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41章 再入宙天

第1441章 再入宙天

  回到圣殿,沐玄音果然已经回来,雾绝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她并没有过问。

  “得到答案了吗?”云澈刚刚拜下,还未开口,沐玄音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出口问道。

  “回师尊,弟子已经得到了答案,也知道了很多意料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真相。”

  他没有太多犹豫,从上古时代劫天魔族被末厄以始祖剑放逐开始,将冰凰神灵告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和绯红劫难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一五一十的【逆天邪神】告知了沐玄音。

  就算他现在不说,宙天大会,宙天神帝也会将绯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公之于众。

  陡然听闻邪神和劫天魔帝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打破禁忌,暗中结为夫妻之时,沐玄音冰眸之中现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色……一直到云澈讲述完毕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姿已发生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目光也彻底沉下。

  云澈说完之后,圣殿顿时陷入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声。

  远古魔帝即将归世,这对现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而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比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还可怕千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远胜任何人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灾!

  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云澈口中说出,即使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,也用了许久,才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缓过心魂。

  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她终于开口,却依旧难以置信。

  “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灵告知弟子,而且……弟子在得到邪神传承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经历,此时想来,很多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作证这些事。所以,这些应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继续道:“宙天界因有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因而也能感知到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所以宙天神帝应该也已经知道了真相。宙天大会上,他很可能就会公布此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又是【逆天邪神】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。

  如果这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魔帝现世,那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任何力量都不可能阻挡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,一丁点都不能。

  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,在发现神族和魔族尽灭后,这些怨恨会发泄到现世,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再理所当然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而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……

  “师尊,”云澈看着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低声道:“弟子先前在为宙天神帝净化魔息时,已得到了参加宙天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许可。所以,到时还请师尊带弟子一起前往……事关整个神界,整个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也包括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弟子无论如何,都必须去试着面对劫天魔帝。”

  沐玄音侧眸看着他……一个总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她庇护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去面对连她稍稍一想都会不寒而栗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魔帝……

  她无法想象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“好,我会带你去宙天界……不过在这之前,你在这里好好待着,哪里都不许去。”

  沐玄音转过身,脸色在数息之间变幻了数次。

  对混沌而言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无比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,整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都会被彻底颠覆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将剧变。

  但唯独对云澈而言……这反而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改变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机遇。

  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云澈站起身来,但忽然想到了什么,直接脱口道:“师尊,还有一事。弟子在天池之中发现了……发现了……”

  一语出口,他便已后悔……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愣是【逆天邪神】僵在那里,无法说出。

  沐玄音:“……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什么都没看到,对吗?”

  沐玄音没有转身,云澈看不到她说话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弟子什么都没看到。”云澈连忙应声。

  “妃雪!”

  沐玄音一声呼喊,沐妃雪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现出,在她身前拜下:“弟子在。”

  “看着云澈,不许让他离开这里半步。他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敢不听话,直接打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腿!”

  说完,她雪影一晃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远去。她亦需要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来消化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沐妃雪进入圣殿之中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坐下,两人侧身相对,久久无声。

  世界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殿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雪声分外清晰。云澈悄悄抬目,看向沐妃雪的【逆天邪神】侧颜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绝美,肌肤雪白冰润,玉光盈盈,目光所及,身上每一处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丹青都难以描绘的【逆天邪神】绝色。

  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那里,却如冥寒天池中傲然绽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莲,完美到让人不敢相近。

  云澈嘴唇轻动,想要说些什么打破沉默,却见沐妃雪冰眸转过,竟先于他开口:“你已经找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小仙女’了,对吗?”

  “呃……”这句话,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愕: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  “因为,你看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和当年不一样了。”

  云澈嘴唇微张,一时无言以对。

  “看来果然如此。”沐妃雪轻语:“我与她,当真那么像吗?”

  “嗯。”云澈点头:“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相貌并不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特别相像,但气质太像太像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种看一眼便会感觉冷得透心,明明长得那么好看,却又似乎永远不会有感情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第一次见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因为第一眼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背影……有那么几个瞬间,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我看到了她。”

  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他想到了当年和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初遇,想到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嘴角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微勾起。

  看着他脸上那抹发自灵魂,虽然很轻,却温暖到仿佛足以融化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浅笑,沐妃雪目光别过,幽幽说道:“既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寒无情,又为何会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小仙女’?”

  “问得好。”云澈双手枕在脑后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已经非常了解女人了。后来才慢慢发现,你们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啊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最难琢磨透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

  沐妃雪:“……”

  “就比如说,我怎么都想不通,在幻烟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你为什么能认出我来?”

  趁着沐妃雪目光躲开,云澈则开始肆无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欣赏她绝美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侧颜……可惜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却没有看到她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变动,也许久都没有再和他说话。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虽然,除了极其有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人,并无人知晓绯红裂痕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,但随着宙天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一股紧张气息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无声中笼罩了东神域。

  就连西神域和南神域,也从东神域这段时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中察觉到了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。

  尤其,宙天神帝不惜倾尽全部,并集东神域所有王界、上位星界之力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大阵,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无法不深深聚焦在即将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大会上。

  洛孤邪强闯吟雪界,在沐玄音手下大败,并被断去一臂,这本该轰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却没有带起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。

  很明显,无论夏倾月、宙天神帝、水千珩等人都不会刻意去公开此事。

  至于洛孤邪……她更不可能主动宣扬自己惨败在一个中位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

  至少,这件事并没有大范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开。

  但也不可能瞒下所有人。

  不知不觉间,宙天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召开之期终于到来。

  而无论东神域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西、南两神域,他们虽都嗅到了不同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绝对无人想到,这场强令东神域所有神主必须参加,阵势庞大到让人咋舌的【逆天邪神】盛会……实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再绝望不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会。

  一场集合所有最强战力而进行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垂死挣扎。

  当年为玄神大会而特设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阵与星辰之碑都已消散,此去宙天神界,唯有自力前往。

  一艘寒冰玄舟飞向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,转瞬消失,只留下一道一闪而逝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芒。

  谁都不会想到,这一抹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色光华,将决定着整个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出了吟雪界,飞入浩瀚宇宙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在视线中放大和远离,空间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向后掠去。

  使用遁月仙宫,一日之内便可到达宙天神界,但被沐玄音拒绝。

  “遁月仙宫消耗巨大,且能源得之不易,非必要时刻,无需乱用。”

  这艘冰舟虽小,但有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加持,速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快。

  但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它并无内部空间。进入宇宙空间后,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宇宙暴风让云澈足足缓了大半天,好不容易适应时,全身骨头都已几近散架。

  而沐玄音丝毫没有要帮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一直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冰舟前端,冷然看着前方,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狼狈之状视若无睹。

  宇宙空间浩瀚神秘,又美不胜收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二次云澈脱离星界,在宇宙空间遨游……第一次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夏倾月,但那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内部空间,而这一次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实打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承受着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宇宙气息。

  “师尊,”云澈控制着身体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宇宙气流,放轻脚步来到沐玄音身后:“弟子想问,这几年间,东神域有没有关于我身负邪神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?”

  沐玄音微微皱眉:“为何问这个问题?”

  云澈道:“其实,当年弟子强闯星神界时,一些无视后果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让天元星神荼蘼一语猜到了弟子身上很可能负有邪神传承。虽然他死了,但其他星神和长老,也都听得一清二楚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短暂思虑,道:“星神界最为惧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他们所逼出这个事实暴露天下,所以,你当年为何闯入星神界,以及你和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他们会尽全力掩饰,绝不会暴露半个字。这些年,东神域也并无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言,所以应该并无暴露。”

  云澈点了点头:“原来如此……不过暴露与否也并不重要了,因为马上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举世皆知了。”

  “该如何面对劫天魔帝,你想好了吗?”沐玄音问道。

  云澈点了点头,须臾,又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或许我想好了也没有用……毕竟,会发生什么,谁也无法预料。”

  “那就不必再多想。”沐玄音声音冷下:“你记住,进入宙天界后,不得远离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更不得擅自做任何决定!无论什么事,都必须和我商量,明白吗!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乖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应声。

  当年第一次入宙天界,沐冰云负责看护监管他。但,沐冰云虽然外表清冷严厉,但骨子里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格外温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对云澈诸多任性之举都颇为纵容,很多时候不忍强阻。

  但沐玄音可不一样,有她在,云澈能乱来那才有鬼了!

  三日之后,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门与贯穿苍穹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塔出现在视线之中,随着冰舟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云澈已随着沐玄音,再次踏足宙天神界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域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