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47章 宙天大会

第1447章 宙天大会

  龙皇威压,真正意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天慑地,不说世间万生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神帝,也断然不可与之比拟。

  无论云澈和水媚音,与龙皇都极少接触。但那只属于混沌至尊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威压,让他们在第一个瞬间,心海中便闪现“龙皇”之名。

  龙皇立前,一时之间,整个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元素都为之沉寂。云澈和水媚音迅速停住脚步,收敛神情。

  “晚辈东域吟雪界弟子云澈,拜见龙皇。”云澈迅速拜下,敬声道。

  水媚音也松开刚缠在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与他一起盈盈拜下:“东域琉光界水媚音,拜见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。”

  龙皇缓缓转身,淡漠含威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过水媚音,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缓缓点头:“听闻你还活着,很好……很好。”

  “……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梢微微跳动了一下,马上道:“感谢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记挂,虽命遭坎坷,但总算无恙。当年龙神界收留之恩,晚辈亦不敢忘。”

  “……”龙皇并无回应。

  这时,水媚音忽然手儿伸出,握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腕上,纤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悄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……逐渐收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紧很紧。

  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举动让云澈错愕,他稍稍侧目,发现水媚音螓首低垂,唇瓣似乎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咬着,抓在他手腕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些过分,让他都感觉到了痛感。

  而这些,无一不在表明她在紧张……而且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为厉害。

  云澈心中讶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又觉得有些好笑。他和水媚音虽然相处不多,但印象中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被家里宠坏,天不怕地不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琉光小公主,当着宙天神帝之面都敢笑嘻嘻的【逆天邪神】喊“宙天爷爷”,而面对龙皇,居然会紧张成这个样子。

  到底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小女孩……呃?

  小女孩个鬼啊!

  他暗中一笑,手腕一翻,反将她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握在掌心,然后安慰的【逆天邪神】握了握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云澈主动握住了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手……但后者唇瓣却咬的【逆天邪神】更紧,手儿还隐隐发颤。

  这时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两股威压从天而降。这两股威压虽及不上龙皇,但却如两座高不见顶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岳骤然压下,让云澈全身一沉,呼吸完全停滞。

  作为年轻一辈第一人,云澈自身已在神王层面,而他所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层面,远比其他神王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,而这两股威压,绝对要远超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阶层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神帝!?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!?

  但却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都有接触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。

  他惊然抬头……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此时已多了两个身影。

  右侧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青衣女子,难辨年龄,容颜美艳威冷,身段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修长婀娜,比之云澈还要高出半尺。一身青衣看上去格外简单素雅,但随风轻曳间,竟泛动着近似水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粼光。

  最为显眼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头长发亦是【逆天邪神】青蓝色,在明光下折射着异常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。

  右侧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黑衣老者,和云澈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至尊强者不同……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寿元将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无名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面白无皱,而这个老者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陈旧的【逆天邪神】褶皱,头发胡须,亦呈现着一种有些“沉重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白色。

  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眼睛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目光与之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格外温和平淡,却让云澈骤感仿佛有一道天外明光照射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深处。

  两人都立于龙皇身后半个身位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视龙皇为尊。

  但,那也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对龙皇而言!两人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帝阶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!

  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匆匆一眼,便迅速收回目光,心中久久震荡。

  而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打量了云澈和水媚音许久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目绽异色。

  “若老朽没有猜测,此子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引来九重天劫,得天机界真神预言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吧?”黑衣老者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而此女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三千年成就七级神主,并身负无垢神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琉光之女?”

  “正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龙皇微微颔首。

  “东神域这一代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杰辈出。”青衣女子看了一眼东方,道:“再加上那个同样三千年修成七级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,如此奇才,一个时代出现一个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,如今却在东神域接连出现。看来,‘应劫而生’之说,也并非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妄之传。”

  “既然来了,便先去宙天那里一叙吧。”龙皇转过身去,脚步迈出,已在数里之外。

  两人再次深深看了云澈和水媚音一眼,随龙皇而去。

  云澈站起,握着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却似乎忘了放开,他看着龙皇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皱了皱眉,他疑惑低语:“那两个人……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西神域一皇五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麒麟帝和青龙帝。”水媚音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“麒麟帝……青龙帝!”云澈眉头一跳……果然!

  那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神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!

  包括龙皇在内,西神域一下子来了三个神帝级人物!

  这场绯红劫难虽未波及到西神域,但很显然,他们也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嗅到了什么,丝毫没有轻视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了半数神帝……龙皇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亲至。

  青龙帝……

  青龙!?

  云澈记得,在上古时代,青龙、冰凰、冰麟为三大水系至尊,地位等同火系三至尊朱雀、凤凰、金乌。

  继承冰凰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在东神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中位星界,而继承青龙之力……在西神域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!

  着实天差地别。

  另一个麒麟帝……在东神域已灭绝的【逆天邪神】麒麟一族,在西神域竟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。不晓得冰麟一族在西域麒麟族中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。

  对了……神曦!

  云澈忽然想到了什么,猛一抬头,然后急追向龙皇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他刚刚移步,手臂便被水媚音抓住,而且抓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紧:“云澈哥哥,你要去哪里?”

  “我有件事,想要去问询一下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。”云澈看着她,面露疑惑。

  “不要去!”水媚音摇头,手上抓的【逆天邪神】更紧:“千万不要去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云澈眉头微皱,自龙皇出现,水媚音一系列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都 透着异常。

  “我不知道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千万不要去。”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全然没有了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浅笑嫣然神采飞扬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透着一种……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悸感:“刚才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感觉很害怕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一向很准很准,云澈哥哥,你一定要相信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眉头逐渐收紧,若有所思,最后又完全舒开,微笑道:“好吧,那就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他并非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顺水媚音之意,刚才在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下,他同样心生一种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感。

  水媚音重绽精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颜,她身躯一转,纤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重新缠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,身体也稍稍倾向他:“云澈哥哥真乖,以后也要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和人家成婚哦。”

  云澈:“-_-||”

  “走啦走啦!我先带你去找越仙姐姐玩!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爷爷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孙女,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可好吃了,我每次来宙天界,都会找她要好多好吃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对了!越仙姐姐还没有成婚哦,如果你可以把她也娶了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太好太好啦!”

  “哇!这次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好机会!云澈哥哥一定要好好表现哦!”

  云澈:“o(╯□╰)o”

  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

  梦境。

  “小澈,快醒醒!该起床了!”少女在耳边呼喊着他。

  “唔……天还这么早,让我再睡会嘛。”萧澈蒙上被子,迷糊的【逆天邪神】嘟囔道。

  “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和司徒小姐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日子!时辰快到了,赶紧起来!”

  萧澈眼睛一瞪,这才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坐起……

  床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方垂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幔帘变成了大红色,房间里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摆满了红桌红烛,随着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清醒,他才记起,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和司徒城主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千金成婚之日。

  他连忙起身,下床,洗漱,然后由萧泠汐亲手为他穿好大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喜衣。

  “小澈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刚刚熬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粥,你身体弱,上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又那么长……要全部喝掉。”萧泠汐端来很大一碗粥,香气四溢。

  “好好好。”萧澈听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端起碗来,也不用汤勺,直接“咕嘟咕嘟”喝了起来。

  “啊……也不用这么急啦,还有一些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萧泠汐伸手,生怕他噎到。

  “呼……喝完啦。”萧澈把碗放下,一抹嘴角,他看着萧泠汐,忽然眼神一迷,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以后,不知道还能不能经常吃到小姑妈做的【逆天邪神】饭。”

  司徒城主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千金啊……肯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会做饭才怪。

  “嘻嘻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把城主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千金娶进门,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嫁过去,只要你想,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像以前一样,每天都做给你吃。”

  一边说着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颜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黯下,轻声道: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澈,成家之后,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肯定会越来越少。”

  “怎么会!”云澈马上抬手发誓:“我昨天刚刚和小姑妈保证过:和司徒萱成婚后,不能有了老婆就忘了小姑妈,不能减少和小姑妈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对于小姑妈的【逆天邪神】召唤要和以前一样随叫随到!”

  昨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保证,云澈一个字都没有念错。萧泠汐总算面绽笑颜,笑吟吟道:“算你还乖!”

  她走到萧澈身前,伸出手儿整理着他稍有凌乱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角,近距离看着他,眸光、声音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迷离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不知不觉间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就已经这么大了。”

  “大哥!大哥!!”

  随着振奋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声,一个人影风风火火,冒冒失失的【逆天邪神】闯了进来。

  “元霸,你居然会起这么早?”萧澈笑呵呵道。

  “嘿嘿!今天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成婚之日,我当然要来帮忙。”夏元霸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,仿佛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成婚似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我去喊老爹,元霸,你陪小澈一会儿。”

  萧泠汐离开,夏元霸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到萧澈身前,上下打量着他一身大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喜衣,乐滋滋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大哥,你穿这身衣服貌似还蛮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关键我人长得玉树临风,当然什么衣装都顺眼。”一边说着,他歪了歪嘴:“可惜,这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看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时代。”

  “呃……那个,成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感觉?怎么感觉你好像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?”夏元霸问道。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什么感觉,所以也谈不上激动,毕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父母一辈早早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事,我和那司徒萱面都没见过几次,她长什么样子我都记不太清。”萧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盯了夏元霸一会儿,忽然道:“一大清早这么激动,应该不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成婚这件事吧?”

  “嘿嘿,”夏元霸双目放光:“其实,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个好消息。我老爹前日邀请了一位在新月玄府当导师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友,本来是【逆天邪神】想通过他把我带入新月玄府,没想到,那位导师前辈却说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,完全可以直接入苍风玄府。”

  “哦!太好了!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整个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喜事!”萧澈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喜悦之时,心底亦万分羡慕……和黯然。

  苍风玄府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辈子都不敢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之地。对天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而言,却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起点。

  “嘿嘿嘿……”夏元霸难掩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我都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天没睡好了。等我入了苍风玄府,变得越来越厉害后,我看谁还敢欺负你!”

  “这件事现在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秘密,老爹说要暂时保留,以免横生枝节,现在只有你知道。”和萧澈一起长大,夏元霸从来不会对他隐瞒什么:“哦对了,说起来,这两年,我听到很多不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都说司徒城主一定会取消婚约,将司徒萱改许配给你们萧门门主之子萧玉龙。”

  萧澈:“……”

  “听到那些传言,我很生气,也不敢和你说。不过到了现在,这些流言已经不攻自破。”夏元霸一脸笑哈哈:“那些散播流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肯定脸都肿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几个那么大了。”

  “空穴来风,必有其因。”萧澈看似洒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不过没关系,我早都习惯了。我这样一个废人,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,还能娶到城主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千金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了。”

  “相比而言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喜事。”萧澈笑了起来:“等你正式进入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天,我猜全城都会…会……会………”

  萧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变得绵软失魂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快速变得灰暗……再灰暗……

  然后整个人直挺挺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倒去。

  “大哥?啊!大哥!”夏元霸慌忙向前,将他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扶住:“大哥?你怎么了……大哥!!”

  瞳孔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世界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去,他能听到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却无法回答。

  “小澈?小澈……你快醒醒,不要吓我……小澈!!”

  越来越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,他似乎听到了小姑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。

 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少女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哭泣……

  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

  “澈儿!?”

  云澈一个激灵,猛地醒来。

  他正坐在庭院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椅上,身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倩影,冰眉微蹙。

  “师尊。”他连忙站起……奇怪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时候睡着的【逆天邪神】?

  “你怎么了?”沐玄音问道。

  “弟子没事,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太温和,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,还做了个怪梦。”云澈一五一十道。

  而且这个怪梦……

  沐玄音没有再问,目光从他身上移开:“再有半个时辰,宙天大会便会开始,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晃了晃头,清醒思绪,跟在了沐玄音身后。

  终于到了宙天大会之期。

  宙天神帝应该会在今日,将他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公布吧……不知到时会引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宙天神帝又究竟会有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应对之策。

  ————

  【你们难道没发现,我最近几章都是【逆天邪神】4K哇!快夸夸我o( ̄ヘ ̄o#)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