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55章 混沌命运

第1455章 混沌命运

  他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毒之主?

  而这“他”,指的【逆天邪神】唯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。

  这着实让云澈懵了一下。

  现世关于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很少,最为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在上古时代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魔族之物,但其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却并无记载和传闻。

  而邪神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之主,这一点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就连知道他有天毒珠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灵,也从未提及过此事。

  天毒珠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?怎么会……也不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啊!

  等等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惊疑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忽然被劫渊抓起,还未等他反应过来,一抹幽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便在他掌心闪烁,随之,一枚似虚似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碧绿圆珠缓缓浮起……

  天毒珠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自行浮现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体。

  他听到了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惊呼。

  目光注视着天毒珠影,劫渊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再起涟漪,她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竟然……把天毒珠都给了你。”

  毫无疑问,劫渊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毒珠”三个字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三记大锤轰在了众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深处,惊得他们无不瞠目。

  “天…毒…珠……”不少神主失声低念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竟有一件玄天至宝!

  继宙天珠、邪婴轮之后,原来早有另一件玄天至宝现世,而且居然在云澈……一个出身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身上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骇人惊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……但此刻,他们却无法发出一丝震惊之音。

  玄天至宝,任何一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宙天界因得宙天珠,而成为俯瞰万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。邪婴万劫轮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便毁了一个王界,引得整个神界惶惶不安……

  现在,他们亲眼目睹了又一玄天至宝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!

  而且,谁都不会忘记, 当年覆灭诸神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万劫无生”,并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万劫轮之力,还有天毒珠之力!

  天毒之下,万灵无存!

  连真神都可葬灭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,根本无法想象和理解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究竟可怕到各种程度,而想到“天毒珠”这个名字,人们便会想到诸神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终结,会为之胆栗魂寒。

  “看来,‘老祖’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感觉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。”宙天神帝低喃道。

  云澈目光短暂怔然……劫天魔帝能一眼知晓他身上有着天毒珠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讶然,而她,居然还将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体直接唤出!?

  他终于想到了什么,抬头道:“前辈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曾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……或者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主人?”

  “不错。”劫渊目视天毒珠,冰冷回应。

  “当年,前辈和邪……和元素创世神结为夫妻时,元素创世神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乾坤刺给了你,而前辈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亦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给了他?”云澈继续道。

  “……”劫渊目光微斜,没有否认。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云澈声音轻了下来:“我想,当年在前辈遭遇暗算之后,元素创世神心怀自责和愧疚,从而……选择将天毒珠归还了魔族。而这期间,从来没有人知道元素创世神曾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,天毒珠在记载之中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魔族之物,它在记载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出现,也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魔族。”

  如果,云澈知晓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万劫轮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寻到,或许就能猜出邪神当年“归还”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族,最有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永夜魔族。

  如果这一切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当年邪神没有将天毒珠归还魔族,天毒珠就不会被邪婴万劫轮劫持,也不会有覆世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万劫无生”。诸神时代,或许也就不会终结。

  不知邪神在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,有没有因之而痛悔。

  “愧疚?他为何愧疚?这一切……与他何干!?”劫渊声音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冷。

  “他愧自己没有保护好你,愧自己无法为你复仇和讨回公道,更愧自己……”

  他想说“更愧自己没有保护好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”,但话到嘴边,又被他生生咽下,继续道:“为此,他不但将天毒珠悄然归还了魔族,就连创世神之名都完全舍弃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封‘邪神’,虽依旧归属神族,但……再不过问任何神族之事。”

  “就连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族恶战,他也没有帮助神族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选择两不相帮。”

  “邪神……邪神……”劫渊轻念,忽然一声凄笑,目光也蒙上了一层他人永远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凄然。

  世上,除了邪神自己,也唯有她真正明白“邪神”二字的【逆天邪神】含义。

  云澈说话之时,一直都在留意着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他抬起手臂,猩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已逐渐濒临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:“魔帝前辈,晚辈身上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神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完完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源力,这一点,你一定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。”

  劫渊:“……”

  邪神……源力?

  这四个字,让这些噤若寒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们心中再震。

  “邪神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个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神。在诸神时代终结之后,他原本还可以生存很长一段岁月,但,他不惜以提早结束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为代价,留下了一滴不灭之血……晚辈前段时日方才真正知晓,他如此做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留下足够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传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……魔帝前辈你。”

  云澈原本还曾疑惑过为什么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中万劫无生,邪神却能继续存活那么久,此时看来,最大可能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他曾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之主。

  “邪神知道你有乾坤刺,或……定有一天可以从外混沌平安归来。而一个已经没有了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根本无法承受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和怒火。所以……这既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”

  “神魔已灭,你所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你所恨的【逆天邪神】种族,都已化作历史的【逆天邪神】尘埃。希望,你可以念及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妻之情,将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也化为尘埃,善待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至少,可以不要把这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怨恨,发泄在这个无辜而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”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,邪神所执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我想,魔帝前辈一定能够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到。”

  云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缓慢平和,浩瀚的【逆天邪神】宇宙空间,没有任何声响将他打扰打断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强者脸色各自不同,但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自始至终,都没有发出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他们都无比清楚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意味着什么……其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神界,整个混沌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劫渊没有打断他,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。

  一直等云澈说完,她亦久久没有出声……其他人更不敢出声。

  云澈距离劫天魔帝只有不到两尺之距,这个距离,绝对足以将一个神帝都吓得心惊胆颤。云澈竭力压抑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,等待着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……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开始微微发颤,脸色也变得赤红如血。

  他纵已成神王,也难以在阎皇状态下支撑太久。

  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变动让劫渊终于有了反应,她目光稍转,冷冷道:“撑不住,就不用再强撑!”

  语落,她伸手随意一点,顿时,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瞬间熄灭。邪神境关,邪魄……焚心……炼狱……轰天……阎皇,在那同一个瞬间全部闭合。

  能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一瞬压下,云澈丝毫不意外。但,她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封闭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境关……着实让云澈大吃一惊。

  因为邪神神力层面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可以被压制,但从不能被封锁干涉,无论下界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,各种封锁系玄功、玄阵都对他丝毫无用。

  而劫天魔帝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手一点,便干涉到了最根源!

  她对邪神玄脉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诀,竟然如此熟悉!?

  “善待这个世界?”劫渊声音冰冷锥魂:“哼,这个世界,又何曾善待过我们!”

  她伸出手臂,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之下,手臂上伤痕覆着伤痕,细密、恐怖到了这些神道玄者都不敢直视:“这些年,我们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辱、痛苦、绝望、死亡……又该由谁来偿还!”

  云澈全身一冷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马上开口,一脸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就……用如今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万世,来弥补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几百万年。”

  劫渊眉头一沉,看向云澈。

  “屠万灵以泄恨,杀众生以释仇……与其如此,为何,不就此成为这个新生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宰,让世间万灵畏你,但也敬你,让他们顺应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,遵从你制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,再不会有人能伤害和暗算你,你也再不需畏惧和忌惮任何人。”

  “沉溺于仇恨,让众生涂炭,和主宰众生,万世为尊,我想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后者更适于前辈。这,也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所愿。”

  劫渊:“……”

  众人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心脏时而揪紧,时而狂跳。他们很清楚,甚至为之惊异……面对劫天魔帝,云澈居然可以做到如此平静,如此理据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劝说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所引向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现在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能保住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亦能保住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。

  “魔、神两族皆已覆灭,魔帝前辈虽因暗算而受莫大劫难,却也因此避过覆灭之劫,如今归来,前辈可任意主宰当世万物万灵……虽此言有所不妥,但,这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对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弥补,一种前辈可以安然受之的【逆天邪神】弥补。”

  云澈说完,很轻、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吐了一口气,随之心跳、呼吸都完全屏住。

  而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自始至终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。

  沉默,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……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,浩瀚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,无人知晓,混沌东极,此刻正决定着整个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很可能,就在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一句话。

  终于,劫渊有了反应,她竟然笑了起来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很淡很淡,任何人都无法看懂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从云澈身上移开,带着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,发出着同样带着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一个上古魔帝,询问一个凡灵之名……单这一点,云澈都能吹一辈子。

  云澈道:“晚辈姓云,单名一个澈字。”

  “云……澈……”不知为何,她复述了一遍这个名字,随之笑意更深:“很好,非常好……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错,末厄老贼已经死了,神族也已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干干净净,而这些人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捡到他们些许神力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凡人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算屠上千万千亿个,也泄不了当年之恨!”

  这番话,带着对“凡灵”深至骨髓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视,但千叶梵天等人却喜出望外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。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从他们身上缓缓扫过,淡淡而语:“虽然,你们都继承了神族走狗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和力量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甚得本尊之心,本尊可以不杀你们。而你们……以后都会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听话,对……吗?”

  从来没有任何人,敢对一个神主说出如此言语……何况,这些人中,还有着数个神帝,甚至……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至尊龙皇。

  但,劫渊此言发出时,这些立于当世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却全部如闻仙音,本就呈跪姿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从侧跪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转为正跪,上身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谦卑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深伏下:“小王千叶梵天,愿引领梵帝神界永世效忠追随魔帝大人,如有半分违逆,必让我千叶梵天,让我千叶全族遭五雷轰顶,天诛地灭!”

  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帝,在这一刻,将“能屈能伸”四个字诠释到了极致。

  众东域上位界王皆在,数个神帝在侧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时间完全抛离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尊严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迟疑,第一时间宣誓效忠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匍匐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卑微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真诚到近乎虔诚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誓言,毒到让外人都为之魂寒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