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70章 初至梵帝

第1470章 初至梵帝

  “父王,你居然会因为这南溟老头生气,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稀奇。”

  神殿之中,不知何时现出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也或许她一直都存在于那里……毕竟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匿影曾经连茉莉都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瞒过。

  “我无法不怒。”千叶梵天怒气难消:“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戳中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软肋,他又怎么会亲自从南神域赶到这里。”

  “这些年,我们与南溟一直在暗争第二王界之位,却谁都无法真正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谁。如今我们折了三梵神,他又怎么会不落井下石。”

  “父王不必担心。”千叶影儿冷淡道:“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触角没那么容易伸到这里。而且那南溟老头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早晚死在女人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货色,还不配让父王如此动怒。哼,更不配近我千叶影儿。”

  “不,”千叶梵天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摇头:“影儿,有句话你务必记住,你从来都见过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南溟神帝,他在你面前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从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他为你所迷,任你驱使,只因他甘愿如此。”

  “更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靠近和得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方法,而现在,他已经找到另外一个更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了!这件事,不得不好好思虑一下了。”

  “呵,笑话,”千叶影儿冷笑一声:“就凭他?他最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说说,若当真惹怒我,就算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南溟神帝,我也会让他知道下场。”

  这个世上最了解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。而千叶梵天又比任何人都了解南溟神帝,他声音沉了几分:“我再说一次,不要把南万生和你以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玩物相比,能为南神域第一神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机手段,绝不下于当世任何一个人。”

  “此去吟雪界,收获如何?”千叶影儿问道。

  “不太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”千叶梵天微缓几口气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压下了怒意,皱眉道:“此事暂且不论。在离开吟雪界前,云澈忽然主动提出要来为我净化邪婴魔气,顺道拜访梵帝神界……影儿,你觉得他意欲何为?”

  “为我?”千叶影儿一双金眸微闪异光。

  “我想了一路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理由。”千叶梵天道:“你当年给他种下了梵魂求死印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共戴天之恨,就算他最终无恙,也断然没有任何释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而现在,他背靠劫天魔帝,你觉得,他会如何?”

  千叶影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冷一笑,非但没有担忧,那微倾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反而满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蔑和不屑:“难不成,他还能驱使劫天魔帝来杀我?就算能,一个要借他人之力来报仇逞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算继承创世神之力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废物!也配让我忌惮?”

  “父王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一说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吧,我对这个更感兴趣。至于云澈……”千叶影儿金眸微眯:“他最好敢来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快到了。”看着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域,夏倾月道。

  “我们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去哪里?”

  “梵帝神界!”夏倾月身上气息微动,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微闪过一抹紫芒。

  “果然啊。”云澈若有所思:“你让我和千叶梵天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这件事?”

  “此去梵帝神界,你只需要做一件事。”夏倾月看着玄舟外快速掠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徐徐道:“和上次一样,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为千叶梵天净化邪婴魔气,不需要想其他,更不要有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动作。另外,你净化时记得不要尽全力,但也不要做得太刻意,有上次七八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效果即可。”

  “就这些?”

  “对!”

  “好。”云澈点头,虽然他完全不知道夏倾月想要做什么,但也不多问。就如夏倾月所言,他若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,必心有所及,从而露出破绽……千叶梵天何许人物,在他面前,绝不能有破绽这种东西。

  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准备再追问究竟?”云澈就这么干脆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,反而让夏倾月稍稍惊讶。

  “夫妻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总要有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笑眯眯道。

  “幼稚。”本以为夏倾月多少会稍微有几分感动,但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幽幽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。

  这云澈可不干了:“我信任你还有错了!?”

  “不要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任何人……任何人。”声音很轻,但不知为何复念了一遍。

  “也包括你吗?”云澈斜目。

  “对。”夏倾月毫无迟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,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人,你所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比常人要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太多,你最不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分相信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都明白。”夏倾月又开始以近似于前辈之姿训导他,云澈歪了歪嘴,眼前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晃过了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顿时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叹,道:“信任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很奢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因为它太容易破碎了,而一旦破碎,哪怕只有一次,也永远再无可能真正缝合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“我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经历,让我极难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一个人,这一点上,你最不需要担心我。不过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父母女儿总要除外吧。”云澈凝目看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侧影,许久不肯移开目光,似笑非笑。

  女儿……云澈话中随口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夏倾月眉头剧动。

  “你和月婵师伯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今年多大了?”夏倾月问道。

  “十四岁了,再有一年半便成年,到你当年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年龄了。”云澈不由得唏嘘:“时间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快。”

  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夏倾月又问。

  “云无心。”云澈回答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母亲为她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说起来,当年我第一次见到她时,并不知道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还嘲笑过她这个名字。”

  夏倾月无声侧眸,看着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态,提到女儿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音调、面容、眉宇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都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,夏倾月侧对他,都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到一种无比温柔、暖心、骄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。

  “你……不该有孩子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夏倾月这句话,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之轻。每一个字,都带着复杂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。

  云澈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皱,惊异着夏倾月竟会说出这样一句话:“为什么?”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过分重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软肋。”夏倾月徐徐道:“而有了女儿,会软化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,分散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影响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决意,带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狠厉,增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,并多出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。”

  云澈微愕,然后笑了起来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部分没错。我自己也有察觉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因无心而有了些许改变。但,无心对我而言,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生命中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助力。”

  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无心……和一件我不想回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向她保证要成为世间第一人,让她再不受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欺凌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重回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目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虽然被迫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早了一些。”云澈看向远方,叹声道:“如果能成功解决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之难,我此后留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都将以修炼为主。而劫渊前辈对邪神神力极为了解,如果能得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,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境应该有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。”

  云澈微微一笑:“父亲对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可以违背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来不及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夏倾月轻轻道:“宙天神境已无法再开启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再高,修炼速度再快,也来不及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来不及?什么来不及?”

  “你拥有邪神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尽皆知,现在谁都知道你若成长起来,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传承,极有可能让你凌驾于所有生灵之上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一直护着你,你可以安然成长,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失去了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……他们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将来能凌驾于他们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成长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绝对不会。”

  “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,我必须为你找到另一个护身符。到时,就算发生了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有宙天界、月神界、还有这个护身符保你,你才可安生。”

  云澈眉头再皱,他看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侧影,忽然道:“倾月,我怎么感觉……你似乎很确信劫天魔帝会收回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照拂?你为什么会对这件事有这么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夏倾月闭目:“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近期觉得很不安……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。”

  “如果能知道原因就好了。”这声轻念,只有夏倾月自己才能听到。

  云澈:“……?”

  长发摆曳,夏倾月螓首转过,道:“你可以理解为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无事生念,我同样希望那些‘极其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’不会发生,希望你可以安然成长到你对女儿承诺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亦希望我为你所找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你可以随手弃之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云澈手点下巴。

  他上一次还埋怨夏倾月一句话都没留下便离开,这次,夏倾月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他说了相当之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但……大都很奇怪。

  没有理由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?

  灵魂警兆这种东西,云澈一直都颇为相信。但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经历了无数生死边缘后,在危机来临前身体与灵魂作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近乎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反应……而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无由无据,且在任何人看来都几乎不可能发生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竟反而极为相信这种无由无据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。

  虽然夏倾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利用云澈达成某个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“护身符”是【逆天邪神】利用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附送。但她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话,却暴露着“护身符”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首要目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emmm……”云澈陷入了沉思。

  “到了!”

  随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轻音,一个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快速拉近。

  与此同时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空间同时骤变,穿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如被万千张砂纸摩擦,发出阵阵刺耳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尖鸣声,并开始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晃动起来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身在玄舟之中,云澈都感受到了一种分外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“走!”夏倾月没有解释,闪身到云澈身边,抓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将他带向已近在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。

  …………

  梵天神殿。

  “如此说来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还在后面?”千叶影儿金眉蹙起,一声低念:“近百个上古魔神……”

  任谁听到这个消息,都无法不惊。

  “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依然在云澈一个人身上。”千叶梵天沉声道:“但,显然希望渺茫。云澈毕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继承邪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他对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干涉还不至于到那种程度。所以,要做好应对一场大劫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了……要怎么在这场大劫中活下来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最应该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这时,殿外忽然传来梵帝神使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:“启禀神帝,云澈已到。”

  他来时已吩咐了下去,若云澈到来,必第一时间告知他。

  千叶梵天和千叶影儿同时目光一转。

  “这么快?”千叶梵天低念一声,问道:“只有他一人?”

  “不,与他随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方才已确认,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!”

  “嗯?”千叶梵天眉头微沉,显然出乎预料。

  “夏倾月?”千叶影儿双眸眯起,眸中泛动着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:“云澈与夏倾月,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我而来。”

  “云澈也就罢了,夏倾月也如此急躁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高看她了么?”千叶影儿冷哼一声:“哼,也好,让我看看,背靠着一个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又能在这里奈我何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