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42章 怨念
  四年前,云澈到来宙天神界时,带着满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与期待,而今时,却唯有难以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。

  上一次,他随沐冰云而来,这一次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。

  另有一个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,第一次到来时,他和所有冰凰弟子一样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怀敬畏忐忑,脚步、呼吸都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放轻。

  而跟在沐玄音身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心与安全感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沐玄音在前,带着云澈缓步走向宙天门。

  此时距离宙天大会召开,还剩三日。想必很多至尊神主都已到来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只属于至尊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盛会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例外……当然也可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例外。

  神主,每一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俯视万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高存在,在上位星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界之王。而能强令一方星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神主到来,东神域之中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兼具极强实力与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才可做到。

  宙天神界连空气都透着一种难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恢弘,每一步都如踏在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阙。视线之中,宙天门逐渐临近,已可以看到守门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这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一侧……右方,亦有两个身影到来,速度远比他们师徒快。

  这两个身影之一,云澈居然还格外熟悉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上去颇为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长相一如曾经。一身华贵到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衣,样貌俊美绝伦,高贵中又带着几分邪气,目光平淡而傲然……哪怕在这宙天星域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眼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身依旧能亮瞎人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衣,云澈脑海中瞬间闪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名字。

  神武界——武归克!

  他和这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公子虽见面不多,但颇具渊源。当年,武归克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助他通过玄神大会前两轮预选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贵人!

  为了报答他,封神之战,云澈将他无比利索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剑横扫下封神台。

  而他身边那个目若雄鹰,威凌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,应该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——武三尊!

  等等!

  武归克来参加宙天大会?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经过宙天三千年,他竟已修成神主!?

  云澈暗中咋舌……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太过厉害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武界祖上烧了高香,这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武界,居然同存两个神主!

  在云澈看到他时,武归克也一眼看到了云澈,他目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定,脸色陡然厉下,随之又马上舒展,恢复为一脸傲然。

  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封神第一,还引来九重雷劫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么?你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还活着。”武归克淡淡而语,但他半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似笑非笑,都透着毫不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散漫与傲然。

  那副姿态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俯视一个低贱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。

  武三尊侧目,看到云澈时,微一皱眉。

  “哦?”云澈仿佛现在才发现武归克,马上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公子,几年不见,别来无恙。”

  “居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!”武三尊目视云澈,一声低念,心中震动。

  武归克眉角微跳,但马上又淡淡而笑,以俯视之姿赞赏道:“不错不错,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一,居然这么快就成就神王。可惜……可惜啊。”

  他摇摇头,发出着讽刺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:“你知道我现在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种境界了吗?”

  云澈道:“武大公子既然能来参加宙天大会,想必已成就神主了吧?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武归克大笑出声,傲然道:“算你聪明。你可知,如今我身上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”

  他抬起手来,掌心缓缓凝起一团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旋,气旋很小,光芒却如炎阳般厚重耀目,与此同时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极度扭曲,所有气息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溃散,在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周围,形成了一个大到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空领域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永远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”他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封神第一?很了不起!但可惜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在我眼里,不过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半根手指便可轻易碾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,懂吗?”

  一个至尊神主,会将一个神王放在眼里吗?

  当然不会。

  但,云澈当年给武归克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实在太大。哪怕已经过了三千年,再次见到云澈,那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烙印依旧让他忍不住发作。

  云澈翻了翻白眼……这货虽然资质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高,但也就这点出息了。

  没有从云澈身上看到他想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畏惧、羡慕、唯唯诺诺之态,反而一副很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武归克心中顿时不爽之极,但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他纵成神主,却绝无胆子乱来。

  这时,他目光落在了沐玄音身上。虽然只看到侧影,目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刹那定格,足足怔了三息。

  “呵呵,哈哈哈哈。”武归克忽然大笑了起来:“怪不得当年两位神帝向你抛出橄榄枝你都拒绝,反而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着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中位星界不放,原来居然有这么一个美如天仙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。”

  “早就听闻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音界王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北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美人,果然名不虚传。能有如此一个美人师父终日在侧,换成本少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也不舍得离开啊,哈哈哈哈哈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轻吐一口气,看向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带上了些许怜悯。

  哎,活着不好么,嘴非要这么贱……你肯定不知道洛孤邪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刚被我师尊给掰了下来。

  而让云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沐玄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反应和动容,连眸光都没侧向武归克。

  “归克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,不要生事。”目光从云澈和沐玄音身上扫过,又在沐玄音身上颇为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停留,武三尊转过身去:“我们走。”

  武归克淡笑一声,如看蝼蚁的【逆天邪神】鄙夷目光从云澈身上离开,然后再不屑看他一眼,随着武三尊走向宙天门。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境,居然连这货都能成就神主。”云澈看着武归克那傲慢无度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感叹之余……倒还真有些羡慕。

  “宙天神境气息层面远胜神界,无论修炼速度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境界与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都远非外界可比。当年入宙天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众‘天选之子’中,成就神主者,共有十九人。”沐玄音冷然道:“未入神主境者,也有半数以上成就神君。”

  她看了云澈一眼,忽然问道:“你可有懊悔遗憾未能入宙天神境?”

  “不,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绝不后悔!反而万般庆幸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知道他为何如此说。

  成就神王,无疑便居于当世至尊之位,立于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自然让武归克在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有了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面对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也同样和以往完全不同。

  尤其他们父子同出神武界……能同存两个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,哪怕到了王界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自傲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本。

  毕竟目前上位星界中位列首位的【逆天邪神】琉光界,也才三个神主。

  武三尊父子在前,沐玄音师徒在后,宙天门很快近在眼前。

  看到武三尊父子,守门待客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弟子姿态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一步,冲着他们微微点头:“欢迎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客……”

  他话未说完,眼睛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光忽然瞥到了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师徒,顿时神情一滞,目光大盛,再顾不得这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大神主,脚步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一溜烟从武三尊父子中间穿过,来到了沐玄音和云澈身前。

  他身躯恭下,郑重施礼:“两位贵客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音界王和云澈公子?”

  武三尊和武归克转身,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懵状。

  沐玄音微微颔首:“正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宙天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身顿时又躬下三分,毕恭毕敬道:“在下宙天迎客弟子空凌子,已恭候两位贵客多时。主上有令,若两位贵客莅临,便请直入主殿,主上会亲自接待。”

  “请。”他让开身来,腰身始终处于半躬状态。

  沐玄音微一点头,带着云澈向前,从目瞪狗呆的【逆天邪神】武三尊父子身侧走过,进入宙天门中。

  空凌子亦步亦趋,恭恭敬敬的【逆天邪神】跟在两人身后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亲自引他们入主殿之中,直到进了宙天门,他才忽然想起武三尊父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转身道:“两位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客也请入。”

  随便丢下这么一句,他便匆匆几步跟上了沐玄音师徒,再顾不得他们。

  武三尊和武归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依旧站在那里,呆若木鸡,许久都没挪步,仿如大白天见了鬼。

  进入宙天界,沐玄音与云澈在迎客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引领下直人主殿,见到了宙天神帝。

  “吟雪界王,还有云澈,你们来了。”看到他们,宙天神帝面露微笑,起身相迎。

  见礼过后,云澈问道:“前辈特意召见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让晚辈再为前辈净化魔息?”

  “呵呵,先前却有此意。”宙天神帝笑道:“不过,三日后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会之期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难有空闲,且魔气近段时间并无发作之兆。一切,便待宙天大会之后再说吧。”

  说完,他微微叹了口气。

  宙天神帝这段时间时刻都背负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悲观与绝望,心情之沉重,绝非他人可以理解。

  “不过,”宙天神帝继续道:“梵帝神界一行在前日已经到来,我特意将你修得光明玄力,且为我净化魔气之事告知了千叶梵天,他知你到来,定会请你相助。让他欠下你一个颇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情,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来大有裨益,相信你明白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”

  云澈重重点头:“晚辈明白,多谢前辈好意。”

  “嗯。”宙天神帝颔首,喊道:“素流!”

  一个女子应声而今,恭敬俯身:“父王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呼让云澈侧目……此女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女之一。

  “你亲自安顿吟雪界王和云澈两位贵客。”宙天神帝一句叮嘱,转目道:“两位在宙天界期间不必拘束,若有需要,尽可吩咐下去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名为素流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女目绽讶异,但并未多问,郑重应声。

  离开主殿,云澈心中颇生感慨。他很清楚,宙天神帝对他们如此优待,他为其化解魔气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之一,而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那日在他眼前展露的【逆天邪神】骇世实力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现实,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。

  刚出主殿没多久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迎面走来两个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前方老者一身青衣,面孔白净温和,发须苍白如雪,一双眼眸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静寂了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井。他双手负后,发须飞扬,衣袂飘飘,如偶踏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古境仙人。

  而他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蛾眉星目,白衣古剑,如从仙画中走出。看到云澈,她忽然停步,双眉骤蹙:“云澈!”

  短短两个字出口,一股剑意便如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海啸,将周围浩大空间完全覆没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