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68章 护身符?

第1468章 护身符?

  云澈回到吟雪界后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第一时间去见冰凰神灵,但刚打发走那些闻讯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便又被夏倾月直接拽走。

  以夏倾月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要飞回月神界不过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但带上云澈这个拖油瓶,自然要慢了很多很多。

  一个还算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在东神域空间穿梭,带着一线月芒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影。

  里面只有两个人,夏倾月和云澈。

  月神界没了遁月仙宫,依然有着大量高等玄舟玄舰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论速度和防护能力比之遁月仙宫都差了一大截。不过,夏倾月似乎并没有把遁月仙宫从云澈手中要回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算。

  “倾月,你到底要带我去做什么?”云澈欣赏着夏倾月完美无瑕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:“上次连句话都不多说就走了,这次又强行把我拉走,你们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真奇怪。唔……你放心好了,将来就算发生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,我会请求劫渊前辈保护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并非此事。”夏倾月轻声道。

  “那……你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让我亲眼看看你在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威吧?”

  “我们并不去月神界。”

  “呃?”云澈眉头一跳:“那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  夏倾月缓缓转过身来,玄舟中光线微暗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却仿佛释放着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芒,身姿容颜,无不美得惊心动魄。

  她没有回答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悠悠说道:“原来三年前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死过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尊告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稍稍一愕。

  “嗯。她和我说了很多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包括你和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夏倾月美眸稍转:“你身负邪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传开后,会有很多人会想到你和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或许非同寻常。毕竟,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在南神域取得到了邪神不灭之血,又消失了八年。”

  “你在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,又出乎所有人意料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了星神界。综合之下,让人想不有所遐想都难。”

  云澈斜了斜嘴角:“奇怪,师尊她性子极冷,不愿与人接触,更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,为什么却这么相信你?不但和你说这些事,还随便就允许你把我带出来了……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的【逆天邪神】?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几年,你经常来拜访师尊?”

  “不,我和沐前辈并不相熟,也并未见过几次。在你重回吟雪界之前,我与她,真正见面也不过只有一次而已。”

  那一次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将云澈留在吟雪界,沐玄音匿影潜入月神界,向她追问云澈所在。

  “那师尊怎么会这么信任你?”这云澈可就无法理解了。他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离沐玄音最近,也最了解她脾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“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觉吧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云澈:“……?”

  “关于天杀星神,有一件事你应该并不知道。”夏倾月轻声道:“当年你我在太初神境落入千叶影儿之手,我们之所以能逃离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和天狼星神忽然现身,阻住了千叶影儿。”

  “!!”云澈目光一凝。

  “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感知到了什么,所以一直跟在千叶和古烛之后。看来,她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关心,也难怪你当年明知必死也要赶赴星神界。”

  “……”想到茉莉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沉,但又想到她还活着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“邪婴”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,也似乎已根本不算什么。

  “另外,你应该不会忘了,当年追赶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止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,还有一个灰衣老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强得恐怖,不下于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梵神。天杀和天狼阻下千叶,而阻下那个灰衣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师尊。”

  “什么!?”云澈心中再次大震。

  他当时被折磨的【逆天邪神】昏迷过去,无论茉莉和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影,他都没有看到。

  “她用寒冰玄力封死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在和那灰衣老者交手时只用玄气,不动用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不过即使如此,依然有暴露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。所以,她那个时候为了救你,是【逆天邪神】冒着吟雪界被祸及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。”看了一眼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夏倾月继续道:“不过现在,千叶和那个灰衣老者定然已经知道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师尊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久久发怔。

  “呵!你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痛快惨烈,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往深情,对得起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!但……你可知,有多少人为了能让你活命付出了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,冒了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甚至险些搭上整个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才让你有了在龙神界苟存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而你却明知必死还要去赴死……”

  “除了天杀星神,你还对得起谁!”

  他想到了自己重归吟雪时,沐玄音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极震怒,心中五味杂陈。

  “她对你很好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“啊……嗯!”云澈回神,用力点头:“师尊对我一直很好。”

  “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历届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中,似乎都没有那个师父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如此好过,为之连统领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都可以不顾。”她抬眸看着云澈,轻声问道:“沐前辈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徒,对吗?”

  “这个……当然啊。”总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看着夏倾月美眸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有些心虚的【逆天邪神】别过脸去,看向玄舟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宇宙空间:“倾月,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到底要带我去哪,去做什么?”

  夏倾月没有再问,轻拢月袖,道:“在回答你之前,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……最好能诚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我。”

  “什么问题?”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驾驭……”夏倾月柔唇微顿,声音缓下:“黑暗玄力?”

  “……!!”云澈看向玄舟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回,愕然看着夏倾月。

  “我和你一样,非出身神界,所以对黑暗玄力并没有根深蒂固的【逆天邪神】厌斥,你放心好了。”夏倾月淡淡道。

  云澈第一反应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否认,但碰触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听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否认之言涌到喉咙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说出,他惊愕道:“你为什么会知道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尊告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不!不对!师尊绝对不可能告诉你这件事。”

  “哦?”这次轮到夏倾月惊讶:“原来沐前辈竟也已经知晓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果然如此,看来我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黑暗玄力。”虽然早就有了七成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,但确信此事,依然让夏倾月心绪变得一阵复杂。

  虽然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下界,对黑暗玄力没那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,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历届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都让她无比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“魔人”在神界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知道?”云澈瞪大眼睛问道。他这些年就用了两次黑暗玄力,一次修复绝对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结界被沐玄音看到,一次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劫渊面前向她证明自己拥有黑暗玄力。

  其他时刻,他对黑暗玄力有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能力,绝不可能有所泄露。

  总不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告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

  “一个月前在宙天神界,你为千叶梵天净化邪婴魔气时曾有过数次心绪异动,我那时问你想做什么,你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想对他下毒。现在想来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是【逆天邪神】指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吧。”

  “这和我有没有黑暗玄力有什么关系?”云澈更加摸不着头脑。

  “你当时随口说了一句话,”夏倾月看他一眼:“你说,你有办法直接将‘毒’隐在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气之中,让他毫无察觉。而这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层含义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能在某种程度上控制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。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有驾驭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!而且层面应该相当之高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目瞪口呆,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了:“就……就凭这个?就因为这个?”

  “难道不够?”夏倾月侧眸反问。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够不够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”云澈眼角嘴角一起抽搐:“我当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随口一句话,你不说我自己都忘了,就这么随口呲溜过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你居然就猜出我有黑暗玄力!?这这这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……你心思太敏锐了些吧!!”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敏锐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自己太过随意。”夏倾月又轻轻摇了摇头:“大概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在我面前并不设防吧。”

  “我在你面前设什么防!你现在在别人眼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,但在我这里,永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当年明媒正娶娶回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!在神界,你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彼此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旧识’,我难道在你面前说什么话,做什么事,都要集中心力小心翼翼再三斟酌?”

  云澈忽然愤愤了起来。

  夏倾月声音淡淡:“你难道忘了,当年我们已经……”

  “切!”云澈嘴角一撇,嗤声打断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又想说婚书被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吧?我告诉你,婚书撕了没用!咱俩的【逆天邪神】婚籍还完完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保留在流云城,证婚人也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按照我们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规矩,除非我把你休了,或者你带着我不配为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证物证亲自去流云城户堂经各种审查和一篓子程序后解除婚籍,否则咱俩始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夫妻!撕个婚书就解除夫妻之系?哼,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神帝真幼稚。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好半天无言以对。

  “身为人妻!和夫君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脑子里装的【逆天邪神】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妻之道和风花雪月之事,而你却……”

  “好了,说正事。”夏倾月唇瓣轻语,声音似冷似柔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也很“乖巧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停住,默默看了夏倾月一眼。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恍惚。

  且不说成婚之时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初和夏倾月在神界相遇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她虽然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性子很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在带他遁走这件事上会自责迷茫,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贱侵犯会羞愤愠怒,对千叶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会恐慌失措,亦会流露怨恨和流泪……

  而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和心境,竟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经过了数千年、数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沉淀,近乎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平淡与冷静。

  不但心思缜密的【逆天邪神】骇人,对他刚才那一番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不喜不怒,不斥责,不反驳,只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“好了,说正事”……

  “我准备带你去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黑暗玄力’也有关系。虽然没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也可以一试,但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概率会下降很多。如此再好不过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迎头碰了个又柔又软的【逆天邪神】钉子,云澈一腔心思被迫冷却,只好说正事:“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“给你找一个护身符。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依然如柔风一般平和:“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太过危险。”

  这句话,云澈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赞同,他皱了皱眉头道:“倾月,说出来你可能觉得我嚣张,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……我应该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处境最不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吧?”

  云澈这话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妄言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彻底变更了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存法则。那些曾经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得不为了安存而去亲近讨好云澈。

  而哪怕那些魔神归世后把现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生灵都屠个干净,云澈也一定会完好无损。身负邪神神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其次,关键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连着红儿,劫渊绝对不会允许那些魔神碰他一下。

  护身符?这世上还有比劫渊更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?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