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65章 无冕之王

第1465章 无冕之王

  在蓝极星舒舒服服的【逆天邪神】停留了小半个月,云澈总算没忘了正事,开始启程返回神界。

  这些天,劫渊再未出现在云澈身边,应该一直都在绝云深渊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世界陪着幽儿。云澈也不敢主动去寻她。在安逸之余,他心中也一直沉甸甸的【逆天邪神】压着那近百个怨恨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却无法找到应对之策。

  现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绝对无法应对任何一个魔神……何况近百个。

  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始终都只有劫渊一人。

  自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在这段时间,改变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吗……云澈没想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办法,也没有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心。

  另外,这段时间天玄大陆和幻妖界也再未出现过玄兽动乱和秩序崩坏,对此,云澈毫无意外。以劫天魔帝之力,要控制这些,简直再简单不过。

  再返神界,这次,云澈并未再使用空间玄石,也未动用遁月仙宫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选择了一个和之前两次全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。

  他飞离蓝极星,来到渺渺虚空,然后就这么以自身之力飞回向东神域所在。

  浩瀚宇宙空间,云澈回首望去,蓝极星虽已遥远,但在一众或暗沉,或黑赤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之中,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显眼瞩目,它就如一枚湛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琉璃宝珠,成为这一方宇宙空间最绝美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点缀。

  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此而得,但云澈以往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第一次亲身在宇宙空间远观自己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他没有想到它竟美到让自己如此惊艳。

  “以前经常抱怨蓝极星沧海无尽,只有三分陆地。而现在看来……这个尽是【逆天邪神】海洋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简直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自豪啊。”

  “下次,一定要带无心来看看。”云澈微笑自语,【在心中牢牢刻下了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影,也记下了它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方空间,包括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千奇百怪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。】

  下界玄者在成就神元境后,躯体便可在宇宙空间存在与遨游,灵觉也开始能感知到神界那高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随后以自身之力到达神界,这个过程似乎被称之为“飞升”。而云澈第一次到达神界时依靠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沐冰云,自身实力也并未进入神道。

  他此次直接从蓝极星飞回神界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补完了一个“仪式”。

  蓝极星在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,距离东神域并不遥远。云澈起初游游转转,后来速度全开,不到十天便重归吟雪界。

  回到吟雪界,临近宗门时,他便立刻察觉到了大量强横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“啧,果然啊。”

  云澈知道这些气息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也一点都不觉得意外。他在这时忽然想到了当年在天玄大陆,茉莉塑体完成后,将四大圣地吓得亡魂皆冒,那之后,高高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地之主在他面前都乖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像孙子一样。

  何其相似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造成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,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绝对力量”。

  面对能轻易决定自己生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力量,无论下界凡灵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大佬,原来都一模一样。

  只不过,那一次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茉莉,这一次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劫渊。

  云澈吐气唏嘘……这么多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佬争着抢着拜访交好吟雪界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讨好我。而我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狐假虎威罢了。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能凭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让他们如此……

  这些天来拜访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诸界界王亲临,无一例外。而这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人物,云澈在感知到他们存在之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便早已被他们察觉。顿时,他回到宗门这屁大点事引发了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。

  且轰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止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快速扩散至整个东神域。

  一时间,那些临近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无不气息动荡,大量平时几百年都难动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玄舰全部全速飞向吟雪界。

  很快,大片当世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气息堆积向吟雪界,平时能见一眼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世之幸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界王如不要钱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白菜一样成群结队踏在了冰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域上。

  随着贵客越来越多,身份一个比一个惊人,沐玄音到了后面不得不亲自出面应对。

  三大上位星界,琉光界、圣宇界、覆天界全部依次到来,圣宇界王洛上尘还特意带着洛长生,琉光界那边,水千珩毫无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带着水媚音。

  没过太久,火破云也从炎神界到来,只有他一人。

  到了最后,让人震惊,却又不让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出现……东域三大神帝,梵天神帝千叶梵天,宙天神帝宙虚子,月神帝夏倾月,几乎在同一时刻亲临吟雪界。

  整个冰凰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雪都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滞了,那种亘古都未曾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气场,让冰凰神宗上下,从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到宫主长老,无不在震惊懵然之余噤若寒蝉,连走路说话都小心翼翼。

  他们想破脑子都想不到这个世界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了?

  怎么好像整个东神域都开始围着吟雪界转!

  云澈终于现身,他将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。而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将决定当世是【逆天邪神】安是【逆天邪神】祸,他们岂能坐得住。

  不到一天时间,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来了接近半数,而未至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距离吟雪界无比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南方星界,估计很多都在拼命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路上。

  除了失踪无迹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,东神域其他三神帝皆至,云澈也不得不做个交代。

  冰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待客大殿,沐玄音主座,云澈规规矩矩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她身侧,一眼望去,殿中任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都足以震动一方神域,让云澈不得不暗暗担心这个待客大殿会不会承受不住,忽然崩塌。

  “云神子,”千叶梵天一脸温和,还带着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关切:“看到你平安无事,吾等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大慰。”

  “呵呵,”宙天神帝抚须而笑:“老朽观劫天魔帝对云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喜爱,虽一月无踪,但也并未过多担忧,如今看来,果然如此。”

  “听闻你这段时间在陪伴劫天魔帝遨游混沌,”夏倾月出言:“不知此番下来,她对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观感如何?”

  “月神帝所言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等最为关心之事。”琉光界王水千珩脸色肃重,说话底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甚足:“此事事关极大,贤婿赶紧说说。”

  在这种场合情境之下,面不改色自然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当众喊着“贤婿”二字,让不少上位界王同时暗中咬牙。

  当年听闻云澈死讯,他们还暗中笑话,现在再看……他喵的【逆天邪神】琉光界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踩了什么狗屎大运!

  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史,琉光界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尽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万年老二,一直都被圣宇界压着。而这一代,圣宇界出了个洛长生,而琉光界出了个水映月也就算了,居然又出一个自带无垢神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媚音!

  而在这个带来神界命运变更的【逆天邪神】转折点,云澈貌似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琉光界铁板钉钉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婿,而圣宇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……只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瞎,都看得到他当年和云澈结了梁子。

  这段时间圣宇界王定是【逆天邪神】郁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天吐血。

  云澈目光扫过众人,一本正经道:“关于魔帝前辈,你们并不需要担心。当年,魔帝前辈与邪神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禁忌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合,而打破禁忌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之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。”

  “即使跨越了内外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之隔、生与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之隔、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之隔……魔帝前辈对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依旧没有淡薄和忘却。这场魔帝与创世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结合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万般惊叹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一番感叹,听得众人面面相觑。

  夏倾月道:“如此说来,魔帝前辈是【逆天邪神】念及邪神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与意志,而终是【逆天邪神】放下了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怨愤?”

  在众人殷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云澈缓缓点头: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魔帝前辈虽为魔族之帝,但本性非恶非戾,否则当年也不会为邪神所钟情。外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厄难,也并没有扭曲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。她所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已经死了,时代也已变迁,虽然她才归来不到一个月,但已就此决定释下恨怨,不会做出祸世之举,甚至不会无故枉杀任何生灵……这些,非我之猜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亲口所言。”

  云澈这番话,在众界王听来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外仙音,大半数一下子站了起来,脸上是【逆天邪神】难抑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劫天魔帝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如此说?”就连宙天神帝也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

  “嗯,这种关系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绝不敢有半个字妄言。”云澈认真道。

  “好……太好了!”如万钧落地,宙天神帝仰起头来,长长舒了一口气,全身上下,连毛孔都为之舒展。

  原本分外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因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而彻底改变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和一种近乎劫后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松感出现在每一个人身上,就连沐玄音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暗暗舒了一口气。

  激动之中,宙天神帝忽然转向云澈,郑重道:“云澈……不,云神子,魔帝归世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覆世之劫,今日之果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寐难求。能得此果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你,否则,莫说今后之安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没有性命立于此处……请受老朽一拜。”

  说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身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躬下。

  神帝之拜,谁能受之?而云澈对于宙天神帝一直心存感激和敬重,能第一时间见到劫天魔帝,宙天神帝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居功至伟,云澈岂能受他之拜,连忙起身道:“不可!”

  但,宙天神帝若想拜,云澈又岂能拦得住,他不可能压下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反而被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所定住,完完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受了他一拜。

  身为整个神界最受人敬重,威望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谁能想象,他竟会如此深拜一个年轻人。

  宙天神帝起身,脸上非但毫无勉强,反而面带舒心微笑:“救世神子之名,你当之无愧。老朽之拜,别人受不得,你绝对受得。这世上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拜谢,你都受得。”

  “宙天神帝所言无错!”梵天神帝一步站出:“你一力救世,让神界避过劫难,重获久安,世间万灵都该拜谢于你。”

  说完,梵天神帝也向云澈深深而拜,神色真诚郑重,丝毫没有自恃东域第一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

  两大神帝如此,众上位界王又岂会再有什么“劫持”,争先向前,顿时,整个大殿尽是【逆天邪神】各种赞叹与拜谢:

  “云神子,请受小王一拜!”

  “云神子救世功德,当载千秋!”

  “云神子之恩万载难报,以后云神子但有所求,我罗星界无所不从!”

  ……

  一众顶级大佬齐拜一个无论实力、出身、地位都弱他们不知道多少个次元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足以让任何人瞠目结舌,无法置信。

  水千珩双手负手,一脸笑眯眯。

  “爹爹,你怎么不去拜谢呀?”水媚音颜带促狭。

  “哼!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女婿,我敢拜,他敢受么。”水千珩傲气铮铮道。

  水媚音悄悄吐了吐舌头,浅浅而笑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