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66章 救世重担

第1466章 救世重担

  一众傲世大佬在自己面前极尽夸赞讨好,虽心知是【逆天邪神】狐假虎威而来,但没有人会不享受这种感觉。

  而这种连神帝都躬身拜谢的【逆天邪神】尊崇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没有人有过。

  云澈在这时道:“众位不必如此,我话还没有说完。”

  殿中总算安静了下来,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云澈身上,云澈面色肃重,道:“魔帝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亲口说过不会无故枉杀生灵,更不会因恨祸世,但,这绝不意味着劫难结束,你们似乎忘了一件事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和话语让所有人陡生不安,沐玄音冰眉微沉:“此话何意?马上说清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连忙应了一声,徐徐说道:“众位应该都知道,当年,被放逐到混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,并非只有劫天魔帝一人,还有随行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百劫天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!”

  这句话让空气陡然一凝,夏倾月沉眉道:“难道说,那九百魔神……也依然安在!?”

  集中在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顿时变得沉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也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样沉重了数分:“魔帝前辈告知,此次虽只有她一人归来,但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百魔神并未如我们所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在外混沌全部殒命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依然有……近一成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近百个魔神一直存活至今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所有人如被重锤浑身,身魂剧震。

  “他们之所以未和魔帝前辈一起归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怕被有备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族所剿,复仇不成全军覆没,同时也受外混沌空间所限,短时间内无法靠近乾坤刺在混沌之壁上打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。”

  “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‘短时间’。”云澈声音再重几分:“魔帝前辈说,虽然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在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空间无法快速恢复,但凭那些魔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同样可以在外混沌临时打开靠近混沌之壁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,然后再从混沌之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绯红通道进入混沌世界……且最短,只需几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!”

  “什……么?!”

  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和激动一下子被全部被浇灭,所有人大惊之余,无不全身泛冷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,一个魔神便足以覆世,近百个魔神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齐入混沌,根本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。

  “竟有此事!”宙天神帝脸上再无温和欣慰之色,双眉如剑一般斜起。

  劫天魔帝当年虽相信第一神帝末厄不可能暗算她,但依旧有所堤防,并非只身赴约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九百魔神一起,也因此,那九百个随行魔神也一起被放逐,各类记载中都写得清清楚楚。那日劫天魔帝一人出现,他们都想当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认为那些魔神都已殒命,毕竟,魔神和魔帝还差着一个位面,魔帝能在外混沌存活至今,并不代表魔神也能。

  没想到,魔帝之后,还有近百魔神即将归世。

  而那个如绯红水晶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一直“镶嵌”在混沌之壁上,近一个月来,丝毫没有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,几乎连一点变化都没有。

  这时,火破云忽然开口:“众位不必如此惶然,这些魔神纵然全部归世,也都会听从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号令。劫天魔帝既已承诺不会祸世,自然也会约束这些魔神。”

  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众人顿时心中一定,云澈看了火破云一眼,道:“我先前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想,但,事实却要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”

  “魔帝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会祸世。但……她用很重,不容置疑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告诉我,她会约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自己,而那些在几个月后就会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,她绝对不会管束。”

  嗡……

  一下子变得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让空间剧烈颤荡,大殿险险崩碎。

  他们先是【逆天邪神】欣喜心安,之后大惊失色,又因火破云几语稍稍心安,此刻又再一次惊骇……这种事关生死,又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,让这些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如万丈波涛般大起大落。

  “虽然很残酷,但,这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”云澈叹息道:“这些魔神在外混沌这些年所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折磨,所积累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怨恨,远非任何人所能想象,而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和魔帝前辈共患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且他们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因魔帝前辈而被放逐……魔帝前辈本性再善,又岂会阻止他们发泄。”

  “就算,他们仇恨泄尽,以后再怎么对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为所欲为,魔帝前辈同样不会有任何管束。毕竟,万亿凡灵,也不可能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她为数不多族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。”

  “另外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句比一句残酷,但他必须言明:“这些魔神没有魔帝前辈那般强大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也早已在外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发生扭曲。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前辈亲口告诉我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都已在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、愤怒、挣扎、折磨、痛苦、死亡中,变成了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归世之后会做什么……不堪设想。”

  大殿之中安静如鬼域,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明明无法侵体,但他们却感觉全身上下一片直入骨髓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。

  “几个月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个月?”宙天神帝问道,他面色还算冷静,但语调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。

  云澈摇头:“魔帝前辈并未言明。她原本打算等乾坤刺力量恢复足够后折返将众魔神接入,到来后才发现混沌气息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异变,导致乾坤刺力量极难恢复。而混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并不知道这一点,所以,他们应该会等待上一段时间后,才会自行开辟通道……所以,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是【逆天邪神】比‘几个月’要再长上一些。”

  “不,”夏倾月忽然开口,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些魔神苦苦支撑了数百万年才得如今之果,在知晓混沌之壁成功打通后……就人性而言,我不认为他们会就此安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等待劫天魔帝回去接他们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可能第一时间便开始强铺空间通道。”

  “所以,要论最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做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算。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无人反驳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数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,盈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……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半息都不会等待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早是【逆天邪神】晚,又有何区别?”一个上位界王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坐下,重重叹息。

  近百个魔神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盈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啊……

  “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无法快速恢复,也就意味着不可能再打开第二个空间通道。”圣宇界王低声道:“那有没有办法……摧毁混沌之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通道?”

  “不可!”宙天神帝立刻否决:“乾坤刺用那么多年才打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所能破坏与干涉。此举非但不可能成功,反而极有可能会触怒劫天魔帝。”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”夏倾月微微颔首,面露沉思。

  “宙天神帝可有应对之策。”千叶梵天道。

  宙天神帝摇头:“当世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你最为清楚,魔神那个层面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一个,也基本没有应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何况百个。我们所能想到和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对策’,又有哪一个,能干涉到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。”

  千叶梵天重重一叹。

  “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依然在云神子身上。”宙天神帝此时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呼,已彻底转为云神子,他声音沉重,目带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期盼:“云神子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你了……”

  除了云澈,他们就连向劫天魔帝说一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都基本不可能有。

  “宙天神帝不必多言,我明白。”云澈长长呼了一口气:“虽然希望很小,但我会竭尽全力。就算不能成功,也至少……希望尽可能得到一个相对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吧。”

  宙天神帝深深点头,感怀道:“你能如此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万灵之幸。哎……我等本自以为拥有着当世至高之力,但在此劫难面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卑微无力,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担,皆压在你一人之身,感激之余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深以为愧。”

  云澈道:“宙天神帝不必如此。毕竟,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之人,救世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救己。另外,邪神当年之所以留下神力传承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今日之劫,我既得邪神之力,承邪神之恩,也自该完成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愿。”

  “身为创世神,却为后世凡灵留下如此恩泽……邪神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。”宙天神帝深深感叹:“云神子,若早知一切,老朽必倾尽一切护你周全,也不至让你前些年险些遭遇陨落之劫。”

  云澈淡淡一笑:“若提早说出,非但不会有人相信,还会引来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觊觎。这一点,相信众位都极为明白。”

  “嗯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”千叶梵天站前一步,面沉目冷,扫视众人:“所谓怀璧其罪,这世上最不缺少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贪婪之人。且不说邪神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能不能被夺舍,以后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胆敢觊觎云神子者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与我梵帝神界为敌,绝不饶恕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梵天神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!”

  “别说觊觎,以后谁敢犯云神子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犯我折星界!”

  ……

  众界王齐声附和,各个面色刚硬,隐带愠怒,仿佛再敢招惹云澈者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不共戴天之敌。

  “云神子,你能让劫天魔帝放下怨愤,那么,也一定有可能在那些魔神归世前博得希望。”宙天神帝向前几步,字字沉重:“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有转机,你也将拯救无数无辜生灵,更有可能保当世久安。到时,你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主,世间万灵都会极敬于你,谁再敢犯你伤你,不仅我等,天下万灵都会怒而攻之。”

  一边说着,宙天神帝已再次躬身深拜:“无论未来如何,这段时间云神子若有所需所求,尽可提出,老朽定无不遵从。云神子若可成功救世,那么,整个宙天界皆愿由你驱使号令!”

  宙天神帝这番话可谓字字惊世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肃重,且非是【逆天邪神】独面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众说出,字字源自肺腑,铿锵震心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