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43章 可怕警兆

第1443章 可怕警兆

  云澈也跟着停步,向仙风道骨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施礼:“冰凰弟子云澈,见过剑君前辈。也恭喜惜泪仙子得成大道。”

  “哼!”君惜泪面罩冰寒,眸光似剑:“用不着你假惺惺!云澈,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账,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有忘!”

  “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账?什么账?”云澈一脸疑惑:“算上吟雪界初次相遇,和封神台那一战,咱俩一共也就打过三次照面吧?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账?”

  说完,他忽然目光一亮,露出恍然大悟之状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我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件雪衣?”

  当年云澈和君惜泪一战,君惜泪在屈辱之下,不惜以命相搏,强行动用无名剑,在挥出第三剑时被云澈以魂力击溃,随着她信念的【逆天邪神】崩塌,身上再无余力……本已粉碎,全靠玄气封结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裳也即将完全碎散。

  好在,云澈早有察觉,迅速以玄气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裙封结,然后为她披上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冰凰雪衣……还顺便摸了摸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头,将她当场哄(qi)的【逆天邪神】睡(hun)了过去。

  这算起来,倒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和君惜泪之间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往帐。

  骤提此事,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气陡现凌乱,她面色沉下,双眸射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光恨不能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洞穿千百个窟窿……却愣是【逆天邪神】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  “哦……”云澈一副善解人意之态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惜泪仙子,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君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恩怨分明,一点都不愿意欠别人的【逆天邪神】。那这样,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不喜欢欠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把那身冰凰雪衣还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一边说着,云澈还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了手。

  那一战,对云澈而言是【逆天邪神】过了四年。

  但对君惜泪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过了三千年!

  那件冰凰雪衣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还在,那才见鬼!

  而且以君惜泪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恼恨程度,估计那一战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天,那件雪衣就被她毁个渣都不剩。

  但,讲道理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件雪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施给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恩。因为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四年前那一战,随着她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溃散,她将在封神台上当场一丝不挂,全东神域都看得一清二楚,以她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傲与自尊,绝对会让她羞愤欲死。

  君惜泪骤见还活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一股怒意瞬间冲顶。但云澈这话一提……君惜泪瞬间从要账的【逆天邪神】,变成了欠账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你!”君惜泪雪?再变……十九个成就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子中,自然少不了她君惜泪,而且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中期帝君,远超同时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无名。

  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剑道之境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心境,都绝非当年可比……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三言两语气到咬牙切齿。

  她马上发觉到了自己情绪不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瞬间冷醒,但胸腔之中,那股无名之气却怎么都无法压下,她暗暗咬齿,伸手一抓:“好!不过一件破衣服……那就还给你!”

  她手掌挥出,一团白影劈头砸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门。

  云澈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接过,看清手中之物,顿时愣了一下。

  手中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男子外衣,雪白无尘,寒气流溢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冰凰雪衣,而且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他披在君惜泪身上那一件。

  他因为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亲传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所穿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雪衣和其他所有冰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都不同,也仿造不来。

  云澈抬头,看着满脸愤恨,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了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,瞠目道:“喂喂……三千年了啊,你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还留着它?你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暗恋我吧?”

  “找死!!”君惜泪勃然大怒,雪手一伸,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抓在了无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柄之上。

  锵!

  无名出鞘,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出半尺剑身,却已引得空间凝结,天地颤栗。

  另一边,君无名和沐玄音平静交谈,对两个小辈之争置若罔闻。

  “剑君前辈,别来无恙。”沐玄音施礼。

  “呵呵,”君无名淡淡而笑,眼底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叹:“才短短数年不见,玄音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便似乎又有质变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。”

  “剑君前辈谬赞。当年在吟雪界,晚辈一时冲动,有所冒犯,还望海涵。”沐玄音淡然道。

  君无名摇头:“若说冒犯,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师徒冒犯在先。”

  他微微侧目,看了一眼云澈:“老朽枉活五万载,自认阅历之丰、目力之锐无人可及,没想到,当年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看走了眼。坦白而言,封神之战结束后,老朽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,反要胜过劣徒……但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未能入宙天神境,实为一大憾。”

  说完,他一声叹息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数,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”沐玄音道。

  “嗯。”君无名颔首,感怀道:“回想当年吟雪之事,虽是【逆天邪神】汗颜之极,但此刻想来,那对劣徒而言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件好事。尤其这两个有着无限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就此结缘,将来,或有亦可能成为一段佳话,呵呵。”

  沐玄音:“……”

  君惜泪暴怒,无名剑出鞘,两人这才侧目。君无名手指轻点,一声轻响,无名剑重归鞘中,他看了云澈一眼,似笑非笑道:“泪儿,不得无礼。你既已剑境大成,又怎可如此失心。”

  君惜泪螓首低垂,退后两步,愧然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弟子知错。”

  在宙天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第六百年,她便已成就神主,心境亦随之升华,达到剑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如剑芒之境,“无心剑域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发生了质变。

  但在云澈面前,她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动怒……回想刚才,她心中一栗,迅速平心静气,很快剑心一片空明。

  这时,却听云澈道:“剑君前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。当年她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没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娘,自傲自负容易生气很正常。但现在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,居然还动不动就要打要杀……”

  “~!#¥%……云澈我杀了你!!!”

  刚刚才变得一片空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心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塞进了一座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,“锵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震响,无名剑完全出鞘……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无名迅速伸手阻滞,说不定下一瞬就会把云澈灭成碎渣。

  “哎。”君无名将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完全压下,声音微厉:“泪儿!”

  君惜泪美眸窜火,玉齿紧咬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到沐玄音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然后终于以平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力压下火气,收回无名剑,然后冷哼一声转身,再不看他一眼。

  君无名哭笑不得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向沐玄音微一点头,转身道:“好了,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哎,等等等等!”云澈却在这时再次出声,抬手将君惜泪还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雪衣抓起:“我这几年又长高了一点,身体也壮实了一点,所以这件雪衣应该早就不合身了。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送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从来不会收回,所以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还给你吧。”

  说完,他手掌一推,冰凰雪衣又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向君惜泪。

  君惜泪身也不回,冷冷道:“谁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破衣服!”

  君无名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伸手,一团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将雪衣接下,他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感谢小友馈赠,老朽便替劣徒收下了。”

  云澈:“呃……”

  “三日之后,宙天大会再见吧。”君无名淡淡一笑,带着君惜泪离开。

  看着君无名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微微恍了一下。

  他隐约感觉到,君无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……似乎已所剩无几。

  “呼……”云澈轻吐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这么多年过去,居然一点都没变。以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离她远点比较好。”

  沐玄音看他一眼,语气无比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很厌弃年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?”

  云澈一愕,随之拨浪鼓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没没没没没没没!绝对……绝对没有!弟子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不喜欢那个脾气坏透了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剑君,绝对没有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更更更不会……”

  “啊!师尊等等我!”

  云澈话未说完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远远而去,他连忙追下了后面。

  宙天神界,另一个地方。

  夏倾月静坐在书案后,翻看着一部宙天典籍。她目光专注,玉颜不施粉黛,却如朝霞映雪般美奂绝伦。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结界相隔,房间无比安静,她整个人亦恬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如一副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画卷。

  她手指翻动,坐姿也随着稍转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衣在无意间轻拢出胸前异常圆润饱满的【逆天邪神】曲线……虽只有一闪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却当真比天空皎月还要完美。

  这时,门扉被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推开,一个雪肌玉颜,身材纤柔玲珑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走入,在夏倾月身前拜下:“主人,玄音界王和云澈已到来宙天界。”

  “嗯。”放下手中典籍,夏倾月抬眸,眼眸深处一抹紫芒微闪而过:“和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差不多。怜月,这几日,你亲自守在旁侧,发生任何事,立刻向我传音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少女领命,然后向前一小步,双手捧起一枚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紫晶:“主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近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报。”

  夏倾月手指轻点,将紫晶拿在手中,随着紫芒闪动,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信息已尽入心海:“下去吧。”

  “怜月告退。”

  少女退后两步,便要转身离开,忽听身后夏倾月一声轻吟:“等等!”

  少女停步,抬眸道:“主人还有何吩咐?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站起,月眉微蹙,她缓步走到怜月身侧,纤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比这娇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高出一头有余:“吩咐下去,让他们重点调查龙神界近年频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灭门惨案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起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与地点……并试着全力搜寻每一起现场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痕迹,越详细越好!”

  “哎?”少女愕然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夏倾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灭门惨案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不解道:“主人,龙神界眼线数量极少,安插不易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调查,会很大程度影响其他情报的【逆天邪神】收集。而且……而且这些惨案在怜月看来,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微不足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事。”

  来自龙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情报中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小、最不起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顺道一提。

  “你尽管吩咐下去,近期全力调查此事,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可暂时搁置!”

  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、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都透着少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。少女心中微凛,虽然满心疑惑,却不敢再多问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怜月转身离开,在即将踏出房门时,又一次被夏倾月叫住。

  “怜月,”她问道:“一年前,梵帝和宙天双双派人前往龙神界,欲求龙后为他们化解邪婴魔气,但都被龙皇所拒……确定当时拒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,而非龙后自己所拒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怜月微微一想,道:“传闻龙后闭关,任何人都无法得见,因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出面拒之。”

  “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生结界,也确定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孔手设下?”夏倾月再问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怜月螓首轻点,这一次连丁点犹豫都没有:“因龙后忽然闭关,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孔令,轮回禁地周围三千里区域万灵不可近,为表威慑,他亲手另铸庞大结界。此事在龙神界万灵皆知,并非秘密。”

  “……你去吧。”

  怜月离开,夏倾月静立原地,月眉紧锁……

  最近一年之中,龙神界连发数十起灭门惨案,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夜之间满门尽灭,尸骨无存……其中,包括许多豪门望族。

  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族,足足三十万人,一夜之后化为死族。

  却又没留下丁点可循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无人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何人所为。

  这些灭门惨案中有小族,有大宗,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、地点亦遍及各处,无规律可寻,他们更没有相同或相关联的【逆天邪神】仇家。

  而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共同点……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族姓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云”!

  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后,夏倾月终于挪步,重新坐在了书案之后,却再无心思翻阅典籍。她手抚眉心,一声轻叹:“希望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多虑了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