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60章 两个女儿

第1460章 两个女儿

  儿女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分痛苦,到了父母身上,往往会放大到十分。云澈在找到女儿之后,才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。

  这一点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都无法免除……不,对劫渊而言或许要更甚。因为云澈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感受到了深重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愧疚与自责。

  而这种感觉,云澈太过明白……

  “前辈当年被末厄放逐之后,邪神与末厄一战,那一战,将决定你和邪神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而结果,推测之下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末厄先败,后不惜动用始祖剑,从而反胜。”

  云澈向劫渊讲述着冰凰魂灵告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猜测,但这个猜测,劫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怀疑。

  因为,她比任何人都知道,末厄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样一个人。

  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秉正、固执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。因为知晓了邪神与她结合,还有了一个禁忌后代,才不惜动用始祖剑,并用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原本绝对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劣手段将她暗算。

  他绝对不可能容许她和邪神后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所以,他绝不会容许那一战失败。

  “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末厄自知胜之有愧,从而容许不完全毁灭你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但必须抹杀她‘魔’的【逆天邪神】部分,并且……永远不能让世人知道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”

  劫渊:“……”

  “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毁去,灵魂被割裂……但邪神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忍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魂毁去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冒着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用某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瞒过了末厄,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魂藏匿在这里。却也因此,让她避过了那场覆世之劫,存在到了今天。”

  “……”劫渊许久没有说话,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只余残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也不知有没有在听云澈说话。

  “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灵魂缺失的【逆天邪神】缘故,她没有语言能力,情绪波动和表达也很薄弱,但还能够听懂别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

  “另外,她似乎很喜欢鲜艳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,每次见到色彩鲜丽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波动最为明显。”

  “哦对了。”云澈继续说道:“我不知道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所以自行为她取名‘幽儿’。”

  “幽……儿……”劫渊终于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有了反应,这个名字对她而言,无疑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残酷。

  云澈为她取名幽儿,其因其意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幽魂。

  “她叫逆劫。”劫渊没有因这个名字而对云澈动怒,她轻然而言,说话之时,目光依旧看着幽儿,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再无其他。

  逆劫……

  这个名字,各取“逆玄”与“劫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字,而其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意,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她能破逆劫难,一生安平……毕竟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生,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。

  就在这时,幽冥花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缓缓睁开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也为这个世界增添了一抹四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绮光。

  她感受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。

  劫渊全身一颤,然后就这么僵在了那里……这个骇得一众神主神帝屁滚尿流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魔帝,在这一刻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慌乱到无所适从。

  幽儿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看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顿时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彩光琉璃,脸儿绽开很浅,但足以辨出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欣喜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。

  娇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儿飘起,她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向云澈,一直亲昵的【逆天邪神】触碰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……然后才发现了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彩眸转过,看向了劫渊,并露出了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。

  但疑惑之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却并没有转过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疑惑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转为一片朦胧。

  忽然近在咫尺,劫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僵住,她看着幽儿,幽儿看着她……这对离别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女,终于再次相聚。

  但这次相聚,却太过遥远,又带着殇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离与残缺。

  “你……你还……记得我?”面对着女孩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劫渊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问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动不动……灵魂分裂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也会随之溃散,幽儿不可能还记得劫渊。而劫渊,身为世间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会比任何生灵都明白这一点。

  原来魔帝,也会想药欺骗自己。

  幽儿无法回答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在这时忽然抬起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向劫渊,碰触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上……似乎,想要去感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记得劫渊,不记得一切。

  但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所生,那种扎根于灵魂每一个角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女之系,是【逆天邪神】永远不可能被取代,也永远不可能磨灭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……”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一穿而过,她感受到了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茫,还有一丝源自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亲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蹲下,手掌伸出,想要去碰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……但相近之时,却怎么都无法再向前,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许久都无法发出一丝声音。

  就如当年云澈找到女儿,那定在空中,怎么都不敢向前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。

  因为他怕这一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触即破的【逆天邪神】泡影,怕自己满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腥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玷染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暇,更因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尽愧疚……

  云澈别过头去……原来人也好,魔帝也好,在身为父母这个身份时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样。

  “幽儿,”云澈用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你以后,不会再孤单一个人了。因为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不要说!”

  劫渊忽然一声惊喊,将云澈即将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打断,云澈抬头,面露愕然。

  “不要说……”劫渊看着幽儿,轻轻摇头,声音变得很低:“不要告诉她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点了点头,看着劫渊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他一时之间,再无法将她与“魔帝”二字联系起来。

  心绪一时之间有些复杂,云澈想了一想,微一咬牙,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前辈,其实‘她’当年被分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部分灵魂,也依然在世。”

  劫渊目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侧过:“你说什么?”

  云澈微吸一口气,道:“当年,在‘她’被割裂之后,那一部分被‘允许存在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魂,邪神将之托付给了神族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剑灵神族。剑灵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族长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魂,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塑于完整,然后又给她重塑了身体。”

  “……?”劫渊微微动了动眉头,因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有悖,但她并未打断。

  “之后,她便留在了剑灵神族,在那时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剑灵族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剑灵族长对她一直很好,视若亲生,全族也都对她格外宠溺,因而那些年,她应该过得很快乐。包括……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也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忧无虑。”

  “后来劫难爆发,剑灵神族成为最先被魔族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族,而她,被剑灵神族送入了太古……额,乾坤灵界,遁入了空间夹缝之中,从而避过了那场灭世之劫。”

  “乾坤灵界?你说乾坤灵界?”劫渊有些略微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她知道乾坤灵界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很久之前,邪神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元素创世神时,赠予剑灵神族。其所载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神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乾坤刺刻印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遁藏于空间罅隙之中。

  也就意味着,云澈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妄言!

  “她现在在哪?”不等云澈回答,劫渊已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幽儿彩眸转过,脸儿上尽是【逆天邪神】茫然,不知有没有听懂什么。

  云澈左臂伸出,心里依然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忐忑。随着他手臂上剑印一闪,一抹朱红光芒被他强行释出。

  噗通!

  云澈没调整好召唤姿势,红儿又在熟睡之中,红光之下,红儿屁股着地,她一声痛吟,这才醒了过来:“唔……疼疼疼疼!哎?”

  她刚要痛斥云澈打扰她睡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暴行,忽然注意到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与紫芒,又看到了幽儿,顿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眉毛弯翘,向幽儿招手:“幽儿你好,我又来找你玩了。”

  说完,她朱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到了劫渊身上,然后……有些呆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她好久。

  劫渊也怔然看着她……和幽儿不同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她有着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与灵魂,更有着和幽儿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,和她永生永世都不会淡忘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红儿和幽儿,邪神与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

  “她们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生和存在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世所不容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,“她们”遭遇了母亲被放逐,灵魂被割裂,父亲心灰意冷。一半,过得无忧无虑,却永远不能知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一半,只能藏匿于黑暗深渊,永恒孤寂……

  “她们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可谓悲戚多舛,却又都奇异避过了那场所有神魔都命葬的【逆天邪神】覆世之劫。

  “大姐姐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呀?”她看着怔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劫渊,忽然开口问道,清脆空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在这个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显得格外清亮。

  大……姐……姐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狠狠一抽。

  看着她飞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采,星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朱红眼眸,听着她幽谷清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劫渊魂若浮萍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言语。

  “咦?”红儿眼眸眨了眨,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劫渊好一会儿,忽然笑了起来:“大姐姐,虽然不知道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看起很好看哦。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布满着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痕,而且永远都无法抹去。任何人见到,都会为之心惊胆寒。而红儿却说着“好看”,而且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让任何生灵都无法怀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句言语。

  劫渊嘴角轻动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微笑:“你觉得我……好看?”

  “对啊!”红儿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虽然你长得有一点点奇怪,但红儿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很好看。”

  “……”劫渊唇瓣紧抿,她笑了起来,泪珠也随着笑意失控而落。

  “主人,”红儿脑袋一歪,问道:“这个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姐姐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呀?是【逆天邪神】主人新找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婆吗?”

  “~!@#¥%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软,险些当场跪到地上。

  “……”劫渊也在这时缓缓转眸,声音骤沉:“主人?”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