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440章 师姐,你长大了

第1440章 师姐,你长大了

  两冰凰宫主已来不及多想,力量强行转攻为守。

  一声闷响,天空陡然一暗,荒雪神猿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被两大冰凰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死死抵住。

  而下一瞬,他们便同时一声闷哼,被狠狠撞开,直坠而下。

  与此同时,另一只荒雪神猿猛扑而下,罩下一股毁天巨力。

  “糟……糟了!”被震开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冰凰宫主大惊失色。

  “快退开!”第三个冰凰宫主大吼一声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疾扑第二只荒雪神猿,剑如冰虹,却根本无法完全抵下荒雪神猿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力量……这股力量一旦轰下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千个冰凰弟子尸骨无存。

  天空昏暗,巨力尚未覆下,一股死亡威压已几乎将下方大量冰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碾碎。

  无数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响起……下方,刚才还威风凛凛的【逆天邪神】沐小蓝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重跪在地,花容惨变,她想要逃离,但神王威压之下,哪怕迈动小半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奢望。

  她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弟子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有不少已闭目待死。

  三大冰凰宫主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咬齿欲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能为力。他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万般后悔轻视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动乱,而没有去向神殿求助。

  他们早该想到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怎么可能摧开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!

  就在这时,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忽然亮起一道无比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……伴着一声嘹亮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鸣。

  一道凤凰炎影俯空而下,直撞在荒雪神猿身上,一瞬间,来自荒雪神猿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巨力与死亡威压溃散殆尽,它全身燃火,在惨吼中横飞出去。

  与此同时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冰芒闪现,瞬间铺开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结界,将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余波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下,没有伤及下方冰凰弟子一丝一毫。

  本已让他们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就这么忽然消失,所有人刹那惊呆。沐小蓝兀自不敢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一眼看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……

  “云……云师兄!”她一声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眼眶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迸出泪珠。

  云澈手掌一抓,冰夷结界直接定在了空中,毫无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疾飞向前:“三位宫主,劳烦护好大家,这两只神王巨猿交给我!”

  砰!

 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,被震翻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冰凰宫主这才重重坠地,他们翻身而起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剧动……而未等他们回应,一道火光已重轰在荒雪神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火焰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冰系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克星,何况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。赤红火光之中,两只荒雪神猿被直接逼退数十里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威也如被火焰焚灭,变得溃乱不堪。

  它们本就失去了理智,痛苦之下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暴怒,两股神王气息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锁定在云澈身上,它们巨臂挥舞,一座千丈冰川被直接拔起,向云澈狠狠砸去。

  云澈迅速目测了一番和雾绝谷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顿时放下心来,手臂伸出,身上凤凰炎化作更加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一道炎剑从他手掌爆射而出,然后横斩而出。

  雾绝谷亘古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顿时印下了一道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弧。

  炎剑切过冰川,又从一只荒雪神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直切而过,在冰川和荒雪神猿身上同时印下一道金痕。

  霎时,冰川当空溃散,又在崩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化作漫天飘散的【逆天邪神】雾气……下一瞬间,连雾气也全部消失无踪。

  而荒雪神猿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身躯沿着金痕错位,倒塌……断裂成两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发出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,但马上便被埋葬在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炎之中,快速化为灰烬。

  荒雪神猿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兽,虽在绯红之下暴乱,但不至于像那些低等玄兽一样理智全无。

  这两只荒雪神猿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对,多年来共守雾绝谷,一只葬灭,另一个顿时发出无比绝望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哀吼,它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癫,直接以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扑向云澈……

  云澈眉头微紧……那些冰凰弟子依旧离得太近,他不能退避,更不能久战,当机立断,手臂一横,劫天剑出,一记蛮荒牙直迎而上。

  劫天剑破开荒雪神猿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风暴,重击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一道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狼影在它心口部位刹那闪现,发出威慑万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。

  砰!!

  拖着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,云澈带着劫天剑,从荒雪神猿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横贯而过。

  那道蓝光,一直拖到了荒雪神猿后方数里,才终于停止。

  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洞印在荒雪神猿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中央,整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在这一刻定格,随之,荒雪神猿暴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缓缓消散,转为解脱与哀伤。

  无数裂痕从躯体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洞迅速向外辐射而去,布满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随之,它如一个彻底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雕,散成无数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,从空中零落而下。

  劫天剑在云澈手中消失,他长长舒了一口气,为不波及到其他冰凰弟子,他唯有全力速战速决。

  但,在荒雪神猿死时,他感受到了来自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凄伤、痛苦……和解脱。

  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暴乱,非它们所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受到那个不该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……相比之下,它们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受害者。

  随着两只荒雪神猿的【逆天邪神】葬灭,这场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乱应该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终结了。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反而更沉重了一分。

  魔帝归世……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?

  另一边,三大冰凰宫主才刚刚腾空,连阵势都没摆起来,两只可怕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荒雪神猿便已葬灭。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停止空中,三只下巴同时砸到地上,半天都无法合拢。

  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弟子也全部呆滞当场,许久都没回过神来。

  上一次他们看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四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他击败了初入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。

  而今,他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两只神王巨兽,就……就这么解决了?

  云澈几个闪身,已来到了三冰凰宫主身前,道:“虽然有些可惜,但情况危急,不得不将它们直接轰杀,劳烦三位宫主善后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他们又足足盯了云澈好一会儿,才终于回神:“云澈,你……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了!?”

  “嗯。”云澈点头:“晚辈还有要事,便不久留了,告辞。”

  说完,他直接转身飞离,留下三个一脸懵逼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宫主。

  四年前,云澈才在封神最终战渡九重天劫,成就神灵境,他未入宙天神境,是【逆天邪神】举世皆知之事。

  而这才过去四年……他们怎么都无法想象,未入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用短短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便成就神王!?

  如果被他们知道云澈其实三年前就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估计脑瓜子都要被惊开道裂缝。

  “云师兄……云师兄!喂!等等我!”

  云澈离开没太远,身后忽然传来女孩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。

  云澈停下身来,身后,沐小蓝拼着吃奶的【逆天邪神】劲总算追了上来,她大喘几口气,嗔声道:“你……你跑这么快干嘛。”

  “嗯?”云澈手捏下巴,目光无比细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她身上掠动: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小蓝师姐么,才几年不见,居然这么大了。”

  虽然已经听闻云澈活着回来,但真正见到他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近,沐小蓝一双明眸依然泛起难抑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:“哼,乱说!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这几年根本都没有变好不好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”

  她正说着,忽然发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有些歪……所指向的【逆天邪神】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猥琐,她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过来,一声低咛,双臂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拢在胸前,脸儿也一下子变得通红,愤愤道:“你……你你你……你现在都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人物了,居然还……还……本性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有变!”

  “那当然。”云澈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钦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本性这东西,别说四五年,百八十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变不了的【逆天邪神】,对不对啊。”

  明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名震神界,但这副模样比之当年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但,让云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沐小蓝却没有和以前一样羞愤气恼,落荒而逃,反而忽然放下护胸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师兄,人家有没有长大,你要不要亲手确认一下呀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瞬间惊愕……我去?这小妮子什么情况?才几年不见,居然会反调戏了!?

  不过云澈什么场面没见过,刹那惊愕之后,瞬间目绽精芒,面罩红光:“好啊好啊。确认大小这种事,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擅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全吟雪界我说第二,还没有人敢称第一。”

  沐小蓝:“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单就目测看来,小蓝师姐成长迅猛,潜力大得很,将来嘛,说不定都可以赶上你师尊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半,嘿嘿嘿。”

  沐小蓝:“……”

  云澈一边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说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伸出,五指成抓,作势就要扑过去……而让他更加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沐小蓝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笑嘻嘻,完全没有变脸和要躲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。

  嗯?

  好像哪里不对啊!

  心里紧了紧,他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猛一转身……

  一抹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影就在他身后不到十丈之处,颜若初雪,眸若幽谭,无声无息。

  沐冰云。

  “~!#¥%……”云澈那五指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放下,迅速转身行礼,脸上一片平静恭敬,但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微微带了点哆嗦:“弟子云澈,见过冰……冰云宫主。”

  “师尊。”沐小蓝冰影掠动,站到了沐冰云身侧,螓首微垂,一脸乖巧……但下一瞬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,用力掩在嘴唇上,身体一阵发抖,拼尽全力才没有笑出声来。

  沐冰云看他一眼,道:“你师尊正在圣殿等你,去见她吧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永远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而温柔,就如这无尽雪域中轻舞的【逆天邪神】飞雪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应声:“弟子这就过去。”

  然后,他抬起头来,惴惴道:“冰云宫主,刚才……那个……弟子和小蓝师姐……呃不是【逆天邪神】,和小蓝师妹……”

  他想要解释什么,但话一出口,却发现解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貌似只会越糟。

  他用眼睛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光狠狠盯了沐小蓝一下,一阵咬牙切齿:小丫头片子你等着,不把你扒光衣服扔天池里我就不姓云!!

  曾经多么单纯可爱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丫头啊……难道女人长大后都会变得这么可怕吗!

  “……”沐冰云没有说话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,便带着沐小蓝远远离去。

  那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让云澈站在原地怔了半晌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