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54章 唯一希望

第1454章 唯一希望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站出,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吸引了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但紧随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嘲弄和怜悯……

  宙天神帝这等人物,不过一言阻止,便被连带死罪。而作为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弱者,一个莫名跟着到来,最没有资格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居然敢跳出来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蠢不可及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嫌自己活太久了?

  能否听你一言?面对魔帝,这句话在他们看来多么愚蠢可悲。

  “云澈哥哥!”水媚音惊喊出声。

  “你……”水千珩两眼圆瞪,心急如焚,但全身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惧之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以动弹。

  但马上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逐渐被惊疑所代替。

  因为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下,劫天魔帝……竟然就这么停滞在了那里,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定格在半空,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没有再凝聚和释放,反而忽然变得飘忽不定。

  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深渊魔瞳,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定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

  一息……两息……三息……都没有移开。

  “……?”本已满心绝望,闭目待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睁开眼睛,懵然看着忽然变得有些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不知所措。

  场面变得无比怪异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屏起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

  怎……怎么回事?

  发生了什么?

  难不成……这个魔帝在外混沌空虚数百万年,然后一眼看上了这个小白脸!?

  这时,忽如一阵暴风卷起,劫渊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崩散,压制在宙天、千叶、星神、月神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也全部消失。风暴之中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横穿空间,骤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青黑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穿过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玄气,抓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……

  又在刹那迟疑后,手指猛地向下,抓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衣领上。

  她盯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一双黑瞳,在他身上所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下隐隐颤动:“你……为什么会有‘他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?”

  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要泯灭云澈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连出手都不用,不过一念之间。但,如此之近,手掌已抓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似乎没有去泯灭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任由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碰触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和眼睛。

  因为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诀第五境“阎皇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

  云澈没有挣扎,就连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忐忑和恐惧,都反而消却了几分,因为他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般举动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毫无所动,而,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远比他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剧烈。

  “因为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‘他’力量和意志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。”在今劫天魔帝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之下,他脸色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……虽然内心其实慌得一笔。

  (因为劫天魔帝只要一口气不小心喘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大,都能直接杀了他。)

  在劫天魔帝现身之时,这些神界大佬个个骇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胆欲裂,唯有云澈一直抱有着几分乐观。如果那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魔帝,云澈定会和其他人一样灰暗绝望,但云澈更知道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……

  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钟爱之人。

  作为提早结束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而给后世留下希望,冰凰神灵口中“最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”,他相信,能得邪神不惜打破禁忌付诸情感,连乾坤刺都送予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本性上绝非一个残暴绝情之魔。

  而以她魔帝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与意志,他亦相信,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外混沌生存,会让她恨满心魂,但不足以改变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本质!

  他相信……也必须相信,自己可以让她有所触动。

  世界比任何一刻还要冷寂,所有人呆若木鸡,他们不知道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,更不敢发出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阎皇”状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是【逆天邪神】猩血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在昏暗、压抑、森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显得无比灼目。

  世界又一次短暂定格,唯有劫渊抓在云澈衣领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在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着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和视线,相距不到半尺之距,云澈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她布满伤痕的【逆天邪神】青黑面孔,在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着……似乎在承受着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

  “‘他’……也死了吗?”劫渊出声,短短五个字,竟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艰难。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让云澈心涌激动。他无比清楚这意味着什么……

  云澈轻轻点头:“在百万年前,神族和魔族就已经全部绝灭……元素创世神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个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。”

  在劫渊和劫天魔族被放逐之时,世上还没有邪神,唯有元素创世神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劫渊之外,所有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作为当世最高存在,又已知晓绯红真相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在这时全部心中剧烈一动,放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直直盯向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红玄光……脑海中,亦同时浮现起他在玄神大会驾驭三种元素之力,又以神劫败神灵,神灵败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世之举……

  “难……难道……”宙天神帝喃喃低吟。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猛地收紧,云澈衣领顿时化作一片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碎屑。

  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在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,云澈清晰感觉到一股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与悲戚从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蔓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抓在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额头上,牙齿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咬起:“呃……呃呃啊……呃……”

  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头忽然绝望了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兽,发出着晦涩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悲鸣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魔帝,一种击溃魔帝意志的【逆天邪神】悲伤……

  “死了…死…了……死……了……”

  咯……咯……咯咯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咬齿欲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所有人呆在那里,就算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惊呆。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比他设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还要强烈太多太多……

  隔离了几百万年,盈恨了几百万年,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对于邪神,居然……

  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地位越高,力量越强,寿元越长,越会淡薄一切情感么,就像星绝空那般……为何,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几乎要比一个失去挚爱的【逆天邪神】凡人还要强烈?

  “逆玄……你为什么会死……为什么……不等我回来……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,在扭曲中几乎陷入头颅,身体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颤抖如浮萍……

  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、心魂都出现了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恍惚,他们无法相信,她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刚才那个威凌骇世,弹指抹灭三梵神,让他们惊惧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。

  逆玄……云澈在心中轻念: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本名吗?

  邪神不但舍弃了元素创世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名,似乎连本名都舍弃。那些上古典籍之中,没有任何一部记载着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本名。

  “我在……外混沌……不甘死去……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复仇……更为了……遵守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约定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失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为什么……为…什…么……”

  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指缝之中,云澈,竟看到了一抹一闪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泪光。

  但下一瞬,她忽然抬头,目光盯死云澈,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哀伤,在一瞬间又化为无尽深渊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威压:“他死了……你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!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受他恩泽,得他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!凭你……也配置喙本尊!”

  “凭你……一介卑微凡灵……也配继承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!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依旧带着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……元素创世神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丈夫已死,这件事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,绝非任何人,任何生灵所能理解和感同身受。

  她如是【逆天邪神】说着,但,她身上那可怕魔息却在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收敛,再收敛……仿佛唯恐伤到眼前这个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。

  云澈道:“晚辈明白。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介凡灵,却一生蒙受元素创世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,此生无以为报。晚辈更不曾奢望能得魔帝前辈哪怕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平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请求魔帝前辈看在晚辈所身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上,容许晚辈向你说一些话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是【逆天邪神】说给劫渊,却在在场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都响起惊天轰雷。

  元素创世神……邪神……

  云澈在封神之战一战惊世,他身上不断展露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力量,引得无数人猜测,无数人觊觎。

  今日,他们才知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传承!

  从未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传承!

  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六星神同样面露震惊之色……当年在星神界,天元星神荼蘼一口喊出云澈很有可能有着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传承,但,那时毕竟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,任何人面对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,都难以真正相信。而现在……劫天魔帝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承认……再无人能有任何怀疑。

  难怪……难怪云澈火、冰、水三系神力都可以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神入化,难怪,他可以在神道,都跨越一个大境界挫败对手……他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比真神传承,还要高出一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

  如果,这件事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今日以前被揭开,引发震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必然还会引来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觊觎和贪婪……就如千叶影儿。

  但现在,他们在震惊之余,同时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……还有随之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希冀。

  他们忽然明白了云澈站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更清楚看到了劫天魔帝面对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时那异常到让人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他们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,仿佛在黑暗世界中忽然看到了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曙光。宙天神帝抬起手来,嘴唇开合,却不敢发出声音,他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充满了希望……和请求。

  或者说哀求……

  终于,劫渊给了云澈回答:“告诉我,‘他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答应了给云澈一个与她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!

  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都一下子亮了数分。

  无法形容他们内心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震动和复杂……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宰,只有他们有资格应对这场劫难。

  但迎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与绝望。而这忽然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系在一个“混”入宙天大会,层面远远低于他们,寿元也才不过半个甲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身上。

  云澈微舒一口气,道:“当年,在前辈遭遇暗算之后,魔族与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日益恶劣,后来,诛天神帝末厄因过度使用始祖剑而寿终陨落,诛天始祖剑成无主之物……以此为导火索,两族展开恶战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族、神族在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战中相继陨落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略带巧妙,用了“暗算”二字,提及上古两族时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魔族在前。

  “……最后,魔族在溃败之下,解开了邪婴万劫轮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,而邪婴万劫轮不为任何人所控,劫持了永夜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君为自身载体,结合天毒珠之力,释放出了极致魔毒‘万劫无生’,葬灭了所有魔与神,包括……元素创世神。”

  云澈年纪毕竟太轻,上古典籍翻阅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少。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尽可能详细的【逆天邪神】叙述了一番那个在神界人人尽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灭世之劫。

  劫渊默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一直不发一言。而云澈说完最后一句话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瞳猛地一动,出现了云澈预料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“不,不对!”劫渊摇头,目沉如渊: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之主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,怎么可能会被邪婴所劫!”

  “……呃?”云澈愣住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