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49章 南溟神帝

第1449章 南溟神帝

  月神界专属坐席,天空神月乍现,紫芒漫天,月神帝从天而降,无声入坐,其姿,其威,无不让人心中窒息。

  世人皆知月无涯陨落后,由其强行收封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女继承紫阙神力和月神帝位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从那个时候起,月神界陷入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乱。

  人人皆以为这场动乱必定持续很久很久。虽然有月无涯亲留的【逆天邪神】遗命,但夏倾月无论哪一方面,想要让月神界臣服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基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但,才短短三年,月神之乱便尽皆平息,外人无法想象其中发生了什么,唯有惊愕。

  这些年,月神新帝也从未离开过月神界。

  今日,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第一次现身众人之前。这些东域至尊本以为一个初登帝位,还年轻到吓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必定无比稚嫩,连帝威都根本来不及形成。

  但,夏倾月现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那倾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和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,让这些东域至尊无不心中凛然,想要注视,却又不敢直视。

  月神帝身后,四月神相随,连同月神帝在内,月神界现存的【逆天邪神】十月神亦来了半数。(邪婴之难折损其二)。

  “哇!好美,比当年更好看了。”水媚音目绽星芒,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叹道,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,娇躯依向云澈:“云澈哥哥,她以前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吗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点头。

  水媚音看看如紫月临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再看看云澈,小小声道:“感觉……一点都不像。”

  “……反正我们在同一张床上睡过了,不信你去问她!”云澈微微咬牙,底气很足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哇!”水媚音一声轻呼:“居然睡过神帝,云澈哥哥你好厉害哦。”

  云澈:( ̄^ ̄)

  这小妮子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揶揄我!

  梵天神界那边,则只到场四个人。

  而这四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驾临,却让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再次为之剧变。

  “三梵神!”水千珩一声惊吟!

  “……”云澈也转目过去,梵帝三梵神之名,他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雷贯耳。

  因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十级神主之名!

  十级神主,象征神帝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强大如星神界和月神界,也都分别只有星神帝与月神帝达到此境。宙天神界为两人,分别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和守护者之首太宇尊者。

  而梵帝神界,除了千叶梵天和千叶影儿,还有这三大梵神!

  东神域早有传言,这三梵神之强大就算比不上星神帝和月神帝,也相差不远!

  而这三梵神联合,据说足以胜过东神域任何一个神帝!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闻之惊栗。

  在东域四王界中,梵帝神界出场人数最少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“宏大”。梵天神帝加三梵神……四个十级神主,一股让这些同为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佬都不敢直视,单单一想都心脏发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力量。

  云澈抬目望去,这三梵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相却远没有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名那么骇人,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平静淡漠之容,而且……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长相之间,还有着数分相似。

  “梵帝三梵神,凌驾于梵王之上,在梵帝神界,和在东神域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仅次于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沐玄音忽然低低出声:“他们三人,和千叶梵天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同父同母的【逆天邪神】兄弟。”

  “同父同母……兄弟?”云澈心中大为吃惊。

  同父同母……一个第一神帝,三个十级神主!?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妖孽血脉!?

  “三梵神之名分别为千叶无生,千叶无悲,千叶无哀。而千叶梵天年龄最长,他在封帝之前,名为千叶无天,封帝之后,才更名千叶梵天。”

  “梵帝神界每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都叫‘千叶梵天’,帝号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‘梵天神帝’。因为梵帝神界所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诸神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梵天神族’之力。梵天神族隶属诛天神帝麾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最好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族,其王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古‘梵天帝’。”

  云澈点头,每一个字都记在心里。

  无天、无生、无悲、无哀……一母四兄弟,四个十级神主!

  而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千叶影儿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可怕到让人不寒而栗之人。

  千叶一族……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到难以理解。

  但,即使如此……又一股气息从天而落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梵帝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生生压下!

  而那股瞬间让天地凝结,让万灵想要就此屈膝跪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……

  龙皇!

  龙皇、青龙帝、麒麟帝一同现身。

  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场,集聚了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尊强者,但这西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皇二帝之神威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近乎反客为主,横压任何一个东域王界。

  龙皇到来,所有强者,包括各大神帝都起身相迎。

  而这时,一阵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当空响起,随之传来一个温雅中带着凌傲,又极具磁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之音:“呵呵,南溟因事来迟,还望东域诸雄勿要见怪。”

  人未现身,“南溟”二字传入耳中,所有人齐齐心中大震,云澈眉头猛地一紧……水媚音似有所觉,转眸看了云澈一眼。

  声音落下,两个身影已现于龙皇所在坐席之侧,一人面相懒散倨傲,连站姿都有些歪歪扭扭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期间来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南神域释天神帝苍释天。

  而他旁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一身银衣,身材看上去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瘦弱,年龄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十七八岁,面色白净,隐浮病态。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长相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一眼难忘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让人咋舌的【逆天邪神】俊美,足以让一个美艳女子都见之生妒。

  宙天神帝重新起身,由衷道:“南溟神帝亲至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东域之万幸,何来见怪之说,快请!”

  南溟神帝目扫全场,向龙皇深深一拜:“多年不见,龙皇风采更胜当年,待今日大事了结,南溟再行拜候。”

  龙皇微微颔首,似笑非笑: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多年了,听闻你姬妾已过万数,看来,终是【逆天邪神】完成了当年之愿啊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!”南溟神帝闻言,非但毫无窘色,反而畅快大笑:“南溟嗜色如命,天下皆知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人若提此言,南溟会得意万分。唯独龙皇……”

  南溟神帝摇头而笑:“南溟姬妾虽多,但与龙后相较,不过一堆敝履而已。”

  龙皇:“……”

  “听到没有,”水媚音在云澈耳边轻语着:“人家有一万多个姬妾,你羞不羞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微吸一口气。南溟神帝之名,他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铭记在心。

  因为当年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让茉莉中了魔毒“弑神绝殇”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遇到他,茉莉早已玉陨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形象和做派,和他设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差地别。

  南溟神帝目光转向梵帝神界所在,随之大露失望之色……而所有人都知道他在失望什么。

  千叶影儿未至!

  南溟神帝迷恋“神女”一事早已天下皆知,他虽为南神域第一神帝,但经常往返东神域,每次为的【逆天邪神】,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。

  毕竟,对这个嗜色如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域第一神帝而言,“龙后”和“神女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毕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追求。龙后他已碰不得,而神女……他不惜一切也要得到。

  而他迷恋神女一事丝毫不介意被举界尽知,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告诉世人,谁敢触碰千叶影儿,先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承受得起南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。

  当年茉莉在南神域被暗算,南溟神帝亲自出手,还不惜动用极其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……也不过千叶影儿一句传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神女未至,南溟神帝顿时意兴阑珊,向梵天神帝随意打了个招呼后入席。马上,云澈便感觉到一道平和,却又带着可怕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忽然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而且持续了数息之久。

  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?”南溟神帝目视云澈,淡淡一笑。

  “此子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神女殿下要‘下嫁’之人,相信你肯定感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紧。”苍释天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南溟神帝一声淡笑:“影儿会看上他?呵呵呵呵,那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别有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时兴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玩具罢了。”

  “话虽如此。但此子引来九重天劫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本王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所见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有可期啊,”苍释天道:“宙天神帝特邀他来参加今日之议,显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重视之极。”

  纵观全场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……就云澈一个神王。

  神王之力,在神界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者范畴,在下位星界可为一界之王。但在这个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佬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大会……活脱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巨鹰之中混进来一只蚊子。

  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。”南溟神帝微笑依旧:“但……也要能活到未来才行。”

  “南溟神帝,名南万生,南神域四神帝之首。”沐玄音低语道。

  南万生……这名字,自带着一股藐视万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与傲然。

  “外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俊秀少年,但玄力强大绝伦,奇招万千,极擅用毒。是【逆天邪神】三方神域外表最无害,实则最阴毒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”沐玄音说道这里,话音一转:“另外,他有一点与你极为相似。”

  “什么?”云澈下意识接口。

  “嗜色如命!”沐玄音冷冷道。

  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云澈又一次被口水呛个够呛。

  “并不会啊。”水媚音忽然脸颊转过,笑吟吟道:“云澈哥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有一点点而已。”

  “哼,你与他才接触几次,又才了解他几分?”沐玄音寒声道。

  “噢……”水媚音想了一想,虚心受教:“嗯!这一方面,媚音肯定没有沐前辈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我会多加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再不吭声。

  云澈理智的【逆天邪神】紧闭嘴巴。

  嘶……今天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怎么老觉得左右两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相当不对劲。

  “贵客皆至,该议今日之大事了。”

  宙天神帝起身,出口之言字字沉若万岳击心,也让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陡然凝重起来。

  这些神主都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与灵觉,宙天神帝短短一句话,他们却听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悲怆,他们全部为之眉头大皱,心中骤沉……能让宙天神帝如此,他们又岂会想不到,他接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有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必定非同寻常。

  “四年前,老朽以天机预言为引,公开了东极混沌之壁上绯红裂痕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并着重提及,绯红裂痕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极有可能伴随着一场浩世大劫。而实则……”

  宙天神帝微微一顿,声音愈加沉重:“实则,‘劫难’之说,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仅仅来自天机预言,亦来自……宙天神灵!”

  嗡——

  封神台气息轻微动荡……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,却引得千里空间一阵颤栗。

  宙天神灵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珠灵!

  “那场用来择选东域年轻一辈绝顶天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灵之意。众位应该早就心有所知,‘宙天三千年’这种时间神迹,绝非我宙天神界可以决定。”

  这一点,位于至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都心知肚明。因为宙天珠现世后,只有过一个主人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太祖!宙天太祖仙逝后,宙天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宙天界所用,而非认主。“宙天三千年”这种足以透支宙天珠当前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神迹,也自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能决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那时,宙天神灵从绯红裂痕那里感知到了极为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并不知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气息。为应对未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,便决定以‘宙天三千年’,催生出一批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虽然,那或许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杯水车薪,但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分希望……一分可能隐含或衍生未知奇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”

  “但,就在玄神大会之后,宙天神灵终于明白了绯红裂痕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并由此,猜测到了那个无比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真相’。”宙天神帝说到这里,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吐了一口气。

  “玄神大会之后?”千叶梵天沉眉道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绯红裂痕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,四年前便已知晓?那你为何始终缄口不言,反而拖至今日?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