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46章 再遇龙皇

第1446章 再遇龙皇

  云澈无法将宙天神帝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一次全部净化,在梵天神帝身上同样如此。

  而且云澈很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察觉到,千叶梵天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气,要比宙天神帝体内浓郁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而就实力之上,千叶梵天要稍胜宙天神帝。如此看来,茉莉当初似乎对宙天神帝稍有留手,而对千叶梵天毫无保留。

  几个时辰后,千叶梵天脸色好转许多,而云澈则大汗淋漓,呈力竭之状。夏倾月带起云澈,谢绝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谢与挽留,与他直接离开。

  离开梵帝神界所驻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,云澈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吐了一口气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帝,没有预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与心悸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松平和。

  这种感觉,更甚于宙天神帝。

  如果没有前因,云澈当真会就此认为梵天神帝和宙天神帝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心念万生,胸怀广博之人。但,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女,千叶影儿为达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手段可谓狠绝之极,万灵皆在放在眼中……

  教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梵天神帝又岂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表面看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般。

  夏倾月目视前方,和来时一样淡然沉默。一直走出很远,她忽然转眸,低声道:“你刚要对千叶梵天做什么!?”

  她月眉沉下,声音微带冷意。

  云澈微愕,摇头道:“没什么啊,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在给他净化魔气么?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机一直都覆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你瞒不了我。”夏倾月看着他,月眉越收越紧:“这三个时辰,你有四次心魂动乱,但又都被你强行压下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!你不要命了吗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而且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就算千叶梵天任由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入体,你当真觉得自己有可能伤到他一丝一毫吗?”夏倾月胸口起伏,她不相信云澈连这一点都不知道。

  云澈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异动,每一次都会让她心中骤紧。

  看着夏倾月那微带愠怒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却反而好了许多,笑眯眯道:“我当然知道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就算在他体内直接爆开也不可能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他……好吧好吧,我承认,刚才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有那么几次想做些什么,都最终都放弃了。”

  毕竟,为其净化魔气时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可以直接涌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……这绝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让他难免意动。

  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动而已。

  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!

  “既然知道……那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做什么?”夏倾月语气稍缓,她知道云澈绝不会无因如此:“告诉我。”

  云澈想了想,道:“我想趁着玄气入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给他悄悄下点毒。”

  “毒?”夏倾月双眉微蹙,她刚要说话,却听云澈继续道:“你放心好了,我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他当时绝对察觉不到。而且我还有办法直接将‘毒’隐在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气之中……只不过,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第一神帝,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,就算直接直接种在他体内,应该也杀不了他,反而会给我带来无尽后患,所以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放弃了。”

  夏倾月默然看了云澈好一会儿,却发现他竟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认真,尤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……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暗。

  她眸光转回,低语道:“以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这个世上,根本没有能毒杀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毒。我更想不出你如何能悄无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毒种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……还不被察觉。”

  说完这些话,她目光忽然微微一凝。

  将毒……隐在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气之中?

  干涉和操控邪婴魔气!?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。

  “这个……我以后再告诉你吧。等毒力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……”说到这里,云澈又有些郁闷的【逆天邪神】吐了口气:“可惜最多再来三四次,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气就会全部净化。等到毒力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没有今天这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了。”

  “云澈,”夏倾月忽然道:“你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  “哦?”云澈侧目,他感觉到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态变得格外凝重。

  “西域龙后,究竟为何要教你修炼光明玄力?”她徐徐问道,一抹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幽紫目光,直视着云澈满是【逆天邪神】诧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:“你与她之间,有没有发生过什么……特别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、脚步都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停顿,然后问道:“你……为什么这么问?”

  云澈异样反应只有那么极其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瞬,却被夏倾月尽收眼底,她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一声,道:“当年我送你入轮回禁地时,龙后丝毫没有要收留你之意。但,短短一年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竟也出现了光明玄力,而在世人认知中,光明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独属龙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之力,当世唯一。所以,在任何人看来,都会觉得蹊跷。”

  “不过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发生任何事,或许都有可能吧。”

  这句话,夏倾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轻,每个字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笼在云烟之中。

  “神曦……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对我恩重如山。这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了结之后,我会再去拜访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希望她那个时候她已闭关结束。”云澈语态不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

  “你可知她为何闭关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云澈摇头,面露不解:“她和我提过好多次绯红裂痕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显得很关心,却又偏在这种时候闭关……着实有些奇怪。而且我记得,她说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被‘禁锢’了,也就不可能突破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她到底在做什么?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涉及相当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隐情 ”,云澈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,转口道:“倾月,当年因为我,月神界颜面大损,你说我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去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会不会被乱刀砍死?”

  “也许吧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云澈眼睛瞪大:“呃?难道你不会护着我?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啊!就算我们现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夫妻了,当年也好歹在同一张床上睡过,你总要念一点旧情吧!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摇头:“无赖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云澈大笑一声,他看着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身影,视线一阵恍惚,忽然叹道:“时间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当年,你我在流云城成婚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方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,你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渺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凡人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我知道你马上会离我而去,所以每天满脑子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占你便宜。如今,才短短十几年,你竟然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……”

  “或许,这个世上,再难找出比我们两个命运更多变离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没有说话。

  “说起来,前段时间我还做了一个怪梦,梦到了自己小时候。”云澈随口说了出来:“梦里有元霸,有小姑妈,但好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元霸却并没有姐姐,而和我定下亲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对象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人。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一颤,脚步蓦地停滞。

  “我那天还在想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我没有和你……嗯?”云澈转身,讶然看着忽然停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: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有熟人来了。”夏倾月转过身,淡然说道:“我还有事,先行一步,代我向沐前辈问候。”

  说完,不等云澈回应,夏倾月已飘身而起,紫影晃动间,已消失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。

  “???”云澈一脸错愕,自语道:“我又说错什么话了?”

  “云澈哥哥!!”

  一个分外悦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远远传来,随之云澈眼前黑影飘动,一个黑裙少女如穿花蝴蝶般飘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眨动着宝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眸看着他,美得不像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娇颜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悦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是【逆天邪神】来看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媚音仙子。”云澈连忙回应,同时目光扫了一圈四周,却没有发现其他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“云澈哥哥,你这样叫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生分,直接叫人家名字就好啦。”水媚音笑嘻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当年只有十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媚音本就有着一张被天使吻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庞,而如今完全长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更如仙女谪尘,一言一笑,都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方物。

  尤其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明明那么纯真无垢,却又带着一分与之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媚惑……看着她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颜,云澈一时目眩神迷,好一会儿才艰难移开。

  “或者,你喊我媚儿,音儿都可以。”她纤眉弯翘,星眸一眨不眨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似乎很享受可以这么近距离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

  “这……不太好吧?”云澈颇有些艰涩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虽然我们两人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个……很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婚约,但毕竟还没有正式……”

  “很快了哦。”水媚音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:“唉?”

  “就在刚才,你师尊找到了我爹爹,正式提及婚约一事……”

  云澈身体一晃,眼珠子差点瞪出来:“哈??”

  “然后,他们开始商议婚期。人家又开心又害羞,就跑出来啦。”一边说着,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娇粉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抿起一个极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弧线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手扶额头。在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沐玄音就特意提醒他娶了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好处,并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说过到宙天界后,会主动和水千珩商议婚约一事。

  毕竟,资质、出身、容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顶尖,却还要倒贴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……估计全天下就她一个,这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抓住,那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傻?

  “你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觉得很开心?”云澈看着她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纠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我之间相处其实很少,了解更谈不上。我当年在封神台上胜你靠的【逆天邪神】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……呃,而成婚这种事是【逆天邪神】关乎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觉得奇怪,不后悔?”

  “为什么要奇怪和后悔呢?”水媚音星眸一眨,笑着反问:“我这辈子就认定你啦,从三……从那天开始,能够嫁给你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我娘也一直在鼓励我。娘亲说,能遇到一个让自己倾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经历了失而复得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上最幸运,最幸福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一定要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抓住,否则,会后悔一辈子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水媚音说话时,眼眸里不断闪着星光,但每一个字都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真。

  “你要想好,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我抛开出身家世,还勉强能和你相比。但如今,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神王,比你差很多很多,你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,我保护你啊。”水媚音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们成婚之后,谁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敢欺负你,我就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九十九个哥哥一人去打他一次,好不好?”

  这番话,让云澈稍稍感动之余,猛然记起她有九十九个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

  不知为何,他忽然有些不寒而栗。

  据他所知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九十九个哥哥每一个对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宠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,以后若她在自己这里受了委屈……那还得了!

  暗吐一口气,云澈忽然把脸靠近,一脸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我长得很好看?”

  面对这厚颜无耻的【逆天邪神】问话,水媚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欣然点头:“对啊!云澈哥哥长得超好看。以前我觉得九十九哥是【逆天邪神】男子中是【逆天邪神】长得最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云澈哥哥,比九十九哥好看了一千倍!”

  (水映痕:哈秋!)

  “……”说实话,云澈这辈子倒没少见过花痴,却还真没见过这么花痴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关键……水媚音无论哪一方面,都达到了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峰。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界王之子都不敢临近和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……

  云澈始终都没想明白,自己到底哪里吸引了她……还吸引成这个样子。

  想来想去,大概只有容颜了!!

  “云澈哥哥,那你说我好看吗?”她问,脸颊稍稍歪起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期待。

  “好看。”云澈点头。

  “嘻嘻嘻嘻!”水媚音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她忽然向前,拉起了云澈手:“我带你游览宙天界吧,这里我来过好多次。”

  “……好。”手上传来无比温软的【逆天邪神】握感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都为之一酥,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

  得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应允,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眸顿时变得分外潋滟,她小跳一步,像个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蝶儿站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纤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很生涩,也很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……

  但就在这时,天空却忽然没来由的【逆天邪神】暗了一下。

  一个高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从天而降,落在了他们前方不远处。

  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影临落,却让云澈感觉仿佛整个苍穹都倾塌了下来。

  龙皇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