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53章 绝对力量

第1453章 绝对力量

  虽然相隔了数百万年,虽然只有极其稀薄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但劫渊绝对不会认错!

  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诛天神帝末厄座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族!

  暴戾和仇恨找到了宣泄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,劫渊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猛然扭曲升腾,而千叶四人……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一瞬间放到了最大,仿佛被恶魔死死扼住喉咙,快速拖向无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深渊。

  劫渊缓缓抬手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一个再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却让千叶四人如负亿均,从躯体到内腑都几欲爆开。

  “魔帝大人……”梵天神帝艰涩出声:“我们……并非……”

  他话音未落,一股死亡气息已猛然罩下。

  “呃……啊啊!”

  力量微释,威压便已恐怖到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。三梵神在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之下,全部目绽阴光,惧中生戾,同时嘶吼一声,齐扑劫天魔帝!

  “啊!!”

  这一变动,引得大量神主失声大吼。

  梵帝三梵神,三个十级神主,世人认知中神主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,他们三人同时出手,一瞬间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让那些同为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界王都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几乎要被直接摧成碎屑。

  大多数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三梵神出手,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各方神帝,也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三梵神合力出手……因为东神域除了神帝,根本没有任何存在配让他们三人协力。

  面对三梵神之力,劫渊动也未动,神情更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,唯有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……手指轻轻一弹。

  砰!

  无比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响动,一刹那间,三梵神刚刚涌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之力忽然消失无踪。

  当世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十级神主之力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三股……全部瞬间消散!

  仿佛刚才那让各上位界王都为之惊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手便可抹灭的【逆天邪神】泡影。

  而三大梵神……他们同时发出一声惨叫,身上爆发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雾,飞向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宇宙空间。

  弹指便可毁灭星辰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三梵神……合力之下,竟在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弹指之力下一瞬重创!

  “还……敢……反……抗……”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缓缓张开,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字,却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深处,响起了他们今生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。

  一团黑光,在她掌心一闪而过。

  顿时,梵帝三梵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同时耀起一团黑芒,黑芒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吞没其中……

  三声惊恐裂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中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之躯——当世最强横坚韧,毁之比登天还难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如最脆弱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布帛一般,被黑芒撕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碎片……

  嘭……

  黑芒散尽,转瞬归于虚无。

  梵帝三梵神,就此彻底消失于黑暗,被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世间抹去,没有留下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

  时间,在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静寂中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淌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许久,都再无一丝声音。

  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让所有人瑟瑟发抖,肝胆欲裂。那一张张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看不到丁点属于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。

  千叶无生、千叶无悲、千叶无哀……

  他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凡人,相反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任何人想起,都会心中惊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就这么……死了……

  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抹去了三粒灰尘!

  这一幕,已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震骇”二字所能形容,那一刻在他们胸腔中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,让这些傲世神主忽然间知晓何为心魂崩溃,信念崩塌……

  也无情摧灭了他们心中那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点侥幸。

  宙天神帝先前所言,“祈祷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在外混沌力量崩散……可以抗衡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也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碎。

  三梵神……基本可以代表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生灵,却被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一瞬抹杀!

  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凡灵和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……

  在当世如“神灵”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在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面前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渺小,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堪一击。

  三梵神死了……千叶梵天怔立在了那里,如石化一般,许久一动一动。

  无疑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清楚三梵神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但他却无法理解究竟什么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可以一瞬抹杀三梵神……

  三大梵神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胞兄弟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三大基石,是【逆天邪神】能位居东神域第一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支柱——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眼中,在任何人眼中都绝对牢不可撼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支柱。

  就这么死了,崩了……

  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话传说,上古记载,都比不上这一幕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之万一。杀三个十级神主如断草芥,这一次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亲眼目睹了远古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亲身感受着……拥有神主在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,在上古魔帝面前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卑微如蝼蚁!

  刺骨锥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森然在这个空间,在神主们躯体与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缝隙疯狂流窜。劫渊缓缓转手,掌心直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如魂飞魄散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:“还…有…你……”

  面对着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,和她泛动着死亡黑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缓缓矮下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屈膝跪地。

  “魔帝大人,鄙人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继承少许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绝非……梵天神族……魔帝大人如今荣归混沌,必将号令万界,天下臣服,我千叶一族,在东神域小有威名……愿归魔帝大人麾下,效劳于鞍前马后……魔帝大人之令,无不遵从……绝无二心……”

  若非亲见亲闻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没有任何一人会相信东域第一神帝会做出如此卑微之态,说出如此卑微之言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没有人鄙夷和嘲讽他。

  面对一个能在弹指间决定自己生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丧尊屈辱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最明智,最理智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

  而能在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威下完整明晰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这些言语,当世都没有几个人能做到。

  而有千叶梵天这等东域第一神帝为先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刺破了众神主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层尊严泡沫,不少人在双腿发颤下,几乎忍不住要当即屈膝,表示效忠。

  没有任何可能反抗或制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

  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宰将要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改变,

  死亡与卑屈,绝大多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,都会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后者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从未面临过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也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遭遇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

  但可惜,哪怕抛却尊严,卑躬屈膝,却也不一定能换来活命,因为决定权……始终都在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缓缓倾斜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无比轻蔑,无比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,都清楚感受到了那种不屑与鄙夷: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末厄走狗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裔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满口正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裔……呵呵呵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她忽然狂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肆意,但……又似带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与悲戚。笑声落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势也在这时猛地一变,一股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随着她手掌的【逆天邪神】翻覆猛然压下。

  “呃!”

  “啊!!”

  沉闷、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声响起,这股黑暗威压不仅压在了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还有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六星神与月神界……包括夏倾月在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月神!

  魔帝威压之下,他们一瞬间便被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单膝跪地,再无法站起。

  “末厄的【逆天邪神】走狗,就算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后裔,也全部该死!!”

  梵天神族、星神、月神……在远古时代,都属诛天神帝末厄麾下!

  末厄已死,诸神已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与愤怒,无疑只能释放在这些后裔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后裔都算不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继承者身上。

  众人齐齐大骇,仓皇后退,惊惧之中,又有那么几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庆幸……和宙天神帝一样,他们也都发觉,现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似乎并无预料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般失智残暴,她有着理智,有着清醒,明明可以将他们全部抹杀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却将目标集中在了归属末厄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族继承者身上。

  或许……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可以逃过一劫?

  他们在惊惧和后退之中,都如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着。

  三梵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状犹在眼前,那覆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让千叶梵天和众星神月神无法涌上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抗拒之下,唯有快速蔓延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。

  “糟了!”沐玄音一声低吟。

  千叶死,星神死,皆与她无关,但月神……夏倾月亦身在其中!

  “等……等等!”宙天神帝颤声吼道:“魔帝大人……他们……并非神族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呃啊!”

  除了宙天神帝,没有任何人出面阻挡或求情。感觉自己或许有可能逃过一劫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又怎会为了他人而冒被瞬灭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。

  宙天神帝话音未落,一道黑光已骤压其身,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和身体猛然压下,劫渊那比死神还要恐怖千百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随之响起在所有人灵魂深处:“看来,你也很想死!”

  “夕柯的【逆天邪神】走狗……同样该死!!”

  “主……主上!”众守护者顿时惊骇欲死……但,魔帝之力,魔帝之恨,谁人能救!

  在如今这个世界,神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该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气息,也根本不可能再孕生出真神。就连一些从远古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遗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神之器,也随着混沌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而快速衰弱……包括宙天珠这等玄天至宝。

  如今这个世界,存在着“绝对力量”吗?

  并没有。每一个王界都极端强大,但,会有其他王界与之制衡。

  混沌至尊龙皇,也断不能在当世公然任意非为。

  而,如果一个真神临世……那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一个不该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力量,绝对存在。

  就如从外混沌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!

  她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超出了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界限,超出了这个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道和法则。她可以任意决定任何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,可以决定任何种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存亡。

  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,秩序、法则,都将由她一人制定,万灵皆为奴……根本不会有任何力量,任何可能与之抗衡。而只要她愿意,她甚至可以屠灭当世所有生灵和死物,来发泄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和暴凌,或让混沌就此重新演变,成为只属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万灵,都将匍匐在劫天魔帝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所能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。

  世界,将从今天开始,发生剧变……

  他们这样想着,无论眼神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沉重与昏暗……而梵帝、星神、月神、宙天……则唯有绝望。

  而就这时,一股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却在连神主都无法抵抗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压下忽然爆开,并释放出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。

  这股玄气虽强,但在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人物,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阶层下,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堪称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。

  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在他们眼中弱小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却让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瞳猛然颤荡,戾气、恨意、杀意,还有即将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之力,全部定格在了那里。

  云澈从沐玄音身后缓步走出,身上血色玄气在魔帝威压下依旧浓郁刺目,他直视着劫天魔帝陡然射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缓缓道:“魔帝前辈,可否听晚辈一言?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