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57章 迷茫魔帝

第1457章 迷茫魔帝

  相比之下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反而最为平淡,她静立在那里,面对众上位界王,乃至王界众尊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拜谢甚至赞叹奉承,她都并未有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变化。

  早在云澈将一切告诉她时,她便想过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当真能“安抚”下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,这种场面会有可能出现。

  而现在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,她依旧有些无所适从。

  这些人,每个人都有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每一个都身居极高地位,他们各种拜谢救命救世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感激吗?

  或许有,但绝对没有他们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强烈。

  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顺应魔帝临世,那因之而大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存法则。

  南溟神帝走过来,自带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将其他神主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斥开,他向着沐玄音深深一拜,道:“吟雪界王不但仙姿绝世,更育出救世神子。南溟此番到访东域,能得见吟雪界王一面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虚此行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毕生之幸。”

  此刻面对沐玄音,他哪还有半点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傲然轻浮,姿态彬彬有礼,言语淡雅如风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激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赞美,都让任何人都无法质疑其真诚。

  “南溟神帝谬赞了。”沐玄音道。

  “不,寥寥数语,难表心中敬意之万一。”南溟神帝马上道:“南溟厚颜,盛邀吟雪界王闲暇之时带云神子前往南域一游,南溟必全程作陪,还望吟雪界王和云神子务必赏脸。”

  “赏脸言重。若有机缘,自会拜访。”沐玄音不冷不淡,既不恃傲,也不驳人颜面。

  面对劫天魔帝归世后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生存法则”变化,第一神帝,又和凡灵有何不同?

  毕竟本质上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人。在弱者面前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。而在强者面前,他们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弱者。

  南域两神帝之后,圣宇界王洛上尘终于挤了进来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有些闪躲,脚步也有些发飘。

  手边拽着洛长生。

  洛上尘身体倾下,满脸笑意:“今日若无吟雪界王,若无云神子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灾难临世,吟雪界王救世之功德,应铭刻神界万世。”

  “回想当年,犬子长生曾与云神子在宙天一战,云神子承邪神之力,又有吟雪界王这等恩师,犬子岂有相提并论之资,也难怪会不敌惨败。不过,能与云神子有此一战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犬子之毕生大幸。”

  洛长生拜道:“父王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。当年与云神子一战,晚辈长生毕生难忘。”

  “哦对了。”洛上尘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,诚惶诚恐道:“洛某前些时日偶然得知,舍妹孤邪似曾因个人之愤,做出冒犯吟雪界之举,幸得吟雪界王出手教训。孤邪虽离圣宇界,但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洛某之妹,长生之师,洛某难辞其咎,心中万愧,十日之内,洛某定会亲赴吟雪界赔罪,今后若有用得着圣宇界之处,吟雪界王一言足矣。”

  “好。”沐玄音颔首:“本王记下了。”

  宙天神帝并没有去关注众神主之相,他细想着当年云澈第一次在宙天界现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幕,心中感慨万千,忍不住叹声道:“‘老祖’一直说,此难唯有奇迹方可拯救,原来,奇迹早已存在。”

  “邪神陨落之前,竟留下了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而云澈,亦完美将这抹希望引燃,看来,命运始终都在眷顾着现世。天机界诚不欺我,云澈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命运所择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天道之子’。”

  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皇微笑一声,淡淡道:“看来,我们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光都没有错。”

  “呵呵,”想着当年龙皇要收他为义子,自己和千叶梵天欲收他为亲传弟子,宙天神帝抚须而笑:“老朽终于明白,为何他当年会全部拒绝而甘留中位星界。身负邪神之力,当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传承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应该便已抱着救世之念了,可颂可叹啊。”

  (云澈:……?)

  在宙天神帝看来,任何赞颂溢美之词用在云澈身上都毫不为过。

  “说起来,今日之果,也要多谢你们龙神界。”宙天神帝道。

  “哦?”龙皇侧目。

  “虽不知当年千叶究竟对云澈做了什么,但,云澈确也因此被迫留在龙神界,无法返回东神域。”说到这里,宙天神帝微微拧眉:“幸得龙后收留。”

  龙皇:“……”

  “龙后为超脱尘世之奇女,不近万灵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慧目如星,留下云澈,还授其光明玄力。否则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难有今日之果。但此事,世上却少有人知,以龙后之性情,也定不屑沾染此类虚名。”

  宙天神帝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感叹一声:“他日龙后完成闭关,劳烦龙皇转达老朽感激之意。”

  “……呵呵,”龙皇淡淡一笑,未置可否。

  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悲观昏暗已转为乐观,宙天神帝看了劫渊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一眼,转过身来道:“云澈深受龙后之恩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幸。而此番看来,有云澈和龙后这般关系,对龙神界而言……”

  他话音忽顿,眉头一动,疑声道:“龙皇,你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伤?”

  他看到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唇角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拉下了一道血丝。

  龙皇抬手,将从牙缝间溢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抹去,淡淡而笑:“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刚才承受魔帝威压,气血稍有逆流,无须在意。”

  “嗯。”宙天神帝未做他想。

  “魔帝临世之事,虽不可公开,但也必须尽早通知必要之人,早作提醒和准备。龙某这便归去,东域这边,便要劳烦宙天了。”

  说完,龙皇似是【逆天邪神】顺口道:“对了,神曦曾言,她此次闭关至关重要,少则数百年,多则数千年,宙天之意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晚些告知了。”

  宙天神帝道:“龙皇此言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老朽惶恐了。”

  他转身凝目,音聚威凌:“众位,魔帝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一旦传开,必定引发极大慌乱,所以,此事还要尽可能保密到最后。何况,魔帝刚才也特意叮嘱过此事……万万不可触碰禁忌,引来魔帝之怒。”

  众人都纷纷应声。

  他们都知道,一切就如梵天神帝所言,混沌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天了。

  从今天开始,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将不再由他们来制定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了一个任何生灵,任何力量都无法忤逆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主宰者。

  另一个空间。

  这里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宇宙空间,但气息却和先前完全不同,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森压抑,就连光线,也透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暗。

  而且这里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旷,唯有灰暗死寂的【逆天邪神】虚空,几乎不见星辰。

  被劫渊忽然带到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快速扫了一眼四周,随之心中一突……这个气息和氛围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北神域区域?!

  “那个星球,果然不见了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传来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低沉……又带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寞。

  云澈目光侧过,试探着问:“前辈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劫渊没有回答云澈,在那一声呢喃后,她闭上了眼睛,沉默了很久很久,才终于开口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得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?”

  云澈稍微想了想,道:“最初得到邪神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不灭之血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玄道师父。她在南神域偶然寻到,身中剧毒后遇到了我,才将其用在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”

  “南神域?”劫渊眉头微动:“那天毒珠呢?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何而来?为何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竟完全变了?”

  天毒珠虽然和云澈融为一体,但劫渊依然一眼窥其全部。

  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主人!有着最原始的【逆天邪神】联系。

  “天毒珠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这个着实有些难以解释,云澈只能很勉强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我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世界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医道师父无意间找到,后因意外,我将其吞下,它就这么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相融。至于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邪婴万劫轮所劫,释放万劫无生后便已死去,在三年前,才有了新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。”

  “吞下?相融?”劫渊看了云澈一眼,她确定云澈不敢在自己面前扯谎,但,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,她居然无法听懂!

  她不再询问,直接伸出手来,冷声道:“让我看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!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无法拒绝,闭上眼睛。

  劫渊五指张开,直接抓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灵上,一抹黑气微闪……但下一瞬间,一声龙吟忽然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中想起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轻微颤动了一下,双眉也蓦的【逆天邪神】拧紧。

  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放在云澈头颅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收回,重新深深看了云澈一眼:“区区凡灵,小小年纪,不但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还身负四种神魂,这老天对你也未免太好了一点!”

  云澈:“呃……”

  “罢了。”劫渊目光转回:“你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已自成世界,且有龙神神魂守护,我若强窥,会有可能伤及神魂,不看也罢!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理泛起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动。

  为了不伤他……一个凡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魂,就这么放弃了窥他记忆。

  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和他这段时间意想中盈恨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魔神……根本完全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。

  “能得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机缘。”劫渊缓缓说道:“能得天毒珠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造化。他已故去,天毒已易主,我又何必再深究。”

  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说着,蔓延在昏暗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难以言语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茫与凄凉。

  她终于归来……但所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所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全都已经不在。

  云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,他无法体会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已不再让云澈觉得害怕,或许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担心绝望根本就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他主动开口道:“魔帝前辈,你带来我这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……?”

  劫渊有些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里,曾经有一个星球,一个……我与他共同创造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之一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创世神中,最不擅长‘创世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神。他创造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星球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下方才完成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两个共同完成。”

  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里,我们结为夫妻,并有了一个女儿。”

  “可惜,那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不可能扛过两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战……”

  劫渊双手握起,面对眼前完全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她心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、愤怒、期盼、渴望都不见了,唯余一片空无与迷茫……

  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就连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忆,全部归于尘埃。

  我到底为什么还要回来,那些年,又为什么那么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