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62章 神魔禁典

第1462章 神魔禁典

  虽然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依旧冷漠,但云澈能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她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已和先前有了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。她有能力解开他与红儿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契约”,却居然选择没有解开。

  听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似乎她有办法将红儿和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重新融合,但却过问,并且听从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见。

  这些,都已并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他身负邪神传承。

  尤其那句“我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”,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强硬。毕竟,云澈有可能骗她,但红儿和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会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对云澈而言,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变。他想了一想,终于稍有底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魔帝前辈,晚辈没有骗你。这个世界虽然已不同于以往,但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你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家还在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也安在。所以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归来之后……”

  “此事不必多言!”

  云澈话未说完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劫渊截断,脸色也明显冷了几分。

  云澈心中微寒……这件事,在劫渊那里似乎难有转机。

  劫渊显然不想和云澈谈及这件事,忽然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似乎核心神力并未完整。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几颗元素种子?”

  云澈回答:“前辈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晚辈目前共有四枚元素种子。分别是【逆天邪神】火、水、雷和……黑暗。”

  “黑暗?”劫渊目光明显出现了异样,声音也低沉了几分:“难怪,你可以在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世界中泰然自若。他……为什么……会把这颗元素种子也留下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甘吗……”

 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她在失神自语,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轻,难以听清。

  “晚辈刚才说过,幽儿当年救过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。”云澈道:“她救我性命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种子。晚辈猜想,当年邪神在诸神诸魔皆灭后,终于可以到来这里看望幽儿,他将黑暗种子留给幽儿,然后陨落自己来凝化一滴不灭之血……或许此举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指引继承他力量和意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能够找到幽儿。”

  说完,却听劫渊徐徐而语:“当年,世上知晓他拥有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只有我一个。一旦被世人所知,就算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,就算他曾为神族付出过再多,也将为神族所斥所仇。所以,他虽拥有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,但一生,却几乎从未用过。”

  “你亦如此吧?”她斜目看了云澈一眼。

  云澈点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可开启‘阎皇’境关多久?”劫渊忽又问到另一个问题。

  “十五息左右。”云澈诚实回答。

  劫渊目光微异:“以你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,能开启阎皇如此之久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难得。看来,除了玄脉和灵魂之外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也定然非同寻常。不过,‘阎皇’之境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凡灵所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境界,也大致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这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了……除非有一天,你能突破‘凡灵’和当世‘法则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界限,踏入到神之领域。”

  云澈道:“前辈对邪神诀竟也如此熟悉。”

  “邪神诀?”这个名字让劫渊微一皱眉,随之冷哼一声:“它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叫‘神魔禁典’。”

  “神魔……禁典?”云澈眉梢剧动。

  邪神诀……很明显是【逆天邪神】元素创世神在心灰避世,自封邪神后所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而他和最强创世神末厄交战时获胜,说明那个时候“邪神诀”便已修成,其名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魔禁典……

  一个在那个时代,无比禁忌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“当年我们结合之后,不得不考虑未来。面对两族势不两立的【逆天邪神】固成法则,最好,也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改变这个法则。而要改变法则,就必须拥有凌驾于一切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”

  “神魔禁典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此而生。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,让云澈忽然想到了夏倾月那天对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

  “你可知为何我身为月神帝,却依然能以‘夏’为姓氏?因为在月神界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制定者,而非服从者!”

  “结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神力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【黑暗永劫】,我们共创出了有着禁忌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神魔禁典’,那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两族之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融合,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强大,远超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想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今天才知道,邪神诀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原本就属于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专有神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与邪神所共创!

  结合创世神力与魔帝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玄功!

  “神魔禁典修成之时,玄脉中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衍生出一个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,其有多强大,便有多难驾驭。最终,为了能将之控制驾驭,我与他,共同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中,打下了七个封印。”

  “而这七个封印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玄脉之中,那七个一旦开启,便会让玄力不同程度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境关’。”

  “原来……如此。”云澈手掌下意识放在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心中波澜起伏。

  邪神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元素创世神,元素神力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本命力量。

  而能够让玄力疯狂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邪神决”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后天所创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神力。

  “那前辈你……”

  “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源力本质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神魔禁典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和他共创,我却无法修炼,”劫渊道:“我想,除了他,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修成。只不过,我们终究没能等到可以修改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。”

  随着她最后一句话落下,一股死死忍住,但依旧蔓延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凉感渗入云澈心魂深处。

  这时,她忽然伸手,一指点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肩上,一团黑光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井闪烁,乍现出一个小型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阵,又马上消失。

  劫渊手指收回,云澈看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问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我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封印了一个传音玄阵,意念触碰玄阵,你便可在任何地方向我传音,我会在数息之内出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。”劫渊道。

  “但……”不等云澈致谢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骤然冷下,双目直刺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他:“仅限于你遭遇生命危险,或需要远距离空间传送时!”

  “乾坤刺之力虽已几近枯竭,但在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空间传送还可轻易做到,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报答你照顾我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。”劫渊之意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绝不愿亏欠任何人,何况一个人类:“至于救你性命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你身具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和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相连,我可不能让她跟着你丧命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晚辈明白。”云澈感激道。

  “你最应该明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件事。”劫渊声音愈冷,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直刺云澈心底:“除了乾坤刺之力,和解你性命之危,你不要妄想借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力量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或你身边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难解之局,不要妄想我会帮忙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敌,哪怕不共戴天,也别想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去抹除,只能靠你自己!”

  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族最强大,最高傲的【逆天邪神】神!我绝不允许继承他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成为一个需要假他人之威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!懂吗!”

  这些话,劫渊绝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开玩笑。尤其她那句话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族最强大,最高傲的【逆天邪神】神”……每一个字,都透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和不可亵渎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晚辈明白。”云澈郑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希望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。”劫渊转过身去,道:“红儿很喜欢现在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而且有你在侧陪伴,我可以放心。但幽儿……这段时间,我会在这里陪她,你去吧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应声,他犹豫再三,终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再次提及那些即将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向着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飞去。

  劫渊并没有马上返回幽儿身边。她站在绝云崖边,看着这一方渺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……没有云澈在侧,她终于不需要再强行压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。

  “逆玄……我回来了……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来了……”

  “你…在…哪…里……”

  轰隆……轰隆隆……

  随着她情绪和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控,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忽然开始震荡,随之漫天响起玄兽咆哮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一股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也在这片大陆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开来。

  劫渊抬目,身体一转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千里之外。

  这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座属于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城池,规模在这片大陆绝不算小,却又近乎一半已化作废墟。

  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正在修葺着破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建筑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挂着疲惫……以及希望。

  劫渊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时间,便感觉到了一丝让她很不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光明玄力!?

  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这些许不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转眼便消散无踪。

  就在这时,大地与空间同时震荡,远处,黑压压的【逆天邪神】兽潮如决堤的【逆天邪神】洪水,带着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扑向这个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千疮百孔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之城。

  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、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,瞬间充斥了城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

  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开始逃窜,亦有很多身负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冲向了玄兽潮,惨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厮杀混着惨叫,开始响彻在这个忽临灾难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。

  每一只玄兽都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狂躁,如彻底疯癫了一般,玄者起初恐惧,但随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释放出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,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声也逐渐临近野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,人类与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每一息都在变得更加惨烈。

  城墙成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倒塌,越来越多发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冲入了城中,让一切变得愈加绝望。

  “母亲!母亲!!”

  女孩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叫声如一根钢针刺入了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,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角落,一个女孩摔倒在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仓促折返,用身体护在她弱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上……而数十只玄兽张开着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獠牙,扑向了她们。

  劫渊手指一点,那一片玄兽群瞬间崩散,无影无踪。

  咔嚓!

  天空毫无由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一声霹雳,随之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以快到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下降,寒风吹起,带起一片飘雪,又转眼化为弥天蔓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雪。

  秩序崩坏……

  四个字闪过脑际,劫渊抬头望天,然后闭上了眼睛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伤痕的【逆天邪神】青黑面孔,闪过一抹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。

  随着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沧云大陆,原本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平息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之乱顷刻爆发,而且比先前任何一次都要暴烈……

  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