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64章 无因之异

第1464章 无因之异

  云澈同修光明和黑暗玄力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劫渊都为之惊然。

  而他此刻随手一个动作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与黑暗玄力同时释放!

  不但兼修,还能同时释放!?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珠子在那一刹那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跳动了一下……可惜云澈自己正在疑惑迷茫中,并未看到。

  他以前从来没觉得光明玄力和黑暗玄力同时在身有什么不对,知晓这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也同样没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  毕竟,元素创世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自该有着最极致,也最全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驾驭能力。

  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撕裂了一个上古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!让一个上古魔帝为之震惊失色。

  看着云澈同持光明与黑暗,而且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手为之,劫渊心中如骇浪翻腾,震惊莫名。

  身为劫天魔帝,她此时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……居然如在看一个不可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怪物!

  这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

  难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被凡灵所继承后,发生了某种异变?

  不对!就算再怎么异变,也断无可能打破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。光暗相悖,不可共存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基本,绝不可能……也从来没有被打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法则。

  他怎么会……

  等等……打破创世法则!?

  短短几个瞬间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连变数十次。哪怕在上古年代,她也极少如此心惊过。

  劫渊越惊,云澈越懵……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不像假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身为劫天魔帝,她也绝不可能故意做出这种反应逗他玩。

  回想自己得到黑暗玄力和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……前者是【逆天邪神】幽儿给他黑暗种子后便可完美驾驭,后者是【逆天邪神】把神曦睡了之后忽然就有了,然后随便练练也就驾轻就熟了。

  什么排斥相克,在他身上完全没有!

  邪神有些畏惧光明玄力……而他身负黑暗玄力时,面对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也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适和惧怕感。

  “你父母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劫渊忽然沉声问道。

  云澈马上回答:“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……”

  “不必多言。”不等云澈解释,劫渊已伸手抓住他:“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东西’绝对不正常!我必须亲眼一见!”

  劫渊如此说,云澈自然半点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都没有,只能点头:“好。”

  很快,他带着劫渊,来到了幻妖界妖皇城。

  云氏一族,云轻鸿和慕雨柔刚结束了忙碌,正坐在同一张石桌上悠然品茶。幻妖界和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早已远不同于曾经,难再有烦忧之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色也自然一天好过一天。

  劫渊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两人,随之灵觉又扫过了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,之后,又随云澈去往了他外公所引领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家……

  却没有发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。

  无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、母亲、族人、外公、舅父……在劫渊眼中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异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。虽然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立于这个星球的【逆天邪神】顶点,但以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而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。

  劫渊失望之余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疑惑不解:“你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个城里长大?”

  “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摇头,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出生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遭遇:“虽然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,但出生和生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,二十岁之后才认祖归宗。”

  劫渊目光一凝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后天所致?

  她又忽然问道:“带我去你成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看看!”

  很显然,劫渊对这件事出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,云澈又带着她来到了流云城所在……能让劫渊如此反应,他自己也很想知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究竟有什么异状。

  来到流云城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顿时一皱……这个地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层面无比之稀薄低等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个小星球,都难以找出更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灵觉一扫,毫无意外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玄道修为都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,玄兽也同样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低等玄兽。

  “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里长大?”劫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失望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点头道:“这里名为流云城,我在这里一直成长到十六岁,十六岁前从未离开过。这些年,我也经常会回来这里。”

  “……”劫渊皱眉,灵觉一次次扫过,忽然问道:“近你身边最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答案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。他们在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膝下一起长大,在云澈十六岁前从未分开过一天,尤其十岁前连睡觉都一直在同一张床上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日夜不离。

  劫渊过分慎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让云澈短暂犹豫,最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如实说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泠汐,她以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,比我小一岁,是【逆天邪神】陪伴我一起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,劫渊锁定了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很快,便再次露出失望之色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过分清新恬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虽然有着初入神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但她一眼就看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是【逆天邪神】外力所催成,根基极其不稳,而她自己也毫不在意,几乎找不到稍加稳固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,分明对玄道并无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致和追求。

  一个再纯粹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女子。

  “罢了。”劫渊终是【逆天邪神】放弃,自语道:“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演变,让一些法则也出现了变化。”

  “……”这话别说劫渊,连云澈都不信。随着神魔两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覆灭,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法则一直在向低层次“退化”,又怎么会出现连魔帝都理解不了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变更。

  劫渊转身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消失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唯余魔音在他耳边飘荡:“这个星球的【逆天邪神】兽乱人乱与秩序崩坏,我自会控制,你无需再管。”

  “主人,”心间传来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好奇怪,她好像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被主人吓到了?”

  “大概……她觉得我更加奇怪吧。”云澈挠了挠鼻尖,心中也就此种下了一个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。

  没有再多想,看着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,云澈唇角一勾,从天而降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娇呼声中,将她直接扑倒在地,紧抱着翻滚到了花圃之中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魔帝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并没有大规模传开,也没有人敢肆意传开,但该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已暗中知道。不该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都隐隐感觉到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发生了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尤其在各大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宗门,宗中弟子都发觉“吟雪界”三个字被提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次数空前增多。

  而最为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,当属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从半个月前开始,每一天,都会有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舰到来吟雪界,这些玄舰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号每一个都如雷贯耳,赫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宗门。

  以往,这等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舰,几百几千年都见不到一个,这些天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扎堆出现。而从这些玄舰中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一个接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让整个吟雪界跪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界王,但他们到来之后,却又一个比一个温和有礼,甚至带着些许恭谨,还全部带着恨不能塞满整个玄舰的【逆天邪神】重礼。

  简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拜访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!

  一次又一次,一波又一波……吟雪界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宗上下,都早已惊到麻木,却无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冰凰圣殿。

  “明日会有三十七个上位星界前来拜访。另外,今日收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拜帖极多,足有一千多张。”

  沐冰云向沐玄音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着。

  “为何会这么多?”沐玄音微一皱眉。

  沐冰云道:“昨日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拜帖皆是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。今日收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拜帖却大量来自中位星界。其他中位星界应该无从得知魔帝临世这件事,我想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上位界王这些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连番拜访,引得众中位星界心中惊疑,故而如此。”

  沐玄音冰眉凝寒,道:“上位星界那边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和涣之接待,记得不要失了礼数,凡礼可收,并等价反赠,重礼一律拒收!若问及云澈,便告知他正陪劫天魔帝遨游混沌,不知归期。”

  “中位星界那边,便让坦之接待,叮嘱他不得透露任何不该透露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沐冰云想了想,又道:“至今为止,已有上百个上位界王着重提及联姻一事,姐姐或许可以多加考虑。那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久负盛名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之女,出身姿容无可挑剔,且明示甘愿为妾。这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来而言,有着诸多好处。”

  “全部拒之,不得再提!”沐玄音断然道,声音寒了数分。

  “好吧,一切皆依姐姐之意。”沐冰云轻柔应声,想着这些天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她感叹道:“吟雪界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清静极寒之地,从未有哪个时代如此热闹过。纵是【逆天邪神】新立王界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都不至于如此。”

  “哼!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再出一个王界,也只会让他们敬畏。但劫天魔帝,却可以一言一行决定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存亡。而能给他们保命符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云澈,而要得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感,自然要从我们吟雪界开始。”沐玄音语气淡漠,一夜之间被无数上位星界所巴结,争相拜访讨好,她也似乎并无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与傲凌之姿:“他们此举,再正常不过。”

  沐玄音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劫天魔帝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,别说一个王界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百个、千个都无法相比。

  这半个月来,众多知道真相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,他们对吟雪界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巴结讨好,绝对要远远胜过对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。

  而他们自己,也绝没想到身为上位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会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。

  “姐姐,你说……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就此成为混沌之主,而不会祸世吗?”沐冰云问道。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知道真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最为关切担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沐玄音闭目,轻声道:“我觉得会。我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想象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却远远没有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可怕。”

  “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就算没有那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,也根本不会去在意万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。但那一天,她即使信手杀死三梵神时,也分明有所控制,否则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余力便足以抹杀在场所有人,那之后,又只因云澈几句话,便将所有人饶恕。”

  “半个月过去,她再未出现,神界和下界之中也毫无她造下灾难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。我想,这场‘灾难’应该不会再爆发了。”

  “但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世上多了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主!以后,万物万灵,都要顺从她制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。”

  沐冰云接口道:“那么继承邪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将独得混沌新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青睐,从此可以横行无忌了,”她微微而笑:“倒也不错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沐冰云本以为以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定然会不屑云澈仰仗他人狐假虎威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却听沐玄音幽幽道:“这样也好。至少再没有人敢再觊觎欺凌他了,就算他因此嚣张跋扈,胡作非为,也总好过以前……”

  沐冰云:“……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