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59章 魔帝之泪

第1459章 魔帝之泪

  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劫渊毫无反应,她对云澈所言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因为除了云澈,这个世界对她唯有陌生和空无。

  云澈继续道:“因为,这个世界上,还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,以及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。”

  这句话,让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片冷寂迷茫的【逆天邪神】劫渊猛一皱眉,目光陡转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前辈,你听过蓝极星这个名字吗?”云澈缓缓说道。

  “蓝极星?从未听过。”劫渊眉头再沉:“你刚才那句话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

  云澈抬起左手,想了想,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敢叫红儿出来,转而道:“前辈,劳烦你带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一边说着,他指尖一凝,释放出一抹灵魂印记。

  劫渊别说碰触,连看都没看一眼,直接灵觉一扫,便抓起云澈,手中乾坤刺红芒一闪。

  霎时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切换。

  眼前,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阴森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沧海。

  超长距离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转移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玄阵,也要穿梭很长一段时间。而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切换……却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短到无法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瞬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水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一个在任何神界之人眼中,都再普通不过,普通到懒得多看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星球。

  蓝极星!

  距离他离开这里,再赴神界,才过去不到一个月。想着劫渊先前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眼前这个他出生,他最为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再度发生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不等劫渊询问,他开口道:“这里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刚才提及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蓝极星’。”

  “它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出身之地。整个星球几乎九十九分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海洋,只有一分左右是【逆天邪神】陆地,分成三片相隔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陆。也因整个世界基本都被蔚蓝的【逆天邪神】海洋所覆,所以被称作蓝极星。”

  他看向劫渊:“这个星球,前辈可有印象?”

  “哼!”劫渊轻哼一声,不屑道:“东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星球,我又怎么可能识得。”

  云澈:“呃……?”

  劫渊扫了周围一眼,继续道:“这个星球气息明明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古老,但却格外稀薄,显然在很久之前遭受过外力冲击,经历了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之劫,方才只余三分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陆……”

  话语未尽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止住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什么生生截断。

  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冷漠幽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也在这时忽然开始动荡……她猛然转身,目光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扫视着着四方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灵觉更如忽然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洪流,在释放中覆住了整个碧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动荡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剧烈,随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竟都出现了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。

  这个气息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魔帝忽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常反应让云澈再无怀疑,他徐徐说道:“这个星球,其实远没有看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普通。我所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,还有天毒珠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个星球所得到。还有,我身上四种神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三种……凤凰神魂、龙神神魂、金乌神魂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个小星球所得。”

  劫源颤目看着远方,感知着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气息微乱,仿佛根本没听到云澈在说什么。

  “到了神界之后,我才真正明白,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星球,出现这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神传承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度违背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而当年,赋予我金乌神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魂灵曾告诉过我,这个星球,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古时代,邪神创造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星球。”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它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似乎和前辈知晓的【逆天邪神】,相差很远很远。”

  劫源:“……”

  “我猜想,当年两族恶战爆发,连神魔都片片葬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厄难之下,星球自然无比脆弱,不知有多少星球化为了尘埃。而,这颗星球,虽然普通渺小,但它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与前辈结缘结合之地,邪神绝不容许它遭受毁灭。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冒着巨大危险,耗费极大力量将它保护,并用某种我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将它从战场,转移到了这个在那时相对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角落。”

  劫渊看着前方,目中凝雾,失神低语:“它还在……它居然还在……”

  云澈微笑道:“前辈,不仅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依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,你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……也依然在世。”

  这句话,让劫渊如被一把擎天巨锤轰中,刹那时控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息让云澈身体剧荡,险些吐血,而下一瞬间,他胸前雪衣已被劫渊紧紧抓起,那双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瞳也死死压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:“你……说……什么!!”

  云澈完全窒息,几乎用尽全部意志,才无比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前辈……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……依然在世!而且……就在这个星球之上。”

  这一次,劫渊听得无比清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魔瞳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近乎一下子放大了两倍:“在……在哪?她在哪……不……不……你在骗我……她不可能还活着……你在骗我!!”

  几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放逐,她归来之时,都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心悸。

  但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瞳光失色,气息混乱,身体颤栗……就如一头忽然失了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兽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快被撕碎,他张了张口,却已无法发出声音。

  抓在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在这时忽然松开,劫渊似乎清醒了几分,但气息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混乱,泛着黑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依旧盯着他:“她若还活着,我不可能察觉不到……你……一定……在骗我!”

  云澈捂了捂胸口,暗吸几口气,努力平静道:“我不敢期满前辈,她之所以能避过当年之祸,前辈之所以察觉不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都有着特殊原因,前辈见到她后,就会明白……我这就带前辈去见她。”

  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和眼神中,她看不到遮掩躲闪,这让她心脏剧动,她沉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敢骗我……我马上……撕了你!”

  “前辈请跟我来。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烈,他心中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安定,他很快寻到沧云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起身飞去。

  刚飞出不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已被劫渊钳住,耳边传来她明显急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你这速度与龟行何异,告诉我方位!”

  云澈幻光雷极一开,同级之中速度绝对无人可及,但在劫渊口中,却得到一个“龟行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。

  他释出魂印,告知了劫渊沧云大陆绝云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,然后……

  哧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依旧停驻原地,压根没反应过来,身体已穿梭到了另外一个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……

  等他终于回过神来,他已站在了绝云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崖边,全身酥软哆嗦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暴揍了几天几夜。

  这尼玛,和空间穿梭有什么不同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也同样在剧烈哆嗦。

  看着下方深不见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深渊,劫渊微微皱眉,低声自语:“这里,为什么会有一个小世界……”

  “这个气息……”

  她如遭雷击,忽然再不顾其他,直坠而下。

  “前辈!”云澈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一声,声音才刚刚出口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彻底消失在了黑暗之中。

  云澈短暂犹豫,也一跃而下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追去。

  快速坠落,穿过层层黑暗,云澈又一次来到了这个早已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世界。

  但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一次到来,他却没有听到半点魔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,唯有一片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寂。

  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它们隐约察觉到了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无不在惊惧中伏地颤栗。

  云澈收敛气息,飞向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很快,他看到了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冥紫光……也看到了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她站立于黑暗之中,无声无息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幽冥花海中,那个正在沉睡的【逆天邪神】半魂少女。

  幽冥婆罗花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神秘而幽冷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在这个黑暗世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陪伴。

  花海之中,她双臂收拢在胸前,小腿蜷曲,整个人缩成一团,像个贪恋睡眠,又有些怕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猫儿,很安静,很孤独……又让人内心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痛。

  劫渊没有靠近,就这么站在那里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。

  不需要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告知,她知道那个女孩是【逆天邪神】谁……因为这个世界上,没有母亲会认错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无论相隔了多少年。

  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她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……没有了身体,就连灵魂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残缺的【逆天邪神】,要依靠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而苟存,要依靠婆罗花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冥之力才不至于残魂离散。

  这些,都在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她,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半魂女孩,她无法离开这个幽冷孤寂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世界,甚至无法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她安睡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片幽冥花海。

  也就意味着……她承受了无比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与孤独。

  “前辈?”云澈轻唤了一声。

  劫渊毫无反应。

  云澈放轻脚步,走到了劫渊身侧,刚要开口,却又忽然定在了那里,神情也变得呆滞。

  他看到了……让他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。

  一道泪痕,在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缓缓滑下,折射着幽冥的【逆天邪神】紫光,然后……无声滴落在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滴……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。

  他目睹了上古诸神诸魔都不曾见过,也不会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。

  劫渊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,碰触着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湿痕,或许连她,都无法相信自己竟会流泪。

  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一直都在看着花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半魂女孩,没有哪怕一个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偏移。

  “就算我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错了……”她怔然低语,如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呓:“就算打破神与魔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必须遭到天谴……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又有何辜?”

  “我们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女儿……又……有……何……辜……”

  站在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她口中低喃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,都让云澈清楚感觉到一种万箭穿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

  第一眼,她就知道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

  阔别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失而复得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欣喜若狂。

  但,她见到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也看到了一个在黑暗中孤寂了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……

  惊喜和激动被淹灭,随之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比外混沌那几百万年都要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酷刑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