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56章 救世神子

第1456章 救世神子

  千叶梵天这个头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好,这些尊严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们被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全部惊住,随之如梦方醒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拘谨被撕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拜伏在地,大声宣誓着效忠。

  宙天神帝跪拜,南溟神帝跪拜……龙皇亦深深跪地俯首。

  神主尊严?界王尊严?神帝尊严?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与力量,在世间万灵面前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终生仰望,不可触犯违逆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神”。

  但在上古魔帝面前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!

  只有云澈还站在那里,似乎还有些发懵。

  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吓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这……这就成了?

  劫天魔帝这就决定不会为祸现世了?

  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仇恨,就……就因为他刚才那一番话,就这么释下了??

  先前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忐忑,还有怎么都挥之不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与灰暗……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冰凰神灵虽然各种鼓励劝慰他,但实则,云澈一直都能感受到她气息与话语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悲观。

  冰凰魂灵也曾很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过,单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,应该会对劫天魔帝造成触动,但几乎不可能真正左右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消弭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而真实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和幽儿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

  但……他压根连红儿和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都还没说出来!

  而此刻,距离劫天魔帝从混沌裂痕中走出,也才过去了短短不到一刻钟而已!

  不到一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让她就这么放下囤积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……

  这……

  足足发愣了好一会儿,云澈才忽然回魂,连忙拜下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复杂和惊异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过了欣喜。

  劫渊站在那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看向了混沌之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枚菱状“绯红水晶”,许久一动不动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毫无变化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魔瞳,却不断闪动着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。

  被放逐到外混沌几百万年,她都没有死,此刻终于归来……她想要复仇,想要再见到他,想要见到她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

  但,一切都变了,所有人都死了……

  同一个世界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完全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唯有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带着“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迎接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归来。

  “……”劫渊闭上眼睛,牙齿微咬,双手紧紧握起,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着。

  世人皆知她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,尤其对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来说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比之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却都忘了,她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有着七情六欲和完整情感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。

  一个本性、意志,哪怕在外混沌数百万年都没有被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。

  她没有出声,所有人都跪伏在地,连头都不敢抬起。

  “云澈!”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终于传来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呼喊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云澈抬头,随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连同身体已被劫渊直接拎了起来。

  她看着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虚空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随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当然不可能拒绝。

  劫渊右手之上,那根长刺忽然闪动起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光华……这时,劫渊忽然稍稍侧目,说了一句有些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

  “本尊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们最好封住嘴巴!什么时候该告知世人谁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新主宰,本尊会亲自去说,懂吗!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没有魔帝大人之令。我们绝对不会多言半句。”

  众人连忙应声附和。

  应和之声未尽,一抹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闪动,劫渊已带着云澈消失在了那里。

 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……因为没有留下任何可寻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痕迹,连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涟漪都没有。

  因为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神力!

  劫天魔帝离开,那股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压也随之消失,顿时,他们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摆脱了无数亿万钧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枷锁,全身上下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松。

  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约好了一般,他们都没有马上从地上站起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瘫坐在地。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呼着气,全身上下,每一处都被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汗水完全浸湿。

  千叶梵天第一个起身,重损三梵神,险些被劫渊抹灭,又第一个舍尊屈膝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目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平和,看着众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还露出了一抹很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似叹息,似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叹道:“变天了。”

  众人一个接一个起身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同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和复杂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,魔帝临世,混沌变天……这个世界,多了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宰!

  且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宰。

  “竟会发生这等事。”圣宇界王洛上尘狠吸一口冷气,双手兀自在微微发抖。

  一股灰暗、悲哀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。

  宙天神帝抬手拭去额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汗,大缓几口气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微笑了起来:“不,你们错了,全都错了,我们应该万分庆幸。因为……已经没有比这更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了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所有人转目。

  “魔帝归世,恨满乾坤,老朽本已绝望待死……但,魔帝方才之言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念及邪神遗志,不会再选择泄恨苍生,就连……继承神族遗留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我们,都并未出手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带着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欣然,作为最早知道真相,几乎带着绝望等到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而言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已不啻梦中天堂。

  “但,以劫天魔帝之可怕,她若要杀谁,想什么时候改变主意,不过她一念之间,又有谁能阻止得了她。”西域麒麟帝道。

  “呵呵,”宙天神帝抚须微笑:“你们难道忘了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让魔帝心念变更,戾恨全消?”

  众人俱是【逆天邪神】怔住。

  宙天神帝徐徐道:“骤闻劫天魔帝与邪神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夫妻,想必众位定心中震骇。但,能让他们不惜打破禁忌结合,且互换所持至宝,两者之情,毫无疑问深到极处。”

  “被放逐数百万年,魔帝之恨大过于天,而能她甘愿就此释下,能左右她意志和决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普天之下,也唯有邪神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继承着邪神神力和意志,还身负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”

  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不过寥寥几句言语,让魔帝放过了我们,也……至少暂时放下了恨戾。”

  宙天神帝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怀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赞叹:“云澈当年在龙神界时,得龙后神曦传授光明玄力,此事由老朽传开,相信众位应该早有耳闻。而根据远古记载,欲修光明玄力,必先拥有心怀天下,慈念万生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圣心’。”

  “云澈可修光明玄力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证明他拥有着悯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心。他定会为了拯救世人而不遗余力,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逐渐让魔帝真正完全放下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再不会发生那个我们最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……他一定可以做到!而就在刚才,就在我们眼前,他已经很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做到。”

  宙天神帝一边说着,忽然转身,转向沐玄音:“吟雪界王,当日令徒云澈向老朽提及要参加这场宙天大会,老朽还以为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时兴起。没想到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怀着救世之心,亦带着救世之力而来!”

  “今日若无云澈,老朽等早已亡于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之下。若无云澈,神界也必将遭遇莫大劫难。云澈之圣举,当受万灵敬仰拜谢。吟雪界王育出此徒……请受老朽一拜!”

  沐玄音冰眉一蹙,迅速道:“宙天神帝万万不可……”

  “不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救老朽之大恩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圣恩,吟雪界王当得任何人之拜!”宙天神帝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阿谀,字字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发自肺腑灵魂,话语落下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向着沐玄音深深一拜。

  沐玄音:“……”

  “宙天神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。”水千珩向前道:“魔帝之威,众位亲眼所见。魔帝之怒下,万灵皆为蝼蚁,今日若无云澈,说不定一场覆世大劫已经爆发,今后,也唯有云澈,才能左右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让她逐渐真正放下所有仇恨愤怒,让魔帝降临的【逆天邪神】当世也可保永世安宁。”

  “而若无吟雪界王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留与栽培,又岂会有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”水千珩字字响亮,郑重深拜,高贵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之躯几乎弯成了一个标准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角:“吟雪界王,请受水某一拜。若今后混沌安之,此番救世之恩,必将永载神界史册,我琉光界更将牢载界典,永世不忘!”

  水媚音吐了吐舌头,小小声道:“老爹又来了。”

  “不,”她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映月轻语:“这一次,父亲没有说错。若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今后不会祸世,那么,云澈……将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主。”

  亲眼目睹,亲身感受过劫天魔帝之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会无比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这一点——弹指便可灭杀三梵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要翻覆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实在太过容易。

  邪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……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……水映月微微摇头,心中反而有些释然。难怪,当年玄力胜过他一个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却完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,自己会在大境界领先下落败,此番看来,已再无不可接受感。

  宙天神帝在先,琉光界王在后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尊强者哪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傻人?脑袋从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中清醒过来后,他们迅速反应过来,然后忙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靠向沐玄音。

  同为神主,沐玄音因是【逆天邪神】中位界王,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中地位最低者……却在这时,转瞬成为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点,一个又一个,一群又一群上位界王向她赞言下拜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争先恐后,姿态凌乱,似乎已完全不顾了神主矜持。

  “吟雪界王,请务必受陆某一拜!”

  “改日,本王必亲自拜访吟雪界,以稍表心中万谢。”

  “救命救世之恩,十世都难以相报。今后吟雪界王若有难解之事,随时知会一声,我飞星界万死不辞!”

  “世有吟雪界和吟雪界王,方有救世神子云澈。今后,吟雪界当为世之圣地,谁敢稍有触犯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昇阳圣界永世之敌!”

  “东神域何其有幸,能得吟雪界王,能得云神子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上演着一副任何人见了,都会惊若木鸡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。

  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很难改变,但行为方式却并非一成不变。

  强与弱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对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一个人,在下等位面有着无敌之力,帝威凌世,只有俯视而从无仰视。但把他丢到上等位面,或许就会为了生存而只能摇尾乞怜。

  神主作为上等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高存在,从不会有哪个神主会做出如此阿谀之态,因为到了他们这个层面,只有他们任意决定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,而没有什么人,能随意决定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。

  但如今,却出现了这样一个人。

  这个人,可以轻易掌控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亡,可以随手覆灭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全族……而能影响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云澈,而沐玄音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尊。

  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看似不可思议,又有些讽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就这么无比自然……又可以说必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演着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