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71章 布局
  “影儿,你暂且隐下,不得出面。”千叶梵天眉头微拧。

  千叶影儿金眸一斜,冷然道:“向来俯目看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王,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畏首畏尾?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命令!”千叶梵天声音陡然冷下。

  千叶影儿微微皱眉,自从她修成神主后,千叶梵天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对她如此说话。

  “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王之命,影儿岂敢不从。”她漠然道:“不过,要不要现身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说了算!”

  随着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如飘散的【逆天邪神】薄雾,无声消失在空气之中。

  千叶梵天沉眉短思,然后传音道:“第九,你亲自去迎云澈和月神帝,带他们直接入神殿。记得,断不可失了礼数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星神界星光弥漫,月神界月芒当空,宙天神界云烟缭绕,云澈初入这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王界时,都如身临天阙仙境。

  而踏入梵帝神界,这个东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王界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景象却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花哨,亦没有其他三王界那标志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独有玄光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建筑古朴苍苍,菱角分明,外在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断折射着寒光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色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居房,都释放着一种逼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侵略感。

  而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云澈每走一步,每一次呼吸,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猛烈与狂躁感,尤其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气息,比其他三王界都要活跃、暴躁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云澈一路走来,灵觉碰触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,无论老幼妇孺,身上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无不让他暗中心惊。

  沐玄音很早就和他说过“梵帝无庸者”,亲眼所见,依然心中震撼。

  “梵帝无庸者。”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开口:“这句话你一定听说过。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视玄道为生命,他们从一出生,便会被灌输、培养问鼎玄道致境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。在这里,弱者会被鄙夷,而慵惰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耻辱。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环境之中,每一个人都会变成疯子。”

  “千叶影儿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疯子。”云澈冷目道。

  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疯子,为了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之境,她可以不惜一切。”夏倾月道:“这种信念和野心,在你看来或许会觉得癫狂,但在梵帝神界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寻常不过。”

  “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,比之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过之而无不及!”

  说起千叶影儿时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并无动容,但提及千叶梵天,她目中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闪过紫芒。

  承载了月无涯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她对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忌惮,要胜过千叶影儿数倍!

  第一神帝……能得如此称号者,哪一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帝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王,魔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!

  “倾月,梵帝神界折损了三梵神之后,和宙天神界孰强孰弱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毫无疑问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。”夏倾月没有半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思索:“梵帝神界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表现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就无比可怕,何况……从来没有人能够看清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貌。”

  折损了仅次于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梵神,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居然依旧在宙天神界之上……当真可怕。

  这时,一个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,并快速临近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身材五短,其貌不扬,一脸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,他抬手施礼:“第九恭迎月神帝、云神子莅临。”

  他言语温和,毫无锐气,脸上甚至还带着些许憨态……但,那双眯成两道缝的【逆天邪神】狭长眼眸里折射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光,告诉着云澈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其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九梵王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与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别无二致。”夏倾月看他一眼,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第九……梵王!?

  此人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王之一!

  云澈目光微变,将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特征牢牢记下。

  “能亲见月神新帝,与从归世魔帝手下拯救万灵的【逆天邪神】云神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九之幸。”第九梵王又行了一礼,颇是【逆天邪神】憨态可掬:“神帝已在神殿等候两位,请。”

  两人随着第九梵王直入梵天神殿,千叶梵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迎出,满面堆笑:“云神子与月神帝,能临其一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举界生辉,今日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双至,千叶荣幸之至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问候“云神子”在前,“月神帝”在后……云澈眉梢动了动,嗯,夫前妇后,很合理!

  “梵天神帝不必客套。”云澈直接先于夏倾月开口:“既是【逆天邪神】承诺为你净化魔气,自然不能失信。而且此番终于能一窥东域第一王界之貌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收获颇丰。”

  “倾月未提前告知,冒昧来访,还望梵天神帝不要见怪。”夏倾月微微一礼。

  “呵呵,月神帝哪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两位快请。”千叶梵天伸手示意,一脸笑呵呵。同时目光一侧:“第九,你退下吧,吩咐任何人不得来扰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第九梵王不多问一个字,利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

  入座殿中,千叶梵天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番温文客套,尽显敬为上宾之姿,他向云澈道:“云神子,难得来我梵帝神界,便先让本王带你四处游玩一番如何?此处风景虽不及星月宙天,但亦有独特风姿。”

  “不必劳烦了。”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彬彬有礼道:“晚辈此来,首要之事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梵天神帝化解魔气。哦对了……”

  “不知神女殿下可在?”他似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甚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巧。”千叶梵天憾道:“影儿常年在外,极少归界,如今也不知身在何处。不过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神子有意,千叶这就唤她即刻归界。”

  “哦,不必了。晚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口一问。”云澈微微一笑,站起身来:“梵天神帝,你时间宝贵的【逆天邪神】紧,晚辈不敢多加叨扰,这便为你化解魔气。”

  “好,那就有劳云神子。”千叶梵天也不推辞,同样起身:“对了,还不知月神帝此次亲身到访,可有何指教之事?”

  “指教不敢当。”比之云澈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冷漠中带着刺耳:“如今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安危关乎当世命运,自然要保护周全。”

  千叶梵天笑了起来:“世间万灵皆承云神子之恩,如今又有敢冒犯云神子,那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触天下之怒。”

  “这世上,胆子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你们梵帝神界。梵天神帝以为呢?”夏倾月漠然道。

  “哈哈哈哈,”千叶梵天大笑一声:“月神帝之赞,千叶便坦然受之了。既如此,便有劳月神帝为云神子护法。”

  当下,云澈便释放光明玄力,开始再次为千叶梵天净化邪婴魔气。他没有忘记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比上次稍弱了那么几分,且净化过程中,有过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走神。

  这些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常人几乎不可能察觉,但千叶梵天一定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。

  数个时辰之后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满头大汗,呈力竭之状。他当即结束了净化,睁开眼睛,向千叶梵天道:“晚辈修为太浅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梵天神帝笑话了。晚辈隔日再来为前辈净化一次,之后便要‘处置’魔神归世一事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难有机会为梵天神帝将魔气全部净化。”

  “无妨无妨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事为重。”千叶梵天连忙道:“云神子连续施恩,千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激不尽。想到小女当年曾对云神子行下冒犯之举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惶恐愧疚之极。”

  云澈笑了笑,道:“既是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自然要早些解决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否则芥蒂只会越来越难以解开。希望晚辈下次拜访时,能有~幸~见到神女殿下。”

  “好!”千叶梵天毫无犹疑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云神子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。既然云神子有此之愿,千叶这便传音,命她后日前归界,让她为当年之过向云神子赔罪。”

  “嗯,那边有劳梵天神帝了。”云澈貌似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

  “云神子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劳累,这两日便在我梵帝神界好好休息,若有何需,尽管开口,千万不要客气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云澈刚要答应下来,夏倾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先于他开口:“这两日,倾月会带他前往月神界,就不劳梵天神帝招待了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千叶梵天面露急色:“如无云神子之恩,千叶这些时日要不知遭受多少次噬心噬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。龙后闭关,求助无门,云神子之恩便如天赐,千叶至今不知何以为报,至少这地主之谊……”

  “我说不必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必。”夏倾月声音透着寒意,毫不客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果然名不虚传,本王甚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习惯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独留云澈在此,本王无法放心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回月神界为好!”

  “云澈,我们走吧。”夏倾月说完,带起云澈,便要直接离开。

  “既如此,便依月神帝之意。”千叶梵天丝毫不怒,也不再挽留,起身相送。

  送云澈和夏倾月离开,千叶梵天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逐渐消失,眉宇间凝起一抹难见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解之色。

  千叶影儿在他身侧现出身影,许久不语。

  “云澈为我净化魔气时,明显有所他顾,净化魔气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幌子。但似乎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你而来。云澈虽然提及你两次,而且语气颇重,但……提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太刻意了。”

  “再加上月神帝……他们到底要做什么?”千叶梵天凝眉思索。

  这时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眉梢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沉,唇间发出无比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五个字:“鸿蒙生死印!”

  “?”千叶梵天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侧目。

  “夏倾月……她不从何处,知道了鸿蒙生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就在一个多月前,还以此来威胁过我。”想到那一日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闪过无比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。

  “你说什么!?”千叶梵天脸色骤变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