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63章 骇然魔帝

第1463章 骇然魔帝

  云澈回到天玄大陆,第一时间找到了云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然后直飞而去。

  苍风国,冰极雪域,冰云仙宫。

  云无心闭目坐在雪中,身上玄气似有似无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进行着某种心境修炼。

  她身边不远处,楚月婵和楚月璃立于雪中,轻声说着什么。

  这对姐妹站在一起,明亮了这片雪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却又黯淡了整片雪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。

  云澈从天而降,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云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云无心马上有所察觉,一下子睁开了眼睛,顿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中如有万星绽放,唇间发出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。

  “爹爹!”

  呼喊声中,她已雀跃而起,扑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唇间发出无比欢喜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……虽然云澈才离开二十来天,但自他们父女相逢后,云无心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离开他这么久。

  楚月婵和楚月璃同时转身。

  “宫主。”楚月璃惊喜道。

  楚月婵露出很浅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,她看着云澈样子,道:“这么快回来,看来一切进行的【逆天邪神】还算顺利?”

  “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吧。”云澈点头,然后伸手揉了揉云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:“心儿有没有想爹爹呀?”

  “有啊有啊!”云无心用力点头,忽然问道:“爹爹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“当然啊。”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带其他漂亮姨姨吗?”云无心脸儿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。

  “呃……”云澈转眼看着楚月婵,一脸幽怨:“月婵,你们又教她什么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了?”

  楚月婵似笑非笑:“你自己为父不尊,心儿都看在眼里,还用我们教吗?”

  云澈:“(⊙o⊙)…”

  “嘻嘻,开玩笑啦。”云无心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小手:“爹爹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呢?”

  “礼物……”云澈顿时懵住。

  “对啊。爹爹临走前说过,回来时一定给我带一个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,”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云无心唇瓣一扁:“爹爹不会忘记了吧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云澈临行前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对云无心许下了为她从神界带礼物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但他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随劫渊突然回来,根本毫无准备,只能厚着脸皮道:“爹爹回来,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吗?”

  顿时,云无心唇瓣扁的【逆天邪神】更高:“爹爹说话不算话,还厚脸皮!亏我……还那么用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给爹爹准备礼物。”

  一边说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泫然欲泣。

  云澈精神一震,两眼放光:“什么礼物?”

  “哼!才不要给说话不算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爹爹!”云无心赌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别过脸儿。

  “好好……那我下次回来给你补上,补双份好不好?”云澈连忙道。

  “不好!”

  楚月婵走过来,看着粘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父女道:“云澈,心儿在等你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一直在给你准备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,为了这个礼物,她已经把大半个天玄大陆和幻妖界跑遍了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不过,你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些‘太快’,礼物还没有完成,但我保证你会喜欢。所以,为了心儿这份心意,你也要好好补给她才行。”

  听着这些话,云澈心中顿起暖流和愧意:“心儿,这次是【逆天邪神】爹爹错了,说话不算话,下次一定双倍,好几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补给你,好不好?”

  “嘻嘻!”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不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无心却在这时笑了起来:“其实,礼物一点都不重要啦,爹爹平安回来就好!”

  她抱紧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,螓首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依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。

  云澈一回来,苍月、小妖后、凤雪?埂7哲叨?热撕芸毂悴炀醯搅怂?钠挥幸?魇裁矗?蛩?羌虻ジ嬷?嘶煦缍??5?氖拢?约氨灰跤傲?值摹灸嫣煨吧瘛肯肿础?/p>

  “这么说,你还真成了救世主?”小妖后不咸不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硬要这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也算。”云澈道:“其实我觉得,就算没有我,劫天魔帝也顶多会杀一些末厄座下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继承者泄恨,而不会祸及他人,更不会做出毁世之举。因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一点都不恶,也没有被扭曲。”

  “但,随后会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魔神就……”云澈重重吐了口气,一脸凝重。

  “云澈哥哥,你一定不会就此放弃的【逆天邪神】,对吗?”苏苓儿轻声道。

  “嗯。”云澈点头:“我会尽最大努力,在那些魔神归来前劝住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只有她能限住那些魔神,也只有我有可能劝住劫天魔帝。不过,你们放心,就算结果不能如愿,你们也都定会无恙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承诺。”

  混沌所面临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劫从来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即将在她之后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。

  近百个魔神!

  劫天魔帝亲口说过,他们每一个,都在这几百年间,被怨恨、痛苦、仇恨、死亡扭曲了心性,成为了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。

  任何一个归来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今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弥天大劫,何况近百个一起归来!

  而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他们这些年遭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劫天魔帝都看在眼中,而且,他们被放逐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劫天魔帝。

  所以,要让劫天魔帝甘愿管控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比登天还难。

  相比于他,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自然更容易成功。但可惜,幽儿没有言语能力,至于红儿……算了吧还是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这么说来,你这段时间要经常往返神界?”小妖后道。

  “嗯,”云澈点头:“不过因为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现在神界那边也把我当救世主,所以至少以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都不会再有了,你们也完全不需要再担心什么。”

  这时,凤雪?沟摹灸嫣煨吧瘛科?106??嬷?成?岜洹?/p>

  云澈马上察觉,问道:“雪?梗?5?裁词铝耍俊?/p>

  凤雪?褂行┙辜钡摹灸嫣煨吧瘛康溃骸吧窕顺侵鼙吆鋈挥址12?薅?遥??艺庖淮嗡坪跫?涿土摇!?/p>

  “不用担心,我马上去看看。”云澈迅速站起,直奔神凰国境。

  来到神凰城境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景象让云澈大吃一惊。

  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叫、暴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遮天盖地,他当初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,在此刻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消散无踪,空间在轻微震荡,就连空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元素也了疯癫了一般混乱不堪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暗暗心惊,却已来不及多想,他手臂张开,光明玄力玄力迅速释放,然后洒向下方……想了一想,又将范围扩大到整个神凰国。

  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顿时明亮了几分,灾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在光明玄力下逐渐减弱,玄兽潮缓了下来,发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如从噩梦中醒来,在迷茫中缓缓退却。

  但云澈收紧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却没有舒开。

  他明显感觉到,这些玄兽在光明玄力下恢复神智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比以前慢了数倍,而自己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,自行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也快了许多。

  他马上想到了原来,随之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力感。

  他没有察觉到,就在他身后不远处,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不知何时出现,正默然看着他身上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玄光。

  这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净化”持续了很久,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终于消散,他微吐一口气,随之隐有所觉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回身。

  他一眼看到,劫渊就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立在那里,一双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盯视着他,瞳孔之中,竟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?

  “前辈,你怎么在这里?”云澈连忙向前。

  “你……怎么会有光明玄力?”劫渊沉声问道。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对。想到她身为魔帝,必然对光明玄力极为厌恶排斥,云澈心中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微突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如实道:“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年前因缘习得,若前辈不喜,晚辈以后绝不在前辈……和幽儿面前动用。”

  劫渊盯他一眼:“这么说,你骗了我?”

  云澈一愣,愕然道:“晚辈岂敢。”

  “哼!还嘴硬!”劫渊面现愠怒:“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已经得到了黑暗种子了吗?若有黑暗种子,自然身负黑暗玄力。而你刚才所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!”

  云澈:“?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根本没有找到黑暗种子。这件事,你为何要骗我?”劫渊沉声道。

  “???”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,云澈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而他整个人满心疑惑:“晚辈不明白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确找到了黑暗种子……不知这件事和晚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有何关系?”

  “还敢嘴硬!”劫渊眉头更沉:“好啊,你既然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找到了黑暗种子,那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释放黑暗玄力给我看看!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中开始带上了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和失望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确信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说谎。

  云澈心中更为疑惑。但他不久前才和沐玄音发过誓,以后绝不会在任何场合动用黑暗玄力,他想要说明,但碰触到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心中顿时一紧。

  不行……事关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绝对不能给劫渊留下恶感。

  但她为什么会忽然如此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认为我没有黑暗玄力?

  短暂犹豫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扫视四方,然后抬起手来,掌心之中,黑光乍闪,然后形成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旋。

  一股黑暗玄气陡然释放开来,让周围空间顿时变得阴森压抑。

  而就在云澈手中黑暗玄气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云澈忽然发现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震了一下,眼瞳之中刹那泛起的【逆天邪神】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惊骇之色?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让云澈吓了一跳,而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在这时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转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剧烈颤动:“你……”

  云澈手掌一握,收起黑光玄力,皱眉问道:“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,前辈为何会……如此惊讶?”

  “……”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在轻微瑟缩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云澈,足足数息之后,才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再释放光明玄力给我看看!”

  “好。”云澈依言,意念一动,手上已闪耀起神圣玄光,将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冷瞬间驱散。

  “你……”劫渊再盯云澈,眼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云澈无法看懂的【逆天邪神】惊然:“黑暗玄力和光明玄力共存一人之身?怎么会有这种事!?你……你到底……”

  劫渊这话让云澈彻底迷惑,他皱眉道:“同修多种元素之力,在当世都并非罕见,前辈为何会……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光明与黑暗,岂同凡论!两者相悖,根本不可能共存一人之身!”劫渊沉声道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水火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克,同修水火者虽然少,但也大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,而非不能。”

  “哼,水火是【逆天邪神】相斥相克,而光明与黑暗是【逆天邪神】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种存在,岂可共论!”劫渊缓缓摇头,目光死死锁定云澈:“怎么会有这种事,这不应该,这不可能!”

  “这……”云澈愣住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因邪神种子而生,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自然,光明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因神曦而得,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轻松自然,从来没有任何不适不妥,他想了想,道:“邪神前辈当初是【逆天邪神】元素创世神,所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能驾驭所有元素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之事。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与目光一样沉下,低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他并不能修炼光明玄力……而且,因身负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缘故,他甚至有些惧怕光明玄力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任何神,任何魔,任何我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种族、生灵,都觉无可能共修黑暗与光明玄力!因为黑暗与光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两种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就如生与死一样……相悖之外,岂能共存!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愕然抬手,左手亮起光明玄光,右手闪起黑暗玄光,一光一暗,同现云澈之身,也同时映在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之中,两者安静闪耀,互不相扰。

  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逆反着劫渊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