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61章 我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

第1461章 我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

  云澈向后退了一小步,战战兢兢:“晚辈就不打扰你们团聚了,先……先到外面候着。”

  话未说尽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闪而去,转眼跑的【逆天邪神】没影。

  劫渊没有将他封住,红儿眼眸连眨,看了看劫渊,很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撒丫子追过去。

  “大姐姐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呀?”红儿一脸好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:“主人好像很怕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而且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好像有一种很怪很怪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唔……”

  她忽然转头,有些莫名其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幽儿道:“幽儿,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不对?”

  “……”幽儿唇瓣轻张,目光却追向了云澈逃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劫渊微笑,神情、目光,都根本找不到哪怕一丝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暗阴厉,唯有一片……或许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和:“你叫……红儿?”

  “对呀!”红儿眉儿一弯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主人给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!对了,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主人起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超可爱对不对……啊!我要去追主人啦,走咯!”

  说完,她身体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,红发飘散,便要追上去……毕竟,她从来没有离开过云澈身边。

  劫渊连忙伸手,一把抓住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:“红儿,你再陪我……和幽儿说会话,好吗?”

  “哎?”红儿看着她,又看着幽儿,犹犹豫豫道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主人忽然跑掉了,人家不可以离开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看着红儿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在这时微微动了一下,轻念道:“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魂命星移?”

  “昏名星姨?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大姐姐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好奇怪。”红儿小脸露出疑惑:“难道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吗?”

  “你不知道?”劫渊微愕。

  “当然!这么难听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人家才不要知道。”红儿一边说着,又扭头看了一眼云澈跑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脸色显露出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自然。

  虽然才离开云澈短短十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但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很不习惯。

  “红儿,你……很喜欢那小子?”劫渊问。

  “大姐姐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主人吗?当然喜欢呀!”被问到这个问题,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一下子亮灿了很多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以某个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魂命星移之术,劫持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和灵魂,让你必须依附于他,与他同生共死,永远无法离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你难道……一点都不因此而讨厌他吗?”

  听着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红儿眼眸瞪大,盯了劫渊好一会儿,才满是【逆天邪神】疑惑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大姐姐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好奇怪哦,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对红儿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虽然有时候也很讨厌啦,人家一辈子都不要离开主人!”

  劫渊:“……”

  “离开主人这么久,心里变得好奇怪。”红儿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后方:“人家去追主人了,大姐姐再见哦。”

  说完,她化作一道朱红光华,瞬间消失在了黑暗之中。

  这次,劫渊没有阻拦,手掌停滞在半空,脸色一阵难以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复杂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幽儿也在看着云澈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表达明明很淡,但劫渊一眼就看到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不舍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垂落,黑暗之中,她闭上眼睛,感受着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心魂深处,每一个刹那,都在泛荡着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族人,仇人……全都死了。

  那个时代都早已完结,一切都化作尘埃,连整个混沌,都发生了剧变。

  唯有……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家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依然在这个世上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放在了心口,眼眶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暖流在颤动……胸腔与心魂之中,那囤积了几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怨与恨,居然消失了……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了,连她自己,都感觉不到了一丝一毫。

  我曾以为刻入骨髓,至死都不会淡忘半分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原来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不堪。

  一切皆灭,唯余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……

  我还有什么可怨,什么可恨……

  ……

  绝云崖边,云澈一跃而出,踏在了崖边了土地上,连喘好几口气,又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汗。

  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终归要来!

  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成为了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契约之剑……换成哪个父母都得疯!

  何况,红儿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啊啊啊!

  想着劫渊在低念“主人”两字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云澈狠狠打了一个哆嗦……冲动了冲动了!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冲动了,应该做好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缓冲铺垫再说吧,或者先想什么办法把“契约”解掉,这下子事态不妙了。

  刚刚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波好感度搞不好要直接变负数了!

  云澈心中忐忑不安间,眼前红光一闪,红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红眸圆瞪,气鼓鼓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

  云澈刚要坐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屁股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坐到了弹簧,一下子又站了起来,他刚要开口,红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气道:“主人!你刚才为什么要丢下红儿自己跑掉!”

  “呃……”这个问题,云澈还真不好回答,有些支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刚才那个大姐姐……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个阿姨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很亲近吗?所以你可以和她多玩一会儿啊。”

  “狡辩!”红儿更加生气:“以后不可以再丢下人家忽然跑掉,那种感觉很不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吗!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再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人家就……就……”

  想了好一会儿,却没想到什么可以威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跺脚,气呼呼道:“就在下次吃东西前不理你!”

  “哼!睡觉去啦!”

  说完,不等云澈有一个字回应,她已化作朱红剑光,回到了云澈身上,留下云澈一个人站在那里持续愣神。

  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怎么个情况?

  刚勉强回神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忽然一暗,现出了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她站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前方,双目直盯着她,瞳眸中泛动着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。

  “前辈。”云澈身体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缩了一下,硬着头皮道。

  没有看到红儿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“收”了云澈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闪过深隐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居然用‘魂命星移’劫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!”

  “啊?”云澈一愣:“魂命星移?那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云澈自然流露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和茫然无法作假,劫渊眉头一动:“你不知道?”

  云澈摇头。

  “哼!”劫渊冷冷道:“魂命星移,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星神之力为源发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劫命劫魂之术!每个星神一生也只可使用一次,一旦施加成功,被施术者,就会永远成为另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依附!与之共死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极为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契约!可作用于任何生灵,且无比霸道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神,亦不可解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愣在那里。

  当年在太古玄舟,他“收”红儿时,是【逆天邪神】遵从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与红儿完成主仆契约。他当时觉得格外奇怪,因为这种契约认知中只能用于玄兽,而红儿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很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物种”,但也不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吧?

  然后就成功了。

  红儿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个契约,也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他,每天在他那里吃了睡睡了吃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行,估计赶都赶不走,感觉上有没有这个契约似乎都没什么两样。

  反而多了一个很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束缚……

  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作为主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解都解不掉……就如当初在星神界,他命殒之前想让红儿离开都无法做到,只能让她与自己共死。

  作为契约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诡异,也很霸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回想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景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有这个“契约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诸多怪异之处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突。

  难道当年茉莉……

  看着云澈那不断变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劫渊沉眉道:“哼,看来你似乎想起了什么。魂命星移,唯有星神才可施展,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继承星神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你不会想不到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绝不会把茉莉说出。

  “而既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继承星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那么要将之解开,倒也轻而易举!”

  这句话,劫渊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刚硬,但随之,又说出了让云澈格外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:“不过看起来,似乎并无必要。”

  云澈一时有些怀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听觉:“前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劫渊看了他一眼,目光复杂:“看得出来,你对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错,否则,她也不会粘你到如此程度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幽儿也很喜欢你,你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舍持续了很久很久。”劫渊轻叹一声:“看来,你也经常会来这里看望她。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转变让云澈心中大松,缓声道:“红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伙伴,我对她好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。幽儿……当年,她救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我照顾她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经地义。”

  目光转向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深渊,劫渊目光一阵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幻,忽然轻声道:“这些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眼睛一瞪,迅速摆手:“前辈,晚辈深受邪神大恩,这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我说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陡然冷硬了数分,然后又忽然话音一转,道:“云澈,你说……我要不要将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重新融合?”

  云澈没有思虑,直接摇头:“前辈,红儿和幽儿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由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割裂成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,但在割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全部溃散,过往全部消失,而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和幽儿……红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她很喜欢,也很享受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幽儿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不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,但她这些年,亦有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格和记忆……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。”

  劫渊:“……”

  “所以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红儿和幽儿,无论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如何,她们都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、独立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如果将她们融合,那么,在形成一个完整‘女儿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却也等于……将红儿和幽儿就此抹杀,永远消失。”

  “所以,我不赞同。我想红儿和幽儿,也一定不愿。”

  一阵山凤吹来,带动着劫渊碎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,她看着远方,低声道:“你说得对。我就当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补偿,让我多了一个女儿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