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72章 梵帝之秘

第1472章 梵帝之秘

  “她怎么会知道鸿蒙生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?”千叶梵天低吼道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情绪失控。

  因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乃至整个梵帝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!

  低吼出声后,他才猛然警觉,手臂一挥,布下了一个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隔音结界。

  鸿蒙生死印,在上古时代属生命创世神黎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仅次于始祖剑和邪婴轮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三至宝,若能得它认主,便可拥有无尽寿元!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永生!

  它虽非最强至宝,但毫无疑问,“永生”二字,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生灵,哪怕真神真魔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追求!

  若七大至宝都摆在眼前,可任选其一,那么,被选择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祖剑和邪婴轮,而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死印!

  上古记载中,生命创世神黎娑陨落后,鸿蒙生死印便落入魔族之手,之后便再无音讯,在现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出现过。

  而实则,它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十万年前,便被梵帝神界所得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经历了邪婴之难,最惧黑暗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鸿蒙生死印和天毒珠一样,其灵早已消亡,只剩下一个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鸿蒙生死印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,能给予生灵永生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鸿蒙生死印却死了,却听上去有些微妙,但事实却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

  但,“永生”二字的【逆天邪神】诱惑之下,梵帝神界又岂会因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死而放弃。这些年间,历届梵天神帝都在不遗余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找寻、尝试让鸿蒙生死印活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。

  而自上上代梵天神帝寻到鸿蒙生死印后,其存在便成了梵帝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只有历届神帝和梵神知晓,连梵王都没有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鸿蒙生死印存在于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传出,毫无疑问,无数双贪婪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将会盯来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第一王界,哪怕明知鸿蒙生死印是【逆天邪神】死的【逆天邪神】,哪怕梵帝神界从未出现过“永生”之人,也绝对熄灭不了生灵对“永生”二字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狂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刚失三梵神,又顶着背依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……此事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泄露,南溟神界会百万之一万的【逆天邪神】马上发难!

  不,或许还轮不到南溟神界,劫天魔帝都会主动找上门来!

  永生之器,足以连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贪婪都彻底激发。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,在听到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后千叶梵天会有如此反应。

  “夏倾月那几年一直在镇压内乱,从未离开过月神界,她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凭己之力知晓。”千叶影儿沉声道:“唯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月无涯!”

  千叶梵天目光变得幽暗。

  “我早就有所察觉,他在很久之前便知晓当年月无垢之事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所为,但表面上从未表露,但暗地里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了不少阴手。”千叶影儿道:“不过,父王倒也不必太过担心,月神界就算察觉到些许端倪,也只限于猜测,若敢声张此事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无数种方法反引鸿蒙生死印其实在月神界!”

  “再说,月神界还没有与我们撕破脸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”

  “以前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但今时不同。”千叶梵天眉头越收越紧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将此事告知劫天魔帝……后果难料。”

  “不,他不敢。”千叶影儿轻哼一声:“若劫天魔帝就此得到鸿蒙生死印,也自是【逆天邪神】讨得她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欢心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找不到,那可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欺骗,还可能会引来落空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恼怒……父王觉得云澈在确认之前,敢冒这个险吗?”

  “正因如此,云澈和夏倾月此来,很可能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试探确认此事!”被触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,眼瞳里也开始带上焦躁:“净化魔气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幌子,要见你解决恩怨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幌子,这次只字未提,下一次……”

  他深吸一口气,忽然转过身去:“影儿,吩咐下去,这两日我需静思,任何人不得来扰!”

  …………

  宇宙空间,同一艘玄舟,此时所去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。

  “任务完成!”云澈舒展了一下身体:“倾月,这下你该告诉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了吧?”

  “到月神界之后,我会完整告诉你。这件事,也唯你才能完成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“嗯……”云澈想了想,道:“先不说摹灸嫣煨吧瘛裤究竟要做什么,今天这一趟,应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分散梵天神帝注意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幌子吧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恕我直言,”云澈看了夏倾月一眼:“这种幌子能欺得过别人,却基本不可能欺过千叶梵天,否则他这第一神帝也白当了……话说回来,你应该不会不明白这点吧?”

  “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欺不过他。”夏倾月幽声道:“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,一定被引到‘另一个地方’了。”

  “另一个地方?”云澈不解:“哪个地方?”

  “我知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秘密,而他应该也知道了我知晓这个秘密。我们这次‘拜访’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主动提出,他本就心存疑惑,而我又忽然同行……虽只字未提,但他一定会往那个方向想。”夏倾月目绽月芒:“一定会!”

  “哦?”云澈挑了挑眉头:“为什么这么确信?”

  “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千叶梵天最怕被人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也自然对此敏感之极,一旦碰触到此念,便再无法挣脱。却不知……幌子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如果此时云澈碰触到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或许会第一次对她生出“可怕”之念。

  “梵帝神界还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?”云澈想了想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秘密,我能知道吗?”

  “不能!”

  “切,我就知道。”云澈撇了撇嘴。

  “现在知道对你没半点好处。”夏倾月道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哪天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能成长到足以让梵帝神界忌惮你,那么,不用你问,我也会完完整整告诉你。你知道那个秘密后要怎么做,也完全随你。”

  “好!”云澈手指一伸:“一言为定!”

  月神界与梵帝神界相隔并不遥远,短短几个时辰后,月神界已在视线之中。

  神帝归界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但夏倾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提早收起玄舟,并刻意隐了气息,带着云澈直入神月城,瞒过了所有人。

  显然,她并无意让人知道云澈已到来月神界。

  “貌似你并不想让人知道我在这里。我还以为你会大张旗鼓的【逆天邪神】带我入月神界。”云澈颇有些幽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你在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声可不太好!”夏倾月淡淡道:“不想招惹麻烦,就安安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待在这里,哪里都不许去。”

  说话间,她带着云澈进入神帝寝宫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寝宫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世界。进入之时,迎面轻风徐徐,耳边隐有水声潺潺,地面倾洒着不知从何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和月光,如忽然置身如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光幻境。

  而柔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光之中,映出三道窈窕纤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倩影。

  她们迎面走来,步态轻盈,衣裙颜色各不相同,但都动人之极。肌肤雪白,娇嫩晶莹,顺着月光看去,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婀娜修长,曲线凸凹有致,虽气质各有不同,但容颜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如诗如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极美。

  “婢女恭迎主人、云公子。”

  她们倾身而拜,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并不惊讶,显然倾月早有传音。

  这三个女孩,中间那个黄裳女子云澈识得,记得是【逆天邪神】叫瑾月,其他两人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到。她们并肩一起,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时都有目眩之感……哪怕有夏倾月在侧,她们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惊艳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景,足以让任何男子为之心漪遐思。

  “你们退下吧。”夏倾月道:“若这几日若无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吩咐,任何人不得来见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瑾月、瑶月、怜月乖巧应声,然后轻步离开,只余香风渺渺。

  “月神界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好地方。”云澈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不过还好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贴身侍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男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非给你全部赶跑不可!!”

  “我既为月神之帝,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啃侍,纵纳万千男妃亦无不可。”夏倾月美眸悠悠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斜他一眼。

  “男妃?”云澈顿时咬牙:“你要真敢有,有多少我杀多少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夏倾月似笑非笑:“且不说摹灸嫣煨吧瘛啃妃,你若能把我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三个婢女赶走,我便如你之愿,如何?”

  “对了,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。”不等云澈回答,夏倾月继续说道:“她们三人,瑾月和怜月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专属月神使,修为皆为五级神主。而瑶月看上去最为柔弱好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辅佐月神,与我同为月神界十二月神之一,且在所有月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仅次于我与黄金月神。”

  “~!@#¥%……”云澈刚要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被一锤子砸回肚子里。

  “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没管好手脚招惹触犯到她们,她们稍有失手,你百条命都不够死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吞了一口口水。能当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婢女,当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人物。

  但那三个看上去娇娇柔柔,还没只兔子威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娘,也不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头了吧!

  “没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便不要轻下妄言。你现在觉得,若我要纳男妃,你阻止的【逆天邪神】了吗?”

  “阻止不了也要阻止!”云澈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然后脸色一正:“不过我相信你肯定不会。”

  夏倾月唇瓣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了动:“你以为,谁都如你这般好色如命吗?”

  “呃……”云澈一时语塞。

  夏倾月不再揶揄他,缓缓向前几步,立于月芒之中,一阵轻风拂来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发紫裳随风飘舞,无意间勾勒出曼妙到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曲线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为之凝结。

  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察觉到了后方忽然静止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,夏倾月玉手负于背后,宽渺的【逆天邪神】莹紫纱袖自然落在过于凸凹撩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臀腰上,也阻隔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:“我现在便告诉你接下来要做什么。”

  “你第一次为千叶梵天净化魔气时,有数次要趁机给他下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,且说不会被他察觉。我当时有所不解,后来知晓你身怀天毒珠,方才明白。那么……”夏倾月目光微微凄迷,似雾似寒:“我要你下一次为他净化魔气时,如你先前所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,趁着玄气入体,将天毒珠之毒释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!”

  云澈皱了皱眉,道:“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气息下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恢复极其缓慢,以天毒珠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程度,我就算把全部毒力都释放,也不可能毒死他。”

  “我上次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玄气入体这种极好时机下自然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遐想,连冲动都不算。不仅如此……那个时候,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毒死他,我也只会有冲动,但一定不会付诸行动。”

  夏倾月缓缓说道:“我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毒死你,你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能毒死他。我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境,而非死境!”

  绝境,会让对方带着希冀挣扎,而死境……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亡命反扑和不死不休。

  后者,绝非云澈和月神界所能承受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