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69章 南溟威胁

第1469章 南溟威胁

  “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现在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。”夏倾月没有否认云澈之言:“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给世人造成了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。但除了威慑之外,还有什么?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能为你所用吗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不必回答。”不等云澈开口,夏倾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淡而不容质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确定不可能会。身为上古魔帝,又怎么可能由一个人类驱使!另外,身为邪神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者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要靠他人之力来逞威,她只会失望、鄙夷,甚至恼怒。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个字都没有错……就在不久前,劫渊还如此警告过他,要他永远别妄想借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“我会如此确信,其他人也同样如此。”夏倾月继续说道:“而这一点,尚属次要。你有没有想过,若有一天,劫天魔帝这个护身符消失了,会有什么后果?”

  “她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谁能让她消失?”云澈道。

  “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对你‘恩宠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。因为你毕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,本质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凡灵,而绝非邪神本人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没有反驳,但心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以为然。因为邪神神力之外,他还有红儿,还有幽儿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,其实并不会出现。

  夏倾月似乎看出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以为然,心中轻叹一声,道:“也说不定哪一天,劫天魔帝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从这个世上以某种形式离开或消失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一定想说不可能,那么,我问你几个问题……”

  夏倾月纤眉微倾,缓缓说道:“你当年死在星神界时,有想过自己还会活过来吗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当年,你初至神界,知晓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时,若有人告诉你我在几年后会成为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你会觉得可能吗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…”

  “当年在流云城,你可有半点想过,自己有一天可以拯救整个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……”

  “这个世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事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认为不可能,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会发生。尤其……劫天魔帝想要做什么,善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恶,对你好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好,都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她而定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主动权自始至终都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!”

  “所以,她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随时可能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。而这个护身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随之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副作用。”

  夏倾月声音微微沉下,字字沉重:“当你没有了劫天魔帝这个护身符时,你便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而今日在吟雪界,那些为你而至,向你各种卑躬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人物?有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有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!若哪一天,你又变成了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那么,向一个下界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讨好卑躬,便会成为他们一生之耻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得,茉莉当年和他说过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很危险?”

  “远不止如此。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瞥了一眼西方,幽幽道:“你要明白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在同辈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难有人及,但你接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实在太高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怨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计后果向你出手……谁都来不及护你之命。”

  “这个不至于吧?”云澈皱了皱眉:“要说神界最怨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洛孤邪那个疯女人,但再怎么也不至于顶着劫渊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来杀我吧?”

  “人性一旦因某种极端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扭曲,有时候会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超乎想象。”夏倾月轻声道:“而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从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獠牙外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反而往往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向来温文良善,让人不会设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这个我一直都懂,戒备心这种东西,我自认比任何人都敏锐。”云澈双手负在脑后,嘟囔道:“倾月,我们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同年同月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怎么感觉你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训导后辈一样。”

  “你可以不听不信,但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必须听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夏倾月道:“你可以放心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失败,你并不会有什么损失,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成功,你将多一个……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。”

  “呃?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微凝,瞳孔深处如有一轮寒月在闪烁:“一个可以完全为你所控,即使神帝这等强者想要杀你都可阻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!”

  云澈惊愕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绝对足以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惊疑未名。

  这世上还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!?

  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我现在不能告诉你,否则会露出破绽。”夏倾月看向南方,感知着那个越来越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:“你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云澈也不追问,忽然笑眯眯起来:“就算成了月神帝,也没忘了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操碎心。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明媒正娶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老婆。”

  “你想多了。”夏倾月漠然道:“我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利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有能力,做一件我自己无法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至于那个‘护身符’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利用你达成目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报,仅此而已。”

  “好好好。”云澈一脸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翻了个白眼。

  ————

  东神域,梵帝神界。

  从吟雪界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心事重重,因而回程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并不快,返回梵帝神界,刚入中心神域,他便察觉到一个不该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眉头皱起,他缓缓落下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梵天神殿,一入殿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便已舒开,脸上也露出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。

  “哈哈哈哈,”一阵大笑声在殿中响起。这个梵帝神界最神圣,最核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王神殿,却已有人立于其中,他转过身来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走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:“梵天神帝,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本王好等啊。”

  一身银衣,面孔俊美白净,微浮虚态,乍看之下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纵欲过度的【逆天邪神】世家公子,但他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却分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异,目光触之,会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发寒。

  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南神域第一神帝……南溟神帝南万生!

  千叶梵天脸上堆笑,脚步加快,抬手道: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贵客到来,千叶因事离开少许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贵客久候,千叶甚愧。”

  “南溟神帝此番再次亲赴东神域,莫非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向云澈问询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事?”千叶梵天问道。

  “不不,这件事,由你们东神域出面最合适不过,南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适会而已。”南溟神帝一脸淡笑,也不问云澈和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似乎对这关乎混沌未来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关心:“南溟此来,当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影儿。只可惜,影儿却似乎并不在界中,南溟甚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伤啊。”

  “呵呵,”千叶梵天笑了笑道:“影儿一向游历在外,极少回界,连我亦很少能见到她。南溟神帝若想见到影儿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又要煞费一番心思了。”

  “不不,南溟此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影儿没错,但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见她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件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千叶梵天:“哦?”

  南溟脸上笑意收敛,一股无形帝威释放:“南溟身居神帝之位已两万年之久,却从未立后,本以为这天下女子无一人配为南溟之后,直到当年得见影儿,便知这南溟之后,除了影儿,再无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人。”

  千叶梵天眉头微动,笑意不变。

  “如今魔帝归世,混沌异变,人人惶恐不安,南溟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继续踌躇犹豫下去,哪天劫难忽降,便今生都再无机会了,那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了毕生大憾。所以……”南溟神帝脸上笑意重现,向千叶梵天恭谨一礼:“南溟今日此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与梵天神帝商议两界结姻之事,还请梵天神帝将影儿嫁于南溟,以了却南溟毕生心愿。”

  “呵呵,”千叶梵天毫无动容:“南溟神帝又说笑了。”

  “这次,并没有。”南溟神帝腰身直起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逐渐变得有些刺目:“以往我们两界平起平坐,你梵天神帝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,本王也无可奈何。但如今,没有了三梵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,本王再提此言,底气可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。”

  上一息恭谨而礼,笑意风声,下一息忽然变脸……且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张从未在千叶梵天面前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骤沉,随之微笑:“南溟神帝,你这话本王可就听不懂了,有没有三梵神,我梵帝神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,谁也不可能撼动,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底气又有何关呢?”

  “梵天神帝说笑了,”南溟神帝笑眯眯道:“折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梵王也就罢了,三梵神全部横死,啧啧,就算你梵帝神界三头六臂,也吃不消啊。一下子断了三只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,至少在这个时代,已经没有与我南溟神界平起平坐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了,梵天神帝觉得呢?”

  千叶梵天:“……”

  “哦对了,”南溟神帝继续道:“听闻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帝与影儿有着旧怨,对你们梵帝神界也甚不友好,而如今得劫天魔帝专宠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南溟隐有所知,当年他遁走龙神界,连宙天神境都没能进入,似乎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你们梵帝神界有关……这些综合之下,让人想不为你们担忧都难啊。”

  “而这种时候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有人因不高兴使些小钉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”南溟神帝晃了晃头,一副为梵帝心忧之态:“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东域第一王界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啊,搞不好,都再没有机会出现下一个梵神。”

  千叶梵天双目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眯:“南溟,你在威胁我?”

  南溟神帝没有否认,反而大笑一声:“哈哈哈哈,只要能迎娶影儿为后,南溟可以不惜任何代价,任何手段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惹梵天神帝不快,待将来娶了影儿,梵天神帝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南溟的【逆天邪神】岳父,岳父大人想要如何惩责怪罪,南溟自然要全然受之,绝不敢有任何反抗。”

  “哼!”千叶梵天重重一哼:“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,你该比任何人都清楚。她若要嫁你,谁也阻止不了,她若不想嫁谁,谁也不可能强迫。”

  “不,正因南溟对影儿万分了解,所以窃以为,梵天神帝定可劝得影儿。”南溟神帝笑呵呵道:“或许以前不能,但现在嘛,只要梵天神帝愿意,一定可以做到。”

  “梵天神帝先不要急着拒绝。”不等千叶梵天回应,南溟神帝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抬手道:“你我两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联姻,影儿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南溟之后,两界自此同气连枝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界亦可不惧。而更有一点,相信梵天神帝不会不明白……”

  “如今之境,若我南溟不愿,梵帝神界想要再出现下一个梵神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难得很。而若我南溟愿意,并鼎力相助,下一个梵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降生,将并不遥远。”

  南溟神帝字字温和淡雅,又字字如淬剧毒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混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利诱。

  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是【逆天邪神】真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利诱,你根本不知哪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,哪句是【逆天邪神】假。

  “南溟想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都已说完,相信梵天神帝近期定繁忙的【逆天邪神】紧,便不再叨扰,这便回南域静候佳音。”

  南溟神帝淡笑一声,抬步走离。千叶梵天并未阻拦和出言,但双手无声攥起。

  “哦对了,”南溟神帝脚步稍停,半转过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:“梵天神帝应该很清楚,我南溟的【逆天邪神】耐性一向差得很,一旦耐心没了生起气来,有时连我自己都怕得很。”

  嘴角微勾,南溟神帝脚步再抬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出梵王神殿,随之气息快速远去,很快消失在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之中。

  砰!!!

  千叶梵天一拳轰下,将大殿崩出一道数百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。

  “混账东西!”千叶梵天切齿咬牙,浑身发抖。

  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梵神被劫渊弹指抹灭,千叶梵天在人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淡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丝毫不减,任谁都看不出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痛惜之色,仿佛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无关紧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喽啰。

  但,这一个月来,千叶梵天暗中不知咽了多少口逆血。

  南溟神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其实半点都没有错,失去了三梵神,等同于折断了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只手臂!

  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十级神主,三个神帝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!导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与南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一下子出现了错层!

  原本,神界之中,龙神界之下,以南溟神界和梵帝神界最强,两者谁也不可能撼动谁,谁也不可能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过谁。

  但梵帝神界一下子失了三梵神,那么南溟神界绝对就有了压制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且只要其愿意,可以压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长久再难抬头。

  虽然这会让南溟神界自伤八百,但千叶梵天清楚,南溟神帝这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疯子一定做得出来!

  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失了三梵神,导致核心力量暴跌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……而且,千叶梵天明白,这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开始!神界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存法则一向如此,且越是【逆天邪神】顶端,往往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残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