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44章 千叶之邀

第1444章 千叶之邀

  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受这里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,身在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心境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和。

  有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约束,云澈哪里都别想去。他坐在庭院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椅上,双手枕在脑后,看上去格外悠闲惬意,时而偷偷看向沐玄音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房间,时而瞥向东方,看着那颗越来越刺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星辰。

  距离冰凰神灵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一个月之内”,还剩最多十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到时究竟会……

  离开蓝极星也已半个多月,希望离开前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能支撑到我回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

  说到光明玄力……不知道神曦如今在做什么,为什么会忽然闭关?当年离开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似乎让她很失望,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在生气。

  云澈思绪万千间,忽然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院门被有些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推开。

  云澈眉头一皱,目光一斜……院门处,两个男子人影走了进来。两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身着淡金玄衣,左侧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中年人,面孔冷硬,而右侧男子看上去则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似乎只有二十岁左右,脸上似笑非笑,目光透着一股阴柔。

  随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,身上未放玄气,但整个庭院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都为之骤变。

  两人头部高抬,目光傲然而冷淡,而这绝非刻意装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习惯于身居至高层面,俯视天下万灵。

  云澈微微皱眉……这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还有他们身在宙天,却依旧毫无收敛的【逆天邪神】凌世之姿,无不在证明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绝对非同寻常。

  两人一眼看到了坐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中年人盯他一眼,冷然道:“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”

  “正是【逆天邪神】,不知两位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问,同时腹诽一句:这神界还有人不认识我?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多此一问。

  两人却没有回答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中年人轻哼一声,冷冷道:“我们为梵天神帝座下梵帝神使,特奉神帝亲命,请你去为神帝大人净化魔气!”

  “梵帝神使”四个字一出,足以让诸界神主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玄者脸色骤变,心魂惊颤。

  在梵帝神界,神帝之下是【逆天邪神】三梵神,梵神之下是【逆天邪神】梵王,梵王之下是【逆天邪神】长老,而长老之下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使。

  其地位,等同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和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卫。

  其中任何一个,其实力与地位,都不下于一个中位界王。再加上身属梵帝神界,在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傲视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本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都绝不愿触罪。

  “哦。”云澈起身,毫无惊讶,心里喊着“果然来了”,而且比他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早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因为此时距离他进入宙天界,也才过去不到两个时辰。看来这梵天神帝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折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轻,连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矜持都顾不上了。

  “容我去和师尊打个招呼,然后便随两位前往。”云澈不卑不亢道。

  “不必了!”青年神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一横,脸色一阴:“立刻跟我们走!”

  “呵,你师尊?那算什么东西?”中年神使满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转目:“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帝之令,岂容你耽搁!赶紧走。”

  云澈眼睛一眯,刚站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慢吞吞的【逆天邪神】坐了回去,身体一歪,双手脑后一枕,眼睛悠闲的【逆天邪神】闭起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让两梵帝神使同时目光一凝:“云澈,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

  “什么意思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智商理解不了吗?”云澈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老子不去了!”

  “你!”两人同时大怒,然后又同时笑了起来,目光还带上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和怜悯:“早就听闻你小子胆子大得很,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名不虚传。”

  “不不,”青年神使笑呵呵道:“这不叫胆子大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蠢。蠢的【逆天邪神】简直让人发笑。”

  “哼!”中年神使冷声道:“得个封神第一,受两位神帝大人赏识,居然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自己当个东西了?呵,你算个什么东西?敢违抗神帝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你知道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后果吗?”

  “不知道,”面对两大梵帝神使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与蔑视,云澈丝毫不惧不怒,声音依旧慢悠悠:“但你们两个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能大概知道。梵天神帝是【逆天邪神】会把你们两个打断手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打断脚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捏死呢?”

  两人目光一凝,随之同时笑出声来。年青神使笑眯眯道:“云澈,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讲了个不错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连本神使都被逗笑了。原来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第一啊。啧啧啧啧,看来这王界之下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没有出息了。”

  中年神使冷哼道:“哼,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,你知道我们两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吗?”

  “知道知道,高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使嘛。”云澈一脸笑眯眯道:“哦对了,两位高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使,我来帮你们回忆一件事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们来‘请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知道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‘请’,知道‘请’字怎么写吗?”

  两梵帝神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同时一僵。

  “你们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座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使,那应该知道他身上魔息发作时有多痛苦,说是【逆天邪神】生不如死也不过分吧?否则,堂堂梵天神帝也不会在我刚到宙天界,便急不可待让你们来请我……听清楚,是【逆天邪神】请!”

  “而能净化他身上魔气的【逆天邪神】,普天之下,只有西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前辈和我,而神曦前辈正在闭关,那就只剩下我了。换言之,我现在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救星。”

  两梵帝神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再变。

  “本来嘛,梵天神帝之请,我断无理由拒绝。但现在,看在你们两位尊贵梵帝神使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子上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亲自来了,老子也不去!”

  说完,他冷笑一声,别过脸去,再不看他们一眼。

  两大梵帝神使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慢、嘲笑全部消失不见,脸色一变再变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转为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。

  作为千叶梵天直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使,他们自然知道千叶梵天魔气发作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而千叶梵天派遣他们两人时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叮嘱他们将云澈“请”过去。

  但,身为高高在上,连界王都可不放在眼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使,让他们两个去请一个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,在他们看来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降尊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云澈比天还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子,他们岂会对一个下界小辈用“请”。

  而且,打死他们都不会想到,梵天神帝,东神域第一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召见,他居然敢拒绝!

  而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么拒绝,想到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想到未“请”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与后果……两人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【逆天邪神】严重性,他们对视一眼,目光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。

  “没……没必要和他废话!”青年神使明显有些慌了:“直接打晕带回去!”

  “好主意!”云澈拍手称赞:“被拖到梵天神帝那里后,我会一五一十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他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‘请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至于要不要给梵天神帝净化魔气,则要看他怎么处置你们两个了。”

  “嗯……对梵天神帝而言,相比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捏死两个蠢货神使,应该不算什么大事吧?”

  云澈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让两神使全身一栗,瞬间面露惊恐,汗流浃背。

  “七哥,这……”青年神使抬目看向中年神使,明显已经慌了。

  中年神使向前一步,却再无傲慢嚣张之态,反而双手拱起,一脸赔笑:“方才我们二人多有失礼,还望云公子海涵,我们在此赔罪了。”

  “哦?”云澈转过脸来,似笑非笑:“现在知道什么叫‘请’了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中年神使暗中咬牙,脸上依旧赔笑:“还请云公子随我们二人去见神帝,我们二人感激不尽。”

  “哼,知道了就好,可惜……晚了。蔑我也就算了,居然还胆敢辱我师尊!”云澈目光一阴,手指院外,冷冷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  一个“滚”字,让两梵帝神使面色陡变。他们在东神域何等地位,王界之下,谁敢对他们说出这个字。青年神使顿时大怒,厉吼道:“云澈!你不要得寸进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青年神使话刚出口,便被中年神使厉声喝断,他连忙行礼道:“此子不懂礼数,有眼无珠,云公子大人大量,无需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  说完,他目光一转,恶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还不赶紧赔罪!否则,不用神帝动手,我先废了你!”

  看着中年神使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青年神使脸色铁青,四肢抽搐,但想到梵天神帝,他全身一寒,低下头,颤声道:“在下……言语无知……莽撞,向云公子赔罪。”

  “你刚才说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蠢货。”云澈慢悠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现在重新告诉我,谁才是【逆天邪神】蠢货?”

  青年神使嘴角哆嗦,艰涩出声:“我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蠢货……”

  “很好,难得你终于学聪明点了。”云澈一脸赞许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目光转向中年神使:“你辱我师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怎么说?”

  中年神使马上俯首,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有眼无珠,冒犯尊师,在此向云公子和尊师赔罪……若云公子不解气,尽可出手责罚。”

  说完,他狠狠一耳光抽在了自己脸上……随着响亮的【逆天邪神】耳光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额骨高高鼓起,一脸猩红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微微皱了皱眉,他知道这两个人一定会怂,但没想到会怂成这个样子。

  看来,那个看起来面相温和,对一切都似漠不关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远比外人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云澈终于起身,不咸不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态度才算像话。哼,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之命,那我去一趟也无妨。不过,我要先和师尊打个招呼,这次没问题了吧?”

  中年神使如获大赦,连忙道:“当然,当然。我们两人就在这候着,云公子想要什么时候走,就知会我们一声便可。”

  云澈不再看他们一眼,抬步走到沐玄音房前,刚要说话,房门便已打开,沐玄音冷然走出:“走吧。”

  “呃?师尊你和我一起?”云澈问道,但心中却并没有太过惊讶。

  “不必了。”一个温婉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声音传来,夏倾月从天而落,紫衣飘飘,如仙临尘:“沐前辈,我陪他去吧。我也刚好想去拜会千叶梵天。”

  “倾……”云澈一语出口,接触到夏倾月清冷无波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声音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缓下:“月神帝。”

  沐玄音微微皱眉,短暂思虑后缓缓点头:“也好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