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45章 千叶梵天

第1445章 千叶梵天

  云澈与夏倾月在前,脚步不紧不慢。

  两梵帝神使在后,却不敢出声催促。因为其中一人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,虽然他们有资本轻视王界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但月神帝前,他们岂敢有半点造次。

  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极美,但他们都头部微垂,连直视一眼都不敢。

  至于云澈,虽然他们恨得牙痒痒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也不敢出言得罪。

  夏倾月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现身,然后提出与云澈一同前往,但一路之上,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终没有说话,眸光更如一汪秋水,潋滟而平静。

  云澈感知了一下身后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终于忍不住开口,压低声音道:“倾月,你什么时候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三日前。”夏倾月回答,声音轻柔,又带着似有似无的【逆天邪神】漠然。

  “据说,这次宙天大会,东神域所有神主都必须参加。如此说来,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神主也都来了?”云澈问道,倒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月神界有多少神主感兴趣,更多是【逆天邪神】没话找话。

  “身为王界,核心力量不会轻易暴露,更不会倾巢而出。”夏倾月淡然道:“宙天神界之令,东域万界无人可逆……但,绝不包括王界。”

  “……原来如此。”云澈点头。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身为王界,又怎会在绯红真相揭开前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动所有顶级力量。

  他没有再纠结此事,目光侧过,看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侧颜,一直看了好一会儿……但夏倾月却静默如前,没有因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视而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变化与神情变动。

  “倾月,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成为月神帝,但,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所愿吗?”

  他问出这句话时,目光依旧看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侧颜,心绪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分外复杂。

  夏倾月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又如何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又如何?”

  “王界神帝,当世最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别人千世万世都不敢奢望。但以我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,我总觉得……这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”

  夏倾月终于侧眸,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瞥了他一眼,幽然道: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你认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了解我吗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一时语塞。

  两人许久都没有再说话,两人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氛围,和四年前他们在神界重逢……完全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一样。

  “倾月,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带上了些许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:“当年,我们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所有人都觉得你对我而言遥不可及,唯独我从不这么觉得。上一次重逢,在遁月仙宫中,我靠近时你毫无顾忌……但这一次,我却总觉得好像与你已经相隔了很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甚至有一种……或许听起来很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感。”

  “并没有什么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夏倾月轻语:“在你师尊面前,你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对吗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因为,你太弱了,仅此而已。”夏倾月看着前方,美眸泛动着琉璃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紫光:“我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历史上第一个女性神帝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不以‘月’为姓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你可知为何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眉头动了动。入大宗门,到了一定阶层,一般都会改为宗姓。而这对弟子而言,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为难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宗门越强,荣耀便越大。

  当年,沐冰云便欲给予云澈沐姓,被云澈拒绝,而她并未勉强。

  而夏倾月……在为“月”为信仰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,封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却依旧以“夏”为姓,在这外人看来,简直不可理解。

  “因为,在月神界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制定者与修改者,而你,则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服从者。你若能明白这两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便不会问刚才那个问题。”

  云澈歪了歪嘴,似乎有些不以为然,他慢吞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好好好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制定者,你说什么都对……其实我倒觉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在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疏远我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云澈声音小了几分,语气颇为不忿:“那日在吟雪界,你都为我而来了,却话都不和多说一句便走了。”

  “你我在四年前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情断,已非夫妻。我既已为月神帝,自该一生奉于月神界,前缘皆为尘埃。至于那日,我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你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吟雪界。”夏倾月很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都对。”云澈却显然没将她这些话放在心上,忽然转口道:“对了,有件事还没告诉你,我已经找到了月婵……呃,你月婵师伯了,她现在一切安好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应该十四岁了吧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“呃?”云澈面露讶色,随之恍然:“肯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师尊告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说到我师尊……她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师尊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在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与贵人。她对我特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好到……说出来一定会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好。”

  “我甚至经常会想……她为什么会对我那么好呢?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“对了,不仅你月婵师伯安然无恙,冰云仙宫现在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圣地之首,宫主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容师伯。夏叔叔现在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副会长,每天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都很惬意悠闲。元霸就更不用说了,皇极圣帝之名威风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而且现在也已经成就神道……借助神曦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滴生命神水。”

  神曦?

  云澈陈述中顺口而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称呼,让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。

  “妻妾成群,父母安康,女儿无恙。一切既然如此安好,还好不容易摆脱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与牵绊,你为何还要回来?”夏倾月问道。

  “……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了。”云澈没有明确回答,反问道:“你呢?又准备什么时候回下界……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变得极低:“杀了千叶之后吗?”

  “月神帝……云公子,我们到了。”

  耳边传来梵帝神使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他们站到前方,颇为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神帝大人已在内等候,两位请。”

  夏倾月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他们早已传音告知。

  殿中空无,唯有一人。他一身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衣,足下无靴,面孔儒雅白净,一头黑发束起,直垂腰际。

  随着云澈和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进,他转过身来,一脸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。

  任谁第一次见过他,都绝不敢相信,这个如清风一般温雅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四大神帝之首……梵天神帝!

  一个真正只手遮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

  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会感觉到一股帝王凌威,会感觉到遮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,却不会让人战栗和恐惧。

  就如一把有着制裁万生之利,却从不会出鞘的【逆天邪神】剑。

  “吟雪弟子云澈,拜见梵天神帝!”云澈停步拜道。

  “呵呵,不必多礼。”千叶梵天脚步向前,主动相迎,谦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姿仪与淡雅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,毫无神帝之态,反像个平辈之交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人。他上下打量着云澈,叹道:“当年听闻你陨落星神界,本王扼腕叹息许久,今知你安然无恙,本王心中大慰。”

  “谢梵天神帝记挂,晚辈不胜惶恐。”云澈微笑。

  千叶梵天颔首,目光转向夏倾月:“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琉璃之女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之帝。非出身月神界,更无血脉之系,却能让月无涯甘将紫阙神力与神帝之位给予你……呵呵,相信月神界有你这位新神帝,未来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期。”

  夏倾月似笑非笑:“梵天神帝过奖。本王初登帝位,一切皆浅薄之极,步步如履薄冰,将来,还需多向梵天神帝请教。”

  “呵呵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幸。”千叶梵天笑了起来:“不知月神帝今日到访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‘请教’一事?”

  “不,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微眯,身上微泛起些许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:“本王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偶然得知梵天神帝令云澈前来为你化解邪婴魔气,所以便一同前来,想要看看你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皮为何竟能厚到如此程度。”

  “……”这忽然带上极强攻击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跳。

  “哦?”千叶梵天丝毫没有气恼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讶色:“月神帝这话,本王可就听不懂了。”

  “那本王便让你听懂。”月神帝美眸微转,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瞳孔带上了慑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冷:“四年前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何逃往龙神界?他被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女儿千叶影儿种下了梵魂求死印,在求死不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之下,只能前往龙神界求助龙后神曦。而本王,亦险些命葬千叶影儿之手!若非有人出手相救,本王别说在月神界封帝,还有没有命在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未知。”

  “如今,你却请云澈来为你净化邪婴魔气……这般厚颜,本王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叹为观止。”

  “竟有此事?”千叶梵天面露惊色,然后摇头:“小女生性顽劣,从小便不愿受本王管束,但也不至于……”

  “那梵天神帝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认为本王信口胡言?”夏倾月冷言打断他。

  “呵呵,月神帝之言,自是【逆天邪神】字字万钧,岂会有假。”千叶梵天苦笑一声:“小女竟曾惹下如此大祸,本王着实汗颜。”

  “如此说来,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并不知晓?”夏倾月美眸中冷色顿去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信了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“丝毫不知,否则……”千叶梵天摇头一叹,向云澈道:“云澈,小女性情一向孤僻顽劣,相信你也有所耳闻。她在神界有着‘神女’之名,却从未将任何男子放在眼中,唯当年对你生意,却被你当众而拒,因而难免心生芥蒂。”

  “哎,本王那时规劝过她,却没想到,她竟会因此心中生怨,作出如此过激之举。此事,本王回界之后,定会对她重重斥责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嘴角狠狠抽搐。

  “不过话说回来,却也因小女任性之举,你得以在龙神界受龙后照拂,还得其授光明玄力。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祸得福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个人之福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东神域之福啊,呵呵呵呵,妙哉。”

  千叶梵天温然而笑,而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心肝脾肺肾都在哆嗦。

  万里追杀……梵魂求死印……这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共戴天之仇!而千叶梵天三言两语,竟成为了因他当众拒其“下嫁”而心生不忿的【逆天邪神】任性之举!

  特喵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都怪我咯?

  后面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三句话,云澈从受害者,变成了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受益者。

  我还得谢她不成?!

  真特么……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!

  “既然梵天神帝丝毫不知,那本王,自然也无理由怪责。”月神帝就这么不再追究:“云澈,既受邀前来,便为梵天神帝化解魔气吧。能让梵天神帝这等人物承你之恩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人做梦都求不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好事。”

  梵天神帝笑呵呵道:“先前听宙天之言,本王还尚存一分怀疑。如今月神帝亦如此说,看来,你习得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可确信无疑了。本王这些年深受魔气折磨,若你能为本王化之,本王定会记你之恩。”

  云澈点头,向梵天神帝道:“晚辈自会竭尽全力。”

  摆好阵势,云澈手掌伸出,掌心之中光明玄力缓缓闪耀。

  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光映照千叶梵天平淡如水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……在神圣光芒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有了一瞬极其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。

  而夏倾月静立于云澈身边,没有离开。

  “主人,你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帮他吗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,传来禾菱柔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嗯。”云澈回答:“禾菱,我知道,你恨极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仇,我也从未忘记过。但,我们现在力量太弱,根本没有半点与他们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唯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和了解……眼下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”

  “另外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自保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禾菱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你放心吧,我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算。”云澈安慰道。

  “嗯……我听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

  云澈手掌前推,一团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碰触在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开始驱散着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气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双目缓慢闭合……在完全闭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却微闪过一抹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光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