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48章 大佬齐聚

第1448章 大佬齐聚

  宙天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召开之地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。

  云澈随沐玄音进入封神台时,各大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强者几已全部到来。浩大封神台,数百人落座,远远看去显得稀稀拉拉,但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数百人,让整个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变得无比厚重。

  因为这寥寥几百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最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集合!他们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方星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主宰,任何一个,都立于这天地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之处,如现世神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受万灵顶礼仰望。

  东神域两万多星界,千万亿生灵,却只有五百上位星界,神主亦只有寥寥七百人,今日几乎全部集中于宙天封神台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幅常人连想象都不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观。

  云澈与沐玄音到来,本就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现场顿时变得更加冷寂,七百多道目光几乎齐刷刷扫了过去……除了有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几道,其他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向沐玄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牢牢集中在云澈身上。

  在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人物?

  能以半甲子小辈之姿,被这些顶级大佬如此注目者,或许整个神界唯有云澈一人。

  云澈当年陨落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曾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皆知,引无数人扼腕叹息。半个月前又开始盛传他还活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如今亲眼见到,他们免不了惊异。

  亦惊异他为何竟会被允许参加这明明只有神主才有资格参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大会。

  临近封神台时,云澈便感觉胸口一闷,脸色亦变得有些不正常。被这些恐怖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与气息所集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微微一晃,险些当场喷出血来。

  沐玄音伸手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心轻轻一碰,顿时,覆在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压顷刻间消散无踪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好转,呼吸亦变得平稳。

  “云澈哥哥,这里这里!”

  在这个大佬齐聚,连碎云都不敢飘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一个女孩之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清脆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。水媚音站起,蹦跳着向云澈挥手,浑然不顾他人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坐着水千珩,还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水映月。

  琉光界,这个如今神主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,三神主全部到来。

  沐玄音带起云澈,蓝芒一闪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落座琉光界之侧。

  水映月转眸,看了一眼云澈,向他轻一颔首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一如当年,几乎看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就连外衣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当年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水纹蓝裳。

  水映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云澈没有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。作为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子之一,宙天神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九个新生神主若没有她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奇怪。

  云澈向水千珩和水映月姐妹打过招呼,规规矩矩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了沐玄音身边……他屁股刚沾座,水媚音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蝶影一晃,坐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脸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带羞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欣喜浅笑。

  在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三天,她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拉近了很多。

  再加上水千珩和沐玄音都开始商议婚期,她基本已经开始把自己当成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了。

  这个巧笑倩兮,嫣然如画,不顾他人在侧如个牛皮糖一样往一个男子身上粘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若非了解,谁都不可能相信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里大佬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佬,九成上位界王都不敢平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……一个拥有无垢神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七级神主!

  水媚音这个热恋少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不知引得多少人心头颤荡不休。

  水千珩低叹一声,摇了摇头,一脸无奈。水映月倒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惊异,不断用余光看着云澈与水媚音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动作。

  作为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,陪伴她时间最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水映月最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明白为什么水媚音会对云澈痴迷到这种程度。隔了整整三千年,非但没有淡忘,反而似乎更甚当年。

  让她一度怀疑这世上真有“着魔”这种东西。

  云澈目光扫过,他知道在场之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种身份,更知道自己能身临这种场面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吓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这些人之中,他看到了许多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。

  火破云!

  云澈到来后,他始终低着头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时,他亦毫无所动,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和视线。

  君惜泪……毫无疑问!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碰触时,瞬间感觉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把剑刺进了心魂中,让他顿时一阵龇牙咧嘴……

  这记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娘皮,三千岁老妖婆!就你这臭脾气,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!

  陆冷川……看到他,云澈同样丝毫不觉得意外。

  他们目光相触,互相点头微笑。

  “云兄弟,看到你无恙,实为一大幸事。”陆冷川传音道。

  “恭喜陆兄得成大道。”云澈也传音道。

  “可惜,你却未入宙天神境,每次念及,都深感大憾。”陆冷川惋惜道。

  “哈哈,人各有命,无需介怀。”

  覆天界之侧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宇界所在,云澈一眼看到了洛长生。

  与当年相比,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貌发生了显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变得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成熟,没有了当年外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羸弱儒雅,亦没有盛气外露,整个人无论目光、气息都格外内敛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头已习惯于安静养神,从不愿展露利爪和獠牙的【逆天邪神】猛虎。

  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他显得格外淡然,云澈目光扫过时,他微微一笑,还点头打了个招呼,似乎完全淡忘了当年之辱,又似根本不知半月前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只有圣宇界王洛上尘,却不见洛孤邪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这个时间,手臂应该还没塑成,岂会出来丢人……云澈如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着。

  “云澈哥哥,”水媚音在他耳边小声问着:“你还没有告诉我,为什么会来参加这次大会啊?”

  “来看热闹啊,毕竟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场面,估计这辈子也就这一次了。”云澈半真半假道。

  “骗人!”水媚音轻吐舌头,然后又靠近一点,娇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几乎要碰触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上:“云澈哥哥,你把人家打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跪在你身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姐姐是【逆天邪神】呀?”

  “~!@#¥%……”云澈身体一阵晃荡。

  沐玄音微微侧目。

  “这个问题,以后再讨论,以后!”云澈老脸微微泛红。

  “噗嗤……”水媚音手掩唇瓣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痴迷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明明有着抽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庞,很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其实,云澈哥哥比看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坏多了,居然让那么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做那种事情。以后……肯定也会那么欺负我,哼,简直坏死了。”

  一边说着,似乎脑海中又出现了那个画面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一下子染满粉霞,顿时娇媚不可方物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乖乖缄口。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,此刻大佬环伺,这小丫头居然……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故意撩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精!

  云澈格外心虚的【逆天邪神】扫了周围一眼……这要被她爹或姐姐听到,那还得了!

  “对了对了,”她再次轻语,这一次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鼻尖碰触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上,又软又痒:“你有没有那样欺负过你师尊?”

  “咳咳咳咳咳咳……”云澈全身一哆嗦,瞬间被自己口水呛的【逆天邪神】半天没上过气来。

  沐玄音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“不不不不不不许乱说!她她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师尊……你你你你你……”

  云澈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捏着脑袋嘴巴朝下按在了地上,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结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塌糊涂。

  毕竟他心虚……

  “噢……”水媚音拖了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音,总算放过了云澈。

  但云澈在抹了抹冷汗后,马上开始反击,学着水媚音反凑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用自认为他人绝对不会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低语道:“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告诉你吧,那两个‘姐姐’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呢,叫做……你嫁过来后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每天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记住了吗?”

  “……”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“刷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通红,她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映月目光转过,随口问道:“含箫?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你们在谈论某种功法?”

  水媚音:“……”

  沐玄音:“………”

  水千珩:“…………”

  云澈木然抬头,心肝脾肺肾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吊了起来,颤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:“没……没……你……你听错了。”

  “听错?”水映月刚要再问,忽然看到水媚音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嫣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简直要烧起来,她纤眉一蹙,关切道:“媚音,你怎么了?脸色怎么这么差?”

  “咳咳,不用管她,专注眼前大事。”水千珩一脸严肃。

  “……”水映月目光转回,顿时发现好像每个人脸色都不太正常,心下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解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狐疑,又觉得……似乎不应该问?

  “坏人!连姐姐都欺负。”水媚音捂着依然发烧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小小声道。

  “我明明就欺负了你一个人啊。”云澈一脸幽怨。

  水媚音嘴唇悄然抿动,粉粉的【逆天邪神】舌尖轻触了一下唇瓣,然后忽然又靠到云澈耳边,轻轻道:“为了云澈哥哥,我会好好学习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定会比那些姐姐做得更好。不过,你要好好教我哦。”

  说完,她把脸颊掩下,好久都不敢再看云澈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感觉到自己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细胞都在暴动,血管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鼓胀的【逆天邪神】几欲炸裂,他闭上眼睛,连咬舌尖,心中狂念冰心诀……好久,脸色才终于恢复正常。

  这丫头……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精转世!

  另一边,水千珩手抓面门,整张脸都挤进了五指之间,心中莫名悲怆:我这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给谁养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

  自己倾尽心血,好不容易呵护养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白菜,居然主动去给人拱……

  “来了!”水映月忽然低念一声。

  与此同时,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骤凝。

  天空静寂了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碎云缓缓分开,空间如水纹一般缓缓波动,随之,一个老者身影缓缓浮现,一身灰袍,面目慈和,威而不凌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。

  他现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身后,也同时浮现出了十五个相同装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让一众东域大佬纷纷起身相迎,而看清他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五人,每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吃一惊,心中剧震。

  这十五个身影……赫然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守护者!

  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之难,宙天折损了两个守护者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七守护者还余十五人,而这十五个守护者,以太宇尊者为首,全部现身!

  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远超所有人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阵仗。

  “呵呵,老朽来迟,让众位久候了。”宙天神帝目视四方,然后抬起手来,各位贵客请入座,共议大事。”

  他话音刚落,气势本就厚重到常人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陡现一个又一个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星神界专属坐席,六道不同颜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从天而降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大星神!

  邪婴之难,星神界无疑损失惨重,核心之地被尽毁,星神帝不知所踪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二星神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走的【逆天邪神】走,如今只余六星神,且只能暂居于附属星界中,相比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辉煌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可谓凄惨凋零。

  但,瘦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骆驼也比蚂蚱大,不论其他,但凭残存的【逆天邪神】六星神和十六个星神长老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任何上位星界都不可能企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依然能够左右整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局。

  六星神入座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仿佛约好了一般,同时定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云澈眉头暗沉,目光转冷,非但没有避让,反而直刺刺的【逆天邪神】反盯向他们。

  最终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六星神很快将目光离开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也都浮现了不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复杂变动。

  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之死,别人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毕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在听到他还活着后也都心生惊讶……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讶。

  而他们六星神,当年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看着云澈惨死!

  就连遗体都完全毁去,没有留下一星半点。

  所以,他们在听到云澈活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以及亲眼看他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骇可想而知。

  与骇然同时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只有他们才能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惶恐不安。

  云澈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因星神界,而非因邪婴而死。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知道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仪式”……亦能知道“邪婴”为何降世。

  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真相为世人所知所信,星神界后果如何,可想而知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