让我一试!”

  “好。”云澈也不犹豫,天毒珠有着极致毒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还有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能力,断不至于伤到夏倾月。

  他右手伸出,掌心碧芒微闪,手指轻点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,将一缕天毒毒息灌入其中。

  天毒毒力碰触到夏倾月躯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瞬间爆发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缕毒息,却让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顿时覆上了一层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碧绿光华。

  夏倾月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蹙起,紫阙玄力迅速运转,顿时紫芒在手上萦绕,将绿芒生生压下。

  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压下……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无论紫阙神力如何运转,竟都无法将那缕天毒毒息化解摒除。它被压制在手掌经脉之中,无比冰冷,又无比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着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缕便已如此!

  “果然无法化解!”夏倾月轻语道。

  “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毒。”云澈道,而这有“生命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禾菱成为天毒毒灵后才孕生恢复,在那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既弱,又可以化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毒:“一旦入体,真神都不一定能化解,而当世万灵,一丁点化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都没有!”

  话说间,云澈左手伸出,净化之芒闪动,只一瞬间,夏倾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息便消散无踪。

  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,唯有云澈能释放,也唯有云澈能化解。只可惜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环境之下,毒力积累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实在太慢太慢。

  若再等上几年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连千叶梵天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也足以毒杀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当初和禾菱定下返回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只可惜,人算不如天算,绯红劫难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逼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不得不提早回到神界,而如今所积累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,要毒杀千叶梵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它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生命’会维持多久?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收起,问道。

  “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二十个时辰左右。”云澈徐徐道:“千叶梵天虽然无法化解,但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神躯,绝对能扛过这二十个时辰。所以,给他下毒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以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,无论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绝境’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‘死境’都不可能发生。”

  “二十个时辰……”夏倾月微微沉吟:“虽然比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短,但也足够了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?”

  “单靠天毒毒力,虽然杀不了他,但面对这种神帝之力都无法化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,加上天毒珠之名,中毒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,一定会受到巨大惊吓。而天毒毒力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除了你,现在还有我,没有人知道。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推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抵御和支撑越来越弱时,自然就会生出自己会在天毒之下殒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……这种念想和恐惧一旦生出,每一息,都会愈加强烈!”

  “嗯?”云澈盯了夏倾月一眼,道:“先不说为什么要这么搞千叶梵天,就算……”

  “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近二十个时辰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恐惧很可能不足以让千叶梵天崩溃,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不会过三成。”夏倾月显然知道云澈即将说什么,直接打断他:“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却早早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着一个能无数倍放大他这种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

  “邪婴魔气!”

  云澈眉头微皱,一时难解:“你想让我给他下毒之后,再引他体内魔气暴乱?不……不对!这样做并无太大意义,反而无疑会直接暴露我能驾驭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,和邪婴万劫轮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融合,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云澈双眉一蹙:“万劫无生!”

  “对!”夏倾月目若寒潭,幽不见底:“在神界,没有人不知‘万劫无生’之名。当年,邪婴万劫轮融合天毒珠之力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万劫无生’,终结了神与魔的【逆天邪神】时代,造成了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剧变!这个名字,连真神真魔闻之都会恐惧战力,何况凡灵!”

  “喂喂!”云澈面色怪异:“你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让我将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和千叶梵天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魔气融合吧?”

  “你可以做到吗?”夏倾月问。

  “当然不能!”

  “我也认为你不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融合。”夏倾月看着他,话音变得缓慢,一字一字,深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:“混合即可,这个可以做到吗?”

  邪婴万劫轮和天毒珠当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天至宝,说明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本质都属负面。因而,夏倾月有理由相信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不会排斥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微微思虑,道:“如果我没有接触过邪婴魔气,我不确定。但,我在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接触过程中发现,那个对神帝而言都极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气,对于我,却有着一种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和。哪怕我以光明玄力净化时,也远远没有我最初预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排斥。”

  “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有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。也或许……”云澈轻吐一口气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‘她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有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“所以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天毒之力隐匿、混入邪婴魔气之中,我……确信可以完美做到。”

  为宙天神帝净化过一次,为梵天神帝净化过两次,三次接触,足够他确信着这一点。

  “很好!”夏倾月微微颔首,眸光再次幽暗了几分。亲自接触天毒毒息,加之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让她心中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又高了数分:“那么,后日你再为千叶梵天净化魔气时,便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毒力全部隐入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魔气之中,并控制好毒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……我们离开梵帝神界之后,他便会陷入‘万劫无生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之中!”

  “天毒毒力混合邪婴魔气,让千叶梵天以为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劫无生之毒?”云澈点了点下巴:“别说他梵天神帝……只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脑子有坑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不会相信吧?”

  “当然。”夏倾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颔首:“他不会信,也不需要信。但,他一定会联想到‘万劫无生’——那个毁灭诸神诸魔,终结一个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之毒!它留给后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实在太大太大,任何人在‘邪婴’和‘天毒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再次混合出现时,都会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碰触到了魔鬼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,会马上想到那个名字。”

  “如何通过邪婴和天毒之力衍生出‘万劫无生’之毒,没有人知晓,连你这个天毒之主都不知道,更没有人真正接触过‘万劫无生’。但谁又都知道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字,更知道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由邪婴之力和天毒之力所生……那么,当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和邪婴万劫轮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力又一次在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‘融合’,除了你这个天毒之主,谁都不敢确信会不会发生‘万劫无生’那类性质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。”

  “超出一个神帝认知范畴的【逆天邪神】未知恐惧,万劫无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,神帝之力也无法化解半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……这些综合之下,二十个时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足够让千叶梵天步步崩溃!”

  “另外,我会在那之前,给千叶梵天留下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暗示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怔然看着夏倾月,头皮忽然有些发麻。

  夏倾月似乎没有注意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变化,继续道:“千叶梵天生性多疑,我们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拜访,本就让他心中深疑,而那时连你都不知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就没有破绽可言,这些,都足够让他确信净化魔气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幌子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,会完全集中到他最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那件事’之上。”

  “到时,你在净化魔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中,他会强转注意力到我身上,而我,亦会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让他心神不宁。如此一来……你尽管施为便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便全部交给我即可。”

  云澈手抚额头,快速过滤了一遍夏倾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话,然后微一晃头,强定心神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用这种方法,让千叶梵天面对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……然后,向我求饶?”

  “嗯。”夏倾月轻轻点头:“活得越久,实力越强,地位越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惜命。而千叶梵天,可以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最怕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所以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?逼他求我为他净化天毒,代价是【逆天邪神】答应我们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,或者借此抓住他什么致命把柄?”

  “你说对了一半。”夏倾月声音微顿,胸口微微起伏:“千叶梵天暂时不至于让我如此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!”

  “而千叶影儿自己,也一定会明白这一点!所以,到时候来求饶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!答应‘条件’的【逆天邪神】,自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。”

  夏倾月控制情绪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,但她在提及千叶影儿之后,云澈依然感觉到了空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急剧下降。

  看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云澈微微想了想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:“我不认为你能如愿。我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度利己,若能达成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不惜其他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疯子。千叶梵天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父,但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生父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求她,我也不认为她会牺牲自己就范。”

  夏倾月微微闭目,道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两年前,我也如此认为。但……继位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,我做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之一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了解千叶影儿。”

  毫无疑问,夏倾月对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恨,已深至极致,永无化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“而在这个过程中,我知道了一个她人格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